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七十一章 孟获就是个坑

第五百七十一章 孟获就是个坑

  大事不好,逃命要紧!

  惊恐万分的孟获,脑海里瞬间只余下这八个字。

  不及多想,孟获拨马转身就逃。

  而未等孟获下达命令之时,那些惊恐的蛮军士卒,就已经土崩瓦解,争先恐后掉头崩溃。

  倒辗而来的象群,足以在瞬间摧毁蛮军的斗志,转眼之间,原本来势汹汹的蛮军,就演变成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崩溃。

  蛮惊恐而退,刘璋率领的两万多蜀军,同样也已惊到自乱了阵脚。

  惊恐的刘璋,在张任和马超的护送之下,以孟获为榜样,一路向南奔跑而逃。

  孟获和刘璋这些头脑们是幸运的,因为他们胯下有马,而战象虽在狂奔,终究还是追不上马的速度。

  但那些只有双脚的步卒却就惨了,惊恐的他们,即使是丢盔弃甲,拼命的狂奔,又焉能跑得过受了惊的战象。

  转眼间,几千头战象便拥挤而来。

  蛮军那脆弱的肉体,成百上千的被撞倒在地,再被无数双巨足踩踏而过。

  象足过后,那血肉之躯已深深陷入泥土之中,碎成了遍地的肉沼,几乎无不清哪里泥土,哪是人的骨肉。

  悲惊的嚎叫之声,却无情的被战象那震天动地的奔腾声所淹没。

  机灵的蜀蛮士卒,急是往大道旁边的山上逃去,甚至有人惊恐之下,直接跳入岷水中,被湍急的水流卷走。

  而那些反应差一点的敌卒,则笨到只懂在大道上狂奔,最终被象群辗杀。

  从南安城往南十余里的大道,尽皆被血肉染红,如同一条十余里长的腥红地毯,一路向南延伸而去。

  颜良的大军,则尾随于象群之后,无情的收拾着那些幸存下来的蛮军士卒。

  蛮军兽性大发,肆意的屠杀无辜的汉民,这禽兽的行径,早就激怒了这些颜家将士。

  此刻,他们积蓄的怒火,尽数得到了宣泄,他们尽情的将蛮军千刀万剐,以为那些死去的汉民复仇。

  从清晨到午后,颜良率领着他的大军,足足追出了三十余里方休。

  而这一路追来,光是被杀的蜀夷联军,就有三四千之多,至于那些被象群踩踏辗压而死的敌人,就更是不计其数。

  大胜的颜良,这一次没有选择再据守南安,而是发下号令,率领着五万的大军,一路趁胜追击南下。

  ……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孟获和刘璋率领着他们的残兵,一口气逃到了僰道城。

  此间已是犍为郡最南端的一座城,过了此城再南下,就将进入南中七郡中的越嶲郡。

  逃入城中的孟获和刘璋,总算是得以喘息了一口气。

  孟获计点战损,一万象兵基折损大半,连木鹿洞主也死在乱军之中,而他的一万蛮军也损死过半,这也就是说,此时他手中的兵马,已是不到万人。

  至于刘璋,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万五千兵马,折损近半,只余下了一万五千余人。

  曾经号称八万的蜀夷联军,此时只余下了可怜的两万余人,损失之大,已经是无法用惨重来形容。

  而这个时候,颜良的五万多得胜之军,距离僰道城已不过三十余里,大军到达,随时都可以形成包围。

  僰道城,孟获“行宫”中,气氛一片的消沉。

  孟获闷闷不乐的枯坐在那里,满脸的阴沉,脑海里至今还闪动着被象群追辗的恐怖场面。

  其余诸将,亦是个个心有余悸,灰头丧气。

  “大王休要丧气,我那弟弟带来洞主尚有兵马两万,为妻这就派人往南中,召他率军北上助战。”祝融站出来替孟获打气。

  祝融出身于南中大族,身后自有其娘家撑腰,到了这个时候,祝融自然不能不向娘家借兵。

  孟获听罢大喜,精神稍稍振作。

  这时,雍闿又道:“今颜良的追兵已近,属下以为,大王何不命刘璋坚守此城,大王则以搬兵为由,先退至新道城。如此,则可借刘璋之力,来消耗颜良,待我援军赶至时,大王再举兵北上,内外夹击,必可大破颜良。”

  孟获深以为然,连连点头称是。

  正当众人恢复了些精神时,那没了鼻子的孟优,却哼哼道:“那颜良诡计多端,兵马又极是精锐,他连木鹿洞主的象兵都能破,纵使带来洞主的援兵赶至,只怕也难以颜良敌手啊。”

  孟优的一番担忧,马上又给孟获等人刚刚好转的情绪,泼上了一层冷水。

  “是啊,颜良连象兵都能破,咱们就算再来多少兵马,还不是等于送死……”

  众人心中,皆是如此担忧。

  一片沉寂中,作为大越国丞相的雍闿,眼珠子蓦的一亮,似是想到了什么。

  “大王莫忧,那颜良之所以能破象兵,非战之因也。今属下保举一人,必可破颜良的精兵。”

  耳听自家丞相又有计策,孟获精神一振,忙问雍闿保举何人。

  雍闿遂将自己所保举之人,洋洋得意的道了出来。

  “若非丞相提醒,本王差点忘了,我南中还有这一路奇兵,那还等什么,快派人飞马往南中去请啊。”恍然大悟的孟获,顿时兴奋难当。

  雍闿也是一脸得意,忙是下去安排。

  此时的孟获,就仿佛打了一针兴奋剂一般,原本黯然的情绪,转眼就为张扬的斗志所取代。

  “颜良汉狗,本王也叫你嚣张几日,待本王的两路大军前来,必叫你死无葬身之地,哈哈——”

  ……僰道城北,三十里。

  岷水畔,那一支精锐的颜家军,正沿着蜿蜒的山道,一路向南挺进。

  “颜”字的大旗,在江风和山风的吹抚下,正猎猎的飞舞。

  攻破象兵的颜良,正率领着他的大军,日夜南下,意图一口气扫平聚于犍为南部的蜀夷联军残部。

  一骑飞马而来,斥候直抵颜良跟前。

  “启禀主公,细作传来急报,孟获已率本部兵马退至新道城,只留刘璋率万余蜀军守僰道。”

  听到这个消息,颜良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脑海瞬间闪过四个字:

  孟获要跑!

  “孟获倘要逃归南中,就不会驻兵于新道,今他这么做,必是想令刘璋来消耗我军,好为他从南中再招兵马争取时间。”法正立时识破了孟获的意图。

  颜良这才宽了些心,现在他的,不怕孟获调兵再战,最怕的就是孟获被打怕了,不战而逃。

  正当颜良稍稍宽心时,北面又有斥候奔来,将来自于葭萌关的急报,送到了颜良手中。

  这道急报,才真正让颜良感到了一丝忌惮。

  原来,就在颜良跟孟获交手这段时间里,北面的曹操,已是全面的抚定了汉中人心,加之收编的汉中军,汉中曹军的总兵力,已达到了八万之众,如今已是大举兴兵南下。

  葭萌关方向,夏侯渊所统的四万大军,正日夜对葭萌关发起狂攻。

  而另一路,曹操则以徐晃、曹休率军两万,以曹真、李典率军一万,分从米仓道和金牛道,进攻巴西郡,威胁蜀北重镇阆中。

  曹操的三路大军,自西向东,分从三条战线上对蜀中展开了激烈的攻势。

  葭萌方面,老将严颜良以一万多兵马,坚守关城苦战。

  阆中一线,张郃和潘璋率领的荆扬援军,则在阆中至宕渠一线,阻击着另两路曹军的进攻。

  诸将加之起来,不过近三万的兵马,却要面对曹操八万之众的进攻。

  而曹操方面,似乎迫切想要趁着颜良新取益州,抽身不及的时机,一举夺取蜀中,故是在南进的同时,还在不断的从关陇地区抽兵入汉中。

  “北面形势紧迫,看来,孤要尽快的结束南面的战事呀。”看罢情报,颜良感慨道。

  这时,李恢道:“主公,末将倒是有一计,或可加速孟获的灭亡。”

  “德昂有何妙计,快讲。”颜良顿起了兴致。

  “孟获起兵造反,响应者,不必是七郡中的南面四郡而已,北面的朱提等三郡官吏,却只是畏于孟获之势,不得已而从贼,其内心不见得真的就忠于孟获。”

  顿了一顿,李恢继续道:“恢闻朱提太守王伉,以及功曹吕凯,此二人素与蛮夷不和,今主公何不修书一封,召其归降。若此二人能降,主公则可命他们率朱提郡兵,南下直取孟获的老巢建宁郡,直接抄了孟获的后路,到时就算孟获兵败,也将无处可逃,必一举为主公所灭。”

  王伉,吕凯么……关于此二人的历史记忆,很快就浮现于了颜良的脑海。

  颜良依稀记得,曾经历史中,南中叛乱,诸郡群起响应,正是王伉和吕凯二人不肯从贼,守一郡军民誓死守城,一直守到了诸葛亮南征的大军到来。

  这样看来,此二人正如李恢所言,对蛮夷素来心存敌意,不肯屈从。

  今李恢所献这抄敌后路之计,细细一想,倒确实是一条好计。

  “德昂此计,确为妙计一条,正以为此计可行也。”法正也赞同了李恢的献计。

  既是如此,颜良还有何犹豫,当即修书一封,派人走小路前往朱提郡。

  于是,颜良一面派人北上,命严颜等北面诸将,誓死坚守战线,一面摧动大军,急速南下。

  次日,颜良的五万大军,进抵了僰道城下。

  围城已毕,颜良并没有急于攻城,而是命庞德修书一封,派人送往僰道城。

  这封信要送与之人,正就是马超。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