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零八章 假兄弟,真雄主

第五百零八章 假兄弟,真雄主

  合肥西门。

  城头一线,一片狼藉。

  颜军的霹雳车轰击刚刚结束,城头上的周军士卒,正黯然的收拾着战友的尸体,重新修筑着被损毁的城墙。

  潘璋驻立在城头,神色凝重的“仰视”着百余步外,那一道高耸的围墙。

  凝望长久,潘璋的脸色愈加的黯然,暗自的摇头一声长叹。

  正当潘璋打算下城时,忽见对面围墙一处栅门打开,一员没有武装的敌将,单骑策马直向西门而来。

  城头上的周军士卒们很快紧张起来,弓弩手迅速的瞄准了来敌。

  潘璋隐约有所预感,便下令叫部下休得放箭,且看来者是何用意。

  “文珪休得放箭,是我——”相隔十余步,那来将便高声大喊。

  潘璋身形一震,急是凝目扫去,当那来骑进抵城下时,潘璋惊奇的发现,来者竟然是蒋钦。

  潘璋的脸色马上一阴,沉声喝道:“蒋公奕,你已背叛都督,投降颜良狗贼,怎还有胆前来。”

  勒马于护城河前,蒋钦拱手道:“愚弟今乃奉大司马之命,有几句话想与文珪讲,请文珪放我入城。”

  有话要讲?哼,除了招降之外,还在讲什么。

  潘璋旋即猜到了蒋钦此来的用意,当场就想把蒋钦喝斥而退,但那怒言到了嘴边,却又生生给咽了回去。

  话将出口的一刻,潘璋再次看到了那高耸的围城,那一道令人绝望的铜墙铁壁。

  迟疑了片刻,潘璋暗吐一口气,命将城门打开,放蒋钦入内。

  残存的城门吱呀呀打开,吊桥徐徐放下,蒋钦策马单骑,徐徐步入了合肥城。

  穿过门洞,踏入合肥的那一刻,蒋钦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放眼望去,靠近城墙一侧房舍街道,已是被夷为了平地,唯有远离城池的中心一片圆形地带,房舍还是完好无缺的。

  在那废墟和瓦砾上,士卒们三三两两的围坐在火堆旁取暖,那些失去了房屋的百姓,则一家老小围在一起,在瓦砾上煮饭就食。

  狼藉之上,不时的传来小孩的啼哭声,到处都是唉声叹气的失落之声。

  曾经的合肥城,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这就是霹雳车的威力吗?

  蒋钦心中,一种深深的震撼油然而生,这种震撼,也瞬间击破了他那点残存的侥幸心理。

  摇头叹息中,蒋钦被带上了城头,带入了同样破损的城楼。

  残破昏暗的城楼中,潘璋端坐于上首,正自拭擦着自己的大刀,左右林列着两排全副武装的士卒,个个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看到此等不友善的场面,蒋钦苦笑了一声:“文珪兄,你我都是聪明人,用不着摆出这等吓唬人的阵势吧,你若是真的恨到想杀我,方才早就可以一声令下,把我射成刺猬,又何必费此周折。”

  潘璋神色一动,肃厉的脸上掠过一丝尴尬,显然是被蒋钦看破了他虚张声势的心理。

  “蒋公奕,你倒是很了解我啊,你我不愧是周大都督帐下的左膀右臂。”潘璋自嘲着,遂将左右士卒屏退。

  城楼之中,只余下他二人。

  蒋钦便道:“周都督是待我不薄,不过什么左膀右臂的就夸张了,文珪兄,你不要忘了,当初对我们有知遇之恩的,可是伯符将军,而并非周公瑾。”

  耳听此言,潘璋脸色陡然一阴。

  “蒋公奕,做人可不能忘本,伯符将军是于我们有知遇之恩,但你也别忘了,若非周都督的赏识与提拔,你我恐怕还只是一个小角色,今你却背叛了周都督,你的良心何在?”

  面对潘璋大义懔然的质问,蒋钦却只冷笑了一声。

  “兄既是问我良心何在,我倒想问兄一句,伯符将军对你有知遇之恩,当初应天被围,孙氏基业危如累卵之时,兄为何不去相救,却反随周公瑾割据淮南,兄的良心,又当何在。”

  潘璋神色一变,一下子给问住了,肃厉慷慨的气势,也一下子蔫了三分。

  语滞片刻,潘璋大声道:“对我有恩的是伯符将军,非是孙权。那孙权听信谗言,猜忌周都督这等忠臣,逼得周都督不得不自立,我潘璋弃却孙权,追随周都督又有何不可。”

  “你倒还记得伯符将军之恩,那我倒要问你,当初孙权不顾绍公子和乔夫人的死活,将他母子二人献于大司马,以苟全求和之时,你又在哪里?”

  潘璋语塞,这回是被呛得哑口无言。

  蒋钦神色愈厉,再问道:“周公瑾自称与伯符将军情同手足,而应天被围,伯符将军独子和遗孀有生命之危,他这个做兄弟的,又在何方?”

  无言的潘璋,被蒋钦问得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眼神之中悄然掠起几分愧色。

  “当年孙权为了防范绍公子,几乎将他们母子软禁,时时刻刻派人监视,周公瑾却为何不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他口口声声自称与伯符将军情同手足,那我倒想问问,他所作所为,真对得起伯符将军的在天之灵吗?”

  蒋钦的口才惊人的出色,抓住了周瑜的软肋,慷慨激昂的作出了抨击。

  而蒋钦那激动的情绪,仿佛他所言并非只是单纯的激辩,而是内心之中,确实对周瑜此前所为,存有不满。

  “孙权和周瑜,这两个伯符将军的兄弟,一个迫害绍公子母子,一个置他母子安危于不顾,反倒是颜大司马,虽然几灭了孙氏一族,但对绍公子却十分厚待,我蒋钦不为别的,单为这一点,归降大司马那也理所应当,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几番慷慨厉诉,蒋钦只将他这位旧日同僚,呛得是哑口无言,先前的那份“占据道德制高点”的气势,此时已是烟销云散。

  沉默,潘璋脸色铁青,城楼中气氛死一般的沉寂。

  长久之后,有人叹了一口气。

  “你说了这么多话,无非就是想劝我投降,不是吗。”潘璋在气势上,终于是输了。

  蒋钦站了起来,正色道:“我此来,就是想告诉文珪兄,颜大司马乃是愚弟所见,当世最强的明主,无论是智谋还是武艺,乃至用人的气度,都是古今无二。你我归顺于他,非是屈辱的,而是良臣择木而栖,唯有追随于他,你我才能成就不世功业,名垂青史,流芳百世!”

  名垂青史,流芳百世!

  这八个字,如重锤一般,狠狠的击在了潘璋心头。

  那一瞬间,潘璋的眼眸之中,竟是明显的闪过了动摇之色。

  但那动摇的火焰,却生生被他压制了下去。

  沉吟半晌,潘璋苦笑了一声,“成败尚未可知,谁才是真正的明主还不一定,颜将军若想让我献城投降,那就先击退了周都督的援军吧。”

  潘璋这是开出了一个条件,只有援军被击败,他才会选择投降。

  蒋钦心中松了口气,却又反问道:“合肥城已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你又怎知周公瑾会前来援救。”

  “他一定会的,因为,他别无选择。”潘璋语气斩钉截铁。

  蒋钦沉顿了一下,拱手一笑:“我明白,那咱们就坐等结局,让这一战来证明,谁才是这天下无双的雄主吧,告辞。”

  蒋钦带无多言,拱手告辞。

  空荡荡的城楼中,只余下了潘璋一人,神情黯然的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喃喃道:“周都督,我潘璋降与不降,全看你自己的了。”

  ……三天后。

  周瑜的援军,在合肥被围十余天后,终于赶到了。

  准确的说,应该是周刘联军。

  关羽的一万五千人,周瑜的一万五千兵马,合计三万的水陆联军,浩浩荡荡的从寿春南下,沿着肥水赶赴了合肥。

  三万周刘联军,在合肥上游十五里处下寨,对围城的颜军形成了由北向南的俯攻之势。

  颜良等的就是今天,他早有准备。

  六万大军中,近三万兵马被围下来,继续围困合肥城,以防止潘璋趁机率部出击,里应外合。

  颜良则自率三万兵马,往合肥上游五里下寨,与十里外的周刘联军,形成了对峙之势。

  中军帐中,诸将齐集。

  “自古围城一方,利在速战,主公,末将以为,我军当全军出击,夜袭敌营,一举荡平周刘联军。”

  大将甘宁,头一个跳出了叫战。

  “主公若要出战,老朽愿为前驱,老朽久闻关羽之名,早想跟他较量一番,看看他是否有如传说中那般武艺出神入化。”

  老将黄忠,亦是斗志狂燃,凶凶欲战。

  大帐中,诸将纷纷叫战,昂扬如火的斗志,充斥着大帐。

  这时,军师庞统却淡淡笑道:“众位将军的斗志高涨自是不错,但众位不要忘了,周刘联军亦有三万之军,关羽和周瑜,一个善战,一个善谋,我们想凭一场夜袭,就一举击破敌军,只怕是没那么容易。”

  庞统冷静的判断,让诸将情绪稍稍平静,颜良亦微微点头,以示赞同。

  “若不夜袭,那我们就诱使敌军主动出击,利用咱们骑兵的优势,野外决战击破他们。”甘宁又道。

  凌统却道:“自周刘联军抵达合肥后,一直在加固营盘,不断的从寿春运调粮草,似乎想打一场持久战,想要诱使他们出战,只怕非是易事。”

  “我军志在进取中原,若是把宝贵的时间都耗在淮南之战中,确是有些得不偿失,不过如何诱使周瑜和关羽主动出战,倒是需要动些脑筋。”庞统喃喃道,眉头也微微一凝。

  大帐之中,顿时陷入了沉寂。

  这时,一直不语的颜良,却忽然不屑一笑。

  他二话不说,提起笔来,笔走龙蛇,不多时便写好一书。

  “想要逼敌人出战还不简单,派人把这封信送去给关羽,只要他看了这封信,非出战不可。”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