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四十六章 再战锦马超!

第五百四十六章 再战锦马超!

  八万名敌我双方的士卒,在涪城以南的这片旷野之上,展开了何等激烈的厮杀。

  两军的本阵中,鼓手们依然在拼命的击鼓,隆隆的鼓点声,几乎要将苍天震破。

  然而,激战中的士兵,已经全然听不到什么鼓声,他们的耳朵已为怒吼与惨叫声填满,血丝密布的眼眸中,只余下杀戮二字。

  此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右翼乱军中,颜良麾下的老将黄忠,正与敌将庞德激战。

  发了疯的庞德,猿臂抡起,战刀似秋风扫落叶一般,裹着浓浓的血雾,斜斩而至。

  黄忠抖擞精神,长臂斜扬,手中钢刀破风而出,迎击而上。

  吭——两柄战刀瞬间相撞,猎猎的金属激鸣声中,二人的身形俱是一震。

  黄忠心中跟着微微一震,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名发了疯似的西凉敌将,其武艺的确是惊人的强。

  自黄忠追随颜良征伐以来,纵横大江南北,鲜遇敌手,眼前的庞德,还是头一个能让他感受到压力的敌人。

  而对于庞德,尽管表面依然疯狂,但心中又何尝不是震撼。

  自追随马家以来,虽是一路溃败,但庞德临阵交战,还从未遇上过旗鼓相当的敌手。

  在庞德看来,颜军阵中,能真正配和他交手之人,唯有颜良一人。

  但令庞德震惊的却是,他连颜良的影都没摸到,却与眼前这须发皆白的老将战成了平手,而且这员老将的武艺,隐隐约约还不在自己之下。

  震惊之余,庞德愤怒了。

  被一名老卒战成平手,这对他而言,简直是莫大的羞辱,疯狂如庞德,岂能容忍这般之事发生。

  “老匹夫,纳命来——”

  激战之中,庞德口出狂言,手中的战刀猛然加力,几乎如狂风暴雨一般攻将而出。

  黄忠也被那一句“老匹夫”激怒了,老当益壮的他,奋发余威,同样也倾尽全力杀出招式。

  但见那两骑如转灯似纠缠在一团,层层叠叠的刀影,将二人围裹其中,刀势快如闪电,旁人只见刀影,根本就看不清他二人的身形。

  弥射开来的刀锋劲气,将周遭丈许之地,斩出道道的沟痕,飞溅的尘土与鲜血,聚成了一片红黄的血雾。

  四溅的流光中,二人转眼间就已走过百余招,却依然难分胜负。

  周围士卒们的激战,同样也已惨烈之极,每时每刻都几乎有人倒下,然后很快被站着的人踏成了一片血肉模糊。

  战未许久,两军的士卒已经看不清地面,因为地面已尽为鲜血染成了泥沼。

  当黄忠与庞德交战不下时,左翼处,甘宁和蜀将张任,同样也厮杀在了一团。

  甘宁使戟,张任使枪,二人的武艺同样都以招式精妙而见长。

  作为蜀中第一名将的张任,当他与这员年轻的敌将交手的前一刻,根本就未曾将甘宁放在眼中。

  在张任看来,年轻的甘宁,不过是个黄毛小子而已,岂配跟自己过招。

  然而,当一招交手后,张任却震惊的发现,眼前这年轻敌将,武艺之高,竟是远超自己的想象。

  只见甘宁双戟舞动如风,似两条盘于掌间的游龙一般,左冲右突,变化多端,重重的戟影似流虹一般刺向张任。

  数招过后,张任再不敢小视,只能倾尽全力舞枪相挡。

  五招、十招、十五招……甘宁的戟锋,已如狂风一般,没有哪怕一瞬的间隙,似狂风一般袭卷而至。

  张任是越战越吃力,越战越心惊,暗中惊道:“我原以为那颜贼的麾下,只有两个老匹夫尚可一战,没想到竟还有这么一个年轻的小畜生,竟也如此了得……”

  “张任,你在蜀中作土鳖太久了,岂不知山外有人,天外有天,赶快归降我主吧,也让我主带你去外面见见世面。”

  甘宁看穿了张任的震惊,激战之间,竟是抽得空来,出言讥讽。

  而说话之间,甘宁更是气息平稳,招式更烈,丝毫不受半点的影响。

  那狂妄的气势,那讥讽的言语,不禁令张任勃然大怒,盛怒之下,手中之枪更是不惜气力的突刺而出。

  甘宁却全无所惧,只提那么一口气,从容的应对张任发了狂似的攻击。

  左翼乱军中,二将同样战成了平手,一时片刻僵持难下。

  惨叫之声震天动地,泥泞的大地上,密密麻麻的人头在纷乱,两翼的拼杀,已是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而在中央处,两军的主力军团,也已是厮杀在了一起。

  飞溅的鲜血将所有人染成了赤红,除非身在眼前,否则两军士卒已辨不清是敌是友。

  乱军中,颜良纵马如入无人之境,手中的青龙刀,已不知斩落了多少颗人头。

  杀戮之下,就连他胯下的坐骑,也已是达到了巅狂的状态,发足狂奔之际,疯了似的嘶鸣。

  血雾之中,颜良那双鹰目,找寻到了那熟悉却又陌生的敌人。

  十余步之外,那狮盔银甲的敌将,正舞动着银枪,肆意的刺杀着他的健儿。

  西凉锦马超,就在眼前!

  颜良永远不会忘记,当年自己初据宛城之时,不可一世的马超,是如何率领着四万西凉大军,无冤无仇的前来征伐。

  那一役,几乎把刚刚自立未久的他,逼入绝境。

  若非有妻子月黄的连弩,帮助自己破解掉了西凉军的铁骑,恐怕,此时的颜良早就命陨黄泉。

  那仇恨,颜良永远不会忘记,哪怕是在他纳了马超的妹妹为妾时,都不曾有所改变。

  鹰目之中,复仇的火焰在熊熊狂燃。

  巍巍如山的身躯上,慑人的杀气,如潮水一般四散奔涌而出。

  相隔十余步外,正在狂杀的马超,蓦然之间,觉察到了一股凛烈的杀气,正悄然的袭向他的身躯。

  猛回首,却见血雾的那一端,一双锐利无双的眼睛,正冷冷的注视着他。

  那冷绝的眼神,那巍然的气势,正如无形的暗流一般,疯狂的袭卷向自己。

  颜良!

  马超的脑海之中,陡然间闪现出了这个名字。

  这个令他咬牙切齿,铭记于心的名字。

  正是这个名字,让他在宛城遭受惨败,致使他们马家损兵折将,实力大损,终于曹操所乘。

  如果说曹操是他马超的第一大仇人的话,绝对没有人会跟颜良来争第二。

  马超那血染的脸上,瞬息之间,便是涌上了无限的杀机,复仇的怒火更如火山一般喷发而出。

  “姓颜的,老子我今不杀你,誓不为人——”

  怒啸一声,马超纵马如风,高举着银枪,直向颜良杀来。

  同一刻,颜良亦催动发动,斜拖着手中的青龙刀,如黑色的闪电一般射出。

  纵马如风,颜良那黑色的身躯,穿越血雾的阻挡,狰狞如地狱中杀出的魔将一般,那压迫性的威势,几乎令人感到窒息。

  两骑四蹄如飞,穿越乱军的阻隔,疾射而至。

  哐——电光火石的一刻,两骑撞至,刀与枪生生的撞在了一起。

  两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道,轰然撞在了一起,所激发出来的强大力道,竟将身边的血尘之雾震荡到四散而开。

  错马而过,那两俱身躯,俱是微微一震。

  纵刀而过的颜良,面色如常,而那马超的脸上,却是闪过了一丝惊臆之色。

  一招交手,胜负仍然未分。

  但令马超惊讶的却是,此番再战,颜良无论是气势、招式还是力量上,都已是胜却数年前的那场交锋。

  “这厮的武艺,竟然会有如此大的精进,怎么可能……”

  马超不可思议之下,急是拨马转身,横枪欲再战。

  而先行勒马转身的颜良,青龙刀却向马超一指,冷冷道:“马超,你妹妹乃孤之妾室,今看在她的份上,孤给你一个归降的机会,下马投降吧。”

  颜良的那般命令式的语气,已是狂傲之极,俨然收拾了他马超,直似易如反掌,根本就不把马超放在眼里。

  若是颜良提起,马超早就快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妹妹。

  耳听得颜良公然劝降,马超那自傲的尊严,如受了前所未有的羞辱,直将他激到勃然大怒。

  “我马超公侯之家,名将之后,你这出身卑微的匹夫,也敢劝我投降,也不怕天下人笑你。”愤怒的马超,肆意的嘲讽着颜良的出身。

  颜良却冷笑一声,不屑道:“孤出身卑微又如何,还不照样睡你这名将之后的妹子,倒是你这公侯出身的人,今却沦落到这般地步,形如丧家之犬一般,竟然要投靠无能的刘璋,当真是丢尽你了你先祖马援的脸。”

  马超既是言语恶毒,颜良就更加嘴上不留情,用更加恶毒肆意的言语,来羞辱马超。

  马超是真的怒了,怒到整张脸都涨到通红,一双眼珠子几乎要迸炸出来一般。

  “颜贼,竟敢如此辱我马家,今不斩你人头,我马超誓不……”

  “誓你妹,哪这么多废话,纳命来吧!”

  颜良无情的打断了马超的“誓言”,纵马舞刀,已是抢先杀奔而出。

  言语上再次受挫,马超已是气到鼻孔直喷粗气,暴喝一声,策马纵枪,直取颜良而来。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