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开始忽悠

第五百二十九章 开始忽悠

  这一道来自于关中的最新情报,让颜良动了伐蜀的念头,或者说,是被逼动了伐蜀念头。

  益州虽国富民丰,然山高地远,远离于中原经济发达地区,自古以来,凭借蜀地割据一方尚可,想要进据天下却是万难。

  曾经历史中的刘备,倘若不是被曹操赶到走投无路,也不会退而求其次,选择去夺取益州。

  而蜀汉最终的覆没,同样也证明,拥有了益州,也只能割据一时,最终难逃灭亡。

  如今颜良全据荆扬豫三州之地,其北境颍川和梁国两郡国,已经是推进至了中原腹地,颜良的形势,比当年刘备不知好多少倍,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不会舍中原而不去取,却把时间浪费在优先攻取蜀中那偏避之地上。

  但现在形势却不同了,曹操要进攻汉中,动了攻取益州的念头,如果颜良纵容曹操功成,就等于放任曹操在自己的头顶上,高悬了一柄利剑,时时刻刻能够从上游威胁到荆州要害。

  这种如梗在喉的局面,颜良岂容出现。

  形势的变化,只能迫使颜良,把取蜀的计划,提前的提上日程。

  不仅仅是颜良,包括庞统、许攸、贾诩在内的众谋士,都一致的认为,己军必须根据形势的变化,来调整现在的战略,将进攻的重点转移到西方,必须要抢在曹操之前,夺取益州。

  当天的“火锅会议”上,颜良遂与他的众智囊们,就伐蜀之事,达成了共识。

  决意已下,未几,颜良便开始暗中为伐蜀作准备。

  首先自然是将领上的选择,老将黄忠最善山地作战,蜀道山险,正是黄忠发挥其长处的地方,以黄忠为开路先锋,最合适不过。

  而甘宁少年时曾在益州巴郡生活,对蜀中的地形与风物也算了解,且攻坚战亦是甘宁所长,此番入蜀的将领之一,必然有他。

  陆逊、朱桓多次平定山越之叛,对山地作战亦有经验,此番伐蜀,颜良便决定带他二人入蜀。

  至于张辽、吕玲绮等将,善于骑兵作战,而不善山地用兵,故只能留他们镇守诸要地。

  此外,尽管颜良决定伐蜀,但对山越的围困仍不能放松,陆逊和朱桓因要参加伐蜀之战,故颜良便调凌统南归,配合魏延继续围困山越。

  许都一线,有徐庶、文丑、文聘和张郃诸将镇守,寿春一线,则有吕蒙、张辽二将驻守,整个北方一线,驻守的兵马约有四到五万,以目前的情况,只要不是刘备或是曹操大举南攻,足以守住。

  而应天方面,颜良则继续留元老许攸坐镇,为他守护大本营。

  另外,为了确保荆州这个伐蜀基地的稳定,颜良又任命田丰兼任荆州别驾,坐镇江陵,为他伐蜀提供后勤保障。

  诸般人事调令发出,诸文武们均开始奔赴各自的岗位,与此同时,诸处粮仓的粮草,也开始由水路运往江陵,为伐蜀所准备。

  粮草运集的同时,诸营的兵马,也在由应天,一批批的低调的往江陵集结。

  自平淮南之后,颜良的总兵力已扩增至了十二万左右,除去留守北方的四万兵力,以及围困山越两万兵马,再加上镇守应天、襄阳等诸要害的两万多兵力,颜良此番伐蜀,其实能够调动的兵力,只不过四万有余。

  这也是没办法,颜良的地盘扩大的太快,数年间便据有三州之地,这十二万兵马又要镇守如此广大之地,又要用于伐蜀,自然就是显得有些不足。

  颜良本是打算经过一番休整,趁机把新占之地加以消化,在半年的时间内,把兵力扩增到十五万左右。

  只是眼下时间紧迫,来不及等到大军扩编,颜良决心以四万精锐之师,完成这场灭蜀之战。

  冬末的这一天,颜良移驾西行,将西巡为名,抵达了江陵城。

  此时,江陵城集结的兵马,已经达到了两万之众,所屯粮草也足支全军四月之用。

  荆益二州毗邻,颜良很清楚,想要进行如此规模的军事调动,益州刘璋方面,不可能听不到风声。

  一旦刘璋发现自己有进攻益州的迹象,只消增兵于益州东部门户巴东郡,扼守住三峡险要,颜良想要打通入蜀的通道,必将万难。

  这个时候,颜良想起了张松,那个一年多前,曾经建议自己取伐的益州别驾。

  有此一名无间在益州,也正是颜良敢于伐蜀的原因之一,现在,也该是利用这一枚棋子的时候了。

  于是,抵达了江陵后的颜良,便根据庞统的建议,派出大批的细作深入益州,四处散布消息,宣称曹操将进攻张鲁,然后再南取蜀中。

  经过长达一个多月的舆论攻势,曹操将要攻打张鲁的消息,在蜀中已是传得沸沸扬扬。

  正所谓唇亡而齿寒,蜀中人恐惧的不是张鲁的灭亡,而曹操攻下汉中之后,兵锋南向,来进攻他们的西川。

  眼见益州士民震动,舆论声势已成,颜良遂是派了他的从事伊籍,带着他的“友善”,前去出使益州。

  攻灭孙权,扫灭周瑜,此时的颜良,已是威震于天下,连刘备和曹操此等当世枭雄,都为之悚然,更何况是割据在山沟里面的刘璋。

  有着颜良这巍然大物做靠山,伊籍此番出使,可谓的是荣耀无比。

  伊籍一行几十号人,溯江而上,不数日间,抵达了益州东部巴东郡郡治白帝城。

  当地的益州官员,听闻是颜大司马的使者前来,无不是大为震动,当即以上宾之礼相待。

  盛情款待了伊籍之后,巴东太守一面飞马派人往成都报知刘璋,一面派人护送伊籍,继续向成都进发。

  消息传到成都,刘璋畏于颜良威名,当然不敢怠慢,忙是传令下去,命沿途的各郡地方官,务必要好限召待远方来的贵宾。

  伊籍是一路好吃好喝,受到了做使者以来前所未有的礼遇,十天之后,方才抵达了成都城。

  当伊籍的车马离成都尚有十余里远时,远远便瞧见大道之上,一簇簇的人影已经等候在那里,派人一去打听,原来是益州牧刘璋,听闻伊籍到来,已是率成都官员,出城十里前来迎接。

  “当年主公尚弱小时,我几番出使,是处处的遭人冷遇,今番出使,这刘璋竟巴巴的亲自来迎接,看来果然是弱国无外交,还是做强者的使臣来得风光啊……”

  伊籍感慨之际,车马已不觉驶近。

  大道之上,果然有许多锦衣之人在等候,见得车驾到来,数骑纵马迎上前来。

  当先那中年华服男子,一副敦厚老实的样子,伊籍便猜想,来者必是刘璋了。

  果然,陪同的益州官员马上喝停了车夫,忙是躬身见礼,并告知伊籍来者便是他们的主公。

  伊籍是带着颜良的“友善”而来,自不能太过嚣张,当即起身下车,拱手道:“大司马麾下使者伊籍,拜见刘使君。”

  “机伯快快免礼。”刘璋翻身下马,满脸带笑,几步上前将伊籍扶起来。

  宾主客气几番,伊籍向刘璋表示,自家的主公对你刘璋是十分的敬重,只恨山高水远,无法一会英雄。

  刘璋听得伊籍这话,竟是有些受宠若惊,乐得是嘴得合不拢。

  这也难怪,颜良那是谁,那可是威震天下的英雄,而他刘璋不过是个继承父业的二代罢了,坐拥百万子民,却连一个汉中的张鲁都打不过,不光张鲁看不起他,连自己治下的不少士民,也都看不起他。

  而今竟听威震天下的颜良,竟然能这般敬重于他,刘璋自然是觉得倍有面子。

  恭维了一番后,伊籍又指着身后道:“籍此来,还带了不少金银珠玉,以及荆扬的特产,这些都是我家主公的一点薄礼,还请刘使君笑纳。”

  刘璋抬头看了一眼,只见装满大箱子的车马,足有二十余辆之多,可见颜良的这份薄,实在是极重。

  刘璋又是一番惊喜,推拒客气了几番,禁不住伊籍的一番诚恳,方才“勉强”的收下。

  几番恭维,几辆的厚礼之后,这宾主间的气氛,已是变得相当的融洽。

  刘璋不禁回身感慨道:“永年啊,前番你出使归来,盛赞颜大司马乃豪义的英雄,那时本府还有所怀疑,今日见得机伯,本府才知你所言非虚呀。”

  “属下岂敢欺瞒主公,倘若主公能亲眼见一见颜大司马,更会觉得属下所言非虚。”张松拱手附合,说话间,还悄悄的向伊籍暗使了个眼色。

  伊籍也趁着刘璋不备,暗向张松回了个眼神,彼此间心领神会。

  刘璋却是浑然不知,为了表达对伊籍的荣宠,便与伊籍共乘一车,在众成都文武的陪同下,一起回往了成都城。

  步入繁华似锦的成都城,进入到富贵堂皇的刘璋官署,在那里,一场盛大的接风之宴已然准备好。

  伊籍被请入上座,美酒佳肴尽奉于前,受到了刘璋莫大的礼遇。

  酒宴之间,伊籍自也不忘恭维刘璋一番,极力的表达出颜良对刘璋的友善之意。

  宴席中,张松等一部分益州官员,对伊籍是十分的亲近友好轮番的敬酒,但也有不少官员,却是冷眼旁观,由始至终,对伊籍都暗暗怀有敌意。

  三巡酒过,宴会的气氛正浓之时,忽有一人站了起来,高声道:“伊先生,你说颜大司马对我家主公,素来是敬重,那在下倒想请问一句,颜大司马却为何要增兵于江陵,难不成,他是想要进犯我益州不成!”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