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二十一章 给老子荡平寿春

第五百二十一章 给老子荡平寿春

  那一晚,许多将领,无不都是彻夜未眠。

  他们都知道,这一场北伐淮南之战,马上就要到最后的决定性关头,激动的情绪,让他们整夜难以入眠。

  唯有颜良,却是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已是天色大亮。

  收拾盥洗完毕,颜良身披玄甲,背披赤色披风,手提着青龙刀,昂首步出了大帐。

  此时,诸营将士已然饱食,正井然有序的从各营开出,向着事先预定的地点集结。

  颜良纵马提刀,在周仓和胡车儿等虎卫亲军的跟随下,策马直出大营,向着寿春城南方向而去。

  身后,一队队的兴奋的士卒,带着一身沸腾的热血,正如同涓涓细流一般,从诸营而入,汇向寿春城南。

  最后,那一道道细流,在城南里许之外,汇聚成了汪流大海。

  六万的步骑,横亘在寿春城南,方圆数里的开阔地上,那浩大之势,直如铺天盖地的乌云一般。

  那森森的铁甲,反射出的寒光,几乎将太阳的光芒都欲遮蔽。

  滚滚的旗帜,如怒涛一般,一浪接一浪的哗哗作响。

  那一面“颜”字的大旗,正在狂妄傲慢的,在这战场的上空飞舞。

  三军将士,士气皆是达到了顶点,那滚滚的军气,如无形的潮水般,涌向对面的敌人。

  城东南处的营垒中,驻马提刀的太史慈,表情沉重,目光之中闪烁着的不是希望,只是黯然与凝重。

  昨晚时,急于回师的关羽,已全军撤出了此营,为了继续保持犄角之势,太史慈奉命率两千兵马,接管了此营。

  而这也就意味着,此时的寿春城中,只余下了周瑜和仅仅四千兵马。

  他们所要面对的,却是南面推进而来,六万之众,十倍于己的庞大敌人。

  纵使刚毅无畏的太史慈,面对着这十倍的敌人,心中也产生了丝丝的畏惧。

  太史慈不知道自己这样抵抗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或许是因对孙策的友情,又或许是为了所谓的名誉,到了这般地步,太史慈仍选择站在这里,为周瑜做最后一战。

  里许之外,驻马横刀的颜良,刀削般的脸上,却是自信与肃杀。

  和周瑜斗了这么多年,此时此刻,已没有必要再给那个自诩出身高贵的搅屎棍,再留有余地。

  该死的人,终究要死,挡我路者,绝不留情。

  青龙刀高高举起,颜良向前遥遥一指。

  号令一层层传下,令旗随之摇动,而隆隆的战鼓之声,也如惊雷一般冲天而起。

  六万大军,开始向着寿春城,以及城东南的太史慈营同时推进。

  在绝对的优势之下,已没有必要采取什么各个击破的战术,颜良就是要用十倍的兵力,用前所未有的狂攻之势,将城内外的敌人,统统辗压。

  冷绝的目光注视下,一座座庞大的军阵,开始向敌人缓缓的推进,一辆辆巨大的对楼、冲车,发出吱呀呀的声音,如老牛一般徐徐而上。

  寿春城头,一片的惶恐。

  残存的四千周军,尚未开战,斗志已然被颜军浩荡的气势,吓得是折损了大半。

  南门楼城前,周瑜紧握着佩剑,俊朗的脸上已找不到丁点的自信,除了沉重还是沉重。

  驻立在一片的惶恐之中,周瑜心中所感到的,是无比的悲凉。

  曾经十余万的江东军,而今而时,只剩下了他手底下这区区几千人,而那如雨的将林中,也只余下了太史慈一人。

  辉煌不再,余下只有没落。

  周瑜的心中,一种末日将临的感觉,已是悄然滋生。

  面对着城外茫茫的人海,周瑜的心中,也不禁暗生几分惧意,有那么一刻,他甚至产生了屈服投降的念头。

  但旋即,他的脑海中,却浮现出了小乔的身影,想象之中,那些小乔受颜良蹂躏的画面,正如刀刃般切割着他的自尊。

  “夺我所爱,毁我声名,我周瑜堂堂名门之子,岂能降于你这出身卑微的匹夫,颜贼,我周瑜就跟你奉陪到底——”

  恨意如火狂燃,周瑜的眼眸中,凶厉之光在闪烁。

  他愤然拔剑,厉声叫道:“江东的儿郎们,是汉子就给本督拿出勇气来,跟这班仇敌拼个鱼死网破——”

  周瑜声嘶力竭的大吼着,试图激励将士们惶恐之心,逼他们拿出必死的决心。

  然而,回应周瑜的,不是想象中那般山呼海啸般的喊杀之声,而是一片的沉寂。

  惶恐的士兵们,仿佛神经早已绷到了极点,根本就听不到周瑜的喊声。

  周瑜那激情四射的心,立时便凉了半截。

  此时,颜良已不再给他回味凄凉的时间,南城一线,那密密麻麻的颜家军团,已如潮水般向着城头扑来。

  城东南处的旱营,最先遭受了攻击。

  老将黄忠,正奉命率领着两万大军,对旱营周军发动前所未有的进攻。

  当先处,一万余名刀盾手,一手举着盾牌,一手提着环首刀,顶着敌营中飞蝗般的箭矢,呐喊前冲。

  箭矢叮叮铛铛的被盾牌弹落,却仍有不幸的战士,被飞箭而来的利箭射中,惨叫着倒在地上。

  跟随于后的医卒,迅速的抢上前去救护中箭者,其余的士卒,继续顶着箭雨,不顾一切的向前狂冲。

  倘若此时营中是关羽的一万多大军,自然可用密不透风的箭雨,阻击颜军冲击。

  只可惜,此时营中所有的,不过是区两千周军而已,以此等兵力,如何能挡住万人的狂冲。

  一番冲杀后,刀盾手们冲抵了敌营外侧,开始用手中的环首刀,拼命的砍削布列于营外围的三重鹿角。

  而此时,随尾于后的弓弩手,也进入到了射程之内,三千多弓弩手,伏于刀盾手之后,开始以雨点般的箭矢,压制敌人中的远程箭袭。

  三重鹿角,转眼便被砍毁了两重,只要再砍翻最后一重,颜军就可以毫无阻挡的直抵营栅一线,区区一道营门,又何能挡住几万号人潮水般的冲撞。

  而此时,远处指挥的黄忠见状,遂是长刀一扬,将余下一万兵马中的半数,也下令冲上前去,加入到了冲营的队伍。

  五千生力军的加入,大大增强了颜军的战力,残存的一重鹿角,已然被砍伐将尽。

  营中的太史慈心急如焚,他很清楚,两军的实力对比太过悬殊,再这么单纯的抵抗下去,失败就在眼前。

  念及于此,太史慈一咬牙,翻身上马,大喝道:“弟兄们,随老子杀出营去,杀退这班敌贼——”

  暴喝声中,太史慈纵马舞刀,向着营门冲去。

  原本紧闭的营门,轰然大开,太史慈率领着千余周军,凭着最后的勇气,反杀了出来。

  鹿角一线的一万多颜军,原本为周军已然肝胆吓裂,龟缩于营中不敢露头,只全身心的砍伐鹿角。

  却不想,周军要做最后的垂死挣扎,竟然还真冲了出来。

  狂冲而至的周军,一时打乱了颜军的步调,太史慈凭着他的勇不可挡,舞刀疯狂的收割着人头。

  一千周军,却令营门一带的颜军,陷入了短暂的仓促应战之中。

  百余步之外,黄忠看到了这一幕,那苍老的脸上,却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他等的就是此时。

  “颜家军的将士们,最后一战就在今时,随老夫杀将上去,杀尽这些吴人余孽——”

  怒啸声中,黄忠纵马挥舞,电射而出。

  余下的五千步骑精锐,轰然裂阵,如潮水般卷涌而上。

  五千精锐的长沙兵,追随着老将黄忠,直扑营门处而去,黄忠更如巍巍铁塔,纵马挥直,直斩入了乱军之中。

  杀声大作,惨声震天。

  五千后援的加入,迅速的扭转了颜军仓促的局势,十倍余于敌的将士,开始了疯狂的反击。

  周军那短暂的疯狂,很快便被无穷无尽的敌人,那潮水般的攻势压倒下去,千余号周军被逼得步步后退,一步步向着营内退去。

  敌方营门已开,破绽已出,黄忠敏锐的抓住了这一点,便叫士卒们不要再砍鹿角,径直倒逼着后退的敌人,要一鼓作气,从营门直撞而入。

  此时的太史慈,已是浑身浴血,他的刀下不知斩下了多少颗人头。

  只是,纵使他勇猛无双,却也难凭一力,支撑起将倾的大厦。

  数不清的颜军,不顾生死的,一波接一波的冲涌而来,将太史慈和他的残兵逼得步步后退,终于是倒退入了营内。

  而此时,黄忠瞅冲时机,抢在敌军试图关闭营门前,一马当先冲杀而上。

  暴喝声中,黄忠手中长刀如车轮一般扫出,将左右试图关闭营门的敌军士卒,如脆弱的稻草一般,扫倒了一片。

  飞溅的血雾中,黄忠如杀神一般,直撞而出,长刀所向,无人敢挡。

  身后,汹汹如潮的颜军士卒,紧随而入,似崩堤的洪流一般,从营门入灌了进来。

  敌营,已破。

  最后的防线被冲破,残存的惶恐周军,只余下被杀戮的命运。

  眼见全军败溃,太史慈心如刀绞,拼力的喝斥着败卒,奋勇的斩杀着扑上前来的颜军。

  但他所有的挣扎,都显得那般微不足道,在崩溃的大势而前,就算他使出吃奶的劲力,也无力回天。

  而此时,纵马狂杀的黄忠,已是锁定了太史慈,那员威不可挡的敌将,勾起了他沸腾的战意。

  长啸一声,黄忠纵马舞刀,踏着脚下的血路,向着太史慈疾杀而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