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南蛮母女

第五百五十四章 南蛮母女

  一骑绝尘而来,曹操神思收敛,举目望去,来者正是郭嘉。

  “启禀丞相,乐将军的兵马,已经进抵白水关,收降了关城的蜀军。”郭嘉笑着报上了捷报。

  曹操听了,精神顿为一振。

  先前他还担心,只怕颜良抢先一步夺取了白水关,如此一来,不但能锁住入西川的门户,还能北上威胁阴平和武都二郡,进而威胁阳平关的侧后。

  如今乐进进抵白水关,让曹操是着实的松了口气。

  “西川的战事如何了?马超那厮可曾帮助刘璋守住涪城?”曹操问道。

  郭嘉摇头一叹:“颜良这厮用兵了得,马超也帮不了刘璋,涪城的蜀军已是南逃,颜良一路势如破竹,眼下已是攻至了雒城。”

  “雒城么……”曹操的眉头暗暗一凝,一丝阴霾涌上心头。

  他当然知道,雒城乃是成都最后一道屏障,而成都若为颜良攻陷,整个刘璋政权也将随之覆灭,颜良将一举全据益州。

  “刘璋果真是个废物,看来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传令全军,加快向南郑挺进。”曹操开始有一些急迫。

  这时,郭嘉却是诡秘一笑:“丞相休要担心,今阳平关已失,南郑已是无险可守,嘉以为,丞相只消一道劝降书发往南郑,那张鲁必然不战而降。”

  郭嘉之计,令曹操眼前为之一亮。

  于曹操而言,张鲁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对手,曹操眼中真正的对手,也只有颜良。

  倘若能收降张鲁,以最快的速度夺取汉中,他便能抢在颜良攻陷成都前,举兵南下,大败两线作战的颜良。

  思绪飞转,曹操猛的勒住了战马,高声令道:“拿笔墨来——”

  ……建宁郡,滇池县。

  一骑飞马入城,穿直夷汉杂居的县城,直奔城南的一处楼寨。

  楼寨的竹堂之中,虎背熊腰的夷帅孟获,正自舞着两柄大斧,呼呼生风,甚是威风。

  一路斧法舞尽,身后爆发出一声喝彩场。

  孟获回头看去,喝彩之人,正是自己貌美的妻子祝融。

  方今已然快要入夏,南中天气湿热,祝融的上半身只着一件无袖的麻布衣,一双圆润的臂儿裸在外面。

  而她的下半身,则只着着一件及膝的皮裙,小腿肚子尽也露在外边。

  皮裙紧紧裹着那丰腴的双臀,将祝融丰满却不失曲线的身材,尽显无疑。

  得到了妻子的喝彩,孟获面露得意之色,将大斧丢给左右部下,一屁股便坐在了兽皮榻上。

  “大王练武想必练累了,快喝些水解解渴吧。”祝融很贴心的给自己丈夫倒了一碗凉水。

  孟获一口饮尽,大呼过瘾。

  “大王,听闻近来川北正为外敌所攻,不知眼下战事如何了?”祝融看似随口的问道。

  孟获摸着嘴巴道:“侵入川北是个叫颜良的东方诸侯,刘璋那个软蛋叫人家打得连败,眼下连涪城也失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要完蛋了。”

  听得此言,祝融那美艳的脸上,不禁浮现一丝惊臆。

  她虽自幼居于南中,但对川北的地理也有所了解,自知涪城乃成都北面的重镇,却不想,竟然这么快就失陷了。

  “刘璋虽是软弱,但麾下好歹也有张任那样的大将,却不知颜良到底是个什么人物,竟能如此厉害?”

  夷人崇拜强者,此时的祝融,耳听颜良如此了得,不禁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个颜良也算是个豪杰,听说他原本是袁绍的部将,后来叛袁自立,连着灭了荆州的刘氏,还有扬州的孙氏,连许都都给他拿下了。”

  孟获虽地处南中,但并非消息不通,对于外界的风云变化,时时也能从往来的商人们口中得知。

  “若是如此,那这颜良便是个真英雄,刘璋那等暗弱之主,如何能是他敌手。”

  祝融听过颜良的事迹,不禁感慨赞叹。

  孟获神经虽然比较粗,但这个时候,却也听出了妻子对颜良的那份敬意,不禁面露不悦之色。

  当下孟获冷哼了一声,不屑道:“姓颜良不过是时运好而已,本王若是有机会,亦可成就一番大事。”

  孟获的言语中,充满了酸酸的味道。

  祝融这才意识到什么,忙是笑道:“大王武艺绝伦,又深得南中夷汉子民爱戴,若非地处南中偏辟之地,无法施展抱负,定然也能创下一番英雄大业。”

  祝融对丈夫一番恭维,孟获这才满意,大碗的灌了几口清水。

  正当孟获兴致大起,打算指点江山之时,忽有蛮兵奔入竹堂之中。

  “启禀大王,越嶲太守雍闿飞马手信送到,有十万火急之事与大王商议。”蛮兵将一封帛书,双手奉上。

  孟获将那一封帛书接过手中,懒洋洋的打开了看去。

  孟获虽为南夷,但身为南中豪强,与汉之礼仪文化也颇为知晓,故亦识得汉文。

  那雍闿原为汉高祖所封什方侯雍齿的后人,世居于南中,亦为南中汉人豪族,刘氏父子忌惮其实力,故封其为越嶲太守。

  孟氏乃南夷第一大豪族,雍氏为汉人第一大豪族,两家素来交好,那雍闿与孟获私交甚密,平素还以兄弟称之。

  孟获原以为,这封只是他那雍家兄弟日常的通好信罢了,但才看几眼,整个人突然间就激动了起来,眼眸之中更是闪起兴奋的神彩。

  “天助我也,当真是天助我也!”信看罢,孟获腾的跳起来,兴奋的大叫。

  祝融不禁奇道:“不知雍太守信中所说何事,竟让大王如此高兴?”

  “颜良兵马已杀到雒城,刘璋势孤难敌,不得已之下,便派人往南中发下手令,请雍兄弟和本王联手,号召南中豪帅发兵北上,帮他抵御颜良,并许诺划出南中四郡给我们,让我们建国称王,这还不是天助我们吗,哈哈——”

  孟获兴奋之极,不禁放声狂笑起来。

  祝融颇有几分见识,自也知道刘璋这一道文书的意义,不禁也兴奋起来。

  南中之地汉夷豪强混杂,孟获虽为夷人第一大豪强,可以自立称王,但七郡的汉人大多数汉人豪族,却并不承认。

  这些汉人豪强表明上,依然拥护着刘璋代表的益州汉人政权,他们所希望的,只是能继续的自治下去,而并非彻底的与北方翻脸分裂。

  今有刘璋的这一道命令,孟获便可堂而皇之的占据南中四郡,借着刘璋的名号,征伐那些不服他的汉人豪强,并以此来号召各路蛮夷豪强,完全的割据南中四郡,名正言顺的建国称王。

  简单而言,刘璋的这道手令,就等于从法理上,承认了孟获蛮王之号,以及南中夷汉豪强们割据立国的合法性。

  孟获虽没那么多的智谋,但也知道,但也知道名正言顺的重要性。

  今得刘璋这道手令,他不为之兴奋发狂才怪。

  “大王,既是如此,那大王已决意起兵助刘璋了吗?”祝融问道。

  孟获冷笑道:“有了刘璋这道手令,本王先将南中四郡收取了,聚合了各部兵马再说,至于去不去北援刘璋,那就不一定了。”

  祝融想了想,却道:“割让南中四郡,乃是刘璋所为,倘若那刘璋为颜良所灭,到时颜良不承认刘璋这道割让之令,于我们岂非不利。”

  妻子的话提醒了孟获,这位蛮王遂是踱步于竹堂中,捋着胡须细想。

  沉吟半晌,孟获道:“夫人言之有理,还是保住本王这位废物的话,待本王收取四郡,建国称号之后,便率兵北上,帮刘璋收拾了颜良那厮。”

  话音方落,却听堂外传来一稚嫩却骄傲的女声:“父王若要出兵去北方杀汉人,女儿愿为父王做开路先锋。”

  孟获和祝融回头看去,却见昂首步入堂中的那高挑少女,正是自家的女儿花鬘。

  这花鬘虽年芳十三,但素来喜好舞刀弄枪,自幼练就一身武艺,纵使孟获麾下的夷将,亦无人能敌,与其母祝融一样,堪称南夷中的女中豪杰。

  花鬘受其父熏陶,平素最恨的就是受汉人官府的统治,哪怕只是名义上的而已。

  故是适才在外面听到孟获要发兵北上,心中大喜,当即便进来请战。

  孟获也在兴头上,见女儿如此自信,当即豪然笑道:“鬘儿既是如此有勇略,为父此番北征,自然要带上你,咱们父女齐上阵,痛痛快快的大杀一场北方的汉人,叫那些汉人再也不敢想要统治咱们南人。”

  “多谢父王。”花鬘大喜过望,已是激动得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就杀奔北上,大杀汉人。

  ……雒城。

  日落西山,雒城北面的城墙一线,又是一场血腥的攻防战结束。

  强攻半日,在付出了千余将士的牺牲,杀伤了五百多蜀军之后,颜军依然没能攻破雒城。

  日已西斜时,颜良只得下令全军暂退。

  这已经不知是颜良第几次强攻雒城。

  自闻曹操攻陷阳平关之后,颜良就开始对雒城动手,但这一次马超和张任,都如同惊弓之鸟一般,无论用尽各种手段,始终都不肯出城一战。

  而在不久之前,汉中传来消息,张鲁已弃却了南郑,奔入了巴西郡避难。

  这就意味着,曹操实际上已控制了汉中郡,现在只剩下收降张鲁,就可以结束汉中之战。

  在这种局势下,颜良不得不加快节奏,开始举兵强攻,试图用硬碰硬的手段,强行攻下雒城。

  连攻多日,效果却显然不是很明显。

  还往大营,入得中军帐时,张松已等候在此。

  未待颜良进入帐中,张松已神色凝重道:“主公,南中细作传来情报,刘璋割让了南中四郡,夷帅孟获已占据四郡,自号为大越国王,正率五万蛮兵北上,声言要支援刘璋。”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