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再得王佐之士

第五百三十一章 再得王佐之士

  张松在江陵逗留了有三天,这三天的时间里,张松再一次的为颜良详细的描述了蜀中各处关隘,诸郡的兵力布署,以及需要提防的蜀将。

  三天之后,张松带着颜良给刘璋的亲笔信,踏上了西归蜀中之路。

  回往成都的张松,再一次向刘璋大肆盛赞了颜良的友好,并将颜良的手书奉于刘璋,更是以身家性命担保,颜良绝对是可以信任的盟友。

  当刘璋看了颜良那道充满了敬重语气的书信,以及听取了张松信誓旦旦的担保后,对于颜良的诚意,几乎已是深信不疑。

  而与此同时,刘璋安插在关中的细作也发回情报,声称原本驻扎于长安的曹军兵马,正在向陈仓一带聚集。

  尽管长安方面给出的调动理由,乃是为了平定陇右方面几股氐人的叛乱,但刘璋却深信,曹操调兵的目的,必然是为了攻取汉中。

  而且,在如今得到了颜良的相助下,就算曹操不打算进攻汉中,刘璋也绝不会错过这攻取汉中,消灭张鲁这个宿敌,全据两川的绝佳时机。

  “既是永年已亲自往荆州考察过,本府更有何担心,这样吧,本府不日就派人再往荆州,迎请颜大司马西入巴东,让他借道北取上庸。”

  议事堂中,看过颜良手书的刘璋,欣喜之下,当即做出了决定。

  张松心下暗喜,忙是大赞了刘璋一番“英明神武”,接着又建议事关重大,需派一名得力的人选,前却迎接颜良前往巴东。

  刘璋深以为然,便问道:“未知永年可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张松故作深思熟虑了半晌,方道:“属下以为,法孝直精明干练,足可担当此任。”

  “法孝直?”

  刘璋恍惚了一刻,方才想起自己的麾下还有这么一个人。

  他依稀记得,此人似乎也没什么大的能力,在自己的幕府中只是一名不起眼的人物,不过既是张松推荐,刘璋也就没多想,当场就准允了张松的提议。

  于是,刘璋当时便签下手令,命法正率四千蜀兵,以及两百车的钱粮前往荆州,前去迎接颜良大军前往巴东。

  至于那四千蜀兵,以及两百车的钱粮,则是刘璋作为颜良出兵相助夺汉中的谢礼。

  刘璋虽然连张鲁也打不过,但若认真算起他的家底的话,还真是颇为吓人。

  益州士女百万,有都江堰之利,无水旱之患,成都平原的富饶天下无双,这些年又无大的战乱,刘璋库府所积的钱粮财货,何止千万。

  富足如此,区区两百车的钱粮,对刘璋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而刘璋麾下的兵马数量,据张松所说,竟然有近十万之众!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想颜良打了这么多年仗,据有三州之地,兵马数量才刚达到十二万。

  至于其他如曹操刘备之流,都是据数州的大诸侯,但麾下的兵力,也都只是十万左右。

  而刘璋只有一州之地,还不算汉中,竟然就能养出十万之兵,由此可见益州之富。

  拥有十万之众的刘璋,送四千兵马给颜良作为见面礼,自然也是小意思了。

  看着刘璋如此慷慨大方的书写手令,张松却是在暗中冷笑,又拍了半天刘璋马屁后,便以加驾的身份,去发布刘璋的命令。

  而为了免得夜长梦多,次日一早,张松便让法正率四千兵马出发,日夜兼程的赶往荆州。

  ……刘璋决心借道给颜良的消息,很快就遍传成都,午后时分,闻讯的黄权,却是急匆匆的赶来见刘璋。

  “主公,那颜良乃当世枭雄,今主公准其借道,倘若那颜良心怀歹意,我军岂非拱手将三峡之险相让,到时颜良大军越过三峡天险,长驱西进,则益州岂非危矣。”

  尽管黄权同意借颜良之手,以灭张鲁,但却明确的表示反对给颜良借道。

  刘璋听罢,不禁眉头暗皱,“今永年出使归来,已经探明颜子义的虚实,他保证颜子义是诚心诚意与我们联合,你如此怀疑颜子义的诚意,未免有些太过多疑了吧。”

  被张松忽悠之后,刘璋对颜良的诚意是深信不疑。

  “张别驾只是一面之词,岂可轻信。属下却听闻那颜子义诡诈多端,其奸险之处,丝毫不逊于曹操,属下以为,主公万不可掉以轻心,轻信此人,倘若被属下不幸言重,到时益州便将大祸临头也。”

  黄权几乎用哭腔,向刘璋进谏。

  刘璋神色微微一动,似乎为黄权的进言说动了几分,隐隐也产生了几分隐忧。

  思索片刻,刘璋却又摇头道:“本府还是觉得你多虑了,就算颜子义真有歹意,就算我们失了三峡之险,但还有江州等诸路险关,又有精兵良将无数,又岂会挡不住他区区数万兵马的入侵。”

  刘璋显得很是自信。

  黄权心中却愈急,“我兵虽众,战斗力却很弱,颜军虽少,却皆是百战精锐。况且颜良用兵如神,连曹操、刘备和周瑜此等人杰,都非是他的敌手,更何况于我等蜀将,恳请主公万不可托大。”

  黄权自贬蜀将战斗力低下,刘璋听着就不高兴了,不悦道:“你也太小看我蜀中将士了,再说了,本府给颜子义的书信已发出,法正已率迎接的兵马出发,此时你让本府反悔,岂非是要陷本府于言而无信的境地。”

  刘璋素来自诩仁义,于信义之事看得极重,今这般一抱怨,黄权顿时便没辙了,这要是再劝下去,必会惹得刘璋恼怒。

  无计可施之下,黄权便道:“既是无法拒绝,那属下请出镇巴东郡,到时属下也可竭尽全力,为主公提防那颜良,纵使他有歹意,也叫他难以得逞。”

  黄权一番难缠,刘璋听得也烦了,便摆手不耐烦道:“罢了,罢了,你想外任就外任吧,本府就任命你为巴东太守,你即刻去赴任吧。”

  黄权精神一振,欲待再言时,刘璋已经颇不耐烦,扬长而去。

  看着刘璋离去的背影,黄权只能摇头一叹。

  ……荆益二州地跨千里,信使来来往往间,隆冬已过,江边的杨柳树间,已然抽出丝丝新绿。

  江陵城南的水营码头,颜良率领着大司马府的一众官吏,正翘首以望着西面。

  天水的近头,云帆渐现,一支船队顺流而至。

  水营中,数十艘的巡江船齐出,溯流而上,护送着那支来自于益州的船队,徐徐的驶入了水营。

  船行靠岸,那一艘旗舰上,当先走下的那名文士,形容冷峻,眉宇间毫不掩饰着丝丝的傲气。

  “来者,可是扶风法孝直否?”颜良笑着向着,高声问道。

  那文士举头望去,但见一名身如铁塔,形容威严,浑身上下散发着自信气势的男子走上前来,不禁为颜良的气态一震。

  “下官正是法正,见过颜大司马。”文士报上了名号。

  传说中的法正,终于就在眼前了,颜良看着这个一身冷峻的文士,心中一阵的感慨。

  曾经的历史上,若无法正的相助,刘备根本就拿下不益州,若无法正的献计,刘备也斩杀不了夏侯渊,夺取不了汉中。

  如果说诸葛亮助刘备窃取荆州,打下根基的话,那么法正就是一手将刘备的事业,推向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事实上,当庞统不幸陨落之后,法正就成了刘备行军打仗之谋主。

  而法正的英年早逝,也使得刘备夷陵一战失败,从此丧失了争夺天下的机会。

  倘若不是法正死的那么早,三分天下最后是否归晋,还真是一个未知之数。

  如今,这个传奇般的人物,就站在眼前,只是他要相助的雄主,已然变成了自己,颜良如何能不感慨。

  “扶风法孝直,名动天下,孤可是欣赏已久,今日一见,实慰平生之幸啊。”颜良哈哈大笑,携上法正步入岸去。

  耳听颜良如何盛赞,相待如此之厚,法正不禁有些受宠若惊。

  法正虽年少有名,但纯论名士,远未达到名动天下的地步。

  而后因董卓之乱,法正从家乡关中逃往益州,却又一直不受刘璋重用,如今官位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县令而已。

  与张松身处别驾高位,受惯了尊荣不同,地位低下,性情又自傲的法正,在蜀中其实一直不怎招人待见。

  如今远赴荆州,却受到威震天下的颜良,如此盛赞礼遇,法正是打心眼里感到激动。

  而颜良为了表示对法正的重视,前往江陵城的路上,更是与法正纵马并驾齐驱。

  受惯了冷遇的法正,心中感动之下,不禁叹道:“张永年之言,果然不错,大司马真乃当世雄主,正确实没有上错船。”

  未及颜良相问,法正已是委婉的点明了自己的来意。

  “蜀中卧虎藏龙,只可惜刘璋不懂得用贤,先前张永年已盛赞孝直,他说只要有孝直相助,孤取蜀之役将是一路坦途。”

  法正表明心迹,颜良也就开门见山。

  听得此言,法正的眉宇中,浮现出几分自信的笑意,却道:“刘璋这个废物,对付他易如反掌,不过他麾下却不乏几名能人,今就有一个难缠的家伙,想要阻止大司马入蜀之路,欲取益州,非先解决掉此人不可。”

  “不知此人是谁?”颜良好奇心起。

  “黄权。”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