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对蛮夷开刀

第五百二十四章 对蛮夷开刀

  怀着一腔的怒火,关羽步入了下邳城。

  到处是残亘断壁,到处是焦黑的瓦砾,呛人的浓烟弥漫在空气之中,尚在燃烧的房屋随处可见。

  关羽发紫的脸上,阴冷的怒意时隐时现,充血的眼眸之中,涌动着羞愤之意。

  当初刘备北伐袁尚,正是因为信任他关羽,才将镇守徐州,坐守后方的重任,交给了他关羽。

  而今,他却莫名其妙的给颜良袭取了下邳,而且还被人家一把火烧成了白地。

  关羽在痛恨颜良的同时,更觉得有负于兄长刘备的信任,实不知该如何向刘备报告这噩耗。

  痛思之际,关羽来到了原属于刘备左将军府所在的位置,刘备将军府迁往邺城后,就将这府邸赐与了关羽。

  而今,那座象征着权力与威仪的府院,却成了一片废墟,仅剩下半道残缺的大门,还斜巍巍的立在那里。

  那半道残缺的大门,仿佛是颜军故意留下来,专门为了羞辱他关羽一般。

  “颜贼,竟敢烧我下邳,此仇我关羽若是不报,誓不为人!”

  愤怒的关羽,大发誓言,更是用尽全力,将手中的战刀,奋力的插入脚下的灰烬之中。

  这个时候,关羽却又想起来,自己的青龙刀,正刻已然在颜良的手中。

  羞愤与盛怒,充斥着关羽的胸膛,几乎要将他的胸膛炸裂开来。

  空有一腔的怒火,关羽却也只能面对这惨烈的现实,当天,他只能将一万多大军,在废墟上安营。

  休整一晚,关羽又率大军,尾随着颜军,向着海西县追去。

  张辽和吕蒙受了颜良之命,也不与关羽做正面的纠缠,兵马退至海西之后,便将搜刮来的资财,统统都搬上战船,几千号兵马尽皆上船,扬帆向江东退去。

  当关羽的大军追至海西之后,那五千偷袭之兵,已是带着辉煌的战果,扬长而去。

  没有水军的关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人遁去,却只能望洋兴叹,恨得咬牙切齿却无半点办法。

  无奈的关羽,只好留数千兵马进驻海西,加强徐州沿海的巡戒,自将主力兵马折返回往了下邳。

  而此时,那些被颜军赶出下邳的士民,闻知关羽回来,又重新回到被烧毁的家园。

  这几万号平民,无钱无粮,家园尽毁,只能寄希望于官府的赈济。

  关羽是头疼之事一件接着一件,只能下令从别郡调集粮草,以赈济那些被颜军所洗劫,包括下邳在内诸县,近十余万的士民。

  废墟之上,中军帐中。

  夜已近晚,关羽却辗转难眠,苦沉着一张脸,盯着案上那封写了一半的书信发呆。

  此时的关羽,正在为如何向远在洛阳的刘备,解释淮南兵败,下邳被毁这件丢人之事而苦恼不已。

  正当苦恼间,帐外鲁肃求见。

  关羽便叫将传入,而鲁肃却非单独进来,跟在他身后的,还另有一人。

  那神色黯然之人,竟然是太史慈。

  “太史子义,你怎回在此?”关羽一脸奇色。

  太史慈拱手上前,默默道:“关将军,寿春城已陷,周都督也已沦为颜贼俘虏,慈无路可走,唯有来投奔关将军,恳请关将军收纳。”

  寿春失陷!

  关羽大吃一惊,腾的站了起来,满脸的难以置信。

  关羽抽兵北还之时,也曾想到过自己一撤兵,周瑜势必会陷入困境,但让关羽感到震惊的是,周瑜竟是如此不堪一击,自己前脚刚走,后脚就已覆灭。

  而寿春失陷,也就意味着颜良已将战线推进至淮水一线,并将梁国、汝南、谯郡诸郡同淮南连成一片,对徐兖二州形成巨大的威胁。

  关羽心中刚刚压下的羞愤,再度熊熊狂燃起来。

  这一连串的失利,他不但是损兵折将,坐失淮南,还让下邳老巢被毁,致命兖徐二州受到威胁,非但没能为刘备的大业出力,还帮了倒忙。

  “颜良狗贼,实在是太过嚣张,子义你放心,本将不日就尽起大军,再赴淮南与那颜贼决一死战!”

  关羽羞愤之下,有些被冲昏了头脑。

  此言一出,不仅仅是鲁肃,就连心怀复仇的太史慈,也吃了一惊。

  鲁肃忙是劝道:“云长将军息怒,今颜贼已得寿春,全据淮南,兵势正盛,而且下邳被毁,军心受挫,且徐州之兵不过一万多,此时南下,要对付的就是六万多士气正旺的敌军,还请云长将军三思啊。”

  听得此言,关羽神色一变,怒道:“鲁子敬,本将知道你被那颜贼打怕了,你怕他,本将可不怕,一万多人又怎样,本将照样必取那颜贼的人头。”

  鲁肃本是一番好意相劝,却不想刺激到了关羽的自尊,反被关羽讽刺了一番,心中那个委屈啊,却又不敢有所表示,只能闷闷不乐的闭了嘴。

  “关将军,杀颜贼,报血仇,此乃理所应当之事。只是现下颜贼确实锐士正盛,而左将军在洛阳一线,与曹操的战事又一触即发,慈以为,鲁子敬所言不无道理。”

  太史慈原本和周瑜一样,都对投奔刘备的鲁肃,颇有轻视之意,但在这个时候,他却站在了鲁肃这一边。

  关羽肃厉的表情缓和了几分,显然,太史慈这个客将的劝说,远比鲁肃这个属下更有说服力。

  沉默下来的关羽,开始冷静的权衡利弊。

  踱步于帐中,沉思了许久,关羽仰起头来,仰望着帐外那暗淡的星空,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好吧,看在你们相劝的份上,本将就暂不去兵进淮南,不过本将要告诉你们,颜贼的人头,我关羽早晚要斩下,亲手斩下,你们给我记住!”

  关羽一脸毅然,大发着誓言。

  闷闷不乐的鲁肃暗松了一口气,忙是连连称是,太史慈也在一旁点头。

  关羽的那张赤红的脸上,这时才渐渐重新浮现出了傲然之色。

  ……当关羽在慷慨的发着复仇的誓言时,几百里外的寿春城,颜良却在举行着一场盛大的阅兵。

  六万得胜的颜家军将士,聚集于寿春城南,以一场规模空前的阅兵仪式,来庆祝攻陷寿春,扫平周瑜的伟大胜利。

  与此同时,上百艘的楼船斗舰,也从长江开入了淮河,向天下人展示着颜良的强大武力。

  除了淮河下游,隶属于徐州的广陵郡外,整个淮河以南的广大地域,如今已尽为颜良所据,若纯论疆土,此时颜良的地盘,已堪称天下最广。

  扫灭周瑜的颜良,正是要通过这场声势浩大的阅兵,来向刘备炫耀武力,使其不敢移兵南向。

  而此时的刘备,正在洛阳一线与曹操对峙,大战是一触即发。

  在这样一个时候,颜良当然巴不得刘备跟曹操拼个你死我活,故为了让刘备无“后顾之忧”,专心的跟曹操拼个你死我活,攻克寿春之后,颜良并没有选持继续北进。

  一者三军将士大战数月,体力已尽极限,二来严冬将至,颜良的士兵大部分是南人,不适于北方的寒冷。

  故此,种种考虑之后,在阅兵结束之后,颜良开始逐步的撤兵南归,最终,只留吕蒙、凌统以及张辽,两万兵马,驻所于寿春一线。

  这样一来,加上许都一线的徐庶等部,颜良布署于北方的军队,已接近四万之众。

  是年冬,颜良班师南归应天。

  回往应天的颜良,一面大赏功臣,一面用庞统之计,开始着手解决山越问题。

  根据庞统的详细分析,山越之所以屡屡反叛,却难以剿灭,就是因为他们每每反叛之后,就逃入深山老林之中,官军因此便无法深入进剿灭。

  而逃往山中的山越人,则养精蓄锐,一旦时机到来,马上又出山复叛,周而复始,才致久患难除。

  尽管山越人有此优势,但庞统却敏锐的看出,山越人还有着致命的缺陷。

  这个缺陷,便是山越人技术落后,本身不会生产铁器、衣料等物,至于盐这等生活必需品,他们更不能生产,所有的这些,都需要用山中的狩猎之物,来同山外的汉人进行交换。

  这也就是说,山越人其实并不俱备自给自足的能力。

  于是,颜良便根据庞统的建议,宣布严禁汉人与山越人进行贸易往来,凡有人敢私下与山越人做生意,一旦查出,必严惩不怠。

  下达禁令的同时,颜良又命陆逊、朱桓等将,以总计经近三万多的兵力,分据丹阳、鄱阳等地的各处山口险要,以武力断绝山越人与外界的联系。

  颜良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把山越人困在山中,让他们无盐无铁无衣,用这种残酷的方法,来逼迫山越人出山归降。

  熟知历史的颜良自然知道,历史上的诸葛恪,正是用这种方法,逼降了数十万山越人,为东吴大大地增强了实力。

  只可惜,孙权想到用诸葛恪之计时,为时已晚,而颜良有庞统,便可抢得先机,尽早的对山越问题采取此合适的计策。

  计策虽然已出,但山越人毕竟有近二十余万之众,想要困死他们,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还需耗以时日。

  而就在处置山越问题的同时,颜良还有另外一个重用之事,需要他亲自去处置。

  这件事,便是关于周瑜的处置。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