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零四章 母女的感恩

第五百零四章 母女的感恩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主公颜良,与那个红脸关公乃是宿敌。

  但颜良的宿敌数不胜数,那些日夜盼望着与颜良决一死战的宿敌,相反,颜良却从未将他们放在眼里。

  但此刻,颜良却对和关羽决一死战,竟是如此的兴奋,这般态度,自与他往常有些不太一样。

  跟随颜良多年,此时的许攸,敏锐的就意识到了什么。

  “主公想诱使关羽前来淮南,莫非内中另有他意不成?”许攸满脸好奇的问道。

  许攸不愧是许攸,这么快就体悟到了颜良的心思。

  颜良遂是一摆手,将左右统统都屏退。

  大堂之中,只余下了颜良和两位顶绝的谋士。

  四下无人时,颜良便是不紧不慢的,将自己曾经告诉过妻子黄月英的计划,向这两位谋士袒然告之。

  就和先前的黄月英一样,这两位智谋超然的谋士,听得颜良的计划时,同样是吃了一惊,一脸的不敢相信。

  “主公,此计是否有些冒险了,据老朽所知,这古往今来,还没人敢用这般手段。”许攸表示了强烈的担忧。

  “古人不敢,那是他们没胆量,孤偏就要做这第一人。”颜良依然豪情万丈,自信无比。

  此时的许攸,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是打心眼里的对颜良的计策感到担忧,但深为了解颜良的他又知道,这位素来喜欢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公,每每喜欢用一些在大多数眼里,看起来是“异想天开”的计划,但偏偏每每用险,都无一例外的成功。

  理智上告诉许攸,此计太过凶险,但情感上,许攸却又对颜良充满了信心。

  沉默的许攸,一时没有表态。

  这时,庞统却缓缓道:“兵法之道,贵在奇正相合,主公这一计若成,不但可以破解周瑜的求援之计,而且还有可能打乱刘备鲸吞北方的步调,统倒是以为,此计可以一试。”

  卧龙与凤雏,一个喜好求稳,一个善于出奇,庞统的这番话,倒是很符合他的性格。

  有了庞统的支持,颜良信心倍增,欣然道:“既是如此,那此事就这么决定了,今日之后,咱们就齐心协力,共谋北伐大计,不灭周瑜,誓不罢兵!”

  颜良决意已下,即使许攸还存有几分担忧,这时也再无犹豫,慨然的宣称坚决的拥护颜良的决策。

  准备发兵的最高命令,很快从应天发出,发往了仅一江之隔的庐江郡。

  在那里,甘宁、凌统诸将,已齐集了三万多水陆大军,而应天一线,亦有两万多驻军。

  与此同时,朱桓所率的五千兵马,也正在从吴郡赶来的路上,而从荆州调来的,吕玲绮所部的五千步骑,也已运至皖口,预计明日就可抵达濡须口。

  近六万的大军,正在迅速的集结于江北。

  诸军集结的同时,大司马府也忙碌了起来,几位夫人和下人们,都在匆匆准备着颜良出征的诸般用物。

  众人都在忙碌,唯有颜良却是闲若浮云,只在书房中静观兵书,全然没有即将出征的紧迫感。

  轻盈的脚步声响起在门外,人未到,一股淡淡的幽香已先入鼻。

  抬起一瞥,却见四夫人孙尚香正步入书房。

  “夫君。”孙尚香盈盈入内,屈身见礼,手里边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

  “妾身知道夫君即将出征,故是亲手熬了一些鸡汤,给夫君滋补身体,夫君趁热喝了吧。”

  号称“弓腰姬”的孙尚香,此时却温柔无比,跪于颜良面前,将那热汤双手奉上。

  颜良不禁一奇,笑道:“没想到夫人竟有这手艺,实在是难得啊,好,孤就来尝一尝夫人的手艺。”

  颜良心情颇好,拿是品尝起孙尚香做的鸡汤来。

  说实话,味道是相当的一般,不过这好歹是孙尚香的一番心意,颜良喝着舒服,便是赞不绝口。

  孙尚香受到颜良的夸奖,甚是欢喜,满脸的笑意。

  一碗汤饮尽后,赞了孙尚香几句后,颜良便继续观兵书。

  而孙尚香则在旁收拾,慢慢吞吞的,好久都不肯离去。

  颜良洞察人心,很快就意识到孙尚香有心事,便再次将书放下,问道:“夫人若是有什么话,直说便是,在孤面前,不必拐弯抹角。”

  孙尚香身形一震,花容顿时变得伤感起来,幽幽叹道:“妾身此来,其实还有些事想要求夫君应允。”

  “什么事,说吧。”

  犹豫了片刻,孙尚香小心翼翼道:“是这样的,妾身是想,夫君能不能准许妾身,为妾身二哥的收了尸骨,让他入土为安。”

  原来是此事。

  自颜良将孙权斩首之后,便将他的人头高悬在应天城头,以镇慑那些怀有异心之徒。

  当时下过这道军令后,颜良的心思便放在了别处,把这事就忘在了脑后,这不知不觉中,孙权的人头已是被挂了月余之久。

  羞辱了孙权,让他生不如死,今又将他的狗头悬示了一月,此时颜良心头的那口恶气,早已尽消。

  于是,他便欣然道:“夫人都开口了,孤焉能不答应,孤自会下令将将孙权的尸首收了,以诸侯之礼葬了他。”

  没将孙权挫骨扬灰,而以诸侯之礼下葬,颜良已经算是很给孙尚香面子。

  孙尚香闻言大喜,感动到难以自持,忙是将颜良谢了又谢。

  趁着颜良高兴时,孙尚香又提出来,能不能准许她去探望一下母亲吴氏,也算尽一些孝道。

  当年那个霸道蛮横的孙尚香,如今变得这般顺从得体,颜良甚为欣慰,当下便允了孙尚香所求,兴致一起,还陪同孙尚香一同去看望吴氏。

  将近傍晚之时,颜良陪着孙尚香,一同来到了大司马府相隔不过数条街的一座宅院。

  宅院内外,和其他身份敏感的俘虏一样,都密布着守卫,未得颜良手令,任何人都不被准许入内。

  颜良便携着孙尚香的手,从容的步入了府院中。

  “母亲……”一入正堂,孙尚香看到了吴氏,激动的几步便奔了过去。

  正在堂中枯坐的吴氏,一见是女儿,亦是惊喜不已,母女二人是激动的相拥在了一起。

  自柴桑一役,孙尚香被颜良所俘之后,她母女二人便有一年未见,自然是彼此思念不已,今日在孙氏政权覆没之后,能在颜良的羽翼下再次相见,又如何能不惊喜万分。

  方自为母女重逢而惊喜时,吴氏一抬头,却见到颜良正随后笑着走上前来。

  当吴氏看到颜良的那一瞬间,原本惊喜的脸庞,转眼就泛起了一抹绯红的晕色,羞意悄然而生。

  当日在余杭城中,吴氏因酒醉加上报复孙权,主动向颜良献身的那一幕,立时便浮现在了脑海之中。

  孙尚香当然不知道,她素来敬重的母亲,她眼中一向雍荣庄重的母亲,竟然会那般春情糜烂的,不知羞耻的主动逢迎自己的夫君。

  面对着女儿和颜良同时出现,吴氏的心情顿时便窘羞紧张起来,一股羞愧的心绪转眼袭遍全身。

  “夫人,这府院还住得习惯否,下人们如有伺候不周,尽管跟孤讲便是。”颜良却是从容自若,很体贴的关怀起了吴氏。

  一看到颜良,当日那羞耻的画面,便不断涌现脑海,吴氏心跳也在加速。

  但她却生恐被女儿看出破绽,极力的故作着镇守,勉强笑道:“一切都很好,有劳大司马关心了。”

  “夫人满意就好,尚香乃孤之妾室,说起来,孤也算是夫人的女婿,小婿关心一下岳母大人,那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妾之地位远逊于妻,大多数情况下,只有妻的父母,才配享受岳父岳母大人的地位。

  今孙尚香不过颜良一妾室,颜良却能尊称吴氏一声岳母大人,这已经是非常给孙尚香的面子。

  孙尚香心中感动不已,又向吴氏说了,颜良答应给孙权收尸厚葬,以及答应留取孙绍一命,为孙家留一线香火之事,都道与了吴氏。

  吴氏听罢,不禁是惊喜过望。

  先前之时,吴氏被囚禁于此间,并不知道孙绍还活着的事,只以为颜良已将孙氏的男丁,统统都杀了个干净。

  如今听得颜良竟法外开恩,留了她孙子孙绍的一条小命,吴氏自然是惊喜万分。

  惊喜之余,吴氏不禁对颜良更生感激,忙是盈盈一拜:“多谢大司马开恩,妾身替先夫拜谢大司马的恩德。”

  此时的吴氏,已全然没了高傲的脾气,对于颜良几乎将孙氏族灭之事,更不敢有丝毫的怨言。

  相反,在听到颜良留了孙绍一条后,更是万般的庆幸,对颜良更是万般的感激。

  乱世之时,强者为尊。

  身为强者的颜良,哪怕对弱者一点点的怜悯,都足以让弱者感激涕零。

  面对吴氏的感激,颜良只淡淡道:“前尘旧事,不必再提,今后吴氏就安心过日子吧,无需再想那些不痛快的事。”

  颜良是委婉的告诉她,不要再想那些没用的仇恨。

  吴氏哪里敢多想,忙是连连应诺。

  颜良看着吴氏那顺从的样子,脑海中,也不禁回想起了当日的情景,心头不禁微微一荡。

  心情甚好,颜良便笑道:“明日孤就要出兵北征,今难得陪尚香来一迟,孤今就好好要敬夫人几杯酒才是。”

  颜良就是暗示要留下来吃晚饭。

  孙尚香会意,赶紧转过身来,吩咐那些下人去准备酒宴。

  就在孙尚香转过身时,颜良虎掌伸出,很是随意的在吴氏的肥臀上轻轻一抓。

  本是一脸感激的吴氏,沉甸甸的身形陡然一颤,花容之上,转眼泛起无限的羞慌之色。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