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一十七章 颜良的奇迹

第五百一十七章 颜良的奇迹

  除了几位智谋之士外,并没有人看出颜良的眼神有异。

  眼下后方有失,几乎大部分将领所想的,都是尽快回援江东。

  “文远、子明何在?”颜良忽然一喝。

  “末将在。”吕蒙和张辽双双出列。

  颜良高声道:“江东有危,不可不救,孤决定命你二人率五千步骑,迅速南回江东,务必要平定山越人之叛。”

  “诺。”二将齐声领命。

  张辽倒没觉什么,智谋如吕蒙,眼眸之中,却闪过了一丝孤疑。

  安排了还援之时,颜良并未对是否退兵做出决断,便即结束了这场军事会议。

  诸将皆告退,颜良却以安排具体平叛事宜为名,将吕蒙和张辽二将给留了下来。

  人去一空,大帐之中,只余下主臣三人。

  “子明,方才孤看你一脸狐疑,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吧。”颜良笑问道。

  被颜良看穿了心思,吕蒙神色微微一怔,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笑。

  吕蒙便拱手笑道:“实不瞒主公,末将确实有些疑惑,恳请主公能够开释。”

  “说吧。”颜良摆手道。

  吕蒙干咳了几声,缓缓道:“今山越群起而反叛,为祸郡县颇广,若想尽快平叛,必当多调兵马回援才是,今主公却只给了末将和文远五千兵马,末将私以为,这点兵马似乎有些少了。”

  “是啊,主公,倘若想尽快平叛,末将以为,至少也得派一万五千兵马才够。”

  这时的张辽,经吕蒙这般一说,也反应了过来。

  两员良将的共同看法,便是光派五千兵马回江东绝不够,必须要加派兵马。

  颜良耐心的听完了二将的进言,回应他们的,却是一抹自信而诡秘的笑。

  那熟悉的笑容,让二将感觉到了,他们主公这一次的任命之中,似乎还另藏有深意。

  “你二人跟随孤也算久了,你们以为,孤若真想全力平叛,只会给你们五千兵马吗?”颜良反问一句。

  那二将心头一震,彼此相觑一眼,眼眸中的疑惑之色更浓。

  “主公让我们率军回江东,不是平叛,还能是什么?”吕蒙不解道。

  颜良冷笑了一声,缓缓道:“孤此次派你们南归,平叛是假,抄袭关羽之后才是真。”

  抄袭关羽之后?

  张辽糊涂了,智谋如吕蒙,这时也糊涂了。

  关羽之后?那不就是徐州么,想要袭取徐州,又如何能越过寿春的周刘联军?

  况且,就算真要让他去袭击徐州,也当派他们北向,怎反过来却要派他们南归江东。

  吕蒙和张辽面面相觑,心中的疑惑非但没有开解,反而是愈加的困惑。

  二人望向颜良,一脸的茫然不解。

  “孤在出兵淮南之前,已在会稽郡沿海布下数十艘战船,孤今命你们回江东,其实是打着平叛之名,掩人耳目,尔等去往会稽后,便乘船出海,由海路去袭取徐州,自然便能抄袭关羽之后。”

  颜良也不再卖关子,终于道出了他的计谋。

  吕蒙与张辽恍然大悟,不禁大吃一惊,尽皆为颜良这计策的奇妙而感到震惊。

  张辽还罢,熟悉战船的吕蒙,惊讶之余,却马上道:“主公此海路偷袭徐州之计,的确是神妙无双,那周瑜和关羽万万不会料到,只是恕蒙直言,此计的风险却实在太大。”

  “怎么个大法?”颜良似乎早料到了吕蒙会有此反问,只笑问道。

  吕蒙忙道:“我水军之战船,在长江纵横自是畅通无阻,但大海之风浪,却远胜于江湖,船行海上,必是凶多吉少,稍遇风浪便会倾覆,这也是自古以来,鲜有从海上进兵的原因。”

  顿了一顿,吕蒙又道:“再则,今我五千兵马乘船出海,若是稍有不测覆没,末将等为主公牺牲倒是无所谓,但无故损了数千兵马,只怕会对我军士气造成巨大的打击,这却是有些得不偿失了。”

  吕蒙不厌唇舌,将走海路的风险大述了一番。

  原本没当回事的张辽,这般一听,不禁也是神色一惊。

  似张辽这般骑将,一生就没坐过几回船,也是归顺于颜良之后,才见识到了江南的巨舰。

  先前听颜良道出这计谋时,他还觉得颇为可行,但听得吕蒙这么一解释后,方才知战船航行于大海,竟与航行于江湖有着如此大的区别。

  明白过来后,张辽心头也是一凉,忙道:“主公,子明所言无不道理,还请主公慎重考虑才是。”

  他二人的反应,颜良早有所料,他只面带着微笑,耐着性子的听他二人道完劝谏。

  然后,颜良才淡淡道:“孤喜好用险,但却非是那种让尔等将士白白牺牲之主,子明所提到的风险,孤又岂有不知。你们就尽管放心的去往会稽吧,等你们看到那些战船时,一切自有分晓。”

  颜良那言词,那气势,都无比的自信,仿佛所有的变化,都已在他预料之中。

  主公的这种强烈的自信心,感染了吕蒙二将,尽管他们仍怀有疑惑,但却还是暂时按下狐疑,接受了颜良的军令。

  ……心怀着狐疑,张辽和吕蒙二将,次日天一亮便率一千骑兵,四千水军南归。

  五千兵以一路沿肥水南下,越芍陂与巢湖,出濡须口入长江,进入了江东地界。

  一路继续南下,经丹阳、吴郡,十天之后,吕蒙二将,率领着他们的五千步骑,抵达了会稽郡。

  进抵会稽的二将,打着平叛的旗号,去往了会稽郡治山阴城北的海边,在那里,果然如颜良所说,建有一座水营。

  而整个水营的方圆十里之地,都被设为了军事禁区,不许任何闲杂人等进入。

  手持着颜良的密令,吕蒙二将方始得率领着五千兵马,进入了这座防备森严的水营。

  一入大营,二人却惊奇的发现,迎接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主母黄月英。

  主母黄月英?

  她不是应该在应天城的吗,怎么会出现在此?

  二将满腹狐疑,一时间竟是忘了见礼。

  “两位将军莫非因一路辛苦,太过疲惫,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吗?”黄月英淡淡笑道。

  二将这才省悟过来,忙是躬身见礼,口称“见过夫人”。

  黄月英微微点头,遥指栈桥方向,笑道:“二位将军既有夫君密令,想来夫君是打算派你们去偷袭徐州,事不宜迟,走吧,先去看看你的战船。”

  黄月英连从海路,袭击徐州之事都知道,这让吕蒙二人,愈加的感到惊奇。

  他二人便是怀着一腔的疑惑,跟随着黄月英来到了栈桥,在那里,已经停泊了数十艘巨大的战船。

  那些战船,乍一看有点像是斗舰,但近了仔细一看,却发现这战船,无论是桅杆,还是船身,都与寻常的斗舰,有着颇不相同之处。

  张辽看不出来门道,但精通水战的吕蒙,却很快看出了殊异之处,而且是越看越惊奇。

  “夫人,这些战船,莫非是……”吕蒙的脸上,已是涌动出了兴奋之色。

  黄月英微微点头:“不错,这些斗舰皆是经过了改装,与原先的斗舰相比,这些改装过的战船,更适合于海上航行。”

  听得此言,看着眼前的战船,此时的吕蒙方才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为何他的主公,敢让他们冒险从海中去攻打徐州。

  原来,颜良早就有所准备。

  其实这海上偷袭徐州之策,颜良早在发兵淮南之前,就已有所酝酿,也正是因此,他才会用激将法,诱使关羽发兵前来淮南援助周瑜。

  关羽一旦抽兵来淮南,他所留守的徐州必在就会兵力空虚,那个时候,便正好给了颜良从海上偷袭的机会。

  而走海路,虽可瞒天过海,出其不意,但最大的困难便是当今的战船,不适于航海,稍有不慎的,他的偷袭兵马就有可能覆没有海浪之中。

  颜良早想到了这一节,故是他才决定把部分江船,改装成为海船,以供浮海偷袭之用。

  造船是个很复杂的活,颜良本人对于怎么造船完全是个门外汉,但他却有着跨越时代的知识,他自然知道江船与海船相比,有着诸如桅杆,船底等差别之处。

  于是,他便将这些想法告诉了黄月英,让妻子凭借她的工艺才华,将这些想法加以消化,最终用于实践,将部分江船改装成了海船。

  黄月英暗中进行海船改装,已有数月之久,而今,她的努力,终于是派上了用场。

  “其实,夫君他早有数月之前,就已经在为这个计划作准备,不想今日竟是真的派上了用场,子明,文远,此战若能成功,你们就将创造奇迹呀。”

  耳听得颜良数月之前,既有此计划,吕蒙与张辽二人,心中无不大骇,皆为颜良布局之深远而感到震惊。

  看着那一艘艘的海船,此刻的吕蒙,心情已澎湃到了极点,年轻的脸上,更是涌动着前所未有的热血。

  禁不住,他拍着张辽的肩,兴奋的叫道:“文远,还等什么,出发吧,咱们一起去为主公创造奇迹!”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