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零七章 关二哥的克星

第五百零七章 关二哥的克星

  关羽怒了,他真的是被颜良狂妄的挑衅,彻底的激怒了。

  盛怒之下的关羽,当即决定亲率一万五千人的大军,前赴淮南与周瑜联合对付颜良。

  周瑜却高兴了,因为被激怒的关羽,一心只想报仇血恨,为了即刻出兵,不惜放弃了与周瑜争夺联军指挥权。

  周瑜当然巴不得如此,双方一拍即合,最后达成的协议时,关羽与周瑜地位平等,各自指挥各自的军队,彼此间通过协商,共同实施作战。

  就在周瑜心中刚刚松一口气时,南面的门户合肥,却传来了令人纠心的十万火急急报。

  颜良的六万大军,抢在秋收结束之前,突然间由濡须口北上,长驱直如,浩浩荡荡的杀奔合肥城。

  颜家的前锋黄忠,更是威不可挡,一路连破沿水诸县,兵锋直逼合肥。

  水陆上路,凌统的水军同样是不可阻挡,于巢湖上大败周军的水军后,一路沿肥水而上,更是越过合肥水域数十里,截断了合肥通往寿春的水路。

  合肥守将潘璋见颜良来势汹汹,不敢迎敌,只能退守合肥,急向寿春求援。

  而本是被派出援助潘璋的太史慈,亦忌惮于敌众我寡,不敢入合肥城,生恐与潘璋一道被困死在城中,只得迅速后撤,向寿春方向退还。

  面对着颜良提前发动的大举进攻,周瑜自然是十分意外,尽管潘璋的求救书一日间连发三道来寿春,但周瑜却只能选择按兵不动。

  周瑜很清楚自己的实力,眼下他所能动用的兵马,不过一万多人而已,这点兵马面对颜良的六万大军,简直连塞牙缝都不够。

  于是,无奈之下,周瑜只能一面命潘璋坚城死守,一面派人去往徐州,催促关羽加快南下的速度。

  当周瑜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时,几百里外的合肥,颜良却悠闲的紧。

  这日,他所率领的中军,也抵达了合肥一带,于逍遥津靠岸。

  两万多大军于合肥西面和北面下寨,完成了对整座合肥的铁桶阵势的包围。

  根据事先制定的围点打援之计,颜良遂在庞统的建议下,先对合肥城实施了全面的封锁。

  为了做到滴水不漏的包围,颜良发诸军倾巢而出,在距合肥城百余步之外,以土石筑起了一道高达两丈的围墙,围墙的内测,又挖了三道深达一丈,宽两丈的壕沟,内中遍插倒刺。

  六万大军,只两日的功夫,便将这一道围墙建成。

  而在沿着围墙每隔五十步,颜良又用土石堆积起一座座高达五六丈的土台,整个土台高出了合肥城墙有数丈,可以居高临下俯视城中的一切动向。

  除了以土台作为哨戒之外,颜良又下令将霹雳车分拆之后,运抵土台上进行重新组装,每座土台上安设有三台霹雳车,不分昼夜的对合肥城进行轰击。

  于是,不到七天的功夫,颜良便将合肥城变成了一笼中困兽,可以任由他的蹂躏。

  而在颜良有条不紊,肆无忌惮的作筑围墙工事时,城中的潘璋却始终龟缩,不敢派一兵一卒出城袭扰,破坏或是拖延颜军修筑围墙。

  这也难怪,曾经的历史上,孙权每每以十余万大军攻合肥,面对着张辽和他的万把号魏军,有时却连登岸都不敢,更何况是从容的围城。

  原因无他,只因当年的魏军拥有着强大的骑兵。

  倘若孙权想发诸军修围墙,他的军队势必就会分散,而一旦分散开来,魏军就可以骑兵进行突击,以迅雷之势重创分散的吴军,然后赶在吴军援军到达前,又从容的撤还合肥。

  现在形势却不同了,困守合肥的潘璋,所有的不过是五千步卒,而颜良却拥有着四千多骑兵。

  潘璋若是敢了城破坏他修筑围城,颜良随时可以派骑兵如风一般杀到,将出击的敌军一举歼灭。

  正是仗着骑兵的优势,颜良才敢有恃无恐的修筑围墙。

  围墙修好之日,也正是合肥城被彻底继续,同外面联系之时。

  周军的细作或是信使,想要穿越围兵,不但要越过三道宽壕,翻越堪比城墙高的土墙,还要躲过各土台上的哨兵,再穿过位于围墙之后的颜军诸营。

  这样如果还能偷越出去,简直就是神了。

  一连数日,潘璋派出了十余名信使,试图借着夜色的掩护,冒险越过防线去往寿春求援。

  但这十几名勇敢的信使,不是跌落壕沟,被倒刺穿死,就是在爬几丈高的土墙时摔死,要么就是被高台上的哨兵发现,乱箭直接射死。

  区区几名幸运儿,好不容易才穿越围墙的防线,结果又被诸营之间的巡骑所活捉。

  颜良便下令,将活捉的敌方信使斩杀,连同那些死在围墙下的吴卒人头统统割下,用霹雳车射入合肥城,以震慑守城的敌人。

  看到自家信使的人头,潘璋绝望了,彻底放弃了与寿春取得联系的希望。

  此时的他,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在不知道外界形势的情况下,顽强的固守。

  潘璋只能寄希望于,他所信任崇敬的周大都督,能够赶在他的士卒斗志瓦解,城中粮草耗尽之前,赶来解救于他。

  潘璋等来的不是周瑜的援军,等来的却是恐惧。

  围墙修成的那一条,也正是狂轰烂炸的开始。

  四百余架霹雳车,借助着高台的优势,不分昼夜的疯狂轰击,那巨大的石弹,甚至可以越过城墙,直射入城内数十步远。

  只几天的功夫,沿城墙内围大片的房舍,便被石弹摧为了废墟。

  城内尚且如此,城墙一线就更不用提,坚厚的合肥城墙,在石弹的轰击之下,已是处处坑坑洼洼,开裂处不计其数,四门的城楼,更是被轰成了马蜂窝。

  尽管仗着当年曹操留下的坚城底子,合肥城依然屹立不倒,但这石弹轰击,给城中军民带来的精神上的打击,却是巨大的。

  一城孤军奋战的军民,人心惶惶,士气低落,整座合肥城都笼罩在恐怖的阴影。

  轰城三日,颜良则在他的大帐中,喝了三天的小酒。

  第四天的午后,降将蒋钦被传入了帐中。

  “末将拜见主公。”蒋钦恭身施礼,语气神态显得有些拘紧。

  作为新降未久之将,此前蒋钦接触颜良的机会极少,今日忽被颜良召来,自有些紧张。

  “公奕来了啊,快坐。”颜良倒是亲切的很。

  蒋钦心怀忐忑的坐下,忙又问道:“未知主公召末将前来,有何吩咐?”

  “孤今召你前来,就是想和你了解一下,潘璋这个人怎样?”

  蒋钦与潘璋一样,都是周瑜一手提拔,想来其对潘璋极是了解,知己知彼,方可百战不殆。

  蒋钦顿了顿,答道:“潘璋此人虽然年轻,但其武艺与统兵之能,均在末将之上。”

  “潘璋有多少本事,孤自然清楚,孤想问的是,潘璋是否如外界传言的那样,乃是周瑜的心腹死忠。”颜良又问道。

  蒋钦神色一怔,忽然间似乎领悟到了颜良言外之意,不禁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蒋钦叹道:“其实潘璋与末将一样,都是早年追随于伯符将军,只因当年伯符将军与周公瑾情如兄弟,与其共掌兵权,所以末将等也长年听命于周公瑾调遣,而伯符将军故去的又早,所以我等在外人看来,便是周公瑾的心腹之将。其实说起来,伯符将军才是于我们有知遇之恩的人。”

  原来如此……颜良微微点头,嘴角掠起一抹笑意,心中已是有了主意。

  沉吟片刻,他便道:“既是如此,那孤打算派公奕你去一趟合肥城,为孤招降潘璋,你可愿意。”

  蒋钦神色微微一变,顿时面露为难之色。

  很显然,对于他这么个“叛将”,今若反去劝说旧日同僚投降,于颜面上自有些过意不去。

  犹豫半晌,蒋钦却还是拱手道:“主公既然有命,那末将自当从命,只是能否劝说成功,末将却不敢有所保证。”

  “无妨,成与不成,公奕都是有功于孤,你尽管去吧。”

  潘璋乃东吴年轻将领中的杰出者,演义之中,更曾生擒关羽,夺其青龙刀和赤兔马。

  如此看来,潘璋此人,实为关羽之克星。

  颜良想要招降潘璋,不单是欣赏其才,更是因为突发奇想,想要看看,能否借潘璋这个“关羽克星”,来重演一回历史。

  当然,颜良也承认,他的这个想法,是有点“迷信”的嫌疑了。

  蒋钦得了颜良的将令,便是卸去了武器,单骑离营,直奔合肥城而去。

  蒋钦前者刚走,巡营的甘宁碰上蒋钦离去,心中吃了一惊,急是策马赶来见颜良。

  “主公,那蒋钦曾为周瑜心腹,此人在江东又无家眷,主公今纵他去招降潘璋,万一他趁机叛逃却当如何是好。”甘宁对新降未久的蒋钦,依旧保有不信任。

  颜良却一脸自信,淡淡道:“蒋钦前番降孤,致使其爱妾落于孤之手,周瑜必已深为恨之。况且今日合肥之危势,不亚于当年皖县之围,蒋钦是个识时务的人,孤相信他绝不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

  颜良的强烈的自信感染了甘宁,细细一想也是,便才放下心来。

  “关羽啊关羽,有胆你就来啊,老子我可是给你准备了好几份大礼,就等着你来收呢。”

  颜良的嘴角,悄然浮现一抹诡秘的冷笑。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