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三十二章 伐蜀第一关,白帝城!

第五百三十二章 伐蜀第一关,白帝城!

  黄权啊,一个熟悉的名字。

  历史上,刘备取蜀之时,黄权就是持反对态度最坚决的一人。

  不过,当刘璋投降之后,黄权还是选择归降了刘备,但后来在刘备夷陵兵败时,此人又转投了魏国。

  “刘璋乃庸碌之主,就算黄权对孤取蜀有所察觉,那刘璋也未必会听从其谏,若不然,孝直和这四千兵马,又怎还会来到荆州。”颜良并没太将黄权放在眼中。

  法正却道:“主公有所不知,正在离开成都未久,便听闻黄权已自请调任巴东太守,很显然,他这是意图防范主公。”

  黄权,巴东太守!

  颜良眉头微微一震,这个消息,倒是多多少少让他感到有些意外。

  他之所以使伊籍出使益州,费了半天周折使计,就是为了麻痹刘璋,以达到出其不意的袭取巴东郡,越过三峡险要的目的。

  今对自己有怀疑的黄权,主动请任巴东太守,倘若其据守白帝城,严加防备,自己又如何能出其不意的拿下巴东郡,顺利的打开入蜀的通路呢。

  这时,法正却又笑道:“主动也无需太过担心,黄权此人有些才华不错,但却没有达到能独扛主公的地步,只要主公的大军,能够顺利的进入到白帝城附近,到时见机行事便可。”

  法正的自信之言,很快就打消了颜良的顾虑……

  是啊,连周瑜这等智谋之士,都不是我颜良的敌手,你区区一个黄权,想要挡我前进的脚步,简直是不自量力。

  念及于此,颜良哈哈笑,傲然道:“孝直说得好,区区黄权,何足道哉,他不是猜疑孤吗,那孤就送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法正亦是捋须二笑,并马齐驱的二人,一身的自信。

  ……法正带来了四千兵马和两百车钱粮,但颜良却并未有急于动身伐蜀,他还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外部时机。

  驻军江陵的颜良,一面派人传令给文聘,从宛城方向营造将要进入上庸的假象,以配合自己向刘璋施计。

  另一方面,颜良分布于北方的细作网络,则在密切的关注着北方几大诸侯的情况。

  十余天后,河北消息传来,袁谭所率的燕军,围城数月,终于是攻破了袁尚最后的居点巨鹿城。

  兵败的袁尚,不愿投降袁谭,举火自焚。

  至此,袁尚势力覆没,其麾下仅存的赵国、安平、广平三个郡国,闻知袁尚已死,纷纷的投降了袁谭。

  据有幽州、半个并州和半个冀州的袁谭,一时威名大振。

  然而,就在袁谭为自己巨大胜利而得意忘形之时,休整了一个冬天的刘备,突然间率五万大军,由邺城北上,向着袁谭发起了猛攻。

  袁谭虽刚获大胜,但他的燕军从去岁开始,就一直处于作战的状态,根本未曾有一天的休息,今攻灭袁尚后,三军将士精力已是疲惫之极,身心皆已完全松懈下来。

  刘备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动进攻,时机不可谓抓的不准。

  以善于统帅骑兵的西凉骑将张绣为先锋,刘备的大军长驱北上,在邯郸、曲阳、巨鹿等地连破疲惫的袁谭军,势如破竹的北进。

  袁谭应战不敌,刚刚从袁尚手中得到的巨鹿等郡,接连失陷于刘备,连战连败的袁谭,不得不将主力收缩在与幽州相邻的中山国、河间郡和勃海郡一线,以抵挡刘备的进攻。

  显然,刘备敢于对袁谭发动进攻,十有也是侦察到了颜良有可能对益州用兵,而曹操也有攻打汉中的迹象,故而才敢放心大胆的跟袁谭开战。

  而此时刘备的十余万军队中,三万左右布署于洛阳一线,以大将张飞和韩猛坐镇,以防范曹操,关羽的徐州军团也增加到了两万左右,重新恢复了实力,以防范颜良。

  而长安城中的曹操,见得洛阳一线刘备早有防范,如尽起大军强攻,刘备可以很快就从河北发兵来救。

  于是,曹操便决定让刘备和袁谭拼个你死我活,他再坐收渔人之利,而曹操则用郭嘉之计,决心先取益州,增强自身的实力,然后再图东方。

  而这个时候,曹操方面似乎也收到了风声,得知刘璋打算和颜良联手攻汉中,在此情况下,曹操自无法再等下去,遂于入春不久,便打着平定武都氐人为名,从长安发兵向汉中进军。

  刘备为袁谭所牵制,曹操又举兵进攻汉中,这也就意味着,颜良在北方的地盘,将暂时不受外部威胁。

  唯有此时,颜良才可能放心大胆的率军远征蜀地。

  于是,就在收到曹操出兵的消息,几天之后,颜良便派人向刘璋发出了照会,开始率领着四万大军,溯江而上,向着巴东郡方向开进。

  四万颜军,乘坐百余艘战船,沿长江西进,过夷陵、秭归、巫县等宜都郡诸县,数日之后,顺利的穿越三峡险要,进抵白帝城东。

  这白帝城乃巴东郡治所,历史上是刘备夷陵兵败后,才将此地改为永安。

  此时,被调任巴东太守的黄权,正率四千蜀兵镇守白帝城。

  正如法正所说的那样,黄权对颜良是深为猜疑,当颜良大军还未过三峡时,白帝城中的细作便发回情报,言是白帝城内已是全面的戒备,四千蜀兵严整以待,如临大敌一般。

  而当颜良在白帝城东十五里下寨,安营已毕后,黄权也未尽地主之谊,并未派人前来劳军,而且大白天的,白帝城却是四门紧闭,俨然如在防贼一般。

  中军大帐。

  颜良站在帐门处,远望着高耸在江边的白帝城,不禁感慨道:“孝直,看来真如你所言,这个黄权防孤还防得真是紧,看来想要出其不意的拿下白帝城,只怕是不易呀。”

  法正却笑道:“主公的大军业已顺利穿过三峡,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既来之,则安之,这白帝城也不急于一时拿下,徐徐图之便是。”

  “孤是想徐徐图之,不过曹大丞相可不给孤时间,张鲁那厮只怕顶不住曹大丞相多久呀。”

  熟知历史的颜良,记得历史上曹操灭张鲁时,不过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效率是何其之快。

  此时的颜良,可不能仿效历史上的刘备,花了大把的时间收买人心,用三年的时间才拿下益州。

  时间不等人,颜良在和曹操赛跑。

  这时,庞统捋须一笑,淡淡道:“区区一座白帝城,岂能拖延太久,这样吧,主公就下一道书,邀请那黄权前来会面,看看这位蜀中名士怎么应付。”

  先礼后兵,这就是庞统的计策。

  眼下颜良和刘璋名义上正在联手,刘璋是主,颜良是客,今黄权作为巴东郡太守,不主动迎接颜良这个客人也就罢了。

  今颜良这个客主,主动的设宴相请,黄权再若是不来的话,岂非显得有些太过失礼。

  于是,颜良便下了一道帖子,声称在军中设宴,以感谢你黄太守的盛情召待,请黄太守大驾光临一叙。

  当天傍晚,一骑信使飞马而去,去往白帝城将颜良的帖子送到。

  天黑前,信使又飞马而还,带回了黄权的回信。

  信中,黄权很恭敬的感谢了颜良的盛情相邀,但却以身体不适为由,委婉的拒绝了颜良的邀请。

  啪!

  颜良将那封帛信拍在了案上,冷笑道:“孤亲自写信相邀,这个黄权都不给面子,看来这白帝城是非强攻不可了。”

  眼下三峡已运,蜀军险要一失,单只一座白帝城,颜良岂会放在眼里。

  这时,庞统却道:“适才统暗中察看过白帝城的地形,此城依山而建,极是险要,倘若黄权果真有所准备,四千兵马足以守个十几天。那是刘璋幡然省悟,必发大军来救,若是容大批蜀兵赶到白帝,那个时候,伐蜀的形势便将于我们不利了。”

  庞统不赞成强攻。

  颜良何尝不知强攻的坏处,但现在曹操已经向汉中下手,他要跟曹操抢时间,这个黄权又不吃软的,就这么耗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

  这时,一直沉吟不语的法正,嘴角却掠起了一丝诡笑,“主公,正倒是有一计,管叫那黄权不请自来。”

  ……三天后。

  夜色已深,此时的黄权,却仍一身披甲,巡视白帝城头。

  十几里之外,就是颜良的四万大军,这四万大军,让黄权无时无刻不感到如芒在背,令他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那个威震天下的颜良,率领着大军进入他的郡内已有三天,三天以来,颜军却始终按兵不动,没有半点打算北去上庸的迹象。

  似乎,颜良打算赖在他的家门口,有不走的意思了。

  颜军这反常的迹象,愈发的让黄权心中不安。

  正自神思之际,忽见城头火光照耀之下,一骑正向着东门飞奔而来。

  黄权精神一紧,立刻提高了警觉。

  却见那一骑直抵城前,大叫道:“黄公衡在否,我乃法正,速速放我入城。”

  这大半夜的,身为使者的法正,忽然单骑从颜营在来到白帝城,如此行径,顿时让黄权心中疑惑。

  “原来是法孝直啊,你怎会深夜至此,莫非是有什么要事吗?”黄权不急着开城门,反是大声问道。

  城下的法正,一脸焦虑,大叫道:“事态紧急,公衡若再不放我入城,我益州便将大祸临头也!”

  听得此言,黄权的神色骤变。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