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和曹操抢时间

第五百五十三章 和曹操抢时间

  刘循这一席话,如同给刘璋打了一针强心剂,令他那黯然焦虑的脸上,陡然间现出了一丝希望之色。

  南中七郡地处益州南部,因是山高地远,夷汉混杂,无论是刘焉还是刘璋,十余年来都不怎么重视。

  刘氏父子对南中的统治,多是委任当地的汉人豪强为太守,基本不派外官,给了七郡很大的自治性。

  因此十余年来,南中七郡对刘氏这个益州牧,多只是名义上的拥奉而已。

  这七郡中分布着诸多夷汉豪强,其中又有夷帅孟获的势力最大,号召力也最大,故是除了官府控制的城池之外,南中大部分的部族和豪强,私下里都奉孟获为主。

  夷人但凡有些实力,都喜好称王,那孟获亦自号为王,南中夷汉之人,皆称之为南蛮王。

  对孟获的此举,刘氏父子也只能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故此,那孟获虽自号为王,却也没有公然反叛刘氏父子,依然岁岁进献方物。

  眼下颜良大举入侵,刘璋这益州牧的统治地位岌岌可危,到了这关键的时刻,走投无路之下,才想起了利用南中夷兵。

  “南蛮夷帅虽私兵众多,可这些蛮夷素来都明奉阳违,暗中割据自立,今就算主公下令调他们北援,这些夷帅可未必会领命。”

  再一次泼冷水者,依然是许靖。

  这一瓢冷水泼得恰到好处,刘璋原本兴奋的表情,立时又黯然了下来。

  “文休所言,似乎也有道理,孟获等夷帅,未必会服从本府的调遣。”刘璋满脸的忧虑。

  这时,刘循却又道:“蛮夷所图者,无非利也,父亲想让他们为我所用,非得以利相诱才是。”

  以利相诱?

  刘璋忧虑的眼神,再度闪现几分希望。

  “父亲可许诺,击败颜良之后,将南中的永昌、兴古、建宁和云南四郡划出,将之赐予孟获等夷帅,准他们以四郡立国称王,此乃蛮夷们梦寐以求之事,儿相信,只要父亲肯开出如此优厚的条件,那些南中夷帅,根本就没有理由不出兵帮我们。”

  割让南中四郡!

  听得刘循此言,在场众人,无不神色一变。

  自汉武帝征服西南夷以来,夷人虽屡翻造反,称王称雄,但益州历代的统治者,都从不予以承认。

  至少,表面上没有人承认过。

  今刘循却要主动的将南中四郡赐给夷人,以法理的形式,准许他们建国称王,此实乃前所未有之事。

  如此之举,不但是对汉廷尊严的玷污,更会令刘璋这个刘氏子孙声名蒙辱。

  在场之人,谁不清楚这个道理,自然是个个都感到惊诧。

  那许靖更是神色大变,激动的跳了起来,作势就要反对刘循的提议。

  而刘循却厉声道:“我知道此计有损威仪,但若不如此,我刘家益州的基业,就要为颜良那狗贼所夺。尔等若是有人反对,就请拿出个既能保全声名,又能保住益州基业不失的计策来,否则,就请给我闭嘴。”

  刘循此言,明显是说给总爱泼冷水的许靖听的。

  满腔大义凛然之词的许靖,话到嘴边,却给刘循此言生生的顶了回去许靖无言以应,尴尬的立在了那里,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帮助刘璋摆脱今日的困境。

  其余臣僚,同样是鸦雀无声,无人敢站出来反对刘循。

  见得此状,刘循转身上前,慨然道:“父亲,事到如今,已无别选持,请父亲速做决断。”

  刘璋本就是个没主意的人,今见得众人没人再反对,心中那残存的顾忌,便即烟销云散。

  犹豫半晌,刘璋狠狠一咬牙,毅然道:“本府心意已决,就依你之计,速去搬调南中夷兵北援退敌。”

  刘璋决意已下,一骑当天就由成都飞马而向,速着刘璋的手谕,奔往南中七郡而去。

  与此同时,刘璋又命自己的长子刘循,将刘璝、吴兰、雷铜三将,率成都半数的兵马,赶往雒城增援张任等溃兵。

  ……三天后,颜良率领着近五万的大军,浩浩荡荡的进抵了雒城以北。

  麾下这五万大军,再加上陆逊的一万多南路军,以及严颜的一万北路军,还有驻守江州、涪城的诸军,颜良在蜀中的总兵力,已是达到了七八万之多。

  这个数字,几乎比他入川之前,翻了一倍有余,而这七八万的大军,倒有一半乃是蜀中的降军。

  从开战之前的送粮,到这开战以来的送人,颜良不得不说,刘璋实实在在的给自己做了一回运输大队长。

  比及颜良进抵雒城以北时,刘循的成都援军已经抵达,张任兵团再次恢复了些许实力,兵力达到了三万之众。

  敌人兵势复振,颜良遂没有第一时间发动进攻,只叫五万大军逼城下寨。

  中军帐中,颜良召集了诸文武,共商攻破雒城之计。

  未及谈到攻雒城之事,张松先将一道严颜发来的加急快报,先向颜良献上。

  “严老将军率军由涪城北上,沿路诸关城蜀军望风而降,严老将军几乎兵不血刃,连破梓潼、剑阁、葭萌关,但是……”

  张松看了颜良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

  看张松那般眼神,颜良知道,但是的后面,必非好事。

  “但是怎么了。”颜良不以为然道。

  张松干咳了一声,继续道:“但是白水关的杨怀和高沛二将,却以关城和一万蜀军,抢先一步投降了曹操,今曹操已命乐进率一万兵马赶至了白水关,全面接手了关城兵马和防务。”

  果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帐中的诸人,彼此看了一眼,各人的眉头都微微一皱。

  颜良的鹰目之中,也悄然的闪过了一丝阴霾。

  白水关乃西川北面这门户,刘氏父子经营多年,就是凭着据有白水关,使得张鲁不能从正面进攻西川。

  今曹操不费一兵一卒,不但得到了白水关,而且还得到了一万精锐的蜀军,这简直就是把颜良到嘴的一块肥肉,生生的给抢了过去。

  颜良很不爽。

  “汉中的战事眼下又如何了?”颜良问道。

  张松忙道:“这也是松正要禀报的,据汉中的细作回报,曹操已于数日之前,用计袭破了阳平关,目下曹操的大军,已由阳平关和斜谷道同时进入汉中盆地,张鲁的形势已是岌岌可危。”

  听到这个消息兵,众文武的表情又是一变,情绪比方才更凝重了许多。

  “张鲁这个废物,想指望他挡住曹操果然是没用,看来曹操攻取汉中的速度,不会比我们攻下西川的速度要慢。”法正感慨道。

  颜良的表情,这个时候起,才开始认真起来。

  先前无论是对付张任,还是马超,颜良都拥有着必胜的把握,那是因为他深知,此二将虽勇,却均是有勇无谋之辈,对付他们并不是很难。

  真正会让颜良费心的,只有奸滑的曹操。

  守住汉中的关键,就在于阳平关,今阳平关已失,曹操精锐的关中军,可以畅通无阻的进入汉中平地,到了这个地步,张鲁那神棍的汉中军,根本连招架的机会都没有。

  最迟十日之内,曹操必可一举拿下汉中。

  而十天的时间之内,颜良却并没有把握,能够攻破雒城,直取成都,逼降刘璋,全据益州。

  这也就是说,当颜良在此与刘璋僵持之时,很有可能要同时面临着,曹操从汉中方向的大举进攻。

  而精锐的曹军,可绝非是战斗力低下的蜀军可比,非是那么轻易可以对付的。

  “曹操攻陷汉中近在眼前,光凭我们眼下的兵力,想要在南北两线作战,只怕是颇为吃力,主公,统以为,该是从东方增兵的时候了。”

  庞统的话,正好提醒了颜良。

  今曹操攻入汉中的兵马,至少也有五万之众,倘若逼降张鲁,收降汉中兵之兵,兵马数很可能达到六七万之多。

  而眼下颜良在蜀中的兵力,也不过八万,其中能用于和曹军精锐关中军抗衡的,只有不到四万的精锐。

  而为了保持对刘璋的压力,他布署于南面的兵力,至少也得在六万之众。

  那余下这两万兵力,又要驻防广大的新得郡县,又要防备北面曹操的庞大军团,显然是不够的。

  念及于此,颜良便点头道:“军师言之有理,与曹操一战在所难免,单凭眼下的兵马难有胜算,必须要从东方调兵才是。”

  当下,颜良便派下手令,派人沿长江而入,昼夜前往东方搬兵。

  这一次,颜良要从豫州一线,调张郃率一万步骑,赶赴益州。

  同时,又从扬州方面,抽调出五千兵马,由潘璋率领,逆江西进前来蜀中。

  有了这新增的一万五千兵马,虽未必能形成对曹操的优势,但守住北面葭萌关一线,直到颜良灭了刘璋,再回师北上,却应该已足够。

  ……数百里外,汉中。

  天高云淡,旭日东升。

  那一支雄纠纠的铁骑军团,迎着初升的朝霞,开出了阳平险关,沿着汉水河畔,向着下游的南郑浩浩荡荡前进。

  那玄色的“曹”字大旗下,身裹红袍的曹操,目光冷峻,神色傲然。

  大军在往东开进,但曹操的目光,却始终盯向南面。

  仿佛,那双锐利的双眼,可以翻越千山万水,看到西川的烽火一般。

  “颜良啊颜良,你等着吧,本相收拾完了张鲁,很快就会南下,去跟你将前仇旧恨,一并了结……”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