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二十三章 烧个痛快

第五百二十三章 烧个痛快

  一声轰响,大门四分五裂,被从外撞了个粉碎。

  刺目的光线涌入了昏暗的大堂,本打算自尽的周瑜,眼睛一时为光线所刺,下意识的抬手去挡。

  眼目眩晕的他,只听得马蹄声和纷乱的脚步声响起,似有大股的兵马,闯入了这大堂。

  视线渐渐清晰起,周瑜缓缓的放下了胳膊,抬头向着看去。

  视野之中,一具巍巍的身躯,如铁塔一般耸立在跟前。

  马上那虎躯之将,浑身上下散发着肃杀的威势,那刀削似的脸上,弥漫着仿佛与生俱来的自信,而手中所提着那柄青龙宝刀,尚自滴落着温热的鲜血。

  颜良就那么傲然驻马,俯视着眼前形容狼狈,神情黯然惊愕的周瑜。

  有那么一瞬间,周瑜整个人都定在了那里,仿佛被颜良的威势所慑,失去了神智一般。

  颜良却只冷笑了一声,缓缓道:“周瑜,咱们终于见面了。”

  周瑜浑身打了个冷战,猛然间神智清醒起来,这才惊讶的意识到,眼前这形容威武的敌将,必然就是颜良无疑了。

  斗了这么多年,恨了这么多年,那个让自己屡战屡败,颜面丧尽的敌人,如今,就这么自信的站在自己面前。

  那傲慢的冷笑,仿佛是在肆意的羞辱着周瑜的尊严,那种前所未有的痛苦,让周瑜恼羞成怒。

  “颜良匹夫——”

  周瑜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吐出了四个字。

  四个颜良已经听腻了的字。

  “周瑜,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失败吗?”颜良并不生怒,却只冷冷的质问。

  周瑜身形一震,面对颜良这羞辱性的发问,脸色铁青,咬牙欲碎,一时不知如何以应。

  “因为你周瑜总是喜欢高高在上,小看于孤,刘表、孙权都一样,你们这些自诩出身高贵之徒,总以为孤出身卑微,即使孤屡战屡胜,你们也总以为孤是在侥幸,正是你们所谓的高贵,让你们一个个的被孤踩在了脚下。”

  颜良这番话,与其说是在讽刺周瑜,倒不如是在自明心志。

  那狂妄的言语,那冷傲的气势,让原本恼愤的周瑜心头剧震,整个不禁恍惚在了那里。

  沉静下来,仔细的回想,周瑜不得不痛苦的承认,颜良的话一点都没错。

  从夏口之战以来,颜良每一次的胜利之后,他周瑜哪次不是认为这所谓的胜利,只是那个河北叛贼的侥幸而已。

  甚至,直到他得知颜良攻破应天,扫平江东之时,他周瑜心中依然充满了一丝轻蔑,固执的认为,颜良这个卑微的匹夫,根本不配拥有如此的功业。

  他自以为是的认为,颜良所有的成就,只是因为颜良不择手段,阴险卑鄙而已。

  今时,颜良以胜利者的身份,无情的揭破了周瑜的自欺欺人,彻底的毁掉了周瑜那残存的自傲。

  “颜贼,你胜了又怎样,我堂堂江东美周郎,永远不会屈服于你,哈哈——”

  羞愧之下的周瑜,忽然间跟发了疯似的,放声大笑起来。

  颜良却不动声色,就那么冷冷注视着狂笑的周瑜,欣赏着敌人绝望之下,悲凉自嘲的大笑。

  突然之间,周瑜垂下的手臂再度举起,手中那柄染血的长剑,猛的便向自己的脖子抹去。

  周瑜选择了自杀,他是宁愿死,也不愿做颜良的俘虏,不愿让颜良享受降服他的那份成就感。

  颜良眼眸一动,瞬间判知了周瑜的用意,就在周瑜剑尚未抹向脖子时,腰间佩剑已是铮然出鞘,如电光一般被抛射而出。

  一声惨痛的闷亮,那飞掷出的佩剑,抢在周瑜抹脖子之间,竟是准确无误的贯穿了他的手臂,强劲的力道带着周瑜向后跌去,竟是生生的将他钉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被钉在墙上的周瑜,是又惊又痛,他万没有想到,颜良的反应竟如此之快,在自己抬手之间,竟能后发而先至。

  “颜贼,要杀要剐痛快一点,我周瑜绝不会受你侮辱。”又愤又痛的周瑜,咬牙大叫。

  颜良如何虐待孙权之事,身在淮南的周瑜,当然是有所听闻的。

  周瑜没有想到,颜良竟是那般睚眦必报之人,竟然在百般折磨羞辱之后,才将孙权处斩。

  此时周瑜为颜良俘虏,他之所以急着自杀,就是怕身被俘虏后,也会遭受孙权同样的待遇。

  不过这一次,周瑜却猜错了。

  颜良之所以那般羞辱折磨孙权,一方面是因为报仇发泄,另一方却是因孙权的贪生怕死,甚至不惜卖母求活的禽兽所为,深深的让颜良感到厌恶。

  正是因此,颜良才更要狠狠的折磨孙权。

  对于周瑜这个宿敌,颜良本来也是打算俘获之后,好好的折磨他一番,以泄心头之恨。

  不过,周瑜方才那举剑自杀的那一幕,证明了周瑜起码是个不怕死的血性汉子,正是这一点,让颜良对这个宿敌,产生了几分欣赏。

  颜良策马上得高阶,俯视着钉在墙上的周瑜,冷冷道:“你已是孤的手下败将,你是生是死,完全看孤的心情而定,想死,可由不得你自己。”

  “颜贼,你杀了我啊,你有胆杀了我啊——”

  周瑜气急之下,疯狂的大叫求死。

  此间周瑜一心求死,却与当初余杭之时,孙权不知羞耻,一心求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颜良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实在是可悲,无论是曾经的历史,还是现在的历史,为孙权付出了半生的心血,如今看来,都是可悲之极。

  “来人啊,先把他带下去,好生看管。”颜良扬鞭一喝。

  左右虎卫亲军汹汹而上,将被钉在墙上的周瑜弄了下来,拖着一身是血的周瑜往外而去。

  “颜良,你有胆就杀了我,杀了我啊——”周瑜声嘶力竭的大吼大叫着,却被那些冷酷的士卒,无情的拖了下去。

  冷视着周瑜被拖下去,颜良翻身下马,欣然坐在了周瑜的位子上。

  俯视皆下,堂前浴血的将士,无不微微垂首,个个为颜良的威严之势所慑,不敢直视。

  大堂外,喊杀之声渐渐沉寂了下去,颜良知道,这寿春城,已经是他的了。

  午后时分,销烟散去,战斗终于结束。

  都督府和四面的城楼上,均已插上了“颜”字的大旗,在付出了两千将士的死伤之后,这座淮南最重要的城池,如今终于已落入了颜良手中。

  在攻陷寿春不久,颜良即分兵四击,向西攻取阳泉,夺取颍水入淮之口,向东攻取义成,攻占涡水入淮口。

  同时分兵北上,夺取了汝阴、富坡、龙亢、平阿等淮北诸县,使淮南与颜良原有的汝南、谯二郡连成一片,自西向东,自南向北,对刘备的所控的青兖二州,形成了威胁。

  当颜良攻克寿春,生擒周瑜,横扫淮河两岸时,关羽却正率着他一万兵马,匆匆的行进在赶往徐州的路上。

  关羽的大军先由淮水顺流东下,赶赴了广陵郡治所淮阴,再沿泗水北上,向着失陷的下邳城急匆匆的赶去。

  而当关羽焦急的赶路时,张辽的一千骑兵,在突袭下邳得手之后,更是横扫了半个徐州。

  铁蹄所过,南面的睢陵、下相,北面的良威、司吾,西面的吕县,东面的曲阳……几天时间内,张辽挥军四面出击,将下邳附近的诸县扫荡一空,凡所过之处,尽将县中库府与粮仓烧之一空。

  蹂躏了整整五天后,吕蒙从海西抵达了下邳。

  与此同时,南面的斥候也发回急报,言是关羽的援军已急赴而来,距离下邳城已不到三十余里。

  “关羽的大军总算是回来了,咱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差不多也是该撤的时候了。”吕蒙笑道。

  尽管下邳城偷袭得手,但他二人毕竟是深入敌人腹地,此时关羽的精锐已回来,再逗留不走,显然非是明智之举。

  张辽微微点头:“那我马上就下令,把下邳城的库府还有粮仓,尽皆烧毁,然后咱们再一走了之。”

  “光烧毁库府和粮仓还不够。”这时,吕蒙却摇了摇头,眼眸之中闪烁着冷绝之色。

  说着,吕蒙从怀中取出一封帛书,“这时主公给咱们的密令,主公有令,命咱们在撤退之前,将整座下邳城付之一炬。”

  烧毁整座下邳城!

  张辽吃了一惊,急将那密令展开细看,果然如吕蒙所说,颜良的命令,正是要将下邳城烧毁。

  颜良就是要用一把火,将这座徐州最繁华,最富足的城市烧为灰烬,以此来作为对关羽,对刘备最血腥的报复。

  颜良还要在徐州人的心头,刻下一道烙印,让他们深深为颜良的威杀所畏惧。

  唯有如此,将来他北取徐州之时,才能震慑这些相助刘备的徐州士民。

  而颜良也知道,张辽与关羽有旧,必不太愿意将下邳城烧毁,太伤关羽的面子,故是,颜良才会事先给吕蒙这道密令。

  密令在此,张辽自不敢不从,唯有应命。

  于是,当天晚上,张辽命士卒将下邳的居民尽皆驱赶而出,然后四下放火,将整座下邳城付之一炬。

  放过火后,天亮之前,张辽遂与吕蒙,以及一千骑兵,向着海西方向撤去。

  半日后,昼夜兼程的关羽,终于率领着他的一万多大军,赶到了下邳城。

  而让关羽看到的,却已经是一座被烧成白地的废墟之城,那滚滚未散的浓烟,仿佛在嘲讽着他的珊珊来迟一般。

  关羽怒了,怒到了极点,一张红脸涨到几乎发紫,那一对眼珠子,更是几乎要从眼眶中迸裂出来。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