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女人与敌人

第五百二十七章 女人与敌人

  小乔虽因被周瑜抛弃,对周瑜心怀有怨意,已决意恩断义绝。

  但毕竟,她还做过周瑜的妾室,也曾经恩爱过。

  如今听得周瑜被处死,周家被族灭,小乔的心中,多多少少会有此许震惊和难过。

  但难过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很快,小乔就为自己感到庆幸。

  她庆幸周瑜及早的抛弃了自己,否则,今日的她,也许就会和周瑜的正妻一样,被充为了奴隶,将来不知要受多少的男人的蹂躏。

  如今屈服于颜良,尽管没名没份,没多少尊严,但好歹还有一群婢女伺候着自己,衣食无忧。

  作为一名亡国之女,能够享受到如此待遇,小乔已经是感到十分的庆幸了。

  心中感慨时,小乔抱着周玉,而自己则被颜良搂着腰,三人步入了堂中。

  而颜良又百无禁忌,边走一只虎掌,边是不安份的在她的身后肆意的游移。

  有小周玉在场,小乔自觉十分的尴尬,脸畔是晕色悄生,却又不敢推拒,既恐惹恼了颜良,又怕被小周玉看出什么,那时当着孩子面前,自己岂非更无地自容。

  步入堂中,颜良这才不再“轻薄”小乔,昂首直上主位,小乔则忙叫下人去准备酒食。

  过不得多时,丰盛的酒宴备,颜良便叫周玉把酒相敬,算是行一个简单的的仪式。

  小周玉年纪虽小,人却是伶俐,在小乔的相教下,举着一杯酒跪在了颜良面前,嫩声嫩气的呼了一声:“玉儿拜见义父。”

  颜良哈哈大笑,将周玉敬上的美酒一饮而尽。

  周玉又是小乔的暗示下,跪在颜良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好好,乖女儿,起来吧。”颜良摆手笑道。

  小乔把周玉扶了起来,扶着她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小乔虽嫁与周瑜为妾多年,深受周瑜之宠爱,但这些年来,却未能为周瑜生下一男半女。

  周玉生得乖巧伶俐,当年还在周府时,小乔就很喜欢这小丫头,今被软禁于此,孤身寂寞,能有小周玉相陪左右,也算有个伴了。

  此时的小乔,自然对周玉是关怀备至,就如同自己是周玉的亲娘一般。

  看着那依偎在一起的二女,颜良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尽的痛快。

  周瑜你出身名门又如何,长得俊美无双又如何,正宗的“高富帅”又能如何,你心爱的女人,如今不是还要迎逢于我,你的女儿还不是得“认贼作父”,喊我一声爹爹。

  这就是与我颜良作对的下场,周瑜,到了下边,好好的反省去吧。

  兴致大作,心情畅快的颜良,酒是一杯接一杯的饮,喝得是何其的痛快淋漓。

  小乔有周玉在场,便不好太过主动的伺候颜良,尽量的想在孩子面前,保持几分当年周府中的矜持与尊贵。

  小乔的矫情与故作矜持,却惹得颜良不够尽兴,酒醉三分的他,忽然间伸出手来,一把将小乔拉入了自己的怀中。

  那沉甸甸的身体跌入怀中,颜良紧紧搂住,一双虎掌开始在那丰腴的身段间,肆意的游移。

  旁边正自吃食的小周玉,看到自己的二娘,竟然坐在自己义父的怀里,一张小脸顿时就呆住了,茫然不解的眨着小眼睛。

  “玉儿还在这里呢,大司马,让她看到不好。”小乔半推半就,难为情的乞求道。

  半醉的颜良,这才想起义女还在这里,这种少儿不宜之的镜头,当然不能让她看到,以免教坏小孩子。

  颜良便向旁边服侍的婢女,喝道:“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带小姐往内室去,赶紧哄她睡觉。”

  旁边婢女赶紧上前,将茫然的小周玉抱了起来,抱着她匆匆的去往了内室。

  大堂之中,再无旁人,欲念狂燃的颜良,便向着怀中的猎物,狂野的发动起攻势来。

  前番虽几度激荡,但小乔的身子,终究还是没有真正的献于颜良,但她心里早就有所准备,知道早晚是避不开这一关的。

  今日颜良兴致高涨,如此饥不可耐,小乔自知忐忑已久的那一刻,终于到了。

  事到如今,小乔哪里还敢不愿,今周玉既已被送往内室,小乔便卸去了尴尬的束缚,低眉浅笑,娇柔无限的主动逢迎起了颜良。

  堂外寒意已重,堂中却是红烛高烧,春光泛滥。

  巫山叠起,云雨骤起,那靡靡之音,很快便回响在了空荡的大堂中。

  一墙之隔的内室中,婢女已经服侍着小周玉躺下,小姑娘不懂事,这会一躺下便即累了,很快忘了刚才的事,闭起眼来渐入梦乡。

  刚刚要入睡时,小周玉却忽然给外面的动静吵醒。

  “那是什么声音,我好像听到二娘在叫呢,莫不是义父在欺负二娘吗?”小周玉心里担心,爬起来就想去出瞧个究竟。

  那婢女却将她按了下来,红着脸宽慰道:“夫人和主人在做正经要事,小姐就别去打扰了,安安心心的睡吧。”

  “唔。”

  小周玉初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也不敢造次,只得心怀着疑惑,重新躺了下来。

  小小年纪不记事情,睡下未久,那些疑惑的事很快就抛在了脑后,过不得多时,便是进入了梦乡。

  ……千里之外,洛阳。

  当颜良在肆意的享受着胜利的成果时,洛阳城中的刘备,那灰白的脸上,却是一脸的阴沉。

  脸色阴沉的刘备,死死的盯着案上那一道帛书,眉头深凝,暗暗的咬牙。

  那道帛书,是关羽从徐州发来的战报。

  寿春失陷,周瑜覆没,整个淮南已沦陷于颜良之手,周瑜败的是何其之快,简直出乎他的意料。

  更让刘备感到震惊的,则颜军从海上的偷袭,下邳城被烧毁的惊人噩报。

  不仅仅是刘备,就连阶下的诸葛亮,出同样一脸的震惊,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颜良竟然能想出从海从偷袭之计。

  而且,竟然还奇迹般的成功了。

  下邳被毁,徐州震恐,南面的形势,已是不容乐观。

  啪!

  刘备猛然拍案,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颜良这贼子,竟然敢烧我下邳城,实在是可恨,我必尽起大军南下,非报此仇不可。”刘备愤怒的叫道。

  此时的刘备,全据青徐兖三州和半个冀州,今又得洛阳所属的司州一部分,满打满算,说他拥有四州之地也不为过。

  若单论所据州数,刘备实可谓天下第一大诸侯。

  此时的刘备,自信心也是极度的膨胀,全然已忘记了自己的当初,是如何奴颜婢膝的向颜良求和之事。

  自信愤怒的刘备,以为凭借自己眼下的实力,只要举兵南下,必可灭了颜良,一报前仇。

  “颜贼新得淮南,锐士正盛,且今曹操虎视在侧,正对洛阳蠢蠢欲动,就目前情况来看,曹贼才是我们最大的威胁,至于颜良之仇,请主公还得暂时放一放才是。”

  诸葛亮却是十分冷静,摇着羽扇相劝。

  听得诸葛亮的劝,刘备稍稍冷静了几分,想想诸葛亮所说也无不道理,毕竟,洛阳所在的中原相比,淮南重要性还要逊色三分。

  况且,淮南原本就不归刘备所有,只是因周瑜的归降,才让他起了图谋之心,今丢了也没多少可惜。

  真正让刘备不甘的,却是下邳被毁,被颜良赤果果的打脸的羞辱。

  沉思半晌,刘备恨恨道:“军师固然言之有理,但眼下颜良已得淮南,只怕他下一步就会兵进中原,此时若不回援,我只怕徐兖二州有危呀。”

  诸葛亮却淡淡一笑:“主公放下,颜良大战一年有余,方才全据扬州,今隆冬已至,南人不适北方严寒,颜良不会蠢到不顾士卒的体力,仓促就北进中原,南面之事,暂时无忧矣。”

  听得诸葛亮这番话,刘备激动的情绪渐敛,整个心才宽松了下来。

  沉吟片刻,刘备冷哼道:“好吧,就听军师的意见,先让那颜贼得意几天,待我坐稳中原之后,再回师灭了那贼子。”

  “主公英明。”

  表面上,诸葛亮云淡风轻,内心深处,却同样恨意熊熊如火。

  “颜良狗贼,你那般辱我兄长诸葛瑾,羞辱我诸葛家的声名,我诸葛亮对天发誓,必为天下人除掉你这个患害不可……”

  闲淡的脸庞下面,诸葛亮亦在暗暗咬牙发誓。

  ……弘农郡,陕县。

  三万曹军云集于此,正酝酿着一场对洛阳的进攻。

  中军大帐中,却弥漫着一股唏嘘的气氛。

  “没想到啊没想到,当年那个袁家的叛将,如今竟然羽翼丰满到这般地步,连孙氏都不是他的对手,淮南已得,看来下一步,颜良就要趟中原这淌浑水了。”

  曹操看着手中的情报,大发着感慨,对他这位不可思议的“女婿”,是又敬又恨。

  帐中诸文武,皆也神情肃然,不少人的眼神中,或多或少的都闪烁着几分隐忧之色。

  这也难怪,几年以来,他们曹家军团也算跟颜良数度交手,但结果却是无一例外的失败。

  不知从何时起,当年弥漫于曹营之中的“恐袁症”,如今已不知不觉的,演变成了“恐颜症”,人人提起颜良就色变。

  而今一想到很快就有可能与颜良交手,这些多曾作过颜良手下败将的这曹操诸人,心中又如何能不发忪。

  一片忧虑这中,却有一人高声道:“丞相莫要担忧,我倒以为,颜良灭了孙氏,攻陷淮南,对我们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