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土鳖的救命稻草

第五百四十三章 土鳖的救命稻草

  刘璋惊喜了,前所未有的惊喜。

  马超那是什么人物,那可是西凉雄狮,武艺超群,在西羌人眼中,有着“神威天将军”名号的厉害人物。

  刘璋虽号称一州之主,但若论声名,他只怕是未有马超响亮。

  耳听着马超竟然前来归降,刘璋这个大山里面的土鳖,如何能不感到惊喜万分。

  “马孟起,真……真的要归降本府吗?”刘璋声音颤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刘循连连点头:“杨怀他们岂敢妄报,马超的确是打算归降咱们了。”

  再次确认了这事实,不仅是刘璋,就连在场的吴懿等文武,也无不为之惊喜振奋。

  “马孟起要归降本府,马孟起要归降本府,真是太好了……”

  惊喜难抑的刘璋,按捺不住自己的惊喜,竟是激动到起身下阶,踱步于堂中,口中更是念念有词。

  此时,吴懿一跃而起,如恍然大悟一般,满脸的惊喜。

  “主公,咱们有击退颜良的利器了!”吴懿兴奋的大呼一声。

  刘璋身形一震,急是转过身来,激动的望向吴懿,急问吴懿有何良策。

  吴懿便是笑道:“那马超乃西凉雄狮,威名震于天下,今日来归,对主公而言,实乃如虎添翼。主公何不受其归降,厚礼待之,使其往涪城退敌,懿相信,有马超的西凉军,再加上张任的蜀中精锐,必可一举击破颜良狗贼。”

  一语惊醒梦中人!

  原本就惊喜的刘璋,经得吴懿的提醍,此时自然是喜上加喜。

  “嗯,子远言之有理,本府有马超做臂膀,颜贼又有何惧哉,子远,就有劳你往白水关一趟,好生的接纳马超,再令其降军不必还成都,直接往涪城去退敌。”

  刘璋一时间精神大作,兴奋到差点就跳起来的地步,不即便做出了决断。

  于是,吴懿当天便出成都城,望北直奔白水关而去。

  ……涪城。

  收降了大批的蜀兵,颜良进攻涪城的军队数量,已是达到了四万之众。

  倘若加上了陆逊的一万余众,再加上留守江州等诸要害的部队,颜良麾下,身在蜀中的军队,其实已达到了近六万。

  当然,这与蜀兵战斗力低下,成批成批的投降也有关系,蜀军成建制的归降,很轻易的就让颜良就地扩充了兵力。

  然而,四万兵马,并不足以完成对涪城的全面包围,城中毕竟还有张任和两万士气低靡的蜀军。

  根据庞统的建议,颜良将他的主营,设在了涪城西南,又在东面设一别营,形成犄角之势。

  经过几天的等候,营垒已加固完毕,近百余辆的霹雳车,也由后方远抵了前线。

  当天,颜良便以他惯用的战术,用霹雳车先行对涪城进行了震慑性的远程火力打击。

  百余辆霹雳车,如雨点般漫天倾盆而落的石弹,涪城的蜀人目睹了他们有生以来,最为恐怖的打击。

  倾落的飞石,轻易的将土石所筑的城墙,轰得碎石飞溅,处处开裂。

  越墙而过,射入城内的石弹,更是无情的摧毁靠近城墙一线的房舍,只一个时辰之内,涪城南门一线的房舍,便被夷为了平地。

  废墟之上,蜀人在惊恐的逃窜,残留下来的,除了断壁之外,便是被石弹轰成了肉泥的倒霉鬼。

  颜军无情的石雨打击,整整持续了三天。

  三天的轰击之下,涪城人彻底的绝望了,包括张任在内,从没有人想到过,他们引以为傲的涪县坚城,在颜军那种“恐怖”武器的攻击下,竟是显得那么的脆弱。

  焦虑的张任,不得不再三派人飞马往成都,以请求刘璋的援助。

  几天后,张任终于等来了援军,而且还是令他惊喜若狂的一支援军。

  ……颜军大营。

  天色方明,颜良已是起得一大早,披甲已毕,准备亲率大军往涪城。

  一连数天的轰城后,颜良相信已足瓦解掉涪城守军的士气,今日,他打算不再戏耍张任,他要对涪城动真格的了。

  就在颜良刚刚打算迈出帐门时,庞统、法正和张松几人,却抢先一步入内。

  几位谋士的脸上,似乎都带着几分异样。

  颜良隐约感觉得到,必是有什么意外之事突发。

  “看三位这表情,恐怕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吧,说吧。”颜良放下他的青龙刀,重新坐了下来,神色倒是闲然。

  几人对视一眼,张松拱手道:“主公,马超归降了刘璋,其所率的一万西凉兵,今日抵达了涪城东北四十里。”

  马超归降刘璋?

  颜良不得不承认,听到这个消息,他还真是稍稍的吃了一惊。

  刘璋的暗弱乃世人皆知,马超这种心高气傲之人,竟然会选择投降刘璋,这无论换成是谁,只怕都会感到惊奇。

  “张鲁虽算不得什么雄主,至少要强于刘璋,今马超好端端的却背弃张鲁,莫非是张鲁做了什么逼反马超之事?”

  思绪飞转,颜良很快便猜到了分。

  诸位谋士对视一眼,眼眸中皆是露出了几分奇色,似乎为颜良的判断了感到吃惊。

  “主公当真料事如神,不错,正是因张鲁杀了其父马腾,马超一怒之下,才率军放弃抵抗曹操,南下投奔了刘璋。”法正道出了原由。

  颜良微微点头,心中的猜测已是愈加确定。

  微一沉吟,颜良便冷笑道:“张鲁好端端的竟会杀马腾,莫非又是那杨松进了谗言不成。”

  此言一出,三位谋士无不大惊。

  看着三人那惊奇的眼神,颜良就知道,自己是猜对了。

  “我军在汉中的细作,也是今日才将情报送到,主公又是如何得知,张鲁乃是因杨松进谗言,才会斩杀马腾的?”

  纵然是自诩对两川之事了如指掌的张松,此时也不禁对颜良神奇的判断力所震惊。

  颜良却只淡淡道:“这还不简单,以汉中之险,再加上马超之勇,曹操想要强攻必是万难,以曹操和他那些谋士的狡猾,必然会从中使计。张鲁身边有杨松这么一个贪财的小人,莫说曹操,便换成是孤,也必会从中做文章。”

  轻描淡写之间,颜良便猜透了其中玄机。

  张松、法正,乃至于庞统,此时都难抑脸上的惊叹之色。

  他们未曾想到,颜良不但算准了马腾的死因,更是连幕后的黑手,竟然也看得一清二楚。

  如此惊人的预见能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纵然是自诩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庞统,也不得不承认有所不及。

  “主公当真是……”惊叹之中的庞统,已不知如何来形容对颜良的惊叹之意。

  面对诸谋士的惊叹,颜良只不过是付之一笑而已。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身为穿越者的颜良,可是有着先知先觉的外挂。

  演义之中,曹操南取汉中,马超也是因受张松的谗言,才会投奔于刘璋。

  颜良今日的判断,不过是基于已知而已。

  “听闻此番随马超归降刘璋的,除了他自己外,还有他麾下大将庞德,和他的堂弟马岱,不管怎样,马超和他的一万西凉军,都不是容易对付。”

  张松对此,颇有几分忌惮。

  颜良却只冷哼了一声,拂手道:“当年宛城一役,马超四万的西凉铁骑,孤都没有放在眼里,更何况是现在,这一回,孤便彻底的收拾了他。”

  颜良猛然起身,强烈之极自信,还有猎猎的杀气,汹涌的迸射开来。

  帐前的几位谋士,很快为颜良的自信所感染,原本的些许忌惮,转眼烟销云散。

  ……涪城东北,十里。

  午后时,那一万浩浩荡荡的西凉军,终于出现在了涪城的视野之中。

  “马”字的大旗,在山风的吹抚中,张扬飞舞。

  西凉军团的援军,终于到了。

  涪城城头的蜀军,无不为之欢呼雀跃,纵使张任,此刻那深锁的眉头,终于也松展了开来。

  威震关陇的锦马超,和令天下诸侯为之色变的西凉军团,如此一支残暴的援军已到,那颜良还更有何惧。

  消息传来,人心惶惶的涪城,仿佛也长松了一口气,街头巷战尾都在议论着马超的威名,蜀人们已经在谈论着,击退颜良之后,如何迎接那神威天将军的入城。

  离城五里下寨,西凉军同涪城形成了犄角之势。

  身着铁甲,手提银枪,坐胯着白马的马超,在数十骑的环护下,巡视着涪城附近的地形。

  胆略如马超,甚至还迫近了颜营数里外,亲自观看敌势。

  无论在何时,马超那五官分明的脸上,始终由被高傲与冷峻占据着。

  “前方就是颜贼的大营了,据我斥候侦察,颜军目下近有四万之众,不过主公很快会从成都再派一万援兵前来涪城,再加上孟起将军的神勇,还有这一万西凉勇士,杀败颜贼必不在话下。”

  身边跟随的吴懿,自信的谈论着未来的战事。

  马超神色冷峻,自傲如常,望向颜营的星目,充满了藐视之意。

  仿佛,辗碎颜良,于他而言,简直是易如反掌。

  然而,却没有人能觉察到,马超那自信的表面之下,却掩藏着些许心虚。

  此刻的马超,脑海里边浮现起的,正是当年宛城一败的情景。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