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法正,你没看错人

第五百三十三章 法正,你没看错人

  “大祸临头”四个字,如刀刃一般,狠狠的扎在了黄权的心头。

  “快,快打开城门,放孝直入城。”黄权不敢多想,未等城门打开,便急步下了城头。

  城门开,法正策马而入。

  黄权纵马迎上前来,急切道:“孝直,到底发生了何事?”

  “此间非是说话之处,咱们别处再谈。”法正暗使了个眼色。

  黄权会意,遂是带着法正直奔郡府,步入大堂,关上门时,再无耳目。

  这时,黄权便又迫不及待的追问何事。

  法正神色凝重道:“不日之前我打听到,那颜良正从江陵暗中调运大批的霹雳车,数量近有三百余辆之多。”

  “霹雳车……”

  黄权面露疑色,“从巴东郡北去上庸,虽有山路可通,但却道路崎岖,根本无法运输大型的攻城器械,颜军调运霹雳车又有何用?”

  “公衡兄,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颜良调运霹雳车,明要攻上庸,暗中却是要攻白帝城啊!”

  法正一言,黄权顿露惊色。

  法正接着又道:“近些日来,我混迹与颜军之中,曾私下宴请一些颜军将领,趁着他们酒醉旁敲侧问,竟是发现颜军借道巴东攻打上庸根本是假,那颜良根本就是想趁虚攻下白帝城,大举入侵我益州。”

  一惊再惊的黄权,这个时候,情绪反应平静了下来,脸上还浮现出几分得意的冷笑。

  那般冷笑,似乎法正所说,终于是映证了自己的此前的猜测。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颜良当真是狼子野心,想要鲸吞我益州,亏得孝直你发现的早,我这就派人飞马往成都,去向主公报信求援。”

  说着,黄权提笔便欲修书。

  这时,法正却将黄权拉住,摇头叹道:“白帝城往成都,至少也得十余日时间,而今颜良的霹雳车已运抵巫县,最早明早就可以抵达白帝。公衡试想,仅凭你四千兵马,能够挡得住拥有霹雳车的四万颜军进攻吗?”

  “抵不住又如何,大不了我黄权与城共存亡,也绝不会令他颜贼轻易拿下白帝城。”黄权慷慨道。

  法正却摇了摇头:“公衡纵有必死之心,但白帝一失,益州门户大开,颜军便可长驱入川,最终,颜良的奸计还不是照样得逞。”

  黄权陷入了沉思,眉宇间越见焦虑。

  颜良威震天下,他的军队虽只四万,但却都是百战精锐之士,而蜀军战斗力不强,这不争的事实,黄权无可否认。

  倘若真给颜良攻下白帝,轻易的越过了三峡之险,益州的局面,只怕真如法正所说,要大祸临头。

  “若不然,我直接派人往江州,向巴郡太守严老将军求援,请他发兵急赴白帝,严老将军手握一万精兵,只要他能在颜军围城之前赶到,必可助我守住白帝不失,守到主公大军来援。”

  黄权琢磨了半晌,又想了一计。

  法正却又摇头:“严老将军虽有兵一万,但他素来谨慎,未得主公手谕,仅凭你我一面之词,又岂会轻易发兵,靠他是靠不住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坐视颜贼攻陷白帝不成?”黄权急的是头滚汗。

  法正也是眉头紧皱,踱步于堂中,一副沉思之状。

  半晌之后,法正眼眸一动,低声道:“公衡,我这里倒是有一条险计,此计若是能成,不但可保得白帝不失,还可一举杀退颜良。”

  黄权精神大振,忙问法正是何计策。

  法正遂是不紧不慢,将自己的计策诿诿道来。

  黄权听罢,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似有兴奋,又似有担忧。

  沉吟半晌,黄权神色已坚,咬牙道:“就依孝直之计而行吧,那颜贼诡诈多端,想要扰我益州太平,咱们便叫他付出沉重的代价,让他再不敢犯我益州!”

  ……两天之后,夜如泼墨,明月如钩。

  白帝城和十余里外的颜军大营,均是一片安静详和。

  营北的那一座小山丘上,烛光闪烁,颜良却在这星月之下,与法正闲若浮云般对弈。

  “法孝直,你为什么要帮孤?”落子之时,颜良淡淡问道。

  “两个原因,其一,主公乃当世枭雄,正辅佐主公,自然是为成就大业,名垂青史。”

  旁人面对颜良时,多会恭维他一句“当世明主”,而法正却直言不讳,直称他为“枭雄”。

  不过,这“枭雄”二字,却比什么“明主”、“雄主”的,更对颜良胃口。

  嘴角掠过一丝笑意,再落一子,“那第二个原因呢?”

  “那刘璋和刘表一样,喜好养一些沽名钓誉的名士,我素来瞧不起那些虚有其表的所谓名士,所以在刘璋手下,一直受人排挤。正也不瞒主公,正助主公拿下益州,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要报那些冷遇排挤之仇。”

  睚眦必报么……够真白,够坦率,法正,果然和历史上一样,是一个快意恩仇之人。

  颜良,同样是一个快意恩仇之人。

  忽然之间,颜良对眼前的法正,竟有几分遇上知音的味道。

  “好啊,睚眦必报,快意恩仇,大丈夫正当如此,孤可以给你承诺,待攻入成都之后,那些瞧不起你的人,那些慢怠过你的人,孤可任你处置。”

  豪情大作的颜良,当下给法正许下承诺。

  法正没想到颜良会这般痛快,非但没有说教他一通什么“当有容人之量”,“要胸怀宽广”之类的虚伪大道理,反而对他的“斤斤计较”甚为欣赏一般。

  “人言颜子义乃快意恩仇的真枭雄,今日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看来我法正这回没看错人……”

  感动之下,法正也没有过多的谢语,只哈哈大笑起来。

  颜良亦放声大笑,那肆意的狂笑,在这夜色之中回荡,一骑飞马上山,报知白帝城中的蜀军,已经悄悄出城,正向着大营方向而来。

  狂声收敛,颜良站起身来,俯视着山下大营,目光之中流转着慑人的杀机。

  负手而立,颜良摆手喝道:“黄权既已中计,传令下去,命各军依计行事吧。”

  号令传下,斥候飞奔下山,直抵大营而去。

  过不多时间,忽见南营方向烽火骤起,喊杀之声回荡于两岸山间,仿佛一场内乱正骤然而生。

  那冲天而起的烽火,方圆十余里皆清晰可见,山上观战的颜良看到了,而数里之外,正纵马如飞的黄权,同样也看到了。

  眼见颜营火起,黄权那凝重的脸上,顿露兴奋之色,口中道:“法孝直的计策成功了,传令全军,加快前进脚步,一刻钟之后,必须要杀进敌营。”

  兴奋的黄权,一面抽打着胯下战马,一面喝斥着他的四千蜀军,拼命的向着颜营方面急奔。

  当日法正曾说,颜良为了收买人心,一直厚待于他,对他疏于防范,而且并不知道他已察觉颜良有攻白帝的意图。

  于是,法正便设下一计,由他率四千蜀兵从内放火烧营,扰乱颜军的军心,介时黄权尽起本部兵马,趁乱从外进攻。

  如此,二人八千兵马回应外合,必可杀颜军一个措手不及,一举将颜良军击溃。

  如今,尽起白帝之军而来的黄权,看到颜营如法正所约的那样起火,以为计策已成,当然迫不及待的要赶去支援法正。

  四千蜀军借着月色的掩映,一路狂奔,那隆隆的喊杀声已越来越近,他们的脑海中,恍然已浮现出一场血腥的激战。

  转过那道弯,熊熊的火光扑眼而入,颜营就在眼前。

  驻马远望的黄权,清楚的看到颜军的东营,火光冲天而起,呐喊声与刀剑碰撞声,相隔里许都清晰可闻。

  见得此景,黄权的脸上已掩抑不住兴奋,也不急多想,扬刀叫道:“西川的将士们,随我杀进敌营,杀溃这班侵我家乡的豺狼——”

  怒啸声中,黄权纵马而出,身后的四千蜀兵鼓起勇气,呼喊着杀向了敌营。

  一路狂奔,黄权和他四千未经战阵的蜀兵,如初生的牛犊一般,咆哮着直撞入了大火熊熊的敌营。

  然而,当黄权破门而入之时,脸上那原有的兴奋,却顿时消散。

  视野之中,并没有出现黄权想象的那种混乱的场面,诺大的营中,不但看不到颜军士卒的身影,更看不到法正接应的蜀兵。

  而那些熊熊的大火,也并非是他所想的营帐在燃烧,而只是一簇簇故意堆积起来的篝火。

  此等景象,黄权呆住了,那些汹汹而入的兵也呆住了,所有人都在一瞬间茫然无解。

  一座空营,一堆堆篝火……愣怔半刻,黄权的脑海中,陡然间闪过了三个字:

  中计了!

  “撤兵,全军速撤回白帝城!”惊觉中计的黄权,急是大叫,拨马便欲先退。

  喊声未落,战鼓之声骤然而起,震天的呐喊之声,突然之间刺破了耳膜,只转眼的功夫,便有千军万马骤然从黑暗中杀出,从四面八方向着黄权和他的蜀兵杀来。

  伏兵,四起!

  黄权心中大骇,急是纵马回身,企图率众而逃。

  方才退出敌营不出二十余步时,前方处已现出无数的火把,数之不尽的颜军已汹涌而来,堵住了他的去路。

  火光之中,白发苍苍的黄忠纵马而出,扬刀喝道:“黄权小儿听着,你已中了我家主公之计,还不下马投降,更待何时!”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