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零五章 出征前的放松

第五百零五章 出征前的放松

  吴氏实在是没有料到,颜良竟如此肆无忌惮,自己的女儿就在咫尺之间,颜良却竟敢对自己动手动脚。

  心头狂跳,晕色泛滥,吴氏的那颗心陡然提到了嗓子眼,忙是扭动身段,欲要躲闪。

  而颜良却生戏虐之心,虎掌腾挪,五指肆意,偏就是不松。

  吴氏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羞得是满面霞色,却又不敢挣扎太大,以免惊动了女儿。

  她实在不敢想象,倘若给尚香看到这一幕时,会是一种怎样的尴尬情景,那个时候,自己羞也要羞死。

  今时,毕竟不同往日。

  孙权毕竟不是吴氏的亲生骨肉,而当日也是有酒醉气极的因素在内,今日的吴氏,却再难如当日那般,不顾惜自己的尊严。

  眼看着吴氏那窘羞的样子,颜良心中就越觉爽快。

  而就在几番侵凌后,向下人们安排完的孙尚香,已是转过了身来。

  颜良反应机敏,顺势便收了手,依旧从容淡然。

  而吴氏却是一脸潮红,呼吸急促,鬓角边竟已渗出了一层热汗。

  “母亲,你的脸色怎么这般难看,莫不是生病了?”孙尚香吃了一惊,忙是关怀问道。

  “没,没事,为娘好好的,怎会生病。”吴氏极力平伏下心情,勉强的吱唔应道。

  孙尚香一摸吴氏的手,惊道:“母亲,你的手心怎这般烫,脸上还出了这多汗,我看还是赶紧寻个医者看看吧。”

  吴氏忙是勉强一笑:“没事的,这不是天热嘛,娘只是觉得这屋里有些闷热而已。”

  说着,吴氏还用绢帕摇着装作扇风的样子。

  孙尚香却是有些茫然。

  要知如今已是秋末,秋高气爽,天气凉快,到得这傍晚之时,甚至还稍有些寒意。

  这个时候,正是江南最凉快舒爽的时节,而母亲却为何会觉得闷热,而且还会热出一头的汗呢?

  这时,颜良却道:“既是夫人觉得闷热,那咱们就到后园吃酒吧,顺便可以纳凉。”

  颜良这般一说,便打消了孙尚香的疑惑,她遂又去吩咐那些下人,将酒宴搬到后院石亭中去。

  颜良看向吴氏,目光中流露着邪笑。

  吴氏好容易才平伏下来的心儿,又是扑嗵跳了起来,羞怯之下,不敢正视颜良的眼光,忙是上前跟女儿站在了一起,免得颜良又趁机对她动手动脚。

  颜良也只是一时兴起而已,觉得有趣罢了,又焉会故意让孙尚香难堪,于是便收敛了手段。

  夜暮降临,华灯初上。

  后院的石亭中,颜良与那母女饮酒笑谈,亭外舞伎们起舞弄影,伶人们洞箫抚琴,乐声悠悠,好一派其乐融融之状。

  酒宴之中,颜良与孙尚香甚是开怀,皆是放开豪饮。

  唯有那吴氏,却始终心怀不安,只强颜欢笑,不敢尽兴而饮。

  有了上一次的羞耻之事,吴氏只怕自己不胜酒力之下,理智一失,又做出什么见得人的事来。

  只是,喝不喝酒,却由不得吴氏说了算。

  颜良心情甚好,一杯接一杯的相敬,吴氏只怕扫了颜良的兴致,自是不敢不从。

  几巡酒下去,酒力最浅的孙尚香,最先喝成了烂醉,吴氏却是半醉,神智还勉强清楚。

  此时,正当月上眉梢,良辰美景。

  颜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笑道:“孤和尚香都喝得些高了,今晚就在夫人这里借住一宿,夫人不介意吧。”

  吴氏心头一震,脸色顿时变得不自在起来。

  女儿孙尚香要住在这里,吴氏自是求之不得,但颜良也要留宿此间,这就让吴氏有些担心了。

  “怎么,这大晚上的,莫非夫人还要赶走孤吗?”颜良显得稍有不悦。

  吴氏这就不敢再犹豫了,忙是强颜笑道:“大司马哪里的话,大司马能留宿此间,实乃妾身求之不得呢。”

  说着,吴氏便赶紧吩咐下去,叫去收拾上房。

  颜良这才满意。

  酒已尽兴,颜良便搀起已醉到说胡话的孙尚香,扶着她往房中而去,而吴氏也在另一边挽扶着女儿。

  一路摇摇晃晃,三人总算是进了厢房,转入内室,方是将孙尚香扶上了床榻。

  酒气熏熏的颜良,这时也是一身的汗,喘着气仰头躺在了榻上,半条腿还搭在地上。

  吴氏本是打算就此而去,但想若就让颜良这样睡上一晚,若是睡不得舒服,次日醒来是心怀怨言,却当如何是好。

  无奈之下,吴氏咬了咬嘴唇,只好俯下身来,替颜良去脱靴宽衣。

  身份尊贵的吴氏,平素是锦衣玉食,自打孙坚死后,都是旁人伺候她,她何尝为别人动过一下手指。

  只是现如今,她却只能如奴仆一般,为眼前这个酒气熏熏的男人宽靴脱衣,而且还当着女儿的面。

  幸得女儿已是烂醉如此,否则,这般没有尊严之事若是给她看到,颜面又将何在。

  颜良在装睡,他是故意赖散的躺在那里,享受着尊贵的吴夫人,伺候自己这个曾经的死敌。

  吴氏将那粗重的腿艰难的抬上床榻,再费力的脱去靴子,几下之后,已是累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漓。

  当她俯身于颜良的胸前,试图为他解下外衫时,俯身之际,那一抹深沟幽壑,便有意无意的在颜良的眼前晃来晃去。

  此情此景,此夜此人,颜良心头那股邪念,陡然间便被那一袭春色点燃。

  喉结如铁珠般一滚,颜良猛然间伸出手来,将吴氏拉了下来,那沉甸甸的丰腴之躯,娇哼一声便贴在了自己的身上。

  “大司马,你做什么,快放妾身起来。”吃了一惊的吴氏,急是小声的求道。

  烈火熊熊的颜良,却哪管许多,猛然一转身,铁塔般的虎躯,反是将吴氏压在了身下。

  一瞬之间,羞意如潮而生,那沉重的身躯,更是将吴氏压迫到几尽窒息。

  惊恐艰难中吴氏,看着血脉贲张的颜良,已是知道了他想要做什么,那前所未有的惊羞与慌乱,瞬间袭遍全身。

  “大司马,求你不要啊,尚香还在这里,不能啊。”吴氏急切的求饶,声音却细如蚊声,只怕将孙尚香吵醒。

  “她已醉得不省人事,不到明天是醒不来的,怕什么。”

  颜良却不管不顾,如一头发狂的雄狮一般,爪牙动弹开来,肆意的撕剥起猎物。

  羞红满面的吴氏,拼命的挣扎,但气力柔弱,却又怎挡得住颜良虎熊般的力量的。

  虽几番抗争,但不多时间,却仍已“袒诚相待”。

  吴氏已是羞到无地自容,但仍在极力的反抗,但她越是反抗,反而愈是激起了颜良的雄性疯狂。

  剑拔弩张,飞龙在天,征伐骤起。

  吴氏的抵抗,在转眼之间,已是宣告失败。

  红烛高烧,照亮的是吴氏那张眉头深凝,素齿紧咬红唇,万般艰难的脸庞,仿佛正经受着何等的折磨似的。

  初始的一刻,吴氏还在略作挣扎,但不多时间,她已是春情泛滥,陷入了迷离之中。

  最后,她完全的放弃了抵抗,索性放下尊严,承逢迎合起来。

  只是,尽管内心激荡如声,嗓子眼处仿佛堵着一股气息,欲要声斯力竭的发泄出来。

  但吴氏却只能紧咬着嘴唇,不敢稍有吐露,生怕惊动了身旁烂醉的孙尚香。

  内外折磨的吴氏,只能依靠急促的鼻息,来缓解内心中的激荡。

  游龙戏凤,共赴巫山,漫天云雨霖霖。

  而烂醉的孙尚香,却躺在那里沉沉而睡,浑然不知身边正刮着何等的狂风暴雨。

  不知多久,惊雷乍响,春雨倾盆而下。

  那厮厮磨磨,让人遐想无限的喘息之音,终于是渐渐收止。

  尽兴的颜良,翻身躺倒在了床上,浑身散发着雄性张扬的气息。

  而迷离中的吴氏,却喘息难定,久久方才平伏。

  神智渐渐清醒过来,吴氏猛然间坐了起来,急向女儿那边望去,当她看到孙尚香依旧昏昏而睡时,方才长松了一口气。

  羞耻之意涌上心头,神智清醒过来的吴氏,不敢再稍作逗留,赶忙小心翼翼的下得床榻,将零乱的衣裳捡拾穿戴,急急匆匆的低头蹑手蹑脚而去。

  出得房门时,吴氏已是恢复了从容。

  “大司马和夫人已经安睡,你们在此好好的照顾。”吴氏淡定的吩咐道。

  左右婢女和守护的亲军士兵,并不知内中发生之事。

  吴氏吩咐过后,方才扭着腰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转过沿廊,再无他人眼光,吴氏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整个如虚脱一般,脚下一软,险些软倒下来。

  “罪过啊罪过……”吴氏喃喃自责,但眉色之间,那残留的春迹,却挥之不去。

  一夜惊心动魄,何等的销魂。

  次日醒来的颜良,自是精神抖擞,雄风威武。

  酒醒的孙尚香,浑然不知昨夜身边之事,只如往昔那般,伺候颜良更衣穿戴。

  出征之日就定在今天,颜良索性也不回府,就在此间穿戴衣甲,披挂整齐。

  一身戎装的颜良,出得府院时,周仓率领的亲军,已在此列队完毕。

  颜良翻身上马,扬鞭一喝:“传令应天诸军尽出,今日就渡江前往濡须,随孤长驱北上,荡平淮南!”

  “荡平淮南——”

  “荡平淮南——”

  一众虎士,挥舞着兵器,齐声大呼。

  猎猎的豪情,与肃杀的狂涛,响彻了整座应天城。

  马鞭一扬,颜良纵马如风而去,周仓等亲军骑兵亦紧随而去,转眼间便消失在街角尽头,只留下漫天的尘埃。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