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四十二章 颜良威名,震怖蜀人

第五百四十二章 颜良威名,震怖蜀人

  泠苞之武艺,虽不及张任这等蜀中第一名将,但武艺在蜀中也算自恃一流。

  不识黄忠的泠苞,根本就没有把黄忠放在眼中,便想如今大军虽败,但若能斩一名颜军将领的首级,也算挽回一些败势。

  手中那一柄银枪,如电而出,挟着生平之力,直取黄忠面门而去。

  斜刺里杀来的黄忠,苍老的脸庞间,却闪过一丝冷笑。

  土鸡瓦狗之将,也敢与老夫争雄!

  不屑之下,黄忠怒发神威,手中战刀后发而先至,挟裹起漫天的血雾,挟着排山倒海之力,当头斩下。

  那凛烈的刀锋,疾斩如风,抢在泠苞长枪刺到之前,如电先至。

  血光飞溅,一声闷哼。

  错马而过的泠苞,双目斗睁欲爆,仿佛看到了此生最不可思议之事。

  而他的身体,则从右肩至左肋之下,斜着裂开了一道血纹。

  那血纹越裂越大,转眼后,泠苞那上半截身体,便是斜着滑落了下去。

  一刀,斩敌。

  斩将之后的黄忠,神威大作,血淋淋的战刀,肆无忌惮的斩向周遭惊恐万状的蜀军。

  失去主将的蜀军,早就吓破了胆,如过街的老鼠一般,漫山沟里抱头狂逃。

  而在此时,甘宁所统的左翼伏兵,同样也已杀出。

  驱马而下的甘宁,纵马直奔那一面“邓”字的大旗,落魄的大旗下,蜀将邓贤正夺命狂奔。

  甘宁纵马如风,双戟舞出层层铁幕,如绞肉机一般,无情的绞杀着仓皇的蜀兵。

  那半赤的铁躯,在一团铁幕的围裹下,直趋邓贤而去。

  邓贤去路被阻,无可奈何之下,只得举刀勉力相挡。

  两骑相对撞至,戟与刀瞬间相击。

  吭吭吭——错马而至的瞬间,甘宁猿臂翻飞,竟然是连出了三招。

  那快过闪电的三招,几让邓贤应接不暇,当他还未看清甘宁第三招如何使出时,便已猛觉脖子上忽然一凉。

  一根细细的血线,现于了邓贤的脖间。

  然后,那根血丝迅速扩张,转眼便如外翻的鱼唇一般,大股大股的鲜血,更是呼呼的往外翻涌。

  邓贤闷哼了一声,捂着喷血的脖子,当头便栽倒在了马下。

  一老一少,两员颜军虎将,各斩一名敌将,神威大发的二将,摧动着麾下将士,如狼驱羊一般,肆意的辗杀着惊溃的蜀军。

  而此时,诈败的严颜,也率军折返而回,对败逃的蜀军,形成了三面围攻之势。

  山腰上,颜良驻马而立,远望着他这几员猛将,威不可挡的横冲直撞,肆意辗杀着敌人,脸上的欣慰之色,不觉愈重。

  “看来这伐蜀之役,将汉升与兴霸带上,果然是没错。”

  望着山下己军得胜之势,欣慰感慨的颜良,血意也随之大作,当即青龙刀一指,催动余下兵马,尽皆杀下山去,加入到了追杀蜀军的队伍之中。

  三万的颜军,四面八方的围杀而来,只将数量相当的蜀军,杀得是鬼哭狼嚎,尸枕成藉,整个谷道都为之不通。

  孤军奋战的张任,也顾不得别将,更顾不得麾下的士卒,只不顾一切的向北夺命而逃。

  一血浴血,身披数箭的张任,生生的赶在颜军封锁谷口之前,杀出了升天。

  当张任回头看时,却见谷口已颜军铁骑截断,自己多达万人的残兵,都被断绝在了谷中。

  惊恐难抑的张任,却不敢留有停留,只能率领着万余的败兵,沿着涪水向涪城夺命的逃将而去。

  残阳西沉之前,战斗终于结束。

  或者说,一场空前的杀戮,落下了帷幕。

  整条谷道之上,汇聚的鲜血,已将地面浸成泥泞不堪,而横七竖八堆叠的尸体,更是将整条谷道,生生的加厚了一层。

  群鸦在欢呼而叫,飞舞而下,欢快的享受着这场盛宴。

  如血的残阳照耀之下,整个山谷已恐怖如修罗场。

  陷入了埋伏的蜀军,近有一万三千余人,死在了这场围杀之中,另有七千余军投降。

  三万蜀军,只有不到一万人,仓皇的逃回了涪城。

  一场大胜之后,颜良收拾过残局,遂是率领着近四万的大军,浩浩荡荡的向着涪城杀奔而去。

  次日午后时后,颜良的大军抵达了涪城一线,遂在涪城以南,涪水河畔安营扎寨,准备对涪城展开大举进攻。

  此刻的涪城之中,只余下了张任孤身一人,还有他的两万惶惶之军。

  来时气势汹汹的四万大军,这时已给张任折损大半,恼愧之下的张任,已不敢与颜良正面交战,只能一面固守涪城,一马飞马派人往成都去报信求援。

  ……一天之后,涪城大败的消息,传到了成都城。

  转眼间,整个成都城,便被这噩报所惊,全城的士民都陷入了惶恐之中。

  “张任可是咱们蜀中第一大将啊,连他都败给了颜良,这怎么可能啊?”

  “听说张任的兵马有四万,颜良只有三万兵败,四万对三万都能败,这颜良也太厉害了吧!”

  “看来这颜良真跟传闻的一样,是天将下凡,就咱们州牧那德行,能挡得住才怪。”

  “传言那颜良擒获孙权和周瑜之后,都残忍的杀害,咱们州牧只怕这回也是难逃一劫了。”

  “颜良要是打到成都,咱们百姓岂不遭殃,可怎么办才好?”

  ……整个成都城中,流言四起,人心惶惶不可终日,一城的士民,都陷入了对颜良深深的恐惧之中。

  州府大堂中,死一般的沉寂。

  上座的刘璋,捧着那道战报的手,正在微微的颤抖,那张貌似忠厚的脸,正因惊怖而扭曲变形。

  阶下诸文武,个个神色黯然,低头默不作声,皆也深为畏惧。

  “今张任涪城大败,损兵过半,又失了泠苞和邓贤二将,涪城之势已岌岌可危,诸位可有何应对良策?”

  刘璋几乎是用一种哭腔,在向堂前的诸文武求援。

  而众人回应他的,却依旧是一片的沉寂。

  刘璋的目光,只好投向了吴懿,巴巴的向他讨要着主意。

  前番正是吴懿献计,保举张任和李严率军,以去阻挡住颜军的攻势。

  今李严死守资中不失,倒是保得成都以南之安,而张任却是惨败,使得成都北面陷于危境。

  好歹吴懿保举的二人,至少有李严派上了用场,到了此等时刻,刘璋也只能求助于他的这位姻亲。

  吴懿无法再闭口不言,只得干咳了几声,拱手道:“启奏主公,懿以为,张任之败,败在他轻敌出战,今主公可再拨兵马赴涪城,严令张任坚守不出,只要能守到颜军粮尽,必可不战而退敌。”

  事到如今,吴懿也只能想出此策。

  刘璋还未为此发表意见时,阶下另一策,却有人冷笑了一声。

  “寿春、应天、江陵,哪一座城池不比涪城坚固,子远以为,仅靠坚城固守,就能挡得住颜良的进攻吗?”

  众人望去,泼冷水之人,正是当世的大名士许靖。

  许靖这番嘲讽之词,顿时令刘璋刚刚泛起的信心,转眼又低落了下去。

  是啊,攻坚战从来就没难倒过颜良,许靖所说的那些坚城,又有哪一座曾难住过颜良的。

  涪城毕竟并非剑阁、白水关这等雄关,只不过是区区一座县城,想要籍此就挡住颜良的兵锋,实在不是万全之策。

  吴懿被讽刺之下,不禁眉头一皱,反问道:“那许先生倒说说看,眼下除了坚守涪城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拒退颜军?”

  “这个……”被呛的许靖,面露尴尬之色,只会坐而论道的他,风凉话会说,但却并无破敌之计。

  大堂之中,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刘璋面色惨色,而阶下诸文武,则是豆大的汗珠,一颗接一颗的从额头上往下滚。

  正当刘璋焦头烂额,无计可施之时,其子刘循,忽然间从外匆匆而入。

  准确的说,是带着复杂的神色,匆匆而入。

  “启禀父亲,汉中发生大事了?”刘循激动的叫道。

  “汉中能有什么大事,不就是曹操进攻张鲁吗。”刘璋显得不太感兴趣。

  眼下这种时候,如何攻取汉中张鲁,已不在他的考虑当中,眼下的刘璋,只关心怎样保住自己这一亩三分地。

  “那曹操逼降了氐人七部,夺取了武都郡,解除后顾之忧后,便以大军兵分两路,一路由斜谷,一路由陈仓道,进攻汉中。”

  “张鲁惊怖之下,便以马超为将,令其率军挡抵曹操,结果不知为何,张鲁竟杀了其父马腾,而马超便一怒之下,率万余兵马南逃至了白水关,声称要归降于父亲。白水关守将高怀,当即以飞马报信,将这消息送抵了成都。”

  当刘循道出这消息时,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而那原本死一般的静寂,更是在转眼之间,就被刘循之言所击碎。

  刘璋已是满脸惊诧,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惊愣了半晌,刘璋才喃喃惊道:“你……你是说,西凉锦马超要归……归降于本府?”

  “是啊,父亲,马超要归降父亲了!”

  此时的刘循,已是满脸的狂喜,那般兴奋激动的表情,就仿佛平白无故,捡了一笔巨资一般。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