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零九章 揭关羽的丑

第五百零九章 揭关羽的丑

  关羽那是什么人物,那要是刘备麾下第一大将,刘备征战在外,每每以关羽镇守后方。

  这样一个人物,他的统兵能力,那必是无须置疑的。

  而这样一个统帅级别的人物,又会因颜良区区一封信,就改变战略,主动的出战吗?

  最初的一瞬间,众将对于颜良的自信,产生了一丝的怀疑。

  但转眼间,他们就对颜良深信无比。

  当初,关羽本还是拖拖拉拉,迟迟不肯发兵援助周瑜,不正是颜良的一封挑战书,几天之间就把关羽气到了合肥的吗。

  既然那一次关羽会上钩,这一次,必定也不例外。

  于是,那一封颜良的手书,便在当天黄昏,被送往了十余里外的周刘联军大营。

  准南军与徐州军,分东西二营,周瑜的淮南军因善水战,故居肥水畔的西营,关羽的徐州军更善陆占,便安营于东,两营成犄角之势。

  中军大帐中,关羽正轻捋着美髯,后仰着头颅,双目半开半合,斜眼观着手中的兵书。

  “父帅。”义子关平步入了帐中,小心翼翼的拱手见礼。

  关羽却仿佛没看到他一般,只爱理不理的随口“嗯”了一声,目光却始终未离手中书简。

  “父帅,颜良刚才派了信使来,有一封亲笔信送给父帅。”关平说着,双手将一封帛书奉上。

  颜良的亲笔信?

  关羽的眉宇微微一皱,那孤傲冷漠的红脸间,不禁掠过了一丝愠色。

  他想起了颜良那道嚣张狂妄之极的挑战书,那道让他怀恨在心的挑战书。

  倘若不是颜良兵马多,在周瑜的再三建议下,关羽岂会如此没魄力的去打一场持久战,他早就尽起大军,全力发进了进攻。

  “念吧。”关羽冷冷一声,表现的很是不以为然。

  关平赶紧将那书信拆开,仔细低着看着,准备念将来。

  但这一看不要紧,关平的脸立刻涨到通红,仿佛看到了什么羞愤之事一般,一下吱唔不言起来。

  关羽瞟了一眼,看到了儿子那羞愤的表情,冷傲的眼眸中,顿时闪现几分异色。

  “怎么回事,为何不念?”关羽不悦的质问道。

  “父帅,这封信没什么价值,根本不值一听,撕了它干脆。”关平将信合上,当场就打算撕碎。

  这异常的举动,引起了关羽的怀疑,他立时厉喝道:“把信拿过来!”

  “父帅,这信还是不看得好,免得省那无谓的闲气。”关平把信攥在手里,不肯奉上。

  “我叫你拿过来!”关羽神色愈厉。

  关平身形一颤,为父亲的威势所慑,不敢不从,只得颇不情愿的将那书信奉上。

  关羽放下兵书,将那封颜良的手书展开来看去。

  初始之时,关羽还是一脸的冷傲与不屑,但看着看着,关羽那一张红脸,却是陡然异变。

  狂烈的怒色,如潮水一般,霎时间袭遍整张红脸。

  “无耻的狗贼,焉敢如此相辱——”

  关羽勃然大怒,将手中的帛书,奋力的撕成了粉碎,仿佛撕碎的不是书信,而是颜良这个死敌。

  关平也是赫得身形一震,连大气都不敢喘息一口。

  盛怒的关羽,腾的跳了起来,大步往外走去,口中喝道:“速去备马,本将要去见周公瑾。”

  赤兔马备好,关羽翻身上马,直出东营,夜色之中,一行百余号人马,直奔西营而去。

  此时天色已晚,周瑜正欲休息,巡值的太史慈却派人飞马来报,言是关羽忽然前来相见。

  周瑜吃了一惊,不知关羽大晚上的前来,乃是有何急事,便忙是出帐前去相迎。

  未走出几步,关羽已是策马而来,穿行于周营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周瑜见状,眉头暗暗一皱,心中顿生不悦。

  尽管很不爽,但周瑜却还是强挤几分笑意,拱手道:“云长将军深夜前来,莫非是有什么要事要与瑜相商议不成?”

  “本将确有要事要讲,咱们里边说话。”

  翻身下马的关羽,也不待周瑜回应,已大步流星的走入帐中,反把周瑜留在了身后。

  如此气势,俨然这大营之中,是他关羽为主,而周瑜反就宾客一般。

  周瑜那俊美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不悦,而左右的部将,也皆是面露不满。

  “都督,云长性情如此,为大局设想,都督不要计较才是。”随后至的太史慈,低声的劝道。

  当年北海国之时,太史慈曾和刘备联手,一起击退了北海国黄巾军,说起来,太史慈也算与关羽有一面之缘。

  故此,关羽对待太史慈的态度,反而要比周瑜要友善不少。

  周瑜何尝不是高傲的性子,然眼下有求于关羽,周瑜听了太史慈的劝,也只能对关羽的傲慢假作不见,转身跟随了进去。

  先一步进帐的关羽还算给周瑜留面子,没有直接坐上他的帅位,但也不用周瑜相请,径直就坐在了左首上宾之位。

  周瑜跪坐下来,佯作无事,拱手问道:“云长深夜造访,莫非是有何急事?”

  关羽捋着美髯,冷冷道:“本将深夜前来,乃是要告知周将军,本将已决心明日尽起大军,与那颜良决一雌雄,请周将军介时也起全军助战。”

  听得此言,周瑜和在场诸将,无不神色一变。

  “云长将军,咱们在寿春时不是商议的好好的吗,此役当以持久战为主,不与颜良狗贼作正面交锋,以免其发挥骑兵的优势,怎么好端端的,云长你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周瑜不解的问道。

  关羽却不解释,只冷傲道:“没什么原因,本将只是看那颜良狗贼不顺眼,要亲手斩下他的人头。”

  周瑜听到这里就不爽了,他感觉关羽这突然间要出战,竟似完全因个人的喜怒而定,完全不以大局为重。

  换作是以为,周瑜早就一番不屑的言辞,斥责了过去。

  但是现在,周瑜却只能隐忍。

  “云长将军深通兵法,自应该深知,眼下颜良势强,而我联军势弱,此时若是强行决战,未免有些冒险了吧。”周瑜强抑着内心的厌恶,还拍了关羽几句马屁。

  关羽却傲然道:“颜良之所以能纵横江东,就是因为你们吴人太过懦弱,今有本将和我精锐的徐州兵在此,你们还有何可害怕,本将战意已决,决不容改变。”

  关羽那气势,俨然如在命令自己的下属一般,而言语中更是公然讽刺周瑜“懦弱”。

  周瑜心中愠怒,皱眉道:“倘若周某就是不赞成出战,关将军又打算如何?”

  关羽冷哼了一声,不屑道:“周将军若是不出战,本将明日就率军回徐州,坐看你们自生自灭。”

  耳听着关羽的威胁,原本恼火的周瑜,心中陡然一震。

  想要发作的周瑜,怒言将要出口之时,却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倘若关羽撤兵而去,自己绝非颜良的对手,留给他的只有覆没一途。

  面对咄咄逼的关羽,周瑜,陷入无奈的沉默中。

  ……清晨时分,一骑由周刘联军大营飞奔而来,直抵颜军大营。

  那一骑信使,送来的是关羽和周瑜联手所下的战书,称将在午后时分,两军在肥水畔决一死战。

  这一道战书,让在场的诸将,无不激动惊奇万分。

  激动的时,终于可以血战一场,扫灭周瑜余孽,杀一杀关羽的威风。

  惊奇的却是,颜良的那一道书信,果然发挥了奇效,竟真的诱得关羽出战。

  “主公的那封书信中,到底写了些什么,怎的关羽突然就敢一战了?”众诸好奇的问道。

  颜良冷笑一声,“也没什么,孤只是揭了一件他的丑事而已。”

  当下,颜良遂将他信中所书的内容,道与了众将。

  原来,当年关羽为曹操效力时,曾贪图敌将秦宜禄的老婆,开战之前曾向曹操请求,击败秦宜禄后,要将其老婆收为己有。

  曹操开始答应的好好的,结果战后却反了悔,将秦宜禄的老婆纳入自己的金屋,关羽对于此事,自是十分的不爽。

  颜良便在书信中调侃关羽,称当初颜良投降曹操,正是想借曹操之手,夺取人家的妻子,而背叛曹操,也是因为被曹操夺了所爱,记恨之因。

  最后,颜良在信中讽刺关羽是好色忘义的懦弱之徒,若是不敢一战,就趁早滚回徐州去,免得身死名灭。

  听得颜良的解释,众将恍然大悟了。

  庞统笑叹道:“当世之中,多少宁死不降之将,却无忠义之名,反是关羽这般投降曹操,降而复叛之人,却被赞为忠义,这也真是黑白巅倒了。主公这封信写得好啊,关羽那目中无人之徒,见得这一封书信,不恼羞成怒出战才怪。”

  在场的诸将听闻,无不哄然而笑,甚至是包括与关羽关系颇佳的张辽,那神情也似有恍惚,仿佛忽然之间,明白了什么。

  冷笑声中,颜良神陡然肃厉起来。

  他腾的起身,环视诸将,傲然道:“关羽要战,孤就跟他一战,传令下去,午后时分,三军尽出,孤要跟那姓关的决一战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