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把周瑜逼入绝境

第五百二十二章 把周瑜逼入绝境

  明晃晃的刀锋,卷起腥红的血色尾迹,挟着怒涛般的威势,向着太史慈直斩而去。

  刀锋未至,那凛烈之极的杀气,已先强压而来。

  乱战中的太史慈,猛觉几近令人窒息的杀气,从背后狂压而来,回头之际,惊见一员老将已辗杀而来。

  长沙黄汉升,早已威震江东,太史慈一眼便知那杀来之将,必是黄忠无疑。

  面对着狂斩而来的刀锋,太史慈不及多想,只能拼力举刀相挡。

  吭——沉闷的一声金属激鸣,太史慈那高举的双臂,竟是给黄忠这当头袭来的一刀,击得生生屈下了三分。

  “这老家的劲力,竟强到这般地步……”

  屈臂的太史慈,心下震惊不已,却是想不到,一个年老至此的老将,臂上的力道竟然还这般惊人。

  太史慈一咬牙,奋力的将黄忠的大刀扛起,正待反击时,黄忠长刀已反扫而出,第二刀横斩而来,直卷向他的腰际。

  太史慈根本没有时间思考,只能咬紧牙关,仓促的再挡。

  长沙之虎,怒发廉颇之威,便与那曾经的江东第一猛将,厮杀在了一团。

  层层叠叠的刀影,如狂澜怒涛一般,纷飞的斩向太史慈,每一刀下去,都有开山之力。

  转眼之间,二人已是走过了三十余招,年迈的黄忠气息如常,而年富力强的太史慈,却已显勉强之势。

  黄忠同颜良一样,同属绝顶的武将,而太史慈的武艺乃一流顶级,虽号称江东第一猛将,但比起绝顶的黄忠来说,依然要逊色三分。

  当年曾与颜良交手,力战不敌的太史慈,这时便悲凉的发现,自己不但打不过颜良,竟连眼前这个老家伙也打不过。

  眼见那老家伙刀上的力道,越来越猛,自己是越战越吃力,太史慈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如牛。

  而周围,上千上千的颜军士卒,正如潮水一般涌入大营,肆意的辗杀他残存的部下。

  自己武艺不及,部下又损失殆尽,遭受辗杀,太史慈那个心凉透顶啊。

  再战二十余招,黄忠已是占尽优势,刀刀摧命,逼得太史慈是只有狼狈应对的份。

  太史慈心里边知道,再这么死撑下去,他不是死在黄忠的刀下,也要丧命于数以万计的围军之下。

  “周都督,我太史慈已经尽力了,我不能死在这里,不能……”

  绝望之中,太史慈萌生了一丝求生之念,猛然间潜能激发,暴走如狂。

  手中的大刀,战力陡增,转眼间扭转了劣势,竟是反将黄忠逼得有些仓促。

  黄忠也怒了,低喝一声,奋发神威,手中的力道也再次增强。

  就在黄忠打算以强对强,强压下敌人暴走的气势时,太史慈瞅得空隙,却是跳出战团,拨马便望北去。

  太史慈要逃。

  黄忠岂容他就这般从眼皮子底下溜走,急是纵马舞刀而追,只是这营中厮杀混乱,而逃跑的太史慈对大营的熟悉程度,又远胜于黄忠,当黄忠追出二十余步时,太史慈已消失在了乱军之中。

  让太史慈夺命而逃,黄忠便将一腔的恼火,统统都发泄在了那些周军小兵身上,滴血的长刀疯狂的舞动,如收割稻草一般,肆意的收割着敌卒的人头。

  鲜血赤染,遍地尸体,不多时间,残存的两千周军,已是被辗杀殆尽。

  不到一个时候,城东南的这座大营中,就竖起了颜军的旗号。

  攻破大营的黄忠,留下数千兵马守营,随后就率领着杀戮未尽兴的大军,转向去围攻寿春城。

  寿春南门处,驻马远望的颜良,清楚的看到了敌营中,那高高飘扬起的“黄”字大旗。

  颜良知道,黄忠不负所望,已在最短的时间里,攻陷了敌营。

  犄角之势已失,此时,困守寿春城中的周瑜,已是真正成了孤家寡人。

  “凌公绩何在?”兴奋之下,颜良高声喝道。

  “末将在。”凌统纵马出列。

  颜良青龙刀遥指敌城,傲然道:“孤命你再率一万兵马上阵,助甘兴霸为孤一举荡平寿春城。”

  “诺。”

  早就按捺不住战意的凌统,等的就是这一刻,欣然应命,策马飞奔而去。

  隆隆的战鼓声,震天撼地,“凌”的大旗飞舞向前,那一万精锐的步军,追随着凌统冲杀而去。

  千万人奔跑的声势,几乎将大地要踏碎,而那如浪的旗海,更是铺天盖地而去。

  此时,甘宁正指挥着两万升城军,拼死的对寿春南门进行狂攻,而凌统军的加入,使得攻城的部队,已达到了三万之众。

  原本就势不可挡的颜军将士,此时士气更盛。

  一名名年轻的将士,冒着城头落下的罗石檑木,还有那如雨的箭射,不惜性命的爬上云梯,一人战死,后面的人争先恐后的补上去。

  尸体已在城墙根下积了厚厚一层,鲜血淌入护城河中,竟将整条河面染成了赤红。

  城头的抵抗何其之顽强,但颜军将士却越战越勇,丝毫不见锐气将近的迹象。

  城上的周瑜,此时已是焦头烂额,他已经把自己的统兵能力,发挥到了最大,生生的凭着自己超群的指挥能力,率领着四千斗志低下的兵马,顽强的抵挡了颜军将近一个时辰的进攻。

  身边的士卒,已经被城下的乱箭,射杀了七八百人,周瑜几乎已到达了抵挡的极限。

  焦头烂额的周瑜,只能寄希望于他的守城之军,还有太史慈的守营之军,能够抵挡到颜军锐气丧说,只要能抗下这最强的一轮进攻,他就还有希望。

  但很快,周瑜最后的一线希望,也就此破灭了。

  东城一线,喊杀之声震天,大股大股的颜军,正扑涌而至。

  举目向东远望,原本应该高高竖立的“太史”大旗,已然为“黄”字大旗所取代。

  周瑜痛苦的明白,旱营已失,太史慈不知生死,此刻的他已是彻底的孤军奋战。

  尽管周瑜还残存一丝斗志,但他那些士气低落的士卒,仅存的斗志,在城前颜军狂攻,以及旱营失陷的双重打击下,终于是土崩瓦解。

  坚守的气势,骤减。

  而城前的三万颜军,则趁着这高昂的斗志,从沿城一线处处突破,成百上千的战士,终于是攻上了寿春城头。

  凌统舞刀,甘宁执戟,两员大将身先士卒登上敌城,疯狂的杀戮,斩开一条条血路。

  蚁附于城墙上的颜军士卒,争先恐后的爬上城来,加入到杀戮残敌的盛宴之中。

  数千残存的周军再难抵抗,死的死,逃的逃,整个南门一线,已是全面的崩溃。

  伴随着一声破裂的轰响声,巨大的城门也被颜军的冲车撞开,数不清的颜军将士,从破碎的大门中,蜂拥而入。

  杀到眼红的颜军将士,冲城之后,也管不得是敌兵还是寻常百姓,只要见到活口,大刀就无情的斩下。

  城头上的周瑜见难以抵挡,不得不从城头退了下来,率领着不到千人的周军,沿着街道步步后撤,与冲入城中的颜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

  此刻,东门,西门,北门,寿春诸门相继失守,六万的颜军如围城的洪水,从四面八方灌入寿春城,向退守城中央处的残兵围杀而去。

  城外处,颜良仰首看到城楼上,那高高树起的自家旗号时,沉静如水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了几分欣慰的笑容。

  纵马提刀,颜良率领着虎卫亲军,奔向寿春城。

  冲入城中,踏着长长的血路,踩着敌人的尸体,颜良纵马直奔向残敌而去。

  此刻,周瑜和他仅余下不到四百的亲军,退入了城中央处的都督府。

  这四百精锐的亲军,宁死不屈,凭借着都督府的高墙,依然在做着顽强的进攻。

  灌涌而入的颜军诸路兵马,很快将整个都督府围了个水泄不通,四面八方的狂攻。

  尽管因为地势狭窄,颜军的优势兵力无法施展开来,都督府一时片刻不至于被攻陷,但周瑜却清楚,他的失败已经无可挽回。

  当众亲军还在顽抗之时,失魂落魄的周瑜,却已经黯然的离开,独自一人退入了正堂之中。

  诺大的厅堂,已是空无一人,一片的狼藉。

  得知城墙失陷,颜军攻入寿春之后,都督府的那些仆丁奴婢们,很快便做鸟兽四散,在逃跑之前,还将府中值钱的东西,搜刮了一空。

  迈着灌了铅的双腿,提着那柄滴血的佩剑,周瑜有气无力的走上阶去,一屁股瘫坐在了他的上座。

  案上残存的酒肉尚未撤去,就在几个时辰前,他还在这里与诸将悲凉的对饮,以宣誓将要死战。

  黯然的周瑜,将那一坛子举起,仰头灌进了嘴里。

  大股的酒水从嘴角淌出,湿遍了他的衣甲,整整一坛酒饮过,周瑜已是披头散发,浑身酒血污浊。

  那颓废,那憔悴之状,哪里还有半点江东美周郎的风范。

  大堂之外,喊杀之声陡增,正向着大堂这边迅速的逼近,周瑜知道,府墙已破,颜军已经攻破了他最后一道防线。

  周瑜苦笑了一声,不堪的脸上,尽是自嘲与悲凉。

  “我堂堂江东美周郎,竟然败给了一个无恶不作的下贱武夫,讽刺啊,真是天大的讽刺,哈哈——”

  周瑜跟疯了似的,放声大笑起来,大笑的同时,他缓缓提起了长剑,将那染血的剑锋,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