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对另一个二代动手

第五百二十八章 对另一个二代动手

  好事?颜良得了淮南,还能是好事?

  当年那个只有区区新野一县,几千号兵马的颜良,都能把我曹家军打得屁滚尿流,如今他已全据三州之地,拥十余万雄兵,这还能是好事?

  曹操惊讶了,在场诸文武,皆是流露出不解之色。

  众人寻声望去,那说话之人,正是郭嘉。

  “奉孝,何出此言啊?”曹操焦黄的脸上,流露出几分茫然。

  郭嘉不紧不慢道:“今颜良攻取了淮南,一把火烧了刘备的下邳城,对徐兖之地已是构成了重大的威胁,刘备的后院起了火,试想一下,他能不心急如焚,赶着回援吗?”

  曹操思索片刻,微微点头,深以为然。

  “可刘备的主力,至今仍聚集于洛阳一带,丝毫不见他有回援徐州的迹象啊。”曹操又疑道。

  郭嘉笑道:“于刘备而言,中原两河之地,远比徐州要重要,而今我大军云集弘农,对洛阳是虎视眈眈,这种情况之下,刘备他敢移师南援吗?”

  一句反问,点醒了曹操,那深陷的眼眶之中,开始闪烁出醒悟般的神色。

  “奉孝,你的意思是……”曹操的脸上,掠过了几分惊喜。

  “刘备之所以不敢南援,正是顾忌到丞相的大军,嘉的意思是,丞相何不暂时撤兵,解除对洛阳的威胁。如此一来,刘备就可以放心的率师南归,去和颜良杀个你死我活,待他二人两败俱伤,元气大伤之时,丞相岂非正可坐收渔人之利。”

  郭嘉面带着自信的微笑,洋洋洒洒的道出了他的计谋。

  曹操踱步于帐中,思绪飞转,开始细细的琢磨着郭嘉的计策。

  今屯兵弘农已久,刘备仗着函谷关之利,仅凭少量兵马,便堵住了他大军东进的脚步。

  而黄河北岸的河内郡方面,形势也差之不多,刘备的大将张飞,利用太行山之险,几次击退了由上党和河东二郡进击河内的曹军。

  照如今的形势看来,刘备在此间已是站稳了脚根,他曹操若是不尽起倾国之兵,在洛阳一线与刘备进行一场大决战,只怕是难以实现东进的战略。

  而他曹操跟刘备杀个鱼死网破,最大的受益人又会是谁?

  毫无疑问,当然是颜良。

  念及此,曹操停下了脚步,当他抬起头起,眼眸中已流露出某种诡秘。

  “奉孝言之在理,本相岂能做那冤大头,为颜贼消耗刘备的实力,理应让那两个乱臣贼子斗个你死我活,本相从中渔利才是道理。”

  当天,曹操定下计谋,便开始大举撤兵。

  数万精锐的曹军,在数天之内就退回了关中,最终,曹操只令曹仁坐镇晋阳,镇抚新得的大半个并州,而他的主力之师,则悉数退还了长安。

  曹操退兵之目的,自然是想让刘备和颜良杀个你死我活,但不幸的是,刘备和颜良像是有着某种默契,偏偏就是不开打。

  曹操退兵回关中之后,刘备当然是大松了一口气,很快就抽调洛阳之兵,增援徐州。

  不过刘备却并如曹操所期许的那样,尽起主力南归,而是只派了一万多兵马,增强徐州的防御能力。

  而刘备自己,则尽率大军北归邺城,却留韩猛依旧镇守洛阳,而留张飞镇守河内,两支兵马分拒黄河南北,隔河呼应。

  至于颜良方面,在得知了曹操撤兵还关中的消息后,根据庞统、许攸等谋士们的分析,很快就得出结论,断定曹操这是想让他和刘备相争,好从中渔利。

  颜良当然不会上曹操的当,便是进一步削减了淮南方面数千兵力,以向刘备展自己暂时无心进侵徐州的意图。

  刘备心领神会,亦命关羽严守疆界,绝不可越界一步,贸然侵犯颜良的疆土。

  于是,在淮南大战结束后的这个冬天,天下间最大的三路诸侯,彼此间竟是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和平。

  无论是颜良、曹操,还是刘备,谁都想等着另两路诸侯拼个你死我活,自己好渔人得利,但正是这种心思,反而导致了彼此间谁都不愿大打出手。

  大江南北,持续一年多的大战,终于在这个冬天烽烟渐息,难得的进入到一个平静期。

  放眼今时天下,唯有袁谭还在猛攻的他的弟弟袁尚,而汉中的张鲁,也在不断的欺负着他的近邻刘璋,小打小闹仍在继续,但整个冬天却无大战事。

  颜良却很清楚,短暂的和平只是假象,在表面的平静下面,各种暗流依然在汹涌蓄势。

  深冬已至,天气愈寒,大江南北一片银妆素裹。

  此时的颜良,也只能一面继续围困山越人,一面借着这难得的平静,琢磨下一步的方略。

  堂外寒风肆虐,堂中却是炉火熊熊,烟雾缭绕。

  大堂的中央,颜良正是他的一班谋士们,围着一只炉火,满头冒汗的吃着火锅。

  这涮羊肉的火锅吃法,自然是颜良发明,今天气太冷,颜良兴致又好,这灵机一动,便就开了一桌火锅,和众谋士们边吃边议事。

  谋士们素知他们这位主公,有时兴致来了,就喜欢做不同常理的事,今原本很严肃的军事会议,却改成了吃什么“火锅”,谋士们吃惊了一会,却很快就适应过来,乐呵呵的陪着自家主公狼吞虎咽。

  堂门打开,一股寒风夹着雪花钻入,风雪中,满脸通红的许攸哆嗦着钻了进来。

  “子远来得正好,看你冻成那样,来,吃几口热气腾腾的涮羊肉,保管你马上变热。”满脸酒气的颜良,兴致勃勃的招呼道。

  许攸看着围坐在一起,个个吃得满头大汗的谋士团们,顿时就愣住了。

  片刻之后,他摇头一声苦笑,却是明白过来,他的这位主公,兴头一起,这又是在做“不靠谱”的事了。

  恭敬不如从命,许攸也不客气,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几口热腾腾的羊肉下肚,一身的寒意很快就被驱散全无。

  “子远,你可是从不迟到的,今天怎会珊珊来迟。”颜良边吃边问。

  尽管颜良看似随意,但他的头脑却时刻保持着清醒,对于许攸今日的“反常”行为,他可是敏锐的有所觉察。

  许攸这才想起什么,忙将碗筷放下,拱手道:“启禀主公,老朽之所以来晚,是因为正巧有一道紧急的情报送到官署,所以才耽误了些时间。”

  “是何紧急的情报,竟能让子远你这么多年来,头一回迟到?”颜良顿生了好奇。

  许攸从怀中取出那帛书情报,双手奉上,颜良只摆了摆筷子,示意他当众宣读出来便是。

  许攸便干咳了几声,高声道:“是这样的,司闻曹在关中的细作传来急报,言是近日以来,曹操正暗中向陈仓、郿国二城运调粮草。据细作的刺探,此二城中所屯粮草,已足支五万大军三月之用,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加。”

  此言一出,大堂中的狼吞虎咽之声,瞬间就停了下来。

  庞统、贾诩等谋士,猛然间就抬起头来,眼眸之中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丝异色。

  颜良的反应稍稍慢了几片,不过,他也很快从这一道不起眼的情报中,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曹操的战略,不是东进中原吗,而陈仓和郿国二城,却均在长安以西,曹操为何会向此二地调集粮草?”颜良面露出狐疑之色。

  “老朽先前收到这情报时,头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老朽很快就想到了一句话……”

  许攸的嘴角扬起一抹诡笑,意味深长的道出了八个字: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曹操预想屯集粮草,显然是在为一场战争做着提前的准备,可他不往东面调粮,反往西面陈仓一线调集,他又是想对谁动手呢?

  颜良狐疑之色愈重,目光不禁移向了侧壁所悬的巨幅地图,一双鹰目在陈仓到郿国一线游移。

  猛然间,颜良的眼眸一亮,“子远,你的意思是,难道说,咱们的曹大丞相,竟是打算对汉中张鲁动手了不成?”

  “主公圣明,不瞒主公,老朽思来想去,实在想不出曹操增粮陈仓一线,除了想对张鲁动手之外,还能是谁。”许攸拱手道出了自己的猜测。

  颜良的火锅就吃不下去了,他站起身来,移步于地图前,目光从北面的长安,移向了南面的汉中。

  这时,庞统也站了起来,高声道:“曹操东进受阻于刘备,却碍于主公的存在,不敢与刘备大打出手,环顾四野,除了向南扩张之外,再无其他选择。统以为,曹操进攻汉中只是第一步,他真正的目标是扫灭刘璋,全据益州,仿效当年强秦之势,然后再兵出中原。”

  强秦之势!

  颜良心头微微一动,他自然知道,当年的秦国,正是因为夺取了蜀地,拥有了富饶的天府之国为后盾,方才实力倍增,奠定了一统天下的基础。

  今益州百万之众,受战争的破坏最少,倘若给曹操拿下了如此一座富庶之州,其实力就要暴增到可怕的地步。

  最重要的是,曹操若得益州,就会对颜良所据的荆扬二州,形成上游顺流之势,威胁之巨大,便将远胜于刘备。

  曾经的历史中,晋国之所以能灭吴,占据益州上游之势,实可谓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凝视地图良久,颜良冷笑了一声:“曹大丞相打算对益州动手了,看来,咱们也不能再闲着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