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四十章 益州第一名将

第五百四十章 益州第一名将

  广汉城,城头之上,“颜”字的大旗,正迎风傲然飞舞。

  此间距离涪水上游的涪城,已不出百里之遥。

  自江州分兵以来,颜良亲率的三万大军,沿涪水日夜北上,趁着刘璋不及反应之时,连克垫江、德阳诸县,以日以行三百里的速度望北挺进。

  今日,他的大军终于攻占了广汉,这座通往涪城的最后一道城池。

  而涪城一陷,颜良的兵锋就可以折返南下,直取成都。

  还往临时的军府,颜良召集诸文武,商议下一步的进取涪城的作战计划。

  法正却道:“涪城乃成都屏障,南距成都不过两百里,刘璋就算反应再迟钝,这个时候也必有察觉,恐怕此时的涪城之中,已经有蜀军重兵布防。”

  话音方落,周仓匆匆而入,将来自于涪城的最新情报,呈送了上来。

  这一道最新的情报,果然正如法正所料。

  闻知颜良攻克江州之后,大惊之下的刘璋,急调前赴葭萌关的张任,率泠苞、邓贤二将,率四万大军昼夜兼程,抵达了涪城一线布防。

  与此同时,刘璋又任命李严为江阳太守,率一万多兵马驻防于成都以南,以阻止陆逊所部的南路军。

  张任、李严……听得这道情报,颜良的脑海之中,只记住了这两人的名字。

  张任自不必说,号为蜀中第一名将,演义之中,更是使计在落凤坡射杀了庞统。

  涪城乃拱卫成都的重镇,刘璋以张任为主将守军,也是情理之中。

  至于李严,演义之中能与黄忠大战四五十回合不分胜负,可见其武艺之了得。

  而永安托孤中,李严和诸葛亮一样,乃是刘备托孤的重臣之一,说来此人的治政能力也极强。

  只可惜,李严虽强,但权术却不及诸葛亮老道,本是同属托孤之臣,却为诸葛亮所架空,最终落得个被贬为庶民的下场。

  刘璋以李严守成都之南,若非自己亲自出马,以年轻的陆逊之本事,倒未必会是李严对手。

  颜良心中思绪翻滚,暗暗琢磨着其中利害。

  而法正却已道:“李严颇有用兵之能,我南路军只怕是必为其阻,看来此番取成都,只有靠主公亲率的北路军了。”

  听法正此言,显然对李严的能力也颇为看中。

  “李严先不用管了,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夺取涪城,尔等都说那张任乃蜀中第一名将,孤倒是很想知道,这个张任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

  颜良真正感兴趣的,还是眼前的张任。

  这个时候,张松站了出来,捋须道:“张任此人,武艺不凡,颇有治军之能,但其性心高气傲,最是容易发怒,松是想,我军若想破张任,可以从这一点来下手。”

  心高气傲,容易易怒吗……颜良口中默念着这八个字,心中隐约酝酿了三分计策。

  “涪城的蜀兵有四万,而我军只有三万,倘若张任据城自守的话,那我军想要攻破涪城,几乎为不可能之事。既然永年说这张任乃心高气傲之人,那我们不妨从此处下手,诱其出城与我们野外交战,介时再用计不迟。”

  庞统不愧是庞统,很快就抓住了此役的关键所在。

  蜀地山险城坚,颜良兵力虽少,但野外决战,蜀军纵有十万之众,他也不以为惧,反而最怕的则是蜀军据险自守。

  耳听庞统此言,颜良精神为之振,转而问道:“军师莫非已有妙计不成?”

  “这一回,恐怕要劳动严文表老将军一次了。”庞统捋着短须,嘴角掠起一丝诡笑。

  ……两天之后,涪城东南十五里。

  一支由将降老将严颜率领的前锋颜军,昼夜兼程赶到了这里,依涪水下寨已毕,一骑信使飞马直抵涪城。

  信使带着严颜的亲笔信,直抵涪城,指名道姓要向张任下战书。

  此时的张任,方率四万蜀军入驻涪城未久,此刻正在县衙的府堂中,与泠苞等诸将商议应敌之事。

  当严颜的信使,将他亲手所写的那道战书,呈给张任时,这位蜀中的名将,不禁是勃然大怒。

  哗啦啦——愤怒的张任,将手中战书撕了个粉碎,大骂道:“严颜这个老匹夫,背主降贼,还敢如此藐视本将,当真是可恨之极!”

  严颜在那一封战书中也没说别的,只是称张任号为蜀中第一名将,身为第二名将的严颜,早觉他徒有虚名,不服久矣,今次率军前来,一者为攻破涪城,二者则要手刃张任,夺下这蜀中第一名将之号。

  战书末了,严颜更是公然告诫张任,若其无胆一战,索性献城归降,免得徒自顽抗,最后落得个身死名裂。

  这一道充满了不屑意味的战书,当真是把张任气坏了。

  主将震怒,左右泠苞等蜀将,无不震慑。

  啪!

  大怒之下,张任拍案而起,厉声道:“颜良那狗贼,竟然敢派严颜这背主之贼充当先锋,分明是轻我蜀中无人,公然羞辱我等。本将已决定,趁着颜良大军未至,先杀了严颜这老匹夫,一举挫敌锐气,让颜良那狗贼,再不敢轻视我蜀中豪杰。”

  张任这般一怒,麾下诸将也无不群情激愤。

  “杀严颜,扬我蜀人威名——”

  阶下众将,群起而大呼,情绪已是激动之极。

  在这热血沸腾,愤怒满堂的气氛中,张任当即做出决定,明日尽起四万大军,南下涪城与严颜一战。

  ……次日,天色将明未明。

  大营之中,万余的颜军已徐徐而出,沿着涪水向北面推进而去。

  老将严颜策马拖刀,神色冷峻的居于军阵之中。

  昨天的那封战书,张任已做出回复,决意今明出城与他决一死战。

  时已初春,暗淡的天空中,下着一丝绵绵细雨。

  一万颜军将士在细雨之中,迈着沉重的步迈前行,直推进至了涪城东南五里。

  严颜良举目远望,但见东西方向,一团黑色的乌云,正贴着涪水河岸远远而来。

  严颜知道,那是张任的蜀军到了。

  眼见敌军已至,严颜遂下令全军停止前进,一万将士排开里许宽的阵形,肃列以待。

  果然,黑云渐近,不多时间,已是现出了狰狞的面目。

  刀枪林立,旗卷如涛,同样是一万的蜀兵,迈着整齐的步伐,挟着昂扬的斗志,正如铁壁一般推进而来。

  那一面“张”字大旗下,张任策马横枪,眉宇之间皆是傲然。

  他麾下的这支蜀军,无论士气还是军纪,都远胜于先前的蜀军,已是西川最强的精兵。

  严颜眉头微凝,目光冷峻如刃。

  共为同僚十余载,严颜从未曾想到过,有朝一日,身为蜀中二号名将的他,将有机会与头号名将张任一战。

  内心的深处,一种兴奋正在燃烧。

  眼见敌阵已近,严颜良长刀一扬,喝令擂鼓。

  颜军阵中,隆隆的战鼓之声,率先冲天而起,嘹亮的号角声,在两翼的山峰间回荡。

  涪水之畔,杀气冲天。

  “老匹夫,你不是不服吗,本将今日就打到你服为止,让你知道谁才配称蜀中第一名将。”

  张任神色愈傲,手中银枪一招,本军阵中的战鼓声亦冲天而起。

  两军中的战鼓声,此消彼涨,争相较量,未开战,仿佛就先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颜军阵中,三通鼓过。

  老将严颜眼眸陡睁,扬刀一喝:“全军进攻,杀破敌军,攻陷涪城——”

  怒喝声中,严颜纵马拖刀,疾杀而出。

  一万颜军将士轰然裂阵,如同挣脱束缚的恶狼一般,呼啸呐喊着杀奔而出。

  此时此刻,蜀军阵中,号角声达到了最高亢之处。

  眼见着冲杀而来的敌军,那一万蜀军士卒,已是热血沸腾到顶点。

  张任嘴角掠起一声冷笑,举枪高声叫道:“全军出击,斩杀严颜叛贼者,重赏——”

  暴喝声中,张任和他的一万蜀军,亦是裂阵而出,汹涌如潮水般卷杀而上。

  茫茫的兵潮,沿着涪水之畔,相对掩杀而来。

  那嘶哑的喊杀声,那沉重的踏地声,几有山崩地裂之势。

  某一个瞬间,两股洪流轰然撞击在了一起,撞击的一瞬间,两军相交之处,鲜血如倒流的飞瀑一般,溅上了半空。

  人仰马翻,惨叫痛嚎之声,转眼已响成一片。

  乱战的兵潮之中,严颜和张任肆意的收割着人头,斩开血路,目标早已锁定了对方。

  乱军之中,但见那两骑踏着长长的血路,冲破乱军,如两道旋风一般相撞而来。

  张任手中银枪如电,螺旋刺出,旋涡般的狂力卷袭而出。

  严颜长刀如电,卷着漫漫尾迹,如流星赶月一般,横斩而上。

  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间,刀与枪轰然撞至。

  锵——猎猎的金属激鸣之中,两骑错身而过,严颜的身形微微一震,而张任却势如泰山,巍然不动。

  一招交手,两个从未曾战过的蜀中之将,便已知彼此虚实。

  张任的神色愈傲,拨马回身,银枪遥指严颜,不屑道:“姓颜的老匹夫,就你这点武艺,做千年老二已是我蜀人抬举你,今你还敢背主降敌,挑战我张任蜀中第一名将之号,今日老子就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暴喝声中,信心百倍的张任,纵马舞枪再度杀上。

  而转身之际的严颜,嘴角边,却悄然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