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七十六章 敢与孤称兄道弟,找死!

第五百七十六章 敢与孤称兄道弟,找死!

  “马超想轰轰烈烈的战死,以成就他的英名,孤岂能叫他如愿,汉升莫急,且看戏吧。”颜良冷笑着否绝了黄忠的请战。

  马超为什么要叫战,就是因为他不想屈辱的死在那些小兵的手里,想与颜良大战一场,就算最终战死了,说出去也算死得壮烈。

  甚至,如果有可能的话,马超或许还抱着一线希望,希望通过与颜良的决战,来趁势斩杀了颜良。

  马超的心里的这点小算盘,又如何能瞒得过颜良的锐利如鹰的洞察力。

  姓马的想要决战,想死的有尊严一点,颜良偏不成全他。

  耳听马超的疯狂叫战,颜良却只当他在放屁,完全无视,只令士卒们继续围涌而上。

  四面八方的戟枪刀影,层层叠叠的围扫而上,围阵中的马超纵然使出浑身的懈数,亦难冲出重围。

  “颜良狗贼,来与老子一战啊,来啊——”

  马超愤怒的狂叫着,回应他的,却只有颜良冷笑的目光,还有杀之不尽汹涌而上的兵潮。

  马超的心越战越悲凉,他知道,颜良这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故意的要将他围杀在这小兵的人海之中。

  西凉雄狮虽武艺绝顶,但终究只是血肉之躯,没有三头六臂的他,面对着成千上万的士卒,也只不过是沧海一栗罢了。

  苦撑半晌,马超的臂上背上,已是身负数创,就连胯下的战马,同样已是伤痕累累。

  流淌的鲜血,染红了那银色的战袍,曾经威风凌凌的锦马超,如今,只不过是一只瓮中之鳖,狼狈而凄凉。

  “颜良,来与我马超决一死战啊——”

  气喘如牛的马超,依然在狂妄的叫嚣,只是气势却愈弱,再也找不出那份狂劲。

  “老将军,你百步穿杨的绝技,已经很久没有展示了,孤想要你射中马超的左臂,你可做得到吗?”颜良戏笑道。

  “主公就瞧好吧。”黄忠正手痒难耐,巴不得颜良能下令。

  当下黄忠便取下硬弓,弯弓搭箭,那寒光流转的箭锋,悄然已瞄向了围阵中的马超。

  手指一松,开弓如弯月,箭出似流星。

  一道寒光破风而出,穿越层层血雾,直扑马超而去。

  此时的马超已是疲惫不堪,斗志和注意力均是大减,明明察觉有冷箭袭来,但迟滞的动作,却难如从前那般及时闪避。

  更何况,放箭之人,乃是有着弓神之号的长沙之虎。

  噗!

  一箭,准确无误,正中马超左臂。

  马超闷哼一声,剧痛之下,身形晃了一晃,险些没能坐稳。

  左右的颜军士卒趁着这一破绽,急扑而上,刀枪无情的召呼向马超。

  臂伤极深的马超,只能忍着剧痛,拼尽全力舞枪抵挡,堪堪的战退了这一波的狂攻。

  虽是从险象环生中苦撑了下来,但黄忠那一箭已令马超战力骤减,令其应战之时愈加的吃力。

  颜良看着苦撑的马超,目光却冷峻如冰,没有丁点的同情之色。

  当年宛城一战,马超率四万西凉大军入侵之仇,颜良永世都不会忘记。

  那时的他,只不过初据新野、宛城等荆北数城,实力不可谓不弱小,马超那西万铁骑的入侵,险些就让颜良没能熬过那一关。

  今时平蜀,马超这厮又是不断的与己作对,这新仇旧恨,颜良岂能不报。

  “汉升,再射一箭,这一次孤要你射他右肩。”颜良又冷冷的发下了命令。

  黄忠也是许久没有用弓,今难得有个机会,可以在颜良的面前展示,自然精神抖擞。

  黄忠当即振作精神,开弓又是一箭射出。

  那破风而出的利箭,不偏不倚,正中马超的右肩。

  “好箭法!”颜良一声喝彩。

  左右将士,均也无不为黄忠的神射而叫好。

  三军将士尽皆振奋,马超却愈加的痛快,黄忠的第二箭,已是射到他七荤八素,几乎再难支持。

  颜良还嫌不够,接下来的时间里,又命黄忠接二连三的放箭,而且,每一箭,颜良都不令射中要害。

  片刻之后,马超的肩上、臂上、腿上和背上,已尽扎满了箭矢,那诺大的身躯上,足足有插了七八支箭之多,整个人浑若刺猬一般。

  遍身中箭,披头散发,鲜血淌遍全身,往昔威风凌凌的马超,今已变成了一只狼狈惨烈的困兽,只能挣扎在垂死的边缘。

  此时的马超,枪式已完全失了章法,只如疯子一般四面乱扫,喘息如牛的口中,却仍不忘喃喃的诅咒着颜良。

  戏耍马超已够,颜良已无心再看马超垂死的表演。

  “大戟队,上吧。”颜良扬鞭一喝。

  号令传下,围攻马超的士卒闻令,迅速的退往了四周。

  狂舞狠银枪的马超,忽觉四周敌卒不知为何渐退,还以为颜良打算放他一条生路,绝望的心头,旋即闪过一丝希望。

  但转眼间,那刚刚燃起的一丝希望,就为颜良所击碎。

  沉重的脚步声,整齐划一的口号声中,四面之敌重新围了上来。

  这一次围上来的颜军不同先前,乃是数百虎熊戟士,这些戟士手中所执之戟,近有两人之长,密密麻麻,如死神的獠牙一般森然可怖。

  发此长戟阵围成一圈,纵然马超有吕布之勇,也将无从施展,因为他手中的银枪,根本就触及不到执戟的敌人。

  马超的心头一阵剧痛,他知道,颜良这是不打算玩了,准备要他的性命。

  “杀马超——”

  “杀马超——”

  五百戟士,齐声咆哮,四面八而来,向着圆形围阵中心处的马超步步逼近。

  惊慌的马超,用银枪乱拨着戟林,身数数箭的他,却再难有力气荡开那些逼来的戟林。

  一步接一步,那森然的戟林,最终将马超围缩到方圆不足尺许的狭窄之地。

  环顾着四面密密林林的戟锋,马超的疯狂已尽数不在,所余下的,唯有惊慌。

  “杀——”颜良扬鞭一喝。

  号令下,五百戟士几乎在同一时刻,将手中的长戟狠狠的推出。

  “啊——”马超惨叫一声,全身已尽为戟锋刺中。

  戟士们齐齐用力,将长戟上挑,竟是将马超生生的从马上挑了起来,高挑在了半空之中。

  此时的马超,仰面朝上,整个人就像是一只无助的蚱蜢一般,扑腾着四肢。

  然后,戟士们在同一时间收戟,半空中的马超,便是重重的摔落下来。

  因是马超身穿重甲,此时他被数不清的戟锋刺中,竟是一时片刻未死,那血淋淋的身躯只能在地上滚来滚去,却再没有力气爬起来。

  围兵如浪而开,颜良纵马提刀,缓缓的步入围阵,勒马于马超身前,冷冷俯视着马前这个落魄的西凉屠夫。

  “马超,当年你率四万兵马,入侵孤之南阳,可有想过会有今日之下场。”颜良冷冷的质问。

  马超也当真了得,这个时候,他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是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只是,他的眼中再也没有傲气,所余下的,只有对颜良的畏惧。

  “颜兄,事已至此,马某愿意归降于你,有我马超为你做前驱,颜兄你何愁不能纵横天下。”

  马超终于服了,竟然向颜良请降。

  有那么一瞬之间,颜良还真的是想收降马超。

  以马超统帅骑兵的本事,再加上他在西凉的号召力,将来颜良若北取关中,马超必能发挥出不小的作用。

  只是,那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罢了,颜良的嘴角浮现的,却只是一抹嘲讽似的冷笑。

  “马超,似你这般反复无信之徒,孤若是收降了你,说不定哪一天就成了第二个刘璋,你以为孤会这么笨吗。”

  颜良嘲讽之际,杀意已在凝聚。

  提及刘璋,马超脸上顿显愧色,却又道:“刘璋弱软无能,所以马某才会叛他。颜兄你乃当世枭雄,马某自对你心服口服,你若想鲸吞天下,岂能不用我这般猛将。”

  马超倒是大言不惭,好似他乃稀世奇珍一般,他归降于谁,谁就得欢欢喜喜,如获至宝一般收纳。

  只可惜,他碰上的却是颜良。

  “马超,你确实是当世难得的猛将,不过,就凭你敢跟孤称兄道弟,孤就不能留你这祸患。”

  颜良语气陡然肃杀,手中的青龙刀已然握紧。

  “颜良,你要想清楚,你若杀了我,就损了一员当世无双的大将!”马超有点慌了,喘着气叫道。

  颜良冷笑一声,漠然道:“孤麾下猛将如云,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马超,休要再废话,安心的去吧。”

  话音方落,猿臂抡起,青龙刀已如电光一般横斩而出。

  “不——”

  惊恐的惨叫声中,那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已然飞上半空。

  西凉屠夫,反复无信的祸患,就此陨命。

  手刃仇敌,颜良的心头,一阵前所未有的畅快。

  旁边庞德叹息了一声,拨马上前,拱手道:“主公,马超虽可恨,可末将终究曾伺奉过他,末将斗胆,请主公准许末将把他葬了。”

  “公义当真乃义士,就依你之言,将马超厚葬了吧。”颜良大度道。

  马超虽要必杀,但颜良麾下,尚有马岱和庞德这样的马家旧将,且马云禄又是自己的夫人,很快还将为自己诞下骨肉,颜良自不能不给他们一些面子。

  庞德没想到颜良答应得这般痛快,欣喜之下,自是万般的感谢。

  就在颜良拨马欲走时,忽有兵士从山坡上飞奔而来,大叫道:“启禀主公,那刘璋还活着,如今已被小的们活捉,请主公示下如何处置。”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