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收良将,兵向寿春

第五百一十五章 收良将,兵向寿春

  驻马岸边,昂首远望的颜良,仿佛能够听得到,关羽正如何咬牙切齿,恨念着自己的名字。

  身后,沿岸一线,他勇敢的将士们,正聚集在岸边,挥舞着兵器,高扬着收割的人头,向着渐逃渐远的敌军,炫耀着武力。

  而整个联军大营,从旱营到水营,“周”和“关”的残破旗帜,已尽被将士们践踏在脚下,“颜”字的赤旗,已遍大营。

  “主公,只可惜周瑜和关羽逃得比兔子还快,这一役未能将他们全歼。”

  老将黄忠,兴奋激荡之余,心中还留有些遗憾。

  颜良却冷笑了一声,不以为然道:“周瑜关羽若这么不堪,一战就被擒杀,他二人也不配做孤的对手了。”

  黄忠微微点头,又道:“那咱们眼下该当如何?”

  “收军南下,先拿下了合肥城,再北上去收拾那两个余孽不迟。”颜良冷峻一言,拨马转身,扬长而去。

  一场大胜,斩敌一万,俘敌五千,一举攻破了敌营,此一役,实可谓大获全胜。

  次日,颜良留数千兵马守营,亲率两万五千多兵马,挟着大胜的余威,回往了合肥大营。

  此时,凌统、朱桓等将,正率三万兵马,将合肥城依旧围了个水泄不通。

  被断绝了消息的潘璋,虽无法同外界取得联系,但却仍能判断得出来,近几日间,周瑜必是率援军前来救合肥了。

  因为潘璋发现,城外颜军将有半数兵力,都悉数调离了围营,而且近几天来,颜军霹雳车对合肥的打击,也明显的减弱了不少。

  潘璋因此推算出,颜良必是抽调了大批的兵马,前去抵挡周瑜的援军。

  一时间,本来绝望的潘璋,希望又起。

  潘璋每日都登临城头,向北观望许久,盼的就是周瑜的旗帜出现在合肥城外,盼的就是城外的围军,狼狈撤逃的情景。

  只可惜,盼了数天,潘璋没有盼到周瑜的援军,反而是盼到了大批的颜军从北归来,重新回到了围城的行列之中。

  潘璋的心情重新不安起来,希望正在他的心里一点点的消失,但他仍不放弃,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的心理,希望再死撑下去。

  一天之后,潘璋的希望,彻底的破灭了。

  为了震慑合肥城中的潘璋,还有顽抗的一城军民,为了让他们知道周瑜兵败的消息,这一次,颜良玩了一回行为艺术。

  颜良下令,将所杀的一万周刘联军的士卒,把他们的人头统统砍下来,将之在合肥西门外堆成了一座小山。

  一万颗血淋淋的人头,堆起的小山比合肥的城墙还高,不仅仅是城墙上的士卒,就连城内的士民,也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何等恐怖的场面,整个合肥城,所有看到这一幕的活口,都为这前所未有的惊怖景象吓呆了。

  潘璋和他的士卒,还有一城的百姓,精神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所有人残存的希望,还有斗志,都被那可怕的人头山给击碎了,碎到一点不剩。

  深深的恐惧之意,有如瘟疫一般,迅速的在城中传染开来。

  人心惶惶,士气绝望,逾城而逃之事开始屡有发生,不仅仅是士兵,就连城中的百姓,也冒着巨大的风险,越城而逃。

  对合肥人来说,越城而逃的风险,总比城破之后,被颜军砍了人头,为那一座人头山添砖加瓦要小得多得多。

  潘璋用尽了各种手段,什么加强巡城,对抓获的越城逃亡者,格杀勿论,但却始终无法阻止城中军民越城而逃的脚步。

  甚至发展到最后,连潘璋的亲兵队,也开始出现逃亡。

  肥水之战结束后的第五天,蒋钦再次单骑出现在了合肥西门外,要求见潘璋。

  潘璋知道蒋钦所为何来,但这一次,他却不有任何犹豫,马上就下令放蒋钦入城。

  城楼之中,两位旧日同僚再次相见。

  与上一次的慷慨相比,此番再见,潘璋的精神就要委靡很多,再没有之前的气势。

  “文珪兄,肥水一役,大司马他大胜了周瑜和关羽的三万联军,杀敌一万,俘敌五千,那城外的人头山,想必你已经看到了吧。”比起上一次,此番蒋钦就要有底气多了。

  “看到了,怎么能没看到,颜大司马的残暴之名,果然是名不虚传。”潘璋苦笑着,言语中有讽刺,更有无奈。

  蒋钦也不以为怪,只淡淡道:“上次相见,兄说还要等周瑜的援兵,眼下周瑜已大败逃回了寿春,合肥城已是孤城一座,兄现在应该想得足够清楚了吧。”

  潘璋站起了身,踱步于残破的城楼中,依然犹豫不决。

  蒋钦便道:“也不妨明告诉兄,今次大司马不仅大败周刘联军,还击伤了刘备大将关羽,夺了他的青龙宝刀,以大司马这般武艺和用兵之神,荡平合肥城只在覆手之间,大司马之所以久围不攻,正是因为欣赏兄之才华,愚弟奉劝兄一句,识时务者,方为俊杰呀。”

  击伤关羽,夺其宝刀!

  潘璋身形一震,面露惊惧,仿佛不敢相信蒋钦所言。

  但潘璋很快又明白,蒋钦根本就没有欺骗他的必要,以颜良眼下的实力,荡平合肥城,确实不在话下。

  周瑜如今兵败,弃合肥于不顾,再守下去,就是死路一条。

  再想想吕蒙、凌统、陆逊,乃至蒋钦等江东旧将,归降于颜良之后,均为颜良所重用。

  如此看来,颜良的用人气度,确为常人所及,那么他潘璋以合肥重镇归降,受赏识定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几番权衡,几番心里挣扎,潘璋猛然再转身之时,脸上已是一派释然之色。

  蒋钦不禁笑了,他知道,潘璋终于想通了。

  黄昏之时,合肥城四门尽开,城头上的周军旗帜,尽皆被撤下,残存的几千周军,陆陆续续的走出合肥城,前往指定地点接受整编。

  事先已得到军令的诸营颜军,便从各门入城,收降周军,接受合肥城的防务。

  日落之前,合肥城头,终于飘扬起了“颜”字的大旗。

  这座淮南重镇,通往北方的必经之地,如今终于是易手。

  颜良春风得意马蹄急,策马率军直抵合肥西门,在那里,解除了武装的潘璋,还有他的千余号士卒,已经恭候在了那里。

  见得颜良麾盖到来,潘璋急是翻身下马,躬身上前:“降将潘璋,拜见颜大司马。”

  “什么降将,什么颜大司马,城头上的旗帜已经换了,文珪你便是自家人,用不着这般见外。”颜良翻身上前,哈哈大笑着上前将潘璋扶起来。

  那个数度交手,魔鬼一般的人物,如今就在咫尺之间。

  那威严之势,那强烈之极的个人魅力,让潘璋感到了的不仅是畏惧,更是一种强烈的尊敬。

  只一笑间,潘璋便深深的为颜良的气度所折服,当即拱手道:“承蒙主公赏识,从今往后,璋愿为主公赴汤蹈火,再所不惜。”

  颜良甚是欣慰,却又道:“能得文珪这般虎将,孤实是如虎添翼,将来有的是你建功立业的机会,眼下还是回应天城,先和家人好好的团聚一下吧。”

  潘璋虽然归降,但其毕竟乃周瑜心腹,今颜良马上要举北兵上,跟周瑜做最后一战,留潘璋在身边,毕竟还有些不妥。

  与此如今,倒不如行让潘璋回江东和家人团聚,正好也彰显自己的关怀。

  当初颜良攻破应天之后,似周泰、陈武这等跟自己做对之徒的家眷,不是杀光就是充没为奴,但如潘璋这等身在淮南之将的家眷,却都予以厚待,此正颜良攻心之策。

  今潘璋听闻自己家眷尚在,惊喜之余,自对颜良是大为的感恩,感激之下,当场便又拜伏于地,再三的叩谢。

  颜良忙将潘璋扶起,好生宽慰了一番,便派人当天就送潘璋回往应天。

  送走了潘璋,攻陷合肥城,休整数日,颜良的大军再攻北上,挟着大胜的余威,沿肥水一路向寿春而去。

  北出合肥四十里,颜良分兵一万,命凌统率领,改道西南去攻取庐江郡所属六安,以解除北上寿春的侧翼威胁。

  分兵之后,颜良则自将五万大军,浩浩荡荡的杀奔寿春而去。

  此时的周瑜和关羽,方自逃回寿春城未久,合肥失陷,潘璋投降的消息,对士气低落的了周刘联军来说,又是沉重一击。

  关周二人虽然彼此埋怨对方,但面对着颜良的大举来攻,还是不得不放下芥蒂,联手应对颜军的进攻。

  退守寿春城的周瑜,将己军驻防于城内,日夜加固城防,而关羽军则驻扎于城外,与周瑜形成犄角之势。

  三日后,颜良大军攻陷成德,前锋距寿春城,只不过五十余里。

  形势紧迫,发生过不愉快争吵的周瑜和关羽,只得暂时放弃前嫌,重新全面于寿春城内,共商对策。

  双方联军主帅,以及麾下诸将,齐聚一堂,但气氛却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一人吱声。

  时至如今,面对着这两个高傲的统帅,谁都不敢胡乱进言,以免献计失败后,被怪罪下来。

  何况,到了这般地步,谁又还能有破解之计呢。

  死一般的沉寂中,鲁肃却干咳了一声,拱手道:“周都督,云长将军,肃倒是有一计,或许可以延缓颜贼对寿春的进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