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二十章 惊到关公恼羞成怒

第五百二十章 惊到关公恼羞成怒

  寿春城。

  军府之中,一场酒宴正在进行。

  关羽和周瑜正在笑谈对饮,二人间的气氛,难得的轻松。

  “子敬,江东乱成一团,颜良不得不抽兵南援,如今其军师老于寿春城前,早晚必会退走,子敬,看来你这一条计策确实奏效了。”

  心情甚至佳的周瑜,竟然对鲁肃称赞起来,仿佛那鄙夷与轻视之意,也已荡然无存。

  “颜良陷入不利境地,这完全是云长将军和周都督用兵有方,肃只不过是略施小计而已,实在不值一提。”

  鲁肃表现的很谦逊,在两个高傲的人面前,鲁肃自不敢居功。

  周瑜笑得开怀,甚是得意。

  关羽也捋着长髯,面带着傲然:“本将料得不久之后,颜贼必会撤军而去,到时咱们尽起大军追击,必可大获全胜,重创颜贼,一举夺还合肥。”

  关羽的豪言壮语,感染了在场的联军诸将,一直士气低沉的他们,此时信心也渐渐重铸起来。

  “父帅,介时大军南下,儿必亲手斩下那颜贼的狗头,为父帅报那一箭之仇。”关平愤慨的叫嚷道。

  关羽冷哼了一声,“一刀宰了那狗贼太便宜他,这一箭之仇,本将必叫他十倍偿还。”

  关羽父子要报仇,周瑜也要报仇,报他被颜良夺爱之仇,只是,这般有损颜面的话,周瑜自不能当众道出来。

  当下,周瑜便欣然道:“关将军,我料过不得几天,咱们反守为攻的机会就到,不如趁着今日会面,共商一下将来追击颜贼之事吧。”

  “好,正当如此。”关羽也欣然点头。

  于是,这融洽的酒宴中,周瑜便和关羽二人,洋洋洒洒的谋划起了反击的战略。

  双方虽在具体的细节上,有着不同的看法,但总的目标却是一致的,他们都自信百倍的认为,最终的胜利,一定是属于他们的。

  酒宴正酣,气氛正浓之时,廖化从外匆匆而入,满脸的凝重。

  “启禀将军,徐州十万火急急报。”廖化拱手沉声道。

  关羽一脸不以为然,只随口道:“徐州能有什么十仇火急的事,念吧。”

  廖化欲言又止,向关羽暗使眼色,似是想要单独向关羽禀报。

  酒醉三分的关羽,却对廖化的眼神视而不见,只顾与周瑜说笑相谈。

  廖化犹豫了片刻,只得咬牙道:“启禀将军,广陵太守臧霸急报,数日之前,颜军大将张辽率骑兵突袭徐州,斩杀了下邳太守糜芳,已一举袭取了下邳城。”

  此语一处,原本热闹的大堂,瞬间鸦雀无声。

  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望向了廖化,那惊奇的眼神,似乎是以为廖化在说糊话。

  “臧霸好大的胆子,他不知谎报军情的下场吗,颜军怎么可能袭取下邳,难道他们能长了翅膀吗!”

  身形微微一震的关羽,神色却依旧沉稳如铁,根本就不相信廖化所言是真。

  廖化只得苦着脸道:“据臧太守称,颜军乃是由海上而来,先袭取了海西县,然后又以轻骑长途奔袭,出其不意的攻陷了下邳。目下徐州已是一片大乱,臧太守请将军速作示下。”

  这一番话后,在场诸将那惊奇的表情,统统都变成了惊恐。

  而原本不屑一顾的关羽,那张红脸,此刻渐渐僵硬起来,那藐绝天下的眼神中,更是闪烁出了惊愕的神色。

  关羽彻底的被震惊了。

  就算他想破头皮,也绝对想不到,颜良竟然能想出从海上偷袭徐州这一招。

  他更不敢相信,颜良竟有如此的胆色,竟然敢冒着海上风浪,全军覆没的危险,竟是实施了这一招。

  错愕之余,关羽更是恍然大悟。

  他终于明白了,为何江东明明山越叛乱四起,颜良久攻寿春不下,却偏不撤兵还吴。

  原来,颜良就是要鏊兵在此,诱使他将大批的兵马,从徐州调到淮南,造成后方的空虚,然后,颜良才好趁机实施这海上偷袭的奇策。

  翻然醒悟的关羽,此刻心中燃起的,不仅仅是愤恨,更是深深的震撼。

  震撼于颜良的胆色,震撼于颜良的智谋,更震撼于颜良的布局深处。

  关羽腾的跳了起来,双拳紧咬,骨节咯咯作响,似有无尽的愤怒要发泄,但一张脸憋到发紫,半天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将军,下邳乃徐州心脏,今下邳城失,整个徐州已是人心动荡,咱们绝不能置之不顾啊。”

  满脸焦虑的廖化,几乎用哭腔向关羽劝说。

  “关将军,先不必着急,颜军孤军深入,侥幸袭取下邳,未必能再掀起什么波澜,咱们不可先乱了阵脚才是。”

  同样惊诧的周瑜,忙是从旁宽慰。

  此时的关羽,却又如何能不急,他狠狠瞪了周瑜一眼,怒道:“本将若非为了助你守寿春,又怎会从徐州屡调兵马,又焉能为颜贼所趁,你休得再说风凉话。”

  关羽本就看周瑜不顺眼,今下邳城失,关羽颜面受损,恼羞成怒之下,便将责任推开了周瑜。

  原本融洽的气氛,瞬间就为关羽的怒气所击碎。

  周瑜也被激怒了,沉声道:“你出兵助我对抗颜贼,还不是为了不想两面受敌,今你自家守备不严,失了下邳,却怎敢推责任于我,关云长,你也太蛮不讲理了吧。”

  此时周瑜也是气得撕破了脸,公然指责关羽。

  本就处在怒头上的关羽,此时不禁勃然大怒,手握拳头,当场就想对周瑜动手。

  左右太史慈等周将见状,无不变色,众人纷纷握剑在手。

  而关平等徐州将领,急也向拥向关羽,当场就打算跟对方动手。

  这大堂之内,一时剑拔弩张,一场内斗眼看将起。

  这时,鲁肃见状,忙是跳将起来,挡在了两拨人当中,劝道:“两位将军息怒,颜贼偷袭下邳,就是要扰乱我联军军心,今若自相内斗,岂非正中颜贼的奸计。”

  鲁肃这么一劝,好歹是劝住了那愤怒的二人。

  “传令下去,今夜全军即拔营北归,回救徐州。”关羽强压下怒火,做出了决断。

  “将军,那咱们要留多少兵马在寿春?”廖化问道。

  “一个不留,统统撤归徐州。”关羽冷哼了一声,瞪了周瑜一眼,拂袖大步而去。

  关平等诸将,也皆跟着扬长而去,转眼之间便走得一个不剩。

  大堂之中,重归了安静。

  周瑜的怒气也平息了下来,俊朗的脸庞上,愤慨为黯然所取代。

  周瑜明白,关羽这是要放弃联手抗颜,打算尽撤兵马回徐州,这样一来,就只余下他和他的六千兵马,来独立对抗颜良的六万大军。

  孤立无援,实力如此殊悬,这一场战争,翻盘的希望几乎已渺茫。

  鲁肃看着黯然的周瑜,叹息了一声,拱手道:“公瑾,事已至今,非人力可以挽回,实在不行,就弃了寿春,前来投奔左将军吧。”

  周瑜猛然抬头,怒视鲁肃,仿佛鲁肃的话,深深的刺痛了周瑜的尊严。

  鲁肃心中一寒,苦叹道:“我言尽于此,公瑾你好自为之吧。”

  说罢,鲁肃转身而去,也追随着关羽出城。

  “已非人力挽回了吗……”

  周瑜忽然间变得神情恍然,有气无力的,一屁股瘫坐了下来。

  ……徐州所发生的剧变,身处寿春城南的颜良,此时还并不清楚。

  颜良却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预感到,就是这几天了。

  于是,颜良便传下令去,对寿春内外的周刘联军,加紧侦察监视,并命许攸加强徐州细作网络的情报刺探力度。

  这日一早,颜良正自巡视诸营,周仓飞马而来,兴奋的大叫:“主公,斥候急报,关羽军已于昨晚撤兵,全师退往徐州去了。”

  关羽已退!

  颜良精神一振,心中便知这多半是计策已成,张辽已成功的袭破了下邳城,除非如此,关羽还有什么理由仓促退还徐州。

  精神大作之下,颜良当即下令召集众将。

  半个时辰后,甘宁、黄忠、凌统等诸将,尽皆聚于中军大帐。

  颜良高声道:“方才斥候得报,关羽已尽数撤兵北归,周瑜已是孤身一人,今召尔等前来,便是命你们做了准备,明日便对寿春发起最后一击。”

  众将闻知关羽撤兵,无不大为惊喜,按捺已久的战意,熊熊狂燃起来。

  这时,凌统却冷静道:“关羽无缘无故,忽然间撤兵北归,似乎有些蹊跷,末将只恐这是敌军的奸计。”

  凌统话音未落,亲军入帐,将一道来自于徐州的细作情报,送到了颜良手中。

  颜良将那情报帛书接过一看,不禁放声狂笑起来,并将那情报示于了众将。

  那帛书中所书,正是张辽袭破下邳的捷报。

  而有了这道情报,颜良便可以确定,关羽的退兵绝非是什么计策,而是他要赶着去救老窝,已顾不得再帮周瑜。

  众将看过这情报,无不是大吃一惊。

  错愕茫然的众将,怎么也想不通,张辽十几天前,明明不是回往江东平叛去了么,怎么这回却神奇般的出现在了徐州,而且竟还能攻破下邳城。

  一片茫然中,唯有知情的庞统,在捋须而笑。

  于是,庞统便站了出来,将这其中的真相,洋洋洒洒的道与了众将。

  这时的众将,方才恍然大悟,惊觉这一切,竟然是他们的主公,事先就布好的一出奇策。

  省悟过来的众将,无不是对颜良的智谋与布局,敬佩到五体投地,诸将再看颜良的那眼神,俨然如在看着神一般的存在。

  享受过诸将敬叹之色,颜良豪情已烈。

  他环视诸将,高声道:“周瑜失了援手,已是孤家寡人一个,孤与他的恩怨,也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了,明天清晨,全军发起最后一击,孤要一举荡平寿春!”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