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五十五章 竟敢出卖汉人的利益!

第五百五十五章 竟敢出卖汉人的利益!

  这个消息,的确是让颜良吃了一惊。

  让颜良所吃惊的,不仅仅是刘璋竟然想起借用南中的夷兵,更是刘璋竟然大胆到割土于蛮夷,公然准许他们建国称王。

  身为汉朝刘氏皇族,竟然能干出这种事来,看来刘璋真是被逼到了狗急跳墙的地步,连脸都不要了。

  借用蛮兵这种事,诸侯们只要有条件,哪个不曾用过,颜良就曾借用沙摩柯的五溪蛮军,来对付孙权。

  这也没什么,因为在诸侯们看来,蛮夷只是低劣的族类,是可以利用的工具,给他们点好处,利用完了,再想办法整死他们就是。

  但似眼下的刘璋,利用蛮夷也就罢了,竟然还要割地给他们,允许他们建国称王,这简直就是在出卖全体汉人的利益。

  啪!

  颜良猛然拍案,怒道:“什么狗屁刘氏皇族,你们也不想想,你们的祖先为了征服这些蛮夷,死伤了多少汉家子弟,前人所有的努力,今却被你们如此轻易的葬送,刘璋啊刘璋,你这个贱人,你这是自己在找死!”

  刘璋与颜良本没什么仇怨,原先颜良还想着,等攻下成都之后,好歹留刘璋一条性命,让他去做一个富家翁。

  但是现在,刘璋这低劣的作法,却激怒了颜良,促使颜良决定,非宰了那小子不可。

  “没想到刘璋竟会出此下策,竟会割土让那孟获去建什么大越国,看来我真是小看了刘璋的无耻底线了。”

  张松在感慨,感慨自己跟随刘璋多年,还是没有完全了解这位懦弱之主。

  懦弱之人,他的无耻程度,往往也是常人难以想象。

  脚步声响起,黄忠等诸将相继赶到了大帐,这些猛将们也听闻了关于南中蛮夷起兵之事。

  “主公,听闻那刘璋割了南中四郡给蛮夷,还准许他们建了什么大越国,可有此事吗?”老将黄忠问道。

  颜良示意了张松一眼,张松便将来自于南中的那道情报,示于了众将。

  情报传阅一遍,每一个看到的将领,无不是惊怒万分,当情报遍传之后,整个大帐之中,已是群情激愤。

  “刘璋这个懦夫,打不过咱们,竟然靠割地给南夷来换出救援,真是个天大的懦夫!”

  “什么狗屁皇族,根本都是无耻之徒,无耻之极。”

  “主公,咱们这就打入成都去,宰了刘璋那不要脸的懦夫。”

  “蛮夷敢建国称王,咱们就把一并宰他们,杀到他们鸡犬不留。”

  ……大帐之中,诸将激愤亢奋,怒火冲天,叫战之声已是响成一片。

  颜良环视着愤慨的诸将,脸上的杀意与雄心,亦在如潮水一般的涌动不休。

  “张永年何在?”颜良猛然喝道。

  “属下在。”张松忙是拱手以应。

  颜良厉声道:“孤命你速做一道《讨刘檄文》,将刘璋割让我汉人土地,向蛮夷奴颜求救的卑劣之事大书特书,然后抄写几万份,遍传益州诸郡,再射几万道入雒城,让那班蜀人知道,他们所效忠的主子,究竟是何等无耻的懦夫。”

  原本颜良入侵益州,在舆论上不占优势,但眼下刘璋既是给了他这个打心理战的机会,颜良又岂能错过。

  “属下明白该怎么做。”张松应道。

  接着,颜良又鹰目冷肃,扫视着诸将,愤然道:“刘璋这种无耻的懦夫,留在世上也是了笑话,孤命尔等即日起,不分昼夜狂攻雒城,孤要破雒城,陷成都,亲手宰了刘璋这个懦夫——”

  素来沉稳如山的颜良,此时胸中的怒火,也在熊熊的燃烧。

  愤怒如他,慨然的下令绝杀之令。

  “破雒城,陷成都,宰刘璋——”

  “破雒城,陷成都,宰刘璋——”

  群情激怒的诸将,挥舞着铁拳,愤怒的高喝着,宣泄着他们的愤杀之意。

  滚滚的杀气,如怒涛一般,冲破这营帐,震撼天地。

  狂攻,开始。

  不数日的时间内,张松就写了一道精彩绝伦的《讨刘檄文》,将刘璋的无耻行径,秉笔痛斥,并抄写了万余份,以强弓硬弩射入了城内。

  此时,刘璋割地,南夷建国的传言,已然是流入了雒城之中,一城的军民无不耳闻。

  蜀人虽然承平已久,蜀军虽然战斗力低下,但这并不代表着蜀人就没有尊严,没有骨气。

  刘璋用割地换取南夷的援军,消息传来,不少有骨气的蜀人,均觉得是莫大的耻羞,非但没有感到一丝庆幸,反而更对刘璋感到失望。

  雒城之中,很快就弥漫起了一股怨气,对刘璋所为的埋怨,这种怨气正如星星之火一般,正在迅速的传播。

  面对着怨声载道的将士,张任等蜀将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尽量的弹压这种情绪。

  弹压士卒的情绪,乃是出于自身的职责,但那些蜀将的心中,又何尝没有对刘璋作法的不满。

  身为蜀中第一大将的张任,在听闻这个消息之后,便修书一封派人送往成都,以向刘璋力陈利害,劝刘璋向南夷求援可以,却万不可割地,更不能允许南夷建国称王。

  身为前线将领,张任自然不了解刘璋的苦衷,而性情刚烈的他,上书的言语也相当的激烈,更是直斥刘璋此举,乃是背弃刘家先祖所为。

  刘璋虽然懦弱,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就没脾气,如今受到属下这般公然的斥责,原本就心虚的刘璋,自然是恼羞成怒。

  恼火的刘璋,只怕张任的立场,影响了前线的士气,便即下令将张任招回了成都,削夺了他的兵权。

  而张任在极力上书反对之时,马超也同时上书,盛赞刘璋此举的英明,声称南夷乃是一股可观的力量,不懂得借用来对付颜良,才是愚蠢的表现。

  马超拥有着一半羌人的血统,其父马腾更是靠着纠结羌人造反而成势,故在马超看来,借助外族的力量攻伐汉人,乃是理所应当之事。

  关键时刻,马超的上书给了刘璋极大的声援,欣喜之下的刘璋,对马超的忠诚自是更加的信任,当即便下令,命马超接管了张任所统的兵马。

  马超投奔刘璋未久,在蜀军中威望未著,今虽接管了张任的兵马,但那些蜀兵中,不服者却甚重。

  而颜军射入城中的《讨刘檄文》,则如火上浇油一般,让蜀人心中的那股怨气,燃烧的更加猛烈。

  在檄文的煽动下,雒城的蜀军士卒,对刘璋的不满更是与日俱增,抵抗的信心则随之剧跌。

  而颜良发动心理战的同时,对雒城的强攻也大举实施。

  黄忠、甘宁等宿将,率领着五万大军,不分昼夜的对雒城实施轮番的进攻。

  霹雳车、弩车等重型的攻城武器,同样也是日夜的轰击着雒城各门。

  蜀地多山,多山则多石,这样的地形条件,反而给颜军的霹雳车提供了天然的火药,颜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就地的搜集到大量质地优良的石弹。

  一连四天的狂轰,颜军共向雒城中射入了近十万枚的石弹,沿城一线的内外地面,皆已被石弹堆起了厚厚的一层。

  无休止的,全天候的强攻,无情的折磨着蜀军的斗志,而心理战方面的打击,,则从根本上瓦解着蜀军的士气。

  强攻到第五天,雒城的蜀军终于开始瓦解。

  蜀将吴兰不满马超的指挥,率领着三百多亲军,试图偷开北门,接应颜良军入城。

  尽管吴兰因为势单力孤,最终被及时赶来的马超杀败,只带了数十兵马仓皇逃奔到了颜营,但吴兰的“反叛”,对蜀军所造成的影响,却是不可估量的。

  继吴兰之后,大批的蜀兵都谋图投奔颜军,因是刘循、马超加强了四门的守备,这些叛逃的士卒,只有通过爬越城墙,在夜中冒险逾城投奔颜军。

  先是十几号人,接着便是几十万人,虽后则发展成了成百成百的士卒,有组织的逾城而逃。

  不数日的功夫,则有近两千余人逾城投降了颜良。

  对于这些降卒,颜良自然是厚加相待,好吃好酒的招待他们,然后组织着他们前往雒城各门,招揽城中的同伴投降。

  如此一来,受到煸动而投降的蜀军,则是与日俱增。

  面对着如此不利的形势,马超便向刘循建议,对抓获的那些叛逃未遂的士卒,予以极刑的处置。

  同时,马超还建议,在全城范围内搜取射入城中《讨刘檄文》,对于敢私自阅读,或是藏匿檄文者,一律格杀勿论。

  无可奈何的刘循,只能采纳了马超的提议,用血腥的政策,来弹压城中军民的背叛之心。

  一夜之间,整座雒城便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因之被杀的军民,多达千人之众。

  尽管马超他们用尽了恐怖的手段,但杀戮却并未能减缓叛逃,反而使叛逃的规模,与日俱增。

  城外的颜良,则是每日接见着叛逃而来的蜀兵,用好酒好食,还有他的安慰,来收取蜀人之心。

  同时,颜良则在盘算着日子,照这般形势来看,雒城的蜀军已是支撑不了多久。

  这时,巡视降营归来,颜良前脚才入大帐,后脚庞统等几位谋士,便匆匆的跟了进来。

  张松将一道帛书双手奉上,兴奋道:“主公,我们的时机终于到了,雒城中雷铜派人送来密信,称刘循无奈之下,已是接受了马超的献计,今夜要倾巢而出,前来夜劫我军大营。”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