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时机已到

第五百一十六章 时机已到

  军府之中,所有人的眼睛都因鲁肃那一席话亮了。

  眼下寿春人心惶惶,士气低落,从下邳方面再调的援军,此刻还在路上。

  而南面,颜良的五万大军正浩浩荡荡的杀来,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能比拖延颜良进攻的脚步,更能让在场诸将感到一丝欣慰的。

  周瑜的精神虽也一振,但表面上却一派沉静,眼神之中甚至还有几分不以为然,似乎不相信连自己都没有办法,鲁肃却能有什么良策。

  “子敬,你有何良策。”关羽却颇为兴奋,而且,同为江东旧臣,关羽待鲁肃的态度,远比对周瑜要和气许多。

  鲁肃便捋须笑道:“一直以来,咱们都想得是如何击退颜良的进攻,肃倒是以为,我们是陷入了思维的误会,我们为何不换个想法,想想如何让颜良主动撤兵呢。”

  “主动撤兵?哼,子敬,亏你也想得出来,以颜良现在的实力,除非他暴病身亡,否则若非头脑发昏了,又怎么会主动撤兵。”

  周瑜冷哼了一声,对鲁肃所言,表现出了相当的不屑。

  很显然,尽管周瑜现在名义上跟鲁肃是同一战线,但那也是迫于无奈,他心下里对鲁肃依然是充满了敌意。

  “周将军,子敬话还没说完,你何必一口否决,莫非周将军你有更好的良策不成?”关羽面露不悦,马上以言语反讽。

  如今鲁肃归降了刘备,又是关羽的谋士,周瑜讽刺鲁肃,就等于在讽刺自己,正所谓“打狗还要看主公”,孤傲的关羽,自然不会允许。

  周瑜被关羽呛了一句,不好发作,只好冷哼一声:“好啊,那本督倒想听听,子敬你到底能有何奇谋。”

  被周瑜连连讽刺,鲁肃心里不好受,但表面上却云淡风轻,丝毫不以为然。

  “其实也算不得奇谋,肃只是在想,颜良方取江东未久,就移师淮南,其留在江东之兵,必然不多,既有如此破绽,我们何不善加利用一下。”鲁肃语气有几分诡秘。

  周瑜眉头微微一动,似是猜到了鲁肃的意思,马上又表现出不屑。

  “江东诸将死的死,降的降,颜贼还废了私兵之制,江东豪强诸将,均再无私兵,子敬你想挑动江东人造颜良的反,他们手中无兵,又能掀起什么波澜。”

  面对周瑜的否定,鲁肃淡淡笑道:“公瑾想错了,江东豪强固然再无私兵,但公瑾不要忘了,三吴之地,尚有另一股力量可以一用。”

  另一股力量?

  周瑜狐疑片刻,眼眸陡然一动,“你的意思是,莫非想要煽动山越人造反不成?”

  鲁肃微微点头,淡然的脸庞间,流露出几分得意之色。

  周瑜明白了,那眼神之中,对鲁肃的讽刺少了几分,却添了些许认同。

  山越人,的确是可以利用的一枚棋子。

  山越人的组成其实很复杂,除了土著纯种山越人之外,还有许多逃亡的奴婢,破产之后不愿沦为流民的农民,以及一些在当地受豪门大姓打压,逃入山中的次等豪强。

  这些人逃往三吴的山区中,与越人聚居融合,久而久之,便成了现在的山越人。

  多少年来,汉廷一直试图把山越人变成国家的编户,山越人则一直不肯臣服。

  当初颜良曾经用重金,以及空头支票的许诺,诱使山越人反叛,迫使孙权结束第一次的入侵荆州之战。

  现今,颜良虽是攻取了江东,但对山越人的政策上却与孙权一样,都是试图让山越人臣服,以充实自己的人口。

  所以,在山越人看来,无论是颜良也好,孙权也罢,都是他们所要反抗的对象。

  今颜良重兵皆在淮南,三吴地区留兵无多,这对山越人来说,倒确实是一个复起的机会。

  周瑜的脑海中,思绪翻飞着,久居江东的他,对山越问题再了解不过,鲁肃的这条计策,的确是给了他很大的启发。

  “周将军,本将不闻江东之事,也不清楚什么山越人,你可曾经是江东的大都督,子敬的这条计策,你以为如何?”关羽问道。

  沉默许久的周瑜,抬起头来,不太情愿的点头道:“此计倒是可以试一试,不过还需一名得力的说客,带着巨资潜入江东才行。”

  周瑜认同了鲁肃的计策,但对鲁肃却无丝毫赞词,仿佛这计策跟鲁肃一般。

  这时,那阚泽站了出来,拱手道:“泽在江东为官时,曾与山越人打过多次交道,那些山越人对泽也颇有好感,泽愿往江东一趟,必说服山越人起兵,把颜贼的后方搅个鸡犬不宁。”

  阚泽极富智谋,他这般一站出来,周瑜与鲁肃俱是微微点头。

  当下,周瑜便允了阚泽之请,命他带了巨金,化妆成为商人,绕道潜入江东。

  与此同时,关羽则又从徐州调了五千兵马,增援寿春,准备死守此城,跟颜良死磕到底。

  ……三日后,颜良水陆五万大军,越过芍陂,浩浩荡荡的杀奔了寿春城南。

  而此时,凌统所部亦攻取了兵力微弱的六安,解除了侧翼的威胁,率一万兵马向寿春靠扰。

  进抵寿春一线的颜良,遂于寿春城东南十里,择险要之地下寨,与周刘联军形成了北南对峙之势。

  此时寿春城中,尚有周军六千,而城东的关羽旱营,经过增兵之后,兵马数量达到了一万。

  以一万六千人,对抗颜良近六万之众,光纯兵力上来看,周刘联军处于相当的劣势。

  不过,周瑜和关羽的优势,却在于拥有寿城这样一座坚城,以做为他们最大的倚重。

  自当年周瑜攻陷寿春之后,孙权为了将寿春城,打造他北进中原的基地,便是大发淮南人力,对寿春城进行了加固与修整。

  经过几年的修筑,寿春城的坚固程度,已不亚于天下任何一座坚城,光是那高不可及的城墙,就比当初的秣陵城,还要高出三分之一。

  以坚城做为依靠,北面又背靠着徐州,有用不完的粮草,源源不断的从泗水南下,由淮河运抵寿春。

  很显然,周瑜正是算准了自己有这些优势,才决心死守寿春。

  当然,周瑜也别无选择,寿春若失,他除了与城共存亡之外,就只有选择随同关羽逃往徐州。

  而没了地盘的周瑜,也将再无选择,只能沦为刘备的麾下之将。

  高傲的周瑜,又怎甘心成为一个织席贩履之人的部下,即使没有关羽的援助,他也必会死守寿春。

  周瑜和关羽摆出死守的架势,颜良这下就有些犯难了。

  尽管士气旺盛,兵力数倍于敌,但面对着依城死守的敌人,颜良却没有太好的办法。

  安营已毕,颜良遂以优势兵力,对关羽的旱营发动了几次进攻,但关羽凭借着营垒的坚固,以及其出色的统兵能力,均是成功的击退了颜良的数次进攻。

  关羽坚守不出,颜良便又使出激将法,试图诱使关羽盛怒之下,出营一战。

  但关羽经历了上次的失败,这一回倒是学乖了,对于颜良发来的挑战书,干脆直接撕了,以免看了生气。

  而对于颜良在营外的挑衅,关羽也只当假装没看见,忍着一口气,就如同受惊的乌龟一般,就是不肯出战。

  不知不觉,秋末冬初,天气渐寒,寿春的这场鏊战,已是持续了将近一月。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北方的形势,也在发生着急剧的变化。

  韩猛的归降,使得刘备不费吹灰之力,便得到了洛阳,惊喜的刘备,当即举兵向西,抽调数万大军进入河南郡和对岸的河内郡。

  刘备窃取洛阳,封住了曹操东进的路线,曹操颇为震怒,便是发兵向河内郡,发动了几次试探性的进攻。

  刘备方面则毫不示弱,以张飞、赵云分驻要害,对进犯的曹操予以坚守的反击。

  曹刘两方,在洛阳一线,形成了剑拔弩张之势。

  而此时,北方的袁谭,则集中大军,对困守巨鹿一线的袁尚,发动了更猛烈的进攻,打得袁尚是连战连败,地盘日渐缩小。

  曹操和刘备起了冲突,这自然是颜良所乐见的。

  现在刘备为曹操所牵制,主力尽集于北方,便无暇南顾,颜良便有充分的时间,来收拾周瑜和关羽。

  但就在这天的军事会议上,一道来自于江东的急报,让在场的诸将原本高昂的情绪,转眼间都受到了打击。

  根据许攸的急报,盘踞于山中,沉寂多年的山越人,忽然间尽起反叛,数万山越军从山中而出,向丹阳、鄱阳、会稽等诸郡发起进攻。

  留镇江东的魏延和陆逊所部,虽然对山越军展开了坚决的反击,但因兵力不足,而山越人所攻诸郡范围又广,一时有些应付不及。

  “主公,江东腹地,断不容有失,当速速派兵回援才是。”凌统急道。

  朱桓也道:“今时已入冬,我南方将士不适北方寒冬,寿春之战无所进展,江东山越又叛,依末将之见,不若暂且回师江东,平定叛断,待来年春暖花开之时,再攻取寿春不迟。”

  朱桓的提议,得到了不少将领的支持,尤其是江东藉将领们的支持。

  这时,颜良却将目光转向了庞统,“士元军师,山越忽叛之事,你如何看待。”

  “统倒是以为,山越人在这个时候叛乱,多半是受了周瑜的暗中煽动,这帮越人一叛,倒确实是件头疼之事,不过……”

  庞统话锋一转,眼眸中闪过一丝诡笑,“不过统窃以为,山越之叛,反也给了主公一个绝佳的机会,现在,正是实施主公那条计策的时候了。”

  经得庞统的提醒,沉静如水的颜良,心头微微一震。

  沉吟片刻,颜良的冷峻的脸上,亦如庞统那般,流露出了一丝冷绝的诡笑。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