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周瑜的女儿

第五百二十六章 周瑜的女儿

  “时候差不多了,带她们走吧。”颜良一手抱着小周玉,一手扬鞭喝道。

  周仓领命,遂向部下交待了下去,一众士卒便开始连推带拖,驱赶着这些女眷往府外而去。

  “娘亲要去哪里呀……”小周玉见母亲要被拉走,慌慌的问道。

  “去她们该去的地方。”颜良冷冷的答道。

  此起彼伏的哭声中,那几十口的女眷,被驱赶出了周府,很快,那断断续续的哭声,便消失远去。

  “娘亲不要玉儿了么,玉儿怎么办?”小周玉不见了母亲,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又泛起了泪光。

  看着这小姑娘楚楚可怜之状,颜良却愈发的喜欢,便道:“你叫孤一声义父,从今往后,你就由孤来照顾,这天下间,再没人敢欺负你。”

  周玉年纪尚幼,根本不懂得什么仇怨恨事,颜良养她为义女,也不算养虎为患。

  况且周瑜比孙权要有骨气得多,颜良留下他的女儿来收养,免得她被罚没为奴,也算是对这个对手些许敬意。

  小周玉的眼眸子,巴巴的眨着,眼中闪着灵光,她似乎意识到,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见自己的母亲了,她的命运,从此将决定于怀着她的这个威严男人。

  小嘴嘟了片刻,小周玉低低的叫了一声:“义父。”

  “很好,甚好,乖女儿。”颜良心情甚好,将小周玉放在了身前的马鞍上,大笑着就策马而出。

  ……残阳如血。

  应天城的北门下,已是血染遍地。

  周家数十口男丁,已在早些时候在此被逐一砍头,那喷涌的鲜血已将城门前这一场空地,染成一片泥泞。

  太阳落山之前,披头散发的周瑜,被押解到了这里。

  周瑜看着满地的血泥,心中一阵撕痛,他知道,那是他们周家男人的鲜血。

  周瑜清楚的记得,当年他随孙策平定江东时,正是在这同一片地方,他周瑜监督处斩了不知多少顽抗的江东豪杰。

  而今而时,轮到了他周家血债血偿,忽然之间,周瑜有种陷入了因果报应的错觉。

  身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周瑜抬头细看,认出那人正是凌统。

  凌统,也正是此次处决周瑜的监斩官。

  凌统向左右示意了一眼,士卒们松开了周瑜,让他恢复了片刻的自由。

  接着,他一手摆,身后士卒将一碗倒好的酒水送上。

  “周公瑾,最后一碗酒,喝完了好上路。”凌统语气冰冷。

  曾经的部下,如今却来处决自己,对周瑜来说,这简直是一种讽刺。

  他却只能伸出颤巍巍的双手,将那一碗温酒饮下。

  美酒虽好,在周瑜饮下时,却感觉到是苦的。

  “凌公绩,亲自处决你旧日的上司,不知你作何感想?”周瑜苦笑着问道,言语中还有几分讽意。

  凌统却冷笑了一声,“周公瑾,我凌统曾一度很敬佩你,觉得你是江东最有智慧的人,但我现在却觉得你真是很可悲。”

  “可悲?哼,我周瑜不屈服于颜良的残暴,宁死也不苟且偷生,可悲的恐怕不是我,而是那些活着的人吧。”

  周瑜言辞中尽是鄙夷,那所谓的“活着的人”,显然是在讽刺凌统。

  凌统却冷冷道:“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大司马他能有今日之势,简直就是古往今来最大的奇迹,奇迹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天意!正所谓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你自觉自己很有志气,其实,你只不过是个看不清天下大势,可怜的睁眼瞎而已。”

  周瑜愣住了。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这八个大字,如同惊雷一般在他的脑海之中回响,震撼着他的灵魂,震撼着他的思想。

  凌统那冷酷之词,正深深的震撼着周瑜的心,让他引以为傲的所谓高洁之志,在此刻正土崩瓦解。

  凌统却已不屑于再跟他废话,手一摆,喝令士卒做处决的准备。

  于是,一众士卒上来,将愣怔茫然的周瑜按倒在地,将他的头脚还有脖子,用绳索分别拴在了五匹战马上。

  围观的那些应天士民,情绪马上就紧张了起来。

  如果说方才的砍头只是开胃小菜的话,现在的五马分尸,才是真正的主菜。

  围观的人群中,发出了阵阵的感慨声。

  有人掩面扭头,不忍去看,有人指指点点,激动叫好,也有人暗自庆幸,没有学着周瑜去反抗颜大司马,不然也将沦落到周瑜的下场。

  所有的感慨,最后都化做了畏惧,对颜良深深的畏惧,更庆幸自己乖乖的归顺了颜良。

  而那些暗藏野心,不服颜良统治的顽逆之徒,眼见周瑜如此,那颗不臣的心跟着是凉了半截。

  连江东第一将周瑜都不是对手,他们这些宵小又能折腾出什么风浪,再若谋逆,只怕下场比周瑜还要惨。

  那些潜藏的反叛者,便因颜良这场冷酷的处决,被化解于了无形之中。

  震慑不臣之心,这正是颜良所要的效果。

  而趴在地上的周瑜,此刻脑海里还在回响着凌统的话,恍惚之间,他的心里已经开始产生了悔意。

  “我追随孙策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因为看中他是枭雄,辅佐于他,能让我成就不世的功业吗?如今看来,颜良胜于孙策十倍,既是如此,我为何不能臣服于颜良,为何要固执的跟颜良作对……周瑜的心头,开始对自己的固执,产生了深深的疑问。

  只是,为时已晚。

  随着凌统马鞭扬下,那五匹战马开始分向各面前行,绳索瞬间绷直,原本趴在地上的周瑜,立时被拉得悬在了半空。

  四肢与脖子,被绳索紧紧拉扯,肌肉与骨骼撕裂声在隐隐作响,周瑜的身体,正在被一点点的拉长。

  前所未有的剧痛,攻占了周瑜的神智,他已经无法再思考,脑海只剩下一个“痛”字。

  转眼之间,周瑜的脸已被涨到通红,脖子被死死的勒住,令他无法再喘气,几近于窒息。

  五匹战马,依然在缓缓的前进。

  围观的人群,脸上的惊惧之色愈重,仿佛正自己经受着折磨一般,个个脸上都惊怖不堪。

  周瑜的身体,已然到了承受的极限。

  在那生死的一线,周瑜的脑海里,猛然间如电光般闪过了一个声音:

  悔不该与颜良为敌,悔不该与颜良为敌啊……垂死之际,周瑜竟是和孙权产生了同样的念头。

  这时,凌统猛一扬鞭,五名骑士跟着急抽马鞭,那五匹战马吃痛,“咴律律”的痛嘶一声,四蹄发足向前猛蹬。

  咔嚓嚓——骨肉碎裂的声音响起,鲜血飞溅中,那一具悬在半空的躯体,已被撕成了五块。

  围观的人群随之发出一阵惊臆的叫声,那五马分尸的一幕,深深的震慑到了他们,让他明白了什么叫作真正的恐惧。

  尸解了周瑜之后,凌统遂叫将其人头悬挂于北上,凌统则向着惊怖的人群,高声道:“尔等都看清楚了,这就是跟大司马作对的下场。臣服于大司马,大司马就会像对子女一样,对你们施恩,不臣者,孙权和今天的周瑜,就是你们的榜样!”

  肃厉的警告声中,在场的士民无不伏首低头,个个畏惧不已。

  震慑过众人,凌统遂令将周瑜的其他尸骨,分送到江东诸郡,悬挂示众。

  安排过一切,凌统方才拨马扬长而去。

  围观的人群唏嘘了一会,眼见天色已晚,便很快就三三两两散去。

  城门上,只留下那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高挂在上。

  ……当不臣的周瑜,被无情的处决时,颜良正怀抱着他的女儿,策马前往了城南一处府院。

  府门大开,颜良牵着小周玉的手,扬长而入。

  府中,得知颜良到来,小乔匆匆忙忙的便迎了出来。

  今日的小乔,着了一身红色襦衣,淡施脂粉,修眉画唇,似乎早等着颜良到来。

  “妾身见过大司马。”小乔浅笑着迎上前来,但当她看到颜良手牵着的周玉时,那脸上的笑容却惊得一扫全无。

  惊诧的小乔,万想不到,颜良竟然会把周瑜的女儿带到这里来。

  小周玉见得小乔,却是高兴的嘴角露出了酒窝,嫩嫩的叫了一声:“二娘。”

  愣怔过的小乔,也露出了几分惊喜,上前将周玉抱了起来,却又茫然的望向颜良,试图寻求颜良的解释。

  “孤已认了她做义女,从今往后,就有劳夫人你代养了。”

  认为义女?

  小乔愈加茫然,心中更是有些费解。

  她虽被软禁于此间,但也听闻了颜良攻陷寿春,生擒了周瑜的消息。

  这几日的小乔,一直在揣测着颜良会如何处置周瑜,却不想,颜良今天竟然会认了周瑜的女儿做义女,而且还会带来让她抚养。

  “那,玉儿她亲娘呢?还有,周……周瑜呢?”小乔小心翼翼的问道。

  颜良淡淡道:“孤已决定将周瑜处死,周家男丁族灭,女眷罚没为奴,今收她为义女,也算是对周瑜临终前服软的开恩。”

  小乔心头一震,霎时间惊怔在了那里。

  “走吧,孤今日心情甚好,陪孤好好喝上几杯。”颜良说着,已搂起小乔的小蛮腰,拥着她母女二人往内院而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