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七十八章 祝融,有胆来吧

第五百七十八章 祝融,有胆来吧

  江水涛涛,淹没了颜良的喝声,那一队亲兵并没有被喝止,依然在大口大口的灌着泸水。

  “子丰,速去将他们拦下,休得令他们再喝这泸水。”颜良急喝道。

  周仓愣怔了一下,急是飞马奔向岸边,厉声喝斥那些饮水的士卒。

  士卒们则一片的茫然,心想着这大热天的,热得口干舌躁,主公怎连口水也不让人喝。

  况且,这江水看起来清澈的紧,喝起来还略有些甜甜的味道,怎么看起来也不似有毒的。

  诸军士们个个茫然,却又不敢不遵颜良的号令,只好作罢。

  “主公,恢久居南中,倒从未听说这泸水有毒,主公是不是有些多虑了。”同样不解的李恢说道。

  其实,颜良也并不能确定,这泸水是否确实有毒。

  颜良只是依稀记得,诸葛亮平南之时,也是正值入夏时节,不少军士饮了泸水之后,尽皆中毒病倒于地。

  今在这泸水之畔,见得士卒欲饮江水,颜良也是猛然间才想到此节。

  正当颜良琢磨着,怎么给李恢一个解释时,忽见那些饮过江水的士卒,一个个大呼小叫起来,纷纷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异变突生,所有人都惊呆了。

  李恢、周仓,周围所有的人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扫向了颜良,那般惊叹的眼神,简直如在仰望着神一般。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的主公竟然是真的说中了,这看似清澈的泸水,竟然真的藏有毒素。

  果然如此啊……言中的颜良,本是想得意一小下,但瞧见自己的士卒中毒倒地,又岂能得意的出来。

  当下颜良便忙喝令,将那些中毒的士卒抬往营中,命医者即刻救治。

  同时,颜良又传下号令,严禁诸营将士往江边取水。

  一番号令传下,众军们方才惊愣中回过神来,纷纷的忙碌了起来。

  “恢久居南中,竟不知这泸水竟然有毒,实在是惭愧。”回过神来的李恢,毫不掩饰对颜良的叹服,“主公身为北人,远在万里之外,却知泸水有毒,主公当真乃神人也。”

  “孤知南中多瘟瘴,故早先入蜀之前,就派人往南中打探过诸般地理风物。今夏时天热,白日之时,正是水中毒性发作之时,欲饮江水,或是渡江,还需晚上之时方可。”

  颜良一脸淡然,给出了这么个解释。

  李恢信以为真,不禁又感叹道:“主公取蜀之前,就已料到将与南夷一战,此等深远的预见力,实在是令恢佩服之至。”

  南夷为隐祸,早晚要除之,这本就在颜良的计划之中。

  只是,颜良就算再深谋远虑,也无法预料到刘璋会和孟获同污合污,迫使他把平南中的时间,提前了许久。

  李恢当然不会想到,颜良哪里曾派人往南中侦察过,他家主公的深谋远虑,无非是来自于对历史的先知先觉而已。

  颜良心中暗笑,自也不点破,坦然的受了李恢的叹服。

  视察完江岸,颜良还往大帐,召集诸文武,商议渡江破敌之事。

  “主公,朱提郡有信了。”方一入帐,法正便给颜良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派往朱提郡的使者已传回消息,言是那吕凯和王伉二人,深恨孟获屠杀汉民,已决心归顺于颜良,如今已暗中联络郡中反对孟获的豪强,集结兵马,准备依颜良之令,向孟获的老巢发动突然进攻。

  “吕凯和王伉二人真是好样的,马上派人再告他们,他们若能起兵,便是立下大功,孤平孟获之后,必将重重有赏。”颜良兴奋道。

  朱提郡的好消息,让这军事会议还没有开始,气氛便先鼓舞起来。

  众将皆是兴奋如火,斗志高涨,似乎攻灭孟获已是举手之间的事情。

  法正却又道:“诸位也不可太过轻敌,那孟获明知刘璋已覆没,却不逃还南中,反而仍在顽抗,显然是正从南中抽调援军。前番有象兵,今若再来一支奇兵,只怕就够我们头疼的了。”

  法正还是相当的冷静,给诸将敲响了警钟,帐中盲目乐观的情绪,稍许被压制。

  “还有一件事,今随主公视察江岸,发现对岸的蛮军将渡头据守的甚为严密,且天气炎热,白天里泸水藏有毒气,既不能饮又不能渡,到得晚上时,视野昏暗,江水湍急,渡江又十分的危险。所以,我军若想灭了孟获,就先得解决了如何顺利渡江这难题。”

  李恢的这番警醒之词,令在场诸将,又是为之一震。

  前番遇上战象军团就够奇的了,今又撞上一整条大江皆有毒气,诸将心中皆是在想,南中果然如传说中一般,乃是不毛之地。

  “看来孟获这回学聪明了,终于懂得利用地利,来阻挡孤的大军。”颜良亦感慨道。

  这一条含有毒气的泸江,此时此刻,却是变成了颜良大军南下的最大阻碍。

  诸文武尽皆陷入了苦思,琢磨了半晌,却均想不出什么两全的渡江之策。

  大帐之中,陷入了沉寂。

  而颜良则将目光转向了法正,此刻,作为随军谋主的法正,必须要用他智慧的头脑,为颜良辟出一条渡江的捷径来。

  法正,果然不负颜良所望。

  沉吟半晌,法正忽然眼眸一亮,嘴角扬起一抹诡笑。

  “主公,既是泸水难渡,南岸蛮夷壁垒坚固,那我们何不转换一下想法,诱使蛮夷主动来渡江攻打我们呢?”法正拱手笑着反问一语。

  诱使蛮人来攻我们?

  颜良的心头一动,隐约似已猜到了几分。

  “前番蛮军几番主动进攻,均为我军大败,料想他们必是吃多了苦头,才想要固守,想要诱使他们主动来攻,只怕是难呀。”李恢表示了忧虑。

  法正却冷笑道:“想要诱使蛮人上当,关键不在于蛮人吃了多少次亏,只要我们戏演得足够逼真,这些蛮人不管吃了多少次亏,还是照样会不长记忆。”

  戏演得足够逼真……看着法正那诡秘的笑意,颜良已若有所悟。

  ……泸水南岸,蛮军大营。

  蛮军立营已愈五天,诸营固若金汤,对岸的颜良数日间没有任何动作,似乎对于如何突破这泸水天险,显得有些束手无策。

  中军大帐中,祝融正擦拭着手中的飞刀,那妖艳的脸上,丝丝杀气在时隐时现。

  看着手中的飞刀,祝融不时回想起了当初的一战,号称刀无虚发的她,竟为颜良连着挡开了四刀连射。

  那一战,颜良不仅仅挡开了她的飞刀,竟然还斩破了她的衣服,令她肌肤大露,丢尽了颜面。

  想到这些,祝融胸中的羞愤之火顿生,脸庞也暗生几分微红。

  正自思绪飞转之际,脚步声响起,带来洞主、忙牙长等蛮将,兴冲冲的大步而入。

  “姐姐,好消息啊。”带来洞主兴奋的拱手叫道。

  “什么好消息?”思绪收敛,祝融的精神也振奋起来。

  “咱们的细作已传回消息,北岸的汉狗们果然不知泸水险恶,听闻他们饮了泸水之后,军中士卒已是病倒了大半呢。”带来洞主一脸的幸祸乐祸。

  祝融精神大作,腾的一下便跳了起来,兴奋之余,祝融的脸上却又生几分戒心。

  “这消息可千真万确吗?”祝融问道。

  这时,那忙牙长道:“这消息绝对可靠,末将曾冒险偷渡北岸亲自探查,亲眼看到颜军正连夜将大批病倒的士卒往北面抬去,如果有假,汉狗们完全可以大白天的抬运病卒,又何必晚上偷偷摸摸的运,此必是怕被我军侦知。”

  忙牙长一番话,彻底打消了祝融的狐疑,那张妖艳的脸上,滚滚的杀意,正如火狂燃。

  祝融的心中,一个复仇的计划,正迅速的产生。

  “姐姐,汉狗已病倒大半,士气必是锐减,战力也大为削弱,咱们何不趁此时机,北渡泸水偷袭敌营,说不定无需等大王的援军到达,便可一举汉狗们杀个精光。”

  兴奋的带来洞主,抢先道出了祝融的心思。

  踱步于帐中,祝融边把玩着手中飞刀,边是兴奋的思索着。

  “姓颜的狗贼,你自以为无人能敌,却终究敌不过我南中瘴气之毒,这也算是老天要灭你,今我就杀你个片甲不留,一报当日你羞辱我之仇!”

  心中,决意已下。

  祝融的眼眸中,杀意喷涌,当即令道:“此等天赐良机,岂能错过,传令下去,命诸军各自准备,明日夜时,诸军偷渡泸水,随我一举荡平敌营,我要亲手宰了颜良的狗头,将之献于大王!”

  “对,杀光汉狗!”

  “宰了姓颜的,给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军帐之中,这班蛮将们个个激动万分,慷慨的叫嚣着。

  祝融面带杀意,走到了帐门,远望着那黑漆漆的对岸,妖艳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志在必得的冷笑。

  穿越黑夜,穿越那滚滚的泸水,在北岸的那座大帐中,同样也有一个人在冷笑。

  颜良也在打磨着一柄飞刀,那是当日从祝融手中缴获的飞刀。

  刀已利,颜良狠狠的将之插在了案上。

  “祝融,有胆就来吧,家伙老子已经擦亮,就等着插你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