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七十三章 让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五百七十三章 让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号令传下,诸军集结。

  数万刚刚入睡的颜军将士,很快就被鸣锣的集结号惊醒,几乎是在半睡半醒之中,迅速的完成了集结。

  当他们听闻要夜攻敌城之时,所有的睡意都烟销云散,转眼就为沸腾的热血所取代。

  黄忠、甘宁、庞德、李严……诸猛将各率本部兵马出营,飞奔敌城,分数路对敌城各门发起了进攻。

  颜良本人,更是自率一万兵马,亲自指挥对敌城北门的进攻。

  一时间,僰道城四周喊声震天,火光耀如白昼,四面尽为滚滚的杀势所取代。

  夜的黑暗,旋即被战斗的号角撕成粉碎。

  城外杀声震天之前,城内已然是喧嚣一片,处处火光,处处在喊杀。

  马超秉承着先下手为强的理念,率本部四千兵马,抢先一步对刘璋的官邸发动了突袭。

  事实证明,这是一场极为成功的政变。

  放过马超一马的刘璋,万没有想到,马超前脚才大表忠心的离去,后脚就会露出狰狞的面目,竟是不惜放弃其所驻守的西门,率众直攻向自己。

  疏于防备的刘璋,此时手头只有不到一千的亲军,且张任也不在身旁,又如何能抵挡得住马超数倍兵马的进攻。

  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官署外围的防线便被击溃,马超轰破了府门,纵马舞枪直入内府。

  大堂之中,刘璋抱剑枯坐,神情惶恐黯然。

  虽握剑,但那双握剑的手,却在颤抖。

  门外杀声震天,大堂中的刘璋,心思澎湃如潮,满脸闪烁的,皆是悔恨。

  悔不改不信张任之言,误信了马超这个反复无信之徒。

  只是,为时已时。

  轰——一声巨响,大堂之门,已为从外轰到四分五裂,碎裂的尘屑中,马超纵马提枪,径直闯入了大堂。

  看到马超的一瞬间,刘璋身形震烈一震,脸上闪烁出来的,是惊惧与愤恨的复杂神色。

  马超策马直抵刘璋跟前,高踞马上,冷眼俯视着这个彷徨之主,嘴角流露出来的,则是嘲讽与不屑的冷笑。

  对视半晌,刘璋身上的寒意愈重。

  “马超,本府待你不薄,你焉敢做出如此之举,你就不怕天下人笑你忘恩负义吗?”刘璋故作大义凛然,试图从道义上感化马超。

  刘璋的愤慨质问,换来的却是马超嘲讽之极的狂笑。

  “刘璋,老子不妨明告诉你,老子我当初来投奔你之时,就已经打定主意,要夺你的兵马,收你的基业。我恨只恨没能早点动手,坐看你把益州的大好基业,败落至如此地步。”

  撕破脸皮的马超,也无所顾忌了,直接挑明了自己的阴险用意。

  刘璋听着是脸色剧变,惊诧之色更浓,似乎万没有想到,马超竟会有如此阴险的用意。

  照马超这般一说,当初他还欢喜的接纳马超归降,其实却是引狼入室。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凭你这天下人公认的暗弱之徒,也配作我锦马超的主公。刘璋啊刘璋,我看你不仅仅是懦弱,更是愚蠢天真之极,哈哈——”

  马超肆意的羞辱着刘璋,嘲讽着刘璋,就如同在戏弄一个傻子般。

  刘璋的脸在抽搐,脸上皆是羞愧之色。

  他羞于自己有眼无珠,竟然看不出来,马超竟然是这等狼子野心之徒。

  恼羞成怒,刘璋将手中的剑猛然握紧,一时冲动之下,竟想跟马超拼个你死我活一般。

  “怎么,刘璋,你还想跟老子动手么,你要真敢动手,老子我倒真还有点佩服你了。”马超银枪一横,已作出随时准备下杀手之势。

  有那么一刻,刘璋确实有拔剑冲上去,跟马超拼了的冲动。

  但眼看着马超那滴血的枪锋,刘璋那股已经冲到了喉咙的冲动,却生生的给他压了下去。

  刘璋知道,以马超的武艺,自己在他枪下只怕连半招也走过不,就会被撕成碎片。

  一时之怒,换来的,只能是个死路一条而已。

  思绪翻转,冲动渐息,刘璋那紧紧握剑柄的手,也慢慢的松了下来。

  懦弱如他,还是没那个胆。

  “老子就知道,你就是一个懦夫罢了。”马超冷笑了一声,枪锋一指,命令道:“既然你不想死,那就老老实实的听我之命,我还可以留你一条狗命。我命你即刻写一道手令,命张任和其余的蜀军,放弃抵挡,统统都听我号令。”

  话音方落,左后士卒已将笔墨拿了上来。

  此时的刘璋,已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已是没了半点的劲气,只能颤抖的提起笔来,痛快的依马超所说,写下了诏令。

  马超拿到刘璋那道手令,狰狞的脸上,不禁浮现出得意之色。

  他的计划是,通过兵变来控制住刘璋,再胁迫刘璋来控制住城中一万多蜀军,然后他便将成为这僰道城真正的主公,那个时候,无论抗颜也好,联合孟获也罢,他马超便可为所欲为。

  当下,马超便叫亲军将刘璋看管好,自己则拿着刘璋的手令和官印,纵马而去,前去收编城中其余蜀军。

  刘璋官署被攻陷,再加上刘璋亲笔的手书,城中诸路蜀兵群龙无首,便只好纷纷的归降了马超。

  却唯有驻守北门的张任,拒绝接受招降,反率三千多守军,一路向着官署杀来,企图杀败马超,强行救出刘璋。

  于是,忠于张任的军队,和忠于马超的军队,在城北一线,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马超纵马舞枪,如杀神一般,肆意的斩杀着那些顽抗之敌。

  张任的军队毕竟是少数,面对着马超军的狂攻,很快就处于了下风,几千号残军沿着街道节节败退。

  银枪如电,瞬间连刺数人,血雾纵横中,马超找到了张任。

  那个自从他投靠刘璋起,就一直在疑心于他,处处的跟他作对的所谓蜀中第一将。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马超心中的怒气如火而生。

  “什么狗屁蜀中第一名将,老子就让你变成蜀中第一狗——”

  暴喝声中,马超纵马如电,直取张任而出。

  奋战中的张任,猛觉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如潮水般压向自己,猛回头之际,却见马超已是纵马舞枪杀奔而来。

  张任的怒火,也为眼前这个反复无信之徒,彻底的点爆。

  明知马超武艺绝伦,张任却无畏惧,低啸声中,舞刀愤然相迎。

  那一骑战将,转眼间便战在了一团。

  张任虽为蜀中第一名将,但面对着拥有绝顶武艺的马超,却终究要逊色三分。

  交手不及十合,张任已是倍感压力,面对马超的狂攻,唯有顽强应接的份,只被马超逼得连喘息之机也没有。

  重重枪影,如流虹般四溅而出,张任整个人都被包裹其中,交锋未久,已是被逼得手忙脚乱,败相频露。

  败局,似乎已定。

  最后的蜀军,似乎便将沦陷于马超之手。

  张任的心中,不禁产生了一股莫名的悲凉,更有一股痛心的不甘。

  马超则是得意万分,便想着很快就可以斩杀了张任,自己就可以彻底的控制此城。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环城四围,突然间响起了震天的喊杀之声,似有决堤的山洪一般,从四面八方的围涌向僰道城。

  得意的马超,还有悲凉的张任,二人的心头在这一刻,均是剧烈一震,脑海之中,不约而同的闪现出一个惊人的念头:

  颜军,趁机攻城!

  张任还罢,反正他已抱有必死决心,死在马超手下也是死,死在颜良手中也是死,让颜良攻破城池,灭了马超,反而还正合他心意。

  马超则是大惊不已,怎想到颜军来得主么快,若是给颜良趁势攻入城中,那自己这一场兵变,岂非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反给颜良做了嫁衣。

  心惊之下,马超手中的枪法,顿时便迟滞了三分。

  张任瞅得空隙,急是强攻几招,趁机跳出战团,拨马望北门撤逃而去。

  此时的马超已顾不得张任,急是喝令兵马去往四门,以阻挡颜军的进攻。

  而脱困的张任,则是率领着不足八百的残兵,落荒的逃向了北门。

  这僰道城已是没法再呆下去,张任所想的,只是由北门出城,先逃出马超和颜良的手心再说。

  一路飞奔,喊杀之声却愈重。

  北门一线,已是火光冲天,杀声如潮。

  为了对付马超的叛乱,张任已尽抽了北门之兵,此时北门一线不过几百守军,颜军在这个时候大举进攻,北门只怕是凶多吉少。

  明知如此,张任却别无办法,唯有硬着头皮继续前行。

  当奔及北门时,张任那眼中残存的希望之色,却在转眼之间,统统都烟销云散了。

  放眼望去,城头已是遍布颜军的旗帜。

  吊桥已落,城门亦是大开,大批大批的颜军步骑,正如潮水一般,从城外冲涌而出。

  火光照耀下,但见一员巍巍如塔的敌将,胯坐着黑色战驹,手提着青龙宝刀,背披着赤色披风,如神将一般奔腾而入。

  那威不可挡之将,不是颜良,还能是谁。

  入城的颜良,一抬头见,便正瞧见张任纵马杀到,那般情形,显然是落荒而来。

  兴致昂扬的颜良,纵马扬刀,高声叫道:“张任,马超造反,刘氏灭亡已成定局,你此时不归降于孤,还更待何时!”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