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五十章 颜良的妙计

第五百五十章 颜良的妙计

  没错,那一瞬间,马超确实动了杀机。

  任何敢于背叛他的人,他都会毫不犹豫,一刀将之宰杀。

  马岱还没有感受到马超的那一丝杀意,他仍在分析着利害,试图说服自己的这位兄长。

  庞德的双眸中,却闪过了一丝忧虑,他在为马岱的性命感到担忧。

  追随马超那么多年,身为心腹的他,对马超再了解不过,他深知于马超的冷酷。

  就比如,当初张鲁只是怀疑马超会背叛,故是召他还南郑,而马超却拒不从命,使得张鲁疑心更重,一怒之下杀了马腾。

  换句话说,马腾和马铁几兄弟的死,与马超也脱不了干系。

  庞德很清楚,马超连自己父亲兄弟的性命都可以置之不顾,又何会在乎一个堂兄弟。

  不过,死死盯了马岱半晌,马超那眼中的杀机,还是强行的压制了下去。

  今时不同往日,眼下马家子弟已被杀尽,马超身边只余下马岱这么一个弟弟,杀了马岱,他马超就将是孤家寡人一个。

  庞德暗松了口气,而马岱却全然不觉,仍在不断的劝说着马超。

  “住口!”马超一声厉喝,不耐烦的打断了马岱的话。

  马岱一怔,一时有些尴尬。

  马超却瞪着他,怒道:“颜贼乃我马家死敌,你投降他也就罢了,还有脸回来劝我也投降,马岱,你可知你已丢尽了我马家的脸!”

  当着庞德的面,马超公然的羞辱恶骂自己的弟弟。

  马岱听着心中恼火,却强忍下去,正色道:“当初明明是我们受曹贼奸计,主动去挑衅颜子义,今次涪城之战,也是我们为刘璋卖命,非要跟颜子义作对。颜子义他一没有杀我兄弟,二没有夺我地盘,他怎么就成了我们的死敌了?”

  马岱一番话,把马超给呛了回去。

  实际上,自从知道中了曹操之计后,马岱等人就一直后悔去发兵进攻颜良,压根就没有把颜良当作仇人。

  所谓马家死敌,只是马超一厢情愿的独自认为罢了。

  “我管他许多,总之那颜贼两次败我马超,他就是我马家的死敌。”恼羞成怒的马超,开始有些蛮不讲理。

  眼见马超蛮横,马岱心中恼火,冷哼道:“什么马家的敌人,依我之见,只是你一个人的敌人吧。”

  马岱此言满含讽刺,分明在讽刺马超将一己私怨,凌驾于马氏一族的利益之上。

  啪——马超勃然大怒,拍案而起,一双鹰目中怒火喷涌。

  马岱的话,刺中了马超的痛处,令他有种恼羞成怒的愤慨,那一双手,下意识的已是按住了佩剑的剑柄。

  盛怒的马超,杀意再起。

  庞德吃了一惊,忙是往中间一拦,劝道:“将军息怒,子岳将军也是一时失言,将军千万不要见怪。”

  言罢,庞德又转向马岱,向他连使眼色,示意马岱赶紧向马超请罪。

  马岱却不为所动,只冷冷道:“大哥,我的话虽然不中听,但却句句是心理话。眼下云禄已嫁与颜子义,而且已怀有身孕,咱们归顺于颜子义,实乃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出路,我只希望大哥你能冷静下来,好好的权衡一下利弊。”

  “放屁!”

  马超怒气愈盛,怒道:“云禄她自己武艺不及,落于颜贼之手,根本就是我马家的耻辱,今我马家之复兴,若是靠在一个女人的关系上,我马超的颜面何在,马家的声名又将何在!”

  马超怒极之下,已是直接爆出了“粗口”。

  “大哥,你岂能如此说云禄,你还是她亲哥哥吗!”

  马岱也火了,他想小妹被俘,终究是为了马家而战,今却被马超斥为耻辱,实在是过份之极。

  “她屈服于颜良,让马家的声名蒙羞,这种不知耻的妹妹,不认也罢。”马超愤然拂袖,言语绝情之至。

  那绝情之词,瞬息之间,让马岱感到了无比的心寒。

  马岱素知自己这堂兄冷酷绝情,但他却没有想到,马超竟能绝情到这般地步,绝情到六亲不认的境界。

  悲愤的马岱,只瞪眼盯着马超,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而马超,则一脸怒容,冷冷盯着马岱,鼻中粗喘着怒气。

  兄弟二人就这般对视着,整个大帐中的气氛,已是冰冷凝重如深渊一般。

  隔在中间的庞德,想要劝说,但在这种气氛之下,他也束手无策,不知该怎么开口。

  正自对峙之际,帐外忽然间响起了喧嚣吵闹之声。

  一名亲军奔入帐中,急道:“启禀将军,那张任和吴懿非要见将军,正朝这边闯来,小的们拦也拦不住。”

  话音方落,帐帘已被掀起,张任和吴懿,已是带着一队人,闯进了帐中。

  马超的怒火,立时就从自己堂弟的身上,转移到了那两员蜀将身上。

  “两位不经通传,就擅闯本将中军大帐,也太不把我马超放在眼里了吧!”马超瞪着他二人,怒声道。

  张任敷衍式的拱了拱手,“事关重大,我等来不及支会就进来,还请马将军见谅了。”

  “有什么重大之事?”马超暂抑下了怒火。

  张任将目光转向了马岱,质问道:“马将军,听闻先前一战,令弟已为颜贼所俘,今却无缘无故的回往了涪城,如此可疑之事,马将军难道不想给我们一个解释吗?”

  马岱入城之事,早有耳目报与了张任二人,他二人心有怀疑,故才会闻讯赶来。

  当着外人的面,马岱自不会道明真相,却只淡淡道:“我是被颜良所俘,不过我趁其不备,杀了看守士卒,所以才能逃了回来。”

  马岱给了这么一个解释,倒也勉强说得过去。

  “颜营数万之军,守备森严,你说你杀了守备,还能悄无声息的逃将回来,你当我们是这么好糊弄的吗?”张任根本不信,言语中充满了讽刺。

  “那张将军以为,我又是如何回来的?”马岱气态自若,反问一句。

  张任哼了一声,冷冷道:“这正是我们来此的目的,马孟起,令弟此番归来,形迹十分可疑,如今大敌当前,万不可稍有疏忽,我们想将令弟带走,详加盘问调查,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原来,他二人前来,仍是捉拿马岱的。

  马岱神色一变,目光望向马超,他相信,以马超高傲的性子,方才虽是恼怒于自己,但也绝不会让外人,当着马超的面,将自己给带走。

  而马超的脸上,确实也显露出了愠怒之色。

  “你们算什么东西,凭什么盘问我家子岳将军?”性格刚烈的庞德,先于马超火了,厉声大喝。

  那吴懿却道:“庞将军不要激动,本将身为主公委任的护军,有监督涪城诸将的责任,今番调查马子岳,也是例行公事而已。”

  吴懿的话冠冕堂皇,叫人无懈可击,可实际上却分明是不相信他们新归顺的西凉军。

  “将军,不能答应他们啊。”庞德转向了马超,满脸的愤意。

  张任却冷言道:“马将军既已归降于主公,就当无条件的服从主公的命令,今吴护军正代表着主公,难不成,马将军你还敢违背主公之意不成,那这样的话,只怕主公对马将军归顺的诚意,就会有所猜测了。”

  张任此言,分明是在威胁马超。

  马超心中恼火,那愤怒的烈火,险些就要喷发而出。

  暗暗咬牙半晌,马超却生生把到嘴边的怒火给咽了下去,拂袖转身,冷哼道:“本将问心无愧,你们想要调查盘问,就尽管带他走好了。”

  此言一出,马岱心头猛然一震,万不想自家兄长,竟然真的纵容自己被带走。

  至于一旁的庞德,也是大为震惊,实想不通马超为何会这般不环护自己的兄弟。

  而张任嘴角,却扬起一抹得意,摆手道:“马子岳,请吧。”

  事到如今,别无选择,马岱只能失望的看了马超一眼,转身大步而去。

  张任二人也告辞而出,而庞德也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出得了帐外。

  大帐之中,只余下马超孤零零一人。

  “兄弟啊,为了马家复兴的大业,为兄只能委屈你了,希望你能体会到为兄的难处。”

  马超摇头暗叹,满脸的无可奈何。

  ……次日,颜军大营。

  “主公,那马岱到底是马超的亲兄弟,今主公放走了他,若是他乃是借机脱困,却当如何是好。”

  听闻昨晚颜良放走了马岱,一大清早,张松便前来表示了忧虑。

  “马子岳是识时务之人,孤相信他不会做那种蠢事。”颜良一身的自信,对自己的决策深信不疑。

  张松不好再说什么,便又道:“今涪城中的敌军士气低落,人心惶惶,主公何不趁机大举攻城,一举拿下涪城。”

  “再等等吧,孤在等一个时机?”颜良淡淡道。

  一个时机?

  张松面露不解,眼下一场大胜,士气正盛,而敌军却损失过半,这难道还不是大好的时机吗?

  颜良看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便笑道:“孤在等着蜀军内斗,马超和张任他们和彼此猜忌,那个时候,方才攻城的最佳时机。”

  原来如此。

  “恕松直言,眼下蜀军虽败,但这种情况下,他们唯有齐心协力,方才能守住涪城,渡过难关,想要让他们彼此内斗,只怕是不太容易。”

  显然,张松明白颜良的意思,但却不太认同。

  此时,颜良的脸上,却浮现一些诡秘的冷笑,“马子岳已经入城,孤相信,蜀军的内斗,已经在发生了。”

  马岳入城,蜀军内斗?

  张松茫然了片刻,琢磨着两者间的联系,猛然间,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喜。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