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一十一章 让关羽傻眼

第五百一十一章 让关羽傻眼

  激烈的混战在继续。

  无论是颜良,还是关羽,或是周瑜,双方都没有动用彼此的中军。

  颜良的杀手锏骑兵尚未动用,他在等着一个时机,等着一个绝杀的机会。

  关羽和周瑜当然也知道,颜良骑兵到现在都没有露面,这让他们更不敢轻易的出动中军。

  此等时刻,关羽和周瑜很清楚,他们必须要保持有足够的兵力,来防范颜良的骑兵攻击他们的侧后。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战场上的厮杀越发的惨烈,双方的士卒们都已经看不清脚下的地面,因为地面上已全部是血。

  老将黄忠在纵横狂杀,甘宁双戟亦舞动如风,疯狂的收割着人头。

  而敌将太史慈和关平,乃至廖化,同样在浴血狂杀。

  成百上千的士卒,不断的倒在血泊之中,没有人再去顾惜同伴的死活,所有人的精神都已处于高度的亢奋,眼中只余下一个“杀”字。

  颜良驻马凝眉,默默的注视着眼前惨烈的战场。

  他那冷峻的脸上,依然涌动着强烈的自信,但颜良却不得不承认,关羽统帅下的徐州兵,其步战能力,的确要比周瑜的淮南军高出一个等级。

  厮杀至今,凭着徐州军的勇猛,敌我两军竟然杀到平分秋色。

  这仗若是再打下去,就会演变成一场单纯的消耗战,比拼谁的士卒能死在最后。

  时机已差不多,不能再等了。

  “传令下去,给文远发信号吧。”颜良摆手喝道。

  周仓得令,急是将颜良的将令发下,赤色的令旗开始变换旗语。

  不多时,后军处,漫天的尘土骤然扬起,开始向着周瑜所在的左翼军团迂回而去。

  颜良军中令旗的变换,时刻都在周瑜的密切关注中。

  当周瑜看到敌阵之后,那漫天的尘土正绕往己军的左翼之时,心头顿时一震。

  周瑜立时明白,那是颜良的杀手锏,强大的骑兵军团发动了。

  看那漫天的尘埃之势,至少也有三四千的骑兵,而且攻击的方向,明显是不善于步战的己军军阵。

  周瑜眉色顿时一沉,厉声道:“速发信号给徐州军,让他们的骑兵和弓弩手向我军靠近,以阻止颜军的轻骑迂回。”

  联军共有八百骑兵,其中周瑜有三百,而关羽则有五百余骑。

  这加起八百的骑兵,虽然数量远逊于颜良的骑兵,但若再辅以相当数量的弓弩手,周瑜有绝对的信心,可以挡下颜军骑兵抄袭他的中军侧后。

  右翼处,关羽正沉眉傲,不动声色的观看着前方的激战。

  “将军,周军发出信号,请求我们派骑兵和弓弩手支援。”斥候大叫道。

  关羽神色不曾有一丝改变,举目远望,果见西南侧,漫天的尘土扬起,正迅速的向着周瑜的左翼迂回而去。

  “哼,颜良这狗东西,果然是沉不住气,终于动用骑兵了,很好,本将就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深知兵法的关羽,当即下令,命五百骑兵,以及两千弓弩手,迅速的向周瑜军靠拢,以阻止敌骑的切入。

  与此同时,关羽又传下命令,命所余下的中军七千余众,作好战斗准备,只要一挫败颜良骑兵的袭击,就立刻全军出动,借着敌方锐士受挫之际,一举击溃颜军。

  关羽轻捋着长髯,眉宇间的傲意更盛,嘴角处,甚至还扬起了一丝冷笑。

  “颜良啊颜良,这一回,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美髯公真正的实力,哼——”

  当几百步外的关羽在冷笑声,颜良同样在冷笑。

  尽管他根本看不见关羽的人影,但他却仿佛能感受得到,此时的关羽正以何等嘲讽般的傲慢在冷笑。

  冷笑自己用兵的粗俗,冷笑自己的“伎量”被看穿。

  颜良冷笑,是因为他远远看到了敌军的调动,看到一队队的骑兵,正从关羽军中,向着周瑜军迅速的移动。

  那正是颜良想要看到的。

  “关二哥反应很快嘛,只可惜,他又犯了轻敌的错误了,给玲绮发信号吧。”颜良冷笑着摆了摆手。

  号令传下,令旗再度摇动。

  那赤色的旗语,穿越血腥的战场,穿越眼前的喧嚣,飞向了东南角处,那一片密林之中。

  那片密林位于两军对垒的中轴线上,稍稍偏向颜军这一边,地势虽不算高,但却微微隆起,正好形成了勉强的俯视地形。

  密林中,那坐骑白马,背裹赤色披风,手提方天画戟的英姿女将,如水的眼眸,清楚的看到了那摇动的旗语。

  吕玲绮那冷艳的脸袭上,压制已久的杀意,陡然间如火狂燃起来。

  该是她出场的时候了。

  “主公号令已下,全军上马,准备出击。”吕玲绮扬着手中的画戟,高声喝斥道。

  蹲在林中的几千号骑士们,沉寂的热血陡然,纷纷的翻身上马,不多时间,三千余号骑兵就已整装待发。

  这三千神行骑,乃是早在颜良给关羽发出那道激怒的手书后,就已提前埋伏在此。

  颜良本是想用张辽统帅这支骑兵,但考虑到张辽的名气,倘若他的旗号不出现在战场上的话,深知张辽之能的关羽,必会产生怀疑。

  所以,颜良决定再用吕玲绮,这位温侯之女,虽是屡立战功,但因女儿的身份,却始终未引起天下人的注意。

  颜良就是要用名不见经传的吕玲绮,来完成这场出其不意的突击。

  至于张辽那声势浩大的所谓“骑兵主力”,其实不过是三五百号轻骑而已,只是他们的马尾上,都绑上了树枝,这般故意的在后阵中奔驰,扬起漫天的尘土,声势看起来便极是浩大。

  颜良正是要用张辽的旗号,再加上这伪装的声势,让周瑜和关羽误以为,颜良致命骑兵的攻击方向,将是不善步战的周瑜军。

  当颜良看到大股的关羽军,往周瑜军的左翼增援而去时,颜良就知道,庞统为他所献的这道声东击西之计,目的已然达到了。

  接下来,就是看吕玲绮表演的时候了。

  此时的吕玲绮,胸中的复仇之火,已经如喷发的火山一般,熊熊而燃。

  她至死也不会忘记,白楼上,刘备三兄弟是如何劝说曹操,诛杀了她的父亲吕布的。

  如果说曹操是她的第一大仇人,那么刘备无疑就是她第二血仇,而和刘备狼狈为奸的关羽,自然也是她复仇的对象。

  号令已下,出击之时已到。

  眼见诸军皆就已上马,吕玲绮画戟向前一指,厉声叫道:“全军出击,杀关羽——”

  清喝声中,吕玲绮纵马而去,舞动着方天画戟,如一道赤艳的流火般射出。

  三千神行骑的勇士,追随于后,从密林中倾巢而出,斜向关羽所在的右翼如风杀去。

  右翼中军处,关羽正捋着长髯,冷眼注高着西南处的尘埃。

  关羽的脑海之中,甚至已经浮现出幅画面,迂回而至的颜良骑兵,被他的强弓硬弩狂射坠马,然后再被他的骑兵冲出去,反杀殆尽。

  浮想到这样,关羽的嘴角处,隐隐还流露出几分暗暗的得意。

  “将军,不好了,东侧有大股敌骑杀到!”众军之中,不知是谁尖叫了一声。

  关羽心头一震,急是移目望去,果然西南方向,大批的骑兵正在树林中杀出,正如风一般杀向自己的右翼军团所在。

  那黑压压的铁骑军团,那漫天的尘土,看此形势,至少也有三四千的骑兵在同时冲击。

  关羽那原本得意的红脸,陡然间惊变,不可一切的眼眸中,更是迸射出难以置信的惊诧。

  “颜军的骑兵明明在左翼,右翼怎会出现这么多骑兵,这怎么可能?”关羽惊异之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在这惊异之时,敌骑已然逼近,数不清的铁骑从尘雾中杀出,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反而左翼处,那打着“张”字旗号的骑兵,却只是远远的迂回,始终未有真正逼近,依然看不清其真容。

  一瞬之间,关羽心头咯噔一下,此时的他,方是震惊的明白了个中真相。

  原来,那看似迂回周瑜军团的骑兵,根本就是疑兵之计,颜良真正的目标,就是要诱走他关羽的弓弩手与骑兵,然后再趁势攻击他防御虚弱的淮南军团。

  明白真相的关羽,红脸更是涨红,口中喃喃道:“这怎么可能,方才结阵之时,斥候明明未发现敌骑进入密林,这怎么可能……”

  关羽却万万想不到,颜良早在昨天之前,就趁夜将骑兵埋伏在密林深处,今日关羽才派出的斥候,又如何能发现。

  不仅仅是关羽,整个徐州军团,同样也陷入了惊慌之中。

  恼羞成怒的关羽,怒喝道:“诸军休得慌张,给本将结阵死战,死也要挡住敌骑冲击。”

  破绽已出,关羽非但没有选择及时撤退,反而决心死扛敌骑的冲击。

  七千徐州兵只能勉强的掉转方向,仓促变阵,试图挡住奔驰而来的颜军铁骑。

  然而,大批弓弩手已被丢往左翼,此时阵中所余弓弩手,不过七百余人,那零落的箭矢,又如何能挡得住骑兵冲击速度。

  三千铁骑,以楔形的冲击阵型,借着微弱的俯冲之时,如一柄天地间的巨大长矛,呼啸冲至。

  轰响声中,矛锋锐不可挡,瞬间刺穿了仓促虚弱的敌阵。

  吕玲绮纵马舞戟,如一道飞火流星,无可阻挡的破阵而出,方天画戟过处,数不清的人头飞上半空。

  当关羽看到那熟悉的画戟,熟悉的戟法时,一张铁青的脸庞,陡然间闪过一丝惊悚之色。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