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奋神威,再战关公

第五百一十三章 奋神威,再战关公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对关羽而言,再没有比颜良这么让他恨到咬牙切齿的敌人了。

  尤其是白马那一战,他信誓旦旦的立下豪言,要取如“插标卖首”一般的颜良人头。

  然而,正是颜良,让他颜面扫地。

  所有的仇恨,关羽等的就是今天,眼见颜良现身,关羽猛攻几刀,将戟法散乱的吕玲绮逼退,拨马转身,径向颜良杀奔而来。

  关羽有恨,颜良又何尝不是。

  当年白马之战,穿越未久的他,跟关羽可是无怨无恨,而那红脸之徒,却竟险些致自己于死地,此仇,颜良如何能忘。

  而当初自己初据新野,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块安身立命之地,那关羽却又率军来抢。

  这屡屡的相逼,如此的仇恨,对于有仇必报的颜良来说,岂能够忘记。

  如今在这肥水之畔,再度撞见,颜良亦是怒火喷发,狂杀则上。

  两骑当世绝顶的刀将,相对冲杀而来,所过之处,一切阻挡的生命,都如落叶一般被扫荡。

  仗着赤兔马的速度,关羽势如闪电,狂扑而至。

  手中处,那一柄青龙刀,更是势着毁灭一切的威势,狂袭而来。

  关羽的刀法,果然非同寻常,这借着马速的一刀,其力足以摧碑裂石。

  只是,关羽还是从前的关羽,今昔的颜良,却已非当初的颜良。

  自与关羽交手之后,颜良更与诸多当世绝顶的武将过招,经过多年的经验积累,他的武艺早已胜于当初。

  更何况,眼下的颜良据有三州之地,他信心与他的武艺,更是双重增长。

  面对着关羽威不可挡的一招,颜良面色沉静如水,猿臂舞动,手中的战刀从容击出。

  长河般的力道,滚滚而出,那正大雄浑的刀势,迎击而上。

  两柄刀,瞬息撞击。

  吭——某一个瞬间,周围的士卒只觉耳膜震动欲裂,头目几乎眩晕。

  两刀相撞所发出的惊鸣之声,直将左右之人震得心神眩荡。

  关羽与颜良,错马而过一的瞬间,身形均是微微一震。

  这些年来,与颜良交手的武将数不胜数,这还是头一次能有人让他身形一震。

  关羽的前三板斧的力道,当真是非同小可,尽管颜良丝毫无惧,但他心中却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关羽,实为他多年以来,所遇到的最强的对手。

  而关羽所震动的,不仅仅是身体,更是他那惊异的心。

  他清楚的清得,当年白马一役,自己万军之中去取颜良首级,也是同样的一招,尽管颜良也挡了下来,但那时的颜良,却挡得颇为吃力,神色间更见几分惊悚。

  但今天这一击,颜良却挡得如此的轻松,如此的从容。

  颜良的气势,颜良刀上的劲力,与几年前相比,竟似判若两人。

  震惊之下的关羽,猛回头时,颜良却已勒马横扫,傲然而立。

  颜良长刀指向关羽,冷笑道:“关羽,当年白马城外,你想偷袭于孤,却为孤挫败,怎么,难道你没吃够教训,还想要故伎重施不成。”

  那“称孤道寡”的高高在上,那讽刺的言词,那轻蔑戏谑般的冷笑。

  诸般种种,就像是一柄利刃,无情的扫刮着关羽强烈的自尊心。

  关羽怒了,前所未有的怒,那一张红脸,气得几乎涨红到快要变紫。

  “关羽,败局已定,何不下马投降,你不就是喜欢女色吗,只要你投降,你要多少美人孤都给你,甚至是你那嫂嫂糜氏和甘氏,只要你说一声,孤都可以送给你。”

  颜良愈发的“肆无忌惮”,公然的戮关羽的软肋。

  耳听着颜良如此“侮辱”,关羽气得肺都要炸了,暴喝一声:“背主之贼,焉敢相辱,我不斩你人头,誓不罢休——”

  暴喝声中,关羽纵马舞刀,如发狂的野兽一般,咆哮而上。

  “背主之贼么,哼,你们这些伪君子,就不能换点新鲜的骂词吗,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几句。”

  颜良却不急不怒,冷笑一声,挥刀纵马,从容迎战。

  两人再度交手,两具铁塔般的身躯,两柄杀人无数的战刀,激烈的交战在一起。

  关羽就如同一头失去了理智的野兽,不惜气力,疯狂的狂攻不休。

  而颜良刀法却稳如泰山,刀势如长河一般绵绵不绝的使出,稳稳的应下关羽一刀狂似一刀的攻击。

  发狂的关羽,全然不顾左右形势,无视自己的军队已全面败溃,只全身心的想要击杀颜良,以解心头之恨。

  颜良就是要用言语激怒关羽,诱使他失去理智,一味的逞强而战。

  那样的话,即使自己无法依靠武力击杀关羽,也可以借着兵将的优势,将孤军奋战的关羽玩死。

  “义兄,我来助你——”

  喘过气来吕玲绮,强打起精神,纵起方天画戟,欲要相助。

  颜良却出手之际,高声道:“这猴屁股脸交给为兄,你去把敌军杀光,一个都不留。”

  颜良虽恨关羽,但也有他的傲气,若是在一员女将的相助下,合力杀了关羽,反倒成就了关羽的英名,反而折了自己的锐气。

  你关羽狂,我颜良更狂,你不是自信武艺天下第一吗,那老子我就亲手打破你的神话,摧毁你扭曲的自尊。

  吕玲绮虽恨关羽,但兄长之令却不敢不遵,遂是指挥着骑兵,狂杀那些零乱逃跑的徐州军,将胸中的愤怒,统统都发泄在那些蝼蚁之卒身上。

  此时的关羽,更加怒了。

  颜良的那一句“猴屁股脸”,几乎让关羽气到要吐血。

  这么多年来,无论遇上什么样的敌人,纵使是吕布那样的当世第一武将,对他关羽也是颇为尊敬。

  而偏偏颜良这个匹夫,却似那市井粗鲁之徒一般,言语竟是如此恶毒无礼,完全对他无半点的敬意。

  愤怒已极的关羽,青龙刀狂斩如风,层层叠叠的刀影,将颜良包裹其中。

  颜良却从容不迫,手中战刀舞成铁幕,沉稳如山的挡下了关羽狂暴雨般的进攻。

  转眼之间,百余招已过。

  关羽唯有那前三板斧,让颜良稍感到吃力,在其后的招式,虽亦是当世刀法中绝顶的招数,但颜良却已能从容的应付。

  如果说白马之役时,关羽的武艺还稍稍胜过颜良一筹,那么今日颜良的武艺境界,已于颜良不相伯仲。

  关羽想凭着那狂暴之气,一股作气的拿下颜良,简直是痴心妄想。

  面对着从容不迫的颜良,关羽那狂暴的刀式渐渐减弱,青龙刀上的威力一减,更是无法占得上风。

  转眼之间,又是百余招走过。

  心情平静下来的关羽,开始越来越焦虑。

  他万没想到,颜良的武艺竟然成长到这般地步,如此比拼下去,只怕最后就要演变成一场拼体力的鏊战,没有千余招,岂能分出胜负。

  但冷静下来的关羽,却发现左右的士卒越战越少,不是被敌骑所杀,就是狼狈而逃。

  再瞅得空隙扫视战场,关羽更是惊诧的发现,他们周刘联军已是全面败溃,丧失斗志的士卒,正疯狂的逃跑,而那“周”字的大旗,更已消失在了战场上。

  周瑜,已经见势不利,先行而逃了!

  “废物,这班废物!”

  关羽心中大怒,对周瑜这个“猪一样”的盟友,更是轻蔑气愤到了极点。

  愤怒之余,关羽更是意识到,再这样战下去,自己的兵将逃跑一空,自己就要变成孤军奋战。

  那个时候,就算他空有一身绝世的武艺,又如何能挡得住千军万马的围攻。

  心念于此,关羽气势骤然而减,手中的刀法力道很快就显出了疲势。

  颜良敏锐的觉察到,关羽必是意识到了形势不利,动了逃跑的念头。

  “关羽,有胆别跑,咱们今儿就分出个胜负。”颜良只怕关羽逃走,便又言语相激。

  关羽正待怒时,十余步外,猛听一人大喝一声:“主公,黄忠前来助你一臂之力。”

  原来,黄忠杀败了中央的敌军,已纵马舞刀赶了过来。

  黄忠威震中原,他的名号关羽也是听说过的,如果放在先前时,关羽必不以为然,但在今时这种劣势下,他深知黄忠一旦加入战团,跟颜良联起手来,自己就是死路一条。

  情急之中,关羽高声叫道:“姓颜的狗贼,你使诈计,倚多取胜,实是小人所为,改日关某再取你首级!”

  话音未落时,关羽抢攻几刀,已是拨马跳出战团,向着西北大营就逃。

  颜良和斜向而来的黄忠,急是纵马而追,只是那关羽仗着赤兔马的速度,片刻间已拉出十余步的距离。

  看来今日关羽铁了心要逃,拦是拦不住了。

  颜良见得黄忠杀到,灵机一动,急叫道:“汉升,你的神箭何在?”

  经得颜良提醒,黄忠猛然省悟,急是挂住战刀,卸下所负硬弓,手起一箭便是射向十余步外的关羽。

  那一箭,去势如风,从侧面直扑关羽的要害。

  关羽耳听弦响,知是有冷箭袭来,本能的就欲躲避,只是黄忠这一箭可非同寻常,来势快如闪电,当关羽欲避之时,那箭已急扑而至。

  生死之际,关羽不及多想,急是欲举起青龙刀相挡。

  只听的“噗”的一声,那箭贴着刀锋而过,直中关羽的右臂。

  关羽闷哼一声,只觉右臂剧痛,手中青龙刀拿捏不住,竟是脱手而落。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