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五十七章 把马超逼到发疯

第五百五十七章 把马超逼到发疯

  那一声洪钟般的“杀”喊,雄浑之极,竟是盖过了万千敌人的呐喊之声。

  三军将士的热血,瞬间被颜良那一声暴喝点燃。

  “杀——”

  沉寂已久的颜军将士,齐声狂吼,势如长虹,刺破了这漆漆的夜色。

  大黑驹四蹄纷飞,青龙刀寒光流转,颜良便如那黑色的闪电,破风而出。

  天崩地裂之声,随之而起。

  一队队的颜军将士,如决堤的洪流一般,轰然而出,穿过一座座空荡的军帐,直入营门一线杀去。

  浩荡的军势,震天动地,数万的将士,如同来自于地狱的幽灵军团一般,突然间就从黑暗中现身。

  此时,马超的人率领的两万蜀军,刚刚才突破鹿角与营栅,冲入了颜营之中。

  原本士气低落的蜀军,眼见自己竟然能冲入敌营,皆是惊喜万分,只以为他们的计策成功,终于可以用一场胜利,来洗所有的耻辱。

  然而,他们的美梦与自信,还没有持续片刻,就被突然现身的颜军兵潮所击碎。

  将军们不是说,颜军全无防备的吗,那这人山人海的颜军,又是从何而来!?

  蜀军的自信,瞬间陨落,剩下的只有惊恐。

  纵马而入的马超,那一脸的自信,同样在顷刻间凝固成冰。

  看着漫漫卷来的敌潮,马超如被惊雷所击,脑海里边只余下三个字:

  中—计—了!

  “颜良那匹夫,竟然能料到我会来劫营,这怎么可能——”

  马超知道颜良诡诈,但他却无法理智,颜良竟然诡诈到这般地步,连他什么时候劫营,都能一清二楚。

  惊恐的马超,当然不会知道,颜良之所以会有准备,乃是因为有雷铜充当内应。

  “撤兵,速速撤兵——”

  情知中计的马超,不及多想,急是拨马转身而逃。

  刚刚才涌入颜营的蜀军,如退潮的海水一般,很快就倒溃了回去。

  前军与后军相互拥挤倾轧,两万多的蜀军堵在了沿营一线,又岂是一时片刻能够撤退得了的。

  而就在蜀军陷入短暂混乱的一瞬,黄忠、甘宁、吴兰、马岱乃至周仓等颜军诸将,已尽皆率军杀将而出。

  五六万的颜军,分兵数路,倾巢而出,如一支支离弦的利箭一般,射向蜀军这只惊恐的猎物。

  惨叫骤起,人仰马翻。

  中央处,老将黄忠一马当先,率先挥军撞入敌军,将混乱的蜀军从中一截两段。

  阵脚乱的蜀军,只能丢盔弃甲,望风而逃,却沦为了颜军追赶辗杀的对象。

  血腥的杀戮,就此展开。

  马超与庞德所部的西凉兵,颇有一些骑兵,眼见颜军杀到,当即丢弃了那些蜀兵步卒,掉头望风便逃。

  东面一线,吴懿所部却没那么幸运。

  他所统的步兵,基本全为蜀军步兵,交战未久,便被颜军的轻骑分割包围,陷入了各自为战的境地。

  “雷将军,咱们中计了,你我集合兵马,一齐从西南面杀将出去。”满脸是汗的吴懿,大声叫道。

  雷铜拨马而至,高声道:“子远将军先走,末将为你断后。”

  吴懿正愁没人断后,眼见雷铜自告奋勇,心中不禁一喜,拨马便转身欲逃。

  为在吴懿刚刚转身之际,雷铜猿臂一伸,手中的铁锤忽的击出,正中吴懿的后背。

  猝不及防的吴懿,闷哼一声,只觉两眼一花,扑嗵便是栽倒在了马下。

  雷铜冷笑了一声,伸手将昏死的吴懿提了起来,拨马便向颜营方向折返而去。

  夜色之中,惨烈之声震天动地。

  借着骑兵的优势,马超和庞德二将,率领着百余西凉骑兵,一路向南狂逃而去,抢在颜军的合围完成之前,逃离了战场。

  那被马超所抛下的两万蜀军,正好为他迟滞了颜军的追击,使他可以顺利的脱出升天。

  耳听喊杀之声已远,策马狂奔的马超,长吐了一口气,口中恨恨道:“没想到姓颜的狗贼如此奸滑,竟然识破了我的劫营之计。”

  “将军,我军损失几近,眼下只余下这百余骑,下一步该当如何是好?”依然追随的庞德,焦虑的问道。

  马超看了一眼四周,浴血的脸上,不禁也流露出了几分黯然。

  归降刘璋之时,他麾下还有一万西凉勇士,这几场仗打下来,却只余下了百余骑。

  此时的马超,可以说是输光了所有的本钱。

  “兵马没了还可以再聚,只要我马超还活着,还怕没有追随不成,先回往雒城,保那刘循退回成都再说。”

  战败到如此凄惨的地步,马超的傲慢依旧没的被击碎。

  庞德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阴云,但他却仍是默默的追随着马超,一路向着雒城而去。

  此时的刘循,正立于雒城的城头,焦虑不安的等着夜袭的消息。

  几里外的喊杀声,就像是一根根针一般,时时刻刻,挑动着他脆弱的神经。

  “列祖列宗保佑我刘家父子,请保佑我这一战获胜吧……”

  刘循的企求,很快就有了回应,黑暗之中,分明有马蹄声在逼近。

  刘循以为是报捷报的来了,急是叫点起火把,好看了究竟。

  “我是马孟起,快放我入城——”

  刘循一愣,心想就算要报捷报,也不该是马超亲自前来才对。

  心怀狐疑,借着火光向下看去,果然见马超驻马于吊桥之下,身边只跟着百余狼狈的西凉兵。

  刘循不及多想,赶紧叫打开城门,放下吊桥。

  马超一众策马而之时,刘循已经奔下了城头。

  “孟起,袭营之战结果如何,你怎不指挥战斗,却自己先回来了?”刘循大叫着问道。

  马超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却马上表现出极愤慨之色,叫道:“咱们军中出了奸细,把我们劫营的计划透露给了颜良,那厮事先已有准备,我军中了伏兵之计,只有我拼死杀了出来。”

  瞬间,刘循石化在了那里。

  狐疑、不安,抑或是希望,所有的神色都烟销云散,残留在刘循脸上,只余下惊怖与绝望。

  “大公子莫要惊慌,成都尚有兵数万,今南中援军也已在路上,只要保得人在,今日一败何愁不能雪耻。”马超倒是自信的安慰道。

  刘循从失魂落魄中醒来,此时的他也没了主意,只惊问马超眼下该如何是好。

  马超便说先保他撤回成都之后,再作从长计议。

  事到如今,两万多兵马都已覆没,城中只余下几千号残兵,这雒城根本无法再守,也只有逃回成都的份。

  刘循叹惜了半晌,也只能听从马超之计,当即下令余兵由南门撤退。

  就在刘循刚要动身时,马超却忽然想起什么,忙道:“这雒城之中屯有数十万触粮草,今若一撤,岂非拱手留给了颜良,大公子,不若让我一把火把各处粮草都烧了,一粒米都不留给那狗贼。”

  “一切由孟起做主便是。”刘循已乱了分寸,哪里还顾得许多,赶忙便拨马先走。

  刘循一走,马超便即发下号令,命他的骑兵们奔往各处粮仓,以及雒城的库府放火。

  这时,庞德却道:“将军,城中几处的粮仓,都与百姓房舍相邻,这若是一放火,火势稍的蔓延,整座雒城都有可能被烧起来呀。”

  “烧了更好,正好一把火烧成白地,什么都不留给那狗贼。”马超冷酷不屑道。

  庞德大惊,急道:“将军,城中尚有百姓数万,这要是一放火,岂不将一城生灵尽皆烧死?”

  马超冷冷道:“这班无用的妇孺,烧死了也好,免得他们落入颜贼手中,助纣为虐,事不宜迟,你还不去速速动手。”

  马超的残忍,深深的刺激到了庞德。

  沉吟片刻,庞德拱手沉声道:“将军,放火烧杀妇孺,实非英雄所为,请将军收回此命。”

  追随多年的庞德,竟然在此时抗拒了命令,还且还称他马超所为,非是“英雄所为”。

  愣怔了一下,马超不禁勃然大怒,厉声道:“庞令明,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讽刺本将,你难道想造反不成?”

  面对马超的斥责,庞德只默默道:“末将岂敢,末将只是觉得将军此举,实在太过残忍,传将出去,世人笑将军屠杀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岂非有损于将军的威名。”

  庞德的话,非但没有劝动马超,反而令马超愈加恼火。

  马超瞪着庞德,厉声道:“我马超想杀谁就杀谁,这些没有利用价值的家伙,统统都该杀,老子我管他别人怎么说,庞德,我再问你一句,你到底听不听本将之令。”

  厉喝声中,马超已握紧了手中的银枪,眼眸之中,杀机已然在喷涌。

  面对着疯狂的马超,庞德暗暗咬牙,目光中闪烁着犹豫,似是在进行着复杂的心理斗争。

  犹豫半晌,庞德叹息一声,拱手道:“这等不光彩的行为,恕末将难以从命,末将再次恳请将军收回成命。”

  马超怒了,前所未有的怒,怒到满脸如火通红。

  “好啊,马岱背叛了本将,现在连你这个我马家的家将,也敢不遵我号令,庞德,我看你是想找死——”

  愤怒已极的马超,怒斥声中,猛然间挥纵手中银枪,忽的便向庞德刺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