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五十八章 破雒城,唬屠夫

第五百五十八章 破雒城,唬屠夫

  那突如其来的一枪,快如闪电,直取庞德的胸口。

  马超这突然使出的一招,竟是要致庞德于死地。

  庞德抬头瞥见时,那一道银色的枪芒,已如电光一般扑至面前,不禁令他大吃一惊。

  庞德知道马超冷酷无情,当他看到马超勃然大怒之时,也曾担心过,会对自己动手。

  但庞德没有想到,马超竟然绝情至斯,自己好歹跟了马家这么多年,他竟是一出手,就要取自己的性命。

  来不及多想,庞德急是举刀相挡,刀锋尚未完全护住身体时,马超那近乎于偷袭的一枪,已然刺到。

  哧——枪锋贴着刀背划过,溅起漫空的火星,尽管庞德护住了胸口,但马超这一枪来势太快太猛,庞德仓促起刀,根本无法将枪上的力道全部卸去。

  只见那贴着刀背划过的枪锋,顺势一挑,只听“哧啦”一声,庞德的肩甲已被刺破,肩部更被枪锋划出了一道口子。

  庞德只觉肩部一阵剧痛,鲜血已大股的涌了出来,瞬间就浸湿了半边衣甲。

  “将军,你这是要干什么?”庞德急是拨马约退数步,捂着肩头的伤口,满脸惊愕。

  马超那阴冷的脸上,尽皆冷绝与杀机,一双凶目喷射着凶戾的杀机。

  他银枪指向庞德,冷冷道:“庞德,你身为我马家家将,却敢不尊我号令,那你就是我马超的敌人,今日,我就宰了你条不听话的狗!”

  话音未落,马超纵马舞枪,直向庞德杀来。

  不听话的狗……这五个字,如一柄利剑,深深的插入了庞德,令他的尊严深深的为之刺痛。

  一直以来,庞德虽身为马家家将,但却一直为马氏父子视为心腹,庞德也从来都把自己当作是马家的一份子。

  而对于马超,庞德既将之当成自己的少主,又将之视为自己兄弟。

  正是因此如此,无论马家败落到何等地步,庞德都一直追随着马超,甚至不惜投奔于刘璋这样的懦夫。

  但是现在,正是这样一个自己视之为兄弟,忠心追随的人,却把他庞德只视为一条“不听话的狗”。

  庞德心如刀绞。

  但他却没有时间来心痛,马超那要他命的锋枪,已然再度破风袭至。

  又是一招取他性命的杀招。

  一声暴啸,庞德手中的战刀猛的扬起,如电光一般扫向刺枪锋。

  只听得“哐”的一声激鸣,马超那劲力刚猛的一击,竟是给庞德生生的荡了开去。

  一击失手,马超不禁吃了一惊,谁想到庞德肩上受伤,竟然还能够挡开自己这力道刚烈的一击。

  惊诧之余,马超更是怒了,银枪舞动,流光四溅,重重枪影如狂风暴雨般的卷向庞德。

  “我是不听话的狗,我是不听话的狗,哈哈——”

  受伤的庞德,却跟疯了似的,边是大笑,边拼命的抵挡着马超的攻击。

  那一声声的笑声,听起来是何等的悲凉,仿佛在自嘲自己这些年来的愚忠一般。

  “你这条狗,还不去死——”

  马超却丝毫听不出庞德的悲凉与失望,傲慢如他,心中便都是恨,恨不得将庞德这条“不听话的狗”给碎尸万段。

  但马超却吃惊的发现,受伤的庞德,仿佛潜能爆发了一般,根本无视肩伤的痛苦,只疯了似的狂舞着战刀。

  庞德之武艺,本只介于一流与绝顶之间,比之马超尚有些差距。

  然此时悲愤交加之下,所爆发出来的疯狂战斗力,竟使马超一时难以战下。

  庞德如此顽强的抵抗,令马超惊异之余,更是怒不可遏,他便即拿出生平的实力,银枪疯狂的攻向庞德。

  转眼之间,二人已战过百余招,庞德已是鲜血洒了一身一地,却依然顽强的屹立在那里。

  此时,城外已经响起了喊杀之声,那是得胜的颜军,正向着雒城狂攻而来。

  马超心中一惊,暗想自己才刚逃回雒城未久,颜军应该还在被他抛下的那两万蜀军拖着,怎可能这么快就杀到。

  马超心惊,他的那些部下更是心惊,耳听得城外颜军杀到,很快便各自如鸟兽般散尽。

  部下逃尽,马超只余孤身一人,他便想赶紧宰了庞德,然后再离城撤往成都。

  念及于此,马超抖擞精神,枪法愈加的锐不可挡。

  庞德终究还是血肉之躯,那股子疯狂之劲过去后,受伤的劣势便很快显露出来,在马超一招猛似一招的攻击下,庞德渐渐已有所不支。

  战不过两百合时,庞德的臂上和背部,已为马超刺伤数处,整个人已是鲜血淋漓,浑若一个狰狞的血人一般。

  而此时,不少颜军已攻上了城头,正无情的杀戮着那些,被刘循所抛下的残兵。

  轰响声中,城门也被撞将开来,大股的颜军从外一涌而入。

  左右处,那些惊恐的蜀军残兵,很快就丧失了斗志,纷纷的抱头倒溃。

  “狗东西,你还不死——”马超眼见杀不了庞德,心中焦虑,厉声大叫。

  而此时的庞德,已是气喘如牛,汗如雨下,只能靠着本能的精神,勉强的迎击着马超的狂攻。

  寒光流转,一记重击之下,庞德身形一个不稳,身前破绽大开。

  激战数百回合,马超终于逼出了破绽,心下不禁大喜,手中银枪顺势刺出,如电光一般直扑庞德的胸而去。

  战刀被荡开,身形未稳的庞德,已根本无力回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滴血的枪锋袭至。

  生死一线,庞德的心头涌上一股前所未有的悲怆。

  自知无法再敌的庞德,已是放弃了抵抗,闭上眼睛准备受敌。

  银枪如电,呼啸而至。

  锵——一声猎猎的激鸣,几将耳膜震破。

  黯然受死的庞德,本能的睁开了眼睛,竟发现自己的胸口并没有被刺穿。

  抬头看时,竟见一柄青光流转的战刀,千钧一发之际出现,竟在咫尺之间,挡住了马超的枪锋。

  庞德转头看去,瞬间就惊呆了。

  而一枪失利的马超,同样也是惊得满脸诧异,狂暴的眼眸之中,竟是闪烁出了惊怖之意。

  青龙刀,大黑驹,那挡下马超致命一击的人,正是颜良。

  猿臂一抖,青龙刀猛一上挑,马超的银枪便被荡开去。

  吃惊的马超不及多想,下意识的就拨马退后几步,横枪而立,一副忌惮的样子。

  颜良勒马于前,青龙刀斜拖在侧,冷笑道:“先是出卖自己的兄弟,现在又杀自己的部将,马超,你这是要闹哪样呢。”

  刀鹰似的眼眸,傲视着惊诧的马超,表情之中,极尽的讽刺。

  此时的大营一线,黄忠等诸将,仍在围杀着那两万蜀军。而颜良则自率虎卫亲军,绕过混乱的战场,直取雒城。

  方自杀入城中时,颜良便惊奇的发现,马超竟然正在攻击着自己的部将庞德。

  庞德之武艺,堪称当世一流,而演义之中,此人一旦狂暴起来,还可以和关羽这样的绝顶高手战成不相上下。

  此等一员勇武的猛将,颜良早就有心收入麾下。

  今时马超对庞德杀下手,可见主臣二人已然反目,此岂非上天把庞德送给自己,眼见庞德有危,颜良如何能不出手相救。

  “庞德,你这条狗,果然和马岱一样,背叛了本将,你这无耻的……”

  马超恨怒欲骂,颜良却长刀一扬,冷冷道:“马超,你不要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是条丧家犬,四处投奔别人,庞令明并没有投奔于孤。”

  颜良嘴上毫不容情,厉声打断了马超的恶语。

  此时的庞德,耳听得马超冤枉自己投奔颜良,心中又是一阵的痛苦。

  但当他看到颜良竟不趁机离间,反而主动为自己澄清之时,不禁又对眼前这个曾经的敌人,心生了几分敬意,暗暗感叹颜良的气度。

  “马超,我庞德自问对你马家忠心耿耿,十余载不曾背弃,我更把你当兄弟一样对待,你难道就是这样对待兄弟的吗?”

  庞德终于忍受不住,出言发泄自己的委屈。

  只是,他换来的却是马超的一声冷笑。

  “哼,你一个卑微的家将,也敢配作我马超的兄弟,当真是不知廉耻,庞德,我告诉你,老子我从来都只把你当作一条狗,一条为我马家卖命的狗——”

  马超眼见颜良在此,更是无情的恶语相向。

  庞德心痛欲绝,一股悲愤之意,如熊熊烈火一般,汹涌狂生。

  羞愤之下,庞德怒喝一声:“姓马的,我欺人太甚,老子跟你拼了——”

  尊严受损的庞德,此刻已是全然跟马超绝裂,怒极之下,当即就想以重伤之躯,去跟马超决一生死。

  正待拨马而去,颜良却拦下了他。

  颜良头也不回,只淡淡道:“令明且歇片刻,这姓马的既然这么瞧不起家将,孤这个曾经的袁家家将,岂能不站出来,给他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嘴贱的下场。”

  长刀一横,凛烈之机的杀气,滚滚而出。

  左右侧,数清的颜军将士,正汹涌而入,如汪洋大海一般,仿佛随时都能将马超那孤单的一骑吞噬。

  颜良已握紧了刀,蓄势待发。

  此时,狂傲愤怒的马超,脸上惊惧之色愈重,暗暗一咬牙,二话不说,拨马便逃。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