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套已好,就等着你钻

第五百七十九章 套已好,就等着你钻

  夜色深深,泸水涛涛。

  安上城下游五里处,数万的蛮军已齐集于此,他们正借着月色的微光,划动竹筏向对岸悄悄的驶去。

  此是夜色已深,气温转凉,泸水中的毒气皆已散尽,故是蛮军才可以安然无恙的渡河。

  尽管此间的水流甚于主渡湍急,但船夫都是常年居于泸水两岸的熟手,水流虽急,于他们而言却如履平地一般。

  筏行靠岸,祝融一跃上岸,翻身跃上士卒牵来的南中战马。

  祝融回往南岸,但见数百架竹筏如梭而动,正运载着她的两万将士,飞驰往北岸。

  月过中天之时,已有近一半的蛮军,成功的渡抵了北岸。

  带来、忙牙长、朵思等诸蛮将,纵马而来,向祝融所在处汇集。

  “咱们的大军沿泸水河滩而行,可用水声掩去人马的脚步声,待逼近敌营后,就分四路突袭敌营,你们都记住了没有。”祝融神色肃然,向众蛮将们安排着作战计划。

  “姐姐放心吧,咱们都自有分寸,这回定杀那颜良一个片甲不留。”带来洞主满脸自信,豪然叫道。

  其余诸将,也皆是信心百倍,志在必得。

  祝融微微点头,妖艳的脸庞间,自信之色愈重。、再等不多时,余下的一万蛮军,皆是登岸,祝融遂是留千余兵马守住船筏,自率近两万的蛮军,沿着河畔一路向上游而去。

  半个时辰后,祝融统帅蛮军,已潜近颜营。

  祝融举目远望,但见颜营灯火通明,一片的静寂,全然不似有防备的样子。

  “颜良你这狗东西,前番竟敢羞辱于我,今晚我必将你亲手大卸八块,你给我等着吧。”

  祝融脸上杀机弥漫,冷笑声中,遂是下令诸路蛮军,依计行事。

  带来、忙牙长、朵思等三将,各率兵马分饶往西北南三个方向,祝融本人,则自率五千精兵,从东面逼近颜营。

  此时乌云渐聚,掩去了月色之光,颜营之外,光线愈加的暗淡。

  祝融暗喜天助,当即借着黑夜的掩护,悄无声息的摸向敌营。

  一百余步,颜营就在眼前,祝融甚至已能够看清营栅一线的颜军士卒的身影。

  时机已到。

  “南中的勇士们,随我杀进敌营,杀光这般汉狗——”

  清喝声中,祝融背负五口飞刀,手提长标,纵马从黑夜中杀了出去。

  五千南夷蛮兵轰然而动,如决堤的洪流一般,追随着祝融倾泄而上,直扑向静寂的颜营。

  与此同时,北、南、西诸路,喊杀之声如潮而起,带来洞主三路兵马也随之发动,四面八方的向着颜营发起了齐攻。

  祝融一万当先,纵马直扑而上,穿越外围的鹿角,飞马越过壕沟,直撞向营门而去。

  营门一线,惊慌的颜军士卒急欲关闭寨门,却给祝融长标左右开弓,连着刺倒数人,更将其余颜军士卒,吓得是四散的奔逃。

  祝融纵马如风,威不可挡的撞入了营门。

  身后,五千蛮军如潮水一般,从营门涌入大营,长驱直入,直扑颜营腹地。

  其余三面的喊杀声也渐近,想必是带来等三路兵马,也顺利的杀入了颜营。

  祝融大喜,精神更是大作,率领着她的士卒狂涌而上,一往无前的向前狂杀。

  只是,冲着冲着,祝融的心中却渐生狐疑。

  不但是因为突入敌营太顺利,更是因为沿途所过,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除了营门一线被杀散的那些颜卒外,竟是再未遇上半个敌影。

  就算颜军士卒因中泸水之毒,病倒了大半,那也不至于连一个抵抗的士卒都没有吧?

  越是杀往颜营腹地,祝融的疑心就愈重。

  就在她狐疑之时,其余三路兵马,皆已杀至近前,四路兵马已是于颜营之中会合。

  “姐姐,好生奇怪,敌营怎半个人影也不见,莫非是那颜良趁夜就已撤逃而去了吗?”策马前来会合的带来洞主,亦是满腹的疑惑。

  颜良逃了吗?

  祝融眼前一亮,脑海中瞬间闪过了这个念头。

  如果颜军士卒果然是大半病倒,这种情况下,颜军根本难以再战,颜良此时选择撤兵也不是没有可能。

  况且,唯有如此,方才能解释他们杀入的只是一座人去楼空的空营,否则……当“否则”这两个字,刚刚从祝融的脑海中闪现出来时,异变骤然而生。

  营外四面八方,炮声乍响,喊杀咆哮之声,如晴空之霹雳一般,陡然轰响大作。

  “杀蛮夷——”

  “活捉祝融——”

  大营之外,喊声如怒涛般响起,其势如山崩地裂一般。

  祝融惊了,带来惊人,两万蛮军无不惊恐万分。

  祝融踞马四扫,但见大营之外,转眼之间现出无数的火把,星星点点漫漫无际,如流火一般,四面飞射而来。

  伏兵,是伏兵!

  此时的祝融,妖艳的脸庞神色骤变,方是猛然惊醒,自己竟是中了颜军的诱敌之计。

  什么颜军中毒,士卒病倒大半,什么颜军暗中运送伤兵,统统都是假象。

  这一切原来都是人家颜良的计策,为的就是诱使你祝融上当,主动的渡河前来送死。

  惊觉中计的祝融,不及多想,急是大叫:“全军撤退,全军速速撤退——”

  喝令下,祝融纵马舞标,向着下游东面方向疾奔而去。

  两万惶恐的蛮军,此时昂扬的战意早就烟销云散,不得祝融号令之时,就已开始向下游渡口方向逃去。

  只是,为时已晚,大营四周,数万的颜军伏兵已然尽去。

  东北角处,李严纵刀策马,率万余颜军将士当先杀到,拦腰将逃路的蛮军截住。

  乱军中,忙牙长和朵思率领的一万后军,转眼间便被李严截在了营内。

  李严长刀左右开弓,疯狂的杀戮着惊恐的蛮军,马蹄过处,皆是血腥的血路。

  狂杀之中,借着熊熊的火光,李严寻见了那面蛮军的大旗,但见旗下蛮将忙牙长,正舞着狼牙棒,急迫的想要冲出重围。

  李严暴喝一声,跃马纵刀,直取忙牙长而去。

  当初李严在刘璋麾下时,那忙牙长也曾识得李严,今见李严杀向自己,原本惶恐的心中,不禁是大怒。

  “背主的汉狗,纳命来吧——”暴怒的忙牙长,对自己的武艺极是自信,舞动着狼牙棒迎击而上。

  两骑相交,火星四溅。

  忙牙长只觉棒上巨力传来,直震得他身形一荡,紧接着,李严的每二刀,已快如闪电一般,反手袭至。

  精神一滞的忙牙长,急是斜棒相挡,但武艺上的差距,却使他终究慢了半拍。

  血光四溅,惨声大作。

  但见寒光掠过,忙牙长那执棒的右臂,竟已为李严快如闪电的一刀,忽的斩落。

  断臂之处,鲜血狂喷如泉,剧痛的忙牙长惊怖万分,匆忙便想策马先逃。

  李严却哪给他机会,返身之际,第三刀已从忙牙长的身后袭至。

  刀去如风,失了一臂,坠了兵器的忙牙长,如何能挡。

  “噗”的一声,那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已是飞上了半空之中。

  三刀斩将,威不可挡的李严头也不回,纵马舞刀,继续狂斩向那些惊恐的蛮军。

  疯狂的李严,仿佛要将在刘璋处受到的蛮夷屈辱,统统都一并报还一般。

  丢下了一万兵马,祝融率领着另一万残兵,好容易杀出了营外。

  方入大道,却见迎面又有一军杀到。

  当先处,那巍巍如山的虎熊刀将,正是西凉猛将庞德。

  一万精锐的颜家军,如饥饿已久的野兽一般,咆哮着涌向了落荒而至的蛮兵。

  庞德长刀如电,似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的收割着蛮兵人头,他的军团便如那钢铁的绞肉机一般,将逃奔而来的蛮军,无情的绞杀。

  “姐姐,你先走,我来拖住这群汉狗——”带来洞主大叫道。

  “你自己小心,咱们渡头会合。”当此时候,祝融也顾不得许多,她只知道,作为大越国王的妻子,她绝不能死在这里。

  祝融拨马狂奔,在千余精锐蛮军的保护下,硬生生的撞破了颜军的阻挡,向着数里外的渡头奔去。

  庞德试图阻挡祝融,但那带来洞主却率残兵,拼死的拖住庞德,使其追之不及。

  大怒的庞德,眼看走了祝融,便将一腔的怒火,统统都倾泄在了余众蛮兵身上,刀式如长河一般绵绵而出,杀人已是杀到红眼如魔。

  ……一路狂奔,祝融好容易逃出了重围,身后的喊杀声已渐渐远去。

  祝融暗松了口气,环视左右,却发现自己只余下千余兵马,那近两万的蛮军,皆为颜军所包围。

  此时的祝融,心中是羞愧无比,实不如这般落荒逃将回去,将有何颜面去面对孟获。

  “幸亏夫君还有一路奇兵,今我就算失了渡头,将来也能反败为胜……”

  祝融自我安慰着自己,此时也顾不得弟弟和其余部将的死活,只想着自己安全逃回对岸,撤往孟获那里再说。

  神思之际,前方已近来时的渡口。

  正当这时,原本黑暗的前方,突然间亮起了无数的火把,将整个天地都照得耀如白昼。

  祝融和她的残兵大吃一惊,下意识的急是举臂遮挡那刺眼的火光。

  惊异未解的祝融,只听得远处便来一声洪钟般的高喝:“祝融,孤已等候你多时,你已无处可逃,不下马投降,更待何时。”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