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四十五章 良将尽出,决死一战

第五百四十五章 良将尽出,决死一战

  三日后。

  乌云压顶,冷风瑟瑟,天地间,一片肃杀。

  天色将明未明之际,涪城之南的颜军大营,已是营门大亮。

  数不清士卒,迈着沉稳的步伐,怀揣着涌动的战意,井然有序的步出营帐,向着既定的战场,四面八方的汇聚而来。

  涓涓细流,渐渐汇成了汪洋大海,四万的颜军将士,聚集了一道绵延里许的大阵,肃列于涪城之南。

  赤色的战旗下,颜良坐胯战驹,手提青龙宝刀,策马缓缓而行。

  目之所极“甘”、“黄、”“严”等诸路将旗,在诺大的军阵中四下分布,环护着“颜”字的大旗,引领着四万将士向北徐徐推进。

  “报——涪城的张任军和吴懿军已经出城。”

  “禀主公,城东北的马超军出营,正南而来。”

  “启为主公,涪内城外之敌已汇合完毕,前方距我军不出三里。”

  ……前往涪城的旷野上,一队队的斥候正往来飞奔,将敌人最新的情况,第一时间的报知前来。

  军中,那些新降未久的蜀兵,此刻他们的心情都有些不约而同的紧张。

  纵然是勇武的严颜,此刻也是神经紧绷,苍老的脸庞上青筋突涌。

  他们并不怕曾经的同伴,所忌惮的,乃是马超和以残暴闻名于世的西凉军。

  蜀中距关陇较近,西凉马超的声名,在这蜀中大地间,甚至比颜良还要响亮。

  今时今刻,他们一想到要与传说中的西凉军,传说中的马超交手,谁能不有一丝紧张不安。

  与蜀籍颜军相比,那些颜良的嫡系部队,却一个个士气饱满,热血昂扬。

  从那一张张历经沧桑的脸上,看不到一丁点的忌惮,所能看到的,只有立功心切的热血杀戮之火。

  此间的这些荆州兵们,有不少都参加过当年宛城一役,他们更是跟随着颜良,亲手击败了数倍于己的西凉军团。

  西凉军的神话,早已被他们击碎,此刻在他们的心中,唯一的神话就是他们自己。

  伟大的颜军,无敌于天下的铁军!

  此刻,颜良就率领着这支铁军,一步步的向前推进,向着旧日的仇敌逼近。

  视野的尽头,巍巍的涪城城墙,已是映入了眼帘。

  涪城之前,一道绵延里许的旗海已耸立在那里,四万的蜀军背城列阵,杀气腾腾。

  中军处,马超和张任,并骑而立。

  “马将军,颜军已经出现了,看样子气势可不小,马将军可有信心一胜?”张任遥指颜军之阵问道。

  马超冷哼一声,不屑道:“本将观此敌阵,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根本不堪一击,怎么,张将军莫非是没有信心吗?”

  听得马超的反问,张任回敬了一声冷笑。

  “颜良不过一鼠辈,本将岂有惧哉,本将只是担心,当年马将军为颜贼所败,今日再战,会有些信心不足。”

  张任的话中,暗含着讽意。

  “当年一败,只是那颜贼侥幸而已。倒是张将军你前不久大败于颜良,本将反是怕张将军胆寒,影响了今日一战呢。”

  马超眉头一凝,立刻反唇相讥。

  张任乃蜀中第一名将,然马超的威名却远胜于他,今马超来归,只怕他这蜀中第一名将的名号,便将难保。

  心高气傲的张任,对于马超自是怀有几分敌意。

  而马超,来到益州之后,就是要来当老大的,又岂会把张任这所谓的“蜀中第一名将”放在眼里。

  未开战,他二人先是一番唇枪舌箭。

  旁边的吴懿见状,忙是笑道:“二位将军俱乃当世名将,今日联手,颜良那匹夫焉能一战。大战当前,咱们还是把精力,放在如何破敌之上吧。”

  吴懿做起了和事佬,将有敌意的二人劝住。

  此番刘璋给吴懿的官职,乃是护军之职,名义上,涪城的兵马都要听他的节制。

  吴懿这么一劝,那二人自不好再唇枪舌箭,彼此瞪了一眼对方,遂是拨马去往本军。

  吴懿暗吐了口气,高声喝道:“大敌当前,全军准备迎敌——”

  号令传下,蜀军阵中,战鼓之声最先轰鸣而起。

  闻令的张任与马超,各自催动着大军,向着颜军方向推动而去。

  此时,里许之外,颜军已停止了前进,四万大军列阵肃立。

  隆隆的战鼓之声响起,视野的尽头,那漫漫的旗海开始向着本阵推进而来。

  渐逼渐近,遮天蔽日的旗海下,林列的刀枪,反射着慑人的寒光,几欲将苍天映寒。

  蜀军的气势,显得颇为旺盛。

  只是,那又如何!

  青龙刀轻轻一摆,进攻的号令传下。

  颜军阵中,震天的战鼓声,冲天而起,隆隆的鼓声,瞬间就盖过了敌军的鼓声。

  四万颜军,轰然而动,将大地踏到隐隐颤动,向着蜀军开始前进。

  “颜”字的大旗,在风中狂傲的飞舞,指引着将士们前进的方向。

  苍天之下,两座庞大的军阵,八万之众,如贴地的乌云一般,相对徐徐逼至。

  须臾间,两军已近三百步余。

  这个距离,已经是可以发进冲击的距离。

  西凉军中,马超跃马横枪,高声叫道:“令明何在?”

  “末将在!”

  身后处,一名雄健威武的汉子,拨马上慨然以应,此人,正是马超麾下大将庞德。

  “本将命你率五千精锐,先行冲击颜军左翼,只许进,不许退!”马超银枪遥指,发下号令。

  “诺!”庞德毫不含糊,拨马便去。

  嘹亮的号角声呜呜吹响,蜀军阵中,五千西凉兵率先杀出。

  那一面“庞”字大旗,猎猎飞舞,汹涌而出的西凉兵中,庞德手提钢刀,更如电光一般当先杀出。

  傲如马超,率先发动了进攻。

  中军驻马的颜良,清楚的看到了敌军发起进攻,鹰目远扫,更是清楚的看清了那面“庞”字的大旗。

  颜良知道,这是马超的大将庞德出马了。

  演义中的庞德,曾与关羽大战数百回合而不分胜负,此人的武艺,实是非同小可。

  “传令给黄汉升,命他即刻出击,给孤狠狠的痛击敌军。”

  马超耀武,颜良又岂会示弱,当即也下达了出击之命。

  令旗摇动,号角之声冲天而起,列阵已久的黄忠,此刻早已是热血沸腾。

  但见号令下,黄忠纵马阵前,扬刀低啸,大叫道:“颜军的将士们,建功立业之时已到,随老夫痛快的大杀一场——”

  啸声之中,黄忠策马舞刀,当先杀出。

  五千精锐的长沙兵,如虎狼出笼一般,追随着他们的长沙之虎,咆哮而出。

  百余步的距离,两股汹流相对而涌,转眼之间,轰然撞在了一场。

  惨叫之声如潮而起,飞溅的鲜血将战场的上空染成腥红,呐喊声中,一万多的兵马,在两军之中率先厮杀在了一起。

  西凉兵固然凶残,长沙兵亦在荆襄精锐,来自于南北不同地域的士卒,为了功劳,为了荣耀,为了性命,刀枪倾尽全力的斩向敌人。

  今日一战,唯有站到最后者,方能活下去。

  为了生存,他们必须死战。

  刀锋左右开弓,黄忠那柄饮血无数的战刀,转眼间已不知斩杀了多少人头,纵马如同的他,左冲而右突,如入无人之境。

  而乱军之中,庞德手中的战刀,也已尽为颜军的鲜血所染,一身的征袍也皆浸成了鲜红。

  狂杀如他,直如那嗜血的魔鬼,是越杀越兴奋,越杀越狂热。

  激战未久,庞德那血腥的双眸之中,便是寻找到了那一员威不可挡的老将。

  无人可挡的黄忠,激起了庞德心中的狂性,这位西凉虎将暴喝一声,纵马舞刀直奔黄忠而去。

  仿佛战士天生的本能,乱斩人头的黄忠,敏锐的就觉察到,身后正有一股惊人的杀气,正汹涌的逼来。

  回头之际,却见一员敌将,正践踏着他长沙士卒,踏着血路直向自己杀来。

  黄忠怒了,征袍血染的他,长啸一声,催马舞刀,毫无所惧的迎击而上。

  当乱军中的那二将,交手在即之时,战事已起了新的变化。

  眼见西凉军抢了先发之功,张任岂甘落后,当即已是按捺不住战意,下令两万蜀军,向着颜军发动了全面的冲击。

  见得张任军已动,马超岂能容忍旁人抢了他的风头,想也不多想,当即率余下的近一万兵马冲杀而上。

  而身为护军的吴懿,眼见马超和张任都已出击,亦别无选择,只得率五千兵马,也加入了出击的行列。

  四万蜀军,已是倾巢而动。

  敌军已全面出击,颜良怎还能坐视黄忠独战,立时也下达了总攻的命令。

  他便命严颜良率五千兵马,迎击吴懿军的进攻,命甘宁率数万兵马,迎击张任的进攻。

  此一役事关重大,颜良虽为主公,但同样是颜家军中,最锐利的一柄利箭。

  到了这般地步,他岂能坐观成败。

  “孤之将士们,复仇的时刻到了,随孤杀光那最后的西凉军,让他们为当年的所为,付出血的代价——”

  暴喝声中,颜良催动大黑驹,手纵青龙刀,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狂袭而出。

  那一双鹰目,直射向敌流之中,那一面猖狂的“马”字大旗。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