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在孤面前狂的下场

第五百八十一章 在孤面前狂的下场

  祝融丰腴的身躯一颤,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惊惧之色。

  她很清楚颜良在说些什么,愤怒之余,不禁暗生几分悲凉之意。

  因为祝融知道,无论自己有多愤怒,都将无济于事,眼下落到了颜良手中,只怕是再劫难逃。

  羞愤之下,祝融一时不知如何以应。

  这时,帐帘掀起,浴血的庞德大步而入,手中还提一名夷将。

  “主公,这小子叫作带来,是孟获的妻弟,末将为主公生擒了此贼。”庞德兴奋说着,顺势将带来重重的掷在了地上。

  “弟弟——”祝融再吃一惊,急欲上前去扶自己弟弟,却为周仓横臂拦住。

  鼻青脸肿的带来,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当他看到自己的姐姐时,一张苦脸陡然惊变。

  “姐姐,你没逃出去吗?”带来惊呼一声,旋即又认出了祝融身边的花鬘,惊道:“鬘儿,你怎么也在这里?”

  祝融满脸的悔恨,却无语回应。

  带来惊怔了片刻,旋即恍然大悟,原来,他们这一家子人,已是不幸的全做了颜良的俘虏。

  惊怔之余,带来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的表情,腰板直了起来,甚至还多了几分倨傲之势。

  “颜良,我奉劝你一句,速速将我们放了,撤兵离开南中,否则我家大王率军来时,便是你追悔莫及之日。”带来昂着首,竟然在威胁颜良。

  颜良嘴角掠起了一丝冷笑,眼眸中,嘲讽似的杀意,正悄然凝聚。

  旁边祝融还未有反应,花鬘却是大惊失色,急是以眼色示意她的舅舅,休得在颜良面前逞狂。

  花鬘体会过颜良的残暴,自是心有余悸,那带来却不知颜良手段,便无视外甥女的暗示,依旧是一副昂首挺胸的踞傲之状。

  “孟获屡战屡败,兵马损失几尽,孤倒是很想知道,他拿什么来让孤追悔莫及。”颜良不屑的冷笑。

  带来冷哼一声,傲然道:“前番数战,我家大王根本不屑于使出全力,今你惹恼了我家大王,他已从南中调来我最精锐的藤甲军,只要这支兵马一到,你纵有再多的阴谋诡计,也将无济于事。”

  傲然的带来,似乎根本无防戒备,直接就透露出了蛮军的军事情报。

  听得“藤甲军”这个新鲜词,帐中庞德等人,均是一惊,面露新奇之色。

  藤甲军么,原来如此……颜良嘴角微扬,无有一丝奇色,似乎对此早有所料。

  孟获屯兵于新道城不退,很明显是在等着援军,熟知历史的颜良,思来想去,自然很快就想到,南中之中,除了战象军团之外,就唯有藤甲军可以成为逆转乾坤的一支力量。

  带来洞主一提起藤甲军,祝融好似猛然省悟一般,原本惊惧的神情,转眼也跟她的弟弟一样,变得傲然起来。

  “颜良,藤甲军乃无敌之军,我夫君只要率这支兵马前来,你必败无疑。我劝你还是识相一些,礼待我三人,再将我们送还新道,或许我念在你识礼的份上,还会向夫君为你说几句好话,请他放你安然退出南中。”

  祝融极是自恃,威胁的口气比弟弟带来还要重,仿佛在藤甲军面前,颜良已是必败无疑。

  大帐中,原本落败的那姐弟二人,此刻仿佛是反客为主,竟是嚣张狂妄起来。

  如果他们事先打听过,那些曾经在颜良面前狂过的人,都是什么下场的话,他们肯定要为自己的嚣张追悔莫及。

  旁人不知,花鬘却是吓得花容失色,额间冷汗直滚,连连的向她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亲人示眼色,劝他们收敛张狂。

  只是,祝融和带来,却均是祝而不见。

  见得颜良一直冷笑不语,带来以为颜良已被他镇到了,便昂首道:“怎样,颜良,你想好了没有,是不是该放我们走了。”

  “周仓何在!”冷笑骤收,颜良陡然一喝。

  “末将在。”早就愤慨的周仓,慨然应道。

  颜良手微微一指带来,冷肃道:“孤命你将这蛮子的左臂砍下,即刻!”

  “诺!”周仓兴奋如火,拔刀便大步而上……

  那带来踞傲之色瞬间瓦解,惊惧道:“颜良,你疯了吗,你敢这般对我,我家大王必不轻饶你。”

  “颜良,藤甲军无敌于天下,你敢动我弟弟,我必叫夫君荡平你。”祝融也急了,大叫着威胁。

  颜良却充耳不闻,只斜坐在那里,冷漠如霜的欣赏着那姐弟的惊慌。

  几名亲军如虎扑上,三两下将带来按得跪在了地上,将他的那一只左臂狠狠拉直。

  周仓手中的刀已高高兴起,狰狞兴奋的脸上,闪烁着血腥的快意。

  这时的带来,却才惊恐的意识到,眼前这个汉人霸主,胆量超乎凡人,根本就是把他的威胁当个屁。

  眼见刀锋将下,带来吓得是全身哆嗦,惊叫道:“颜大司马息怒,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啊。”

  “你们这班蛮人实在是愚蠢,怎么总是不让记性呢,这次千万要记住,一定不要在孤面前逞狂,带来,跟你的胳膊说再见吧。”颜良冷笑一声,摆手向周仓做了示意。

  周仓会意,手上青筋陡然爆涨,那一柄锋利的佩刀,奋然斩下。

  “不要啊——”

  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中,刀锋仍是无情的斩下。

  飞溅的血光,将旁边惊恐的祝融溅了一脸,那满脸的血腥,仿佛一刹那间把她吓傻了,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僵在了那里。

  地面上,已是多了一条血淋淋的断臂。

  被斩下一臂的带来,整个人趴在地上翻滚嚎叫,痛得是全身的抽搐,万般惨烈的样子。

  颜良俯视着那痛苦的蛮人,冷冷道:“带来,孤今饶你一条狗命,回去告诉孟获,他的妻女孤都收下了,无论他有象兵,还是什么藤甲军,只要他敢继续与孤作对,孤照样会让他知道,什么叫作惨败。”

  此时的带来,已是没有半点脾气,剩下的唯有痛苦与恐怖。

  “我家主公的话,你都听到了,还不快滚。”周仓血刀一扬,厉喝道。

  那带来哪还敢再逗留片刻,忙是挣扎着爬将起来,忍着断臂的剧痛,跌跌撞撞就要逃将出去。

  “慢着。”就在带来刚要出帐时,颜良突然一喝。

  带来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转过身来,战战兢兢道:“不知颜大司马还有何吩咐。”

  “把你那肮脏的胳膊一并带走,若不然孤就把它喂狗了。”颜良冷冷道。

  带来如释重负,赶紧将自己半截断臂捡起,狼狈不堪的逃离了大帐。

  此时的祝融,却才从惊怖中回过神来,再看向颜良时,眼神之中虽依然愤怒,便更多的却已经是畏惧。

  祝融一直以为,他的夫君孟获,如狮虎一般残暴,那才是真正的男人。

  而今一见,却不想眼前这个男人,竟比自己的夫君更要残暴。

  “祝融,方才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让你知道不臣服于孤,在孤面前嚣张的下场,你可服了吗。”颜良冷笑着问道。

  旁边的花鬘,忙是暗暗的捏自己母亲的胳膊,示意她的母亲屈从。

  祝融心中羞愤难当,虽有畏惧,但暗暗咬牙之后,还是厉声道:“颜良,我祝融乃堂堂大越国王的女人,更是南中的勇士,你想要我臣服于你,休想!”

  又是一个自以为刚烈的女人……征服这种女人,让她们顺从,让她们匐匍于自己的脚下,素来是颜良的一大乐趣。

  “什么狗屁大越国王,孤就灭了他的国,让他跪伏在孤的面前苦苦求饶,到那个时候,孤看你还有什么可傲的。”颜良肃杀一语。

  祝融耳听颜良侮辱自己的丈夫,心中气愤难平,一时却又不知如何以应。

  这时,颜良已摆手道:“花鬘,带着你的母亲下去吧,好好开导开导她,免得无谓的吃了苦头之后,方才后悔莫及。”

  花鬘暗松了口气,赶紧拉着自己的母亲就走。

  ……泸水上游,新道城。

  府堂中,孟获正趁着夫人祝融不在,肆意凌辱着几名掠来的民女。

  正自快活之时,门外士卒却叫道:“大王,大事不好,带来洞主逃回新道城了。””

  孟获心头一震,兴趣顿消全无,赶紧粗粗的穿了衣裳,急匆匆的前往大堂。

  当孟获步入大堂,整个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长满横肉的脸上,惊惧顿生。

  堂中的带来,浑身是血,一只胳膊已是不在,整个人狼狈惨烈之极。

  孟获心头,立时闪过一个极不祥的预感。

  “带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会变成这样?”孟获惊愕的问道。

  惊魂未定的带来,遂是哭哭啼啼的将他们如何中了颜良之计,如何兵败被擒,自己又如当着祝融的面,被颜良砍了手臂,以及颜良如何羞辱威胁之事,统统都道了出来。

  “夫人她……她竟落入了颜良手中?”孟获满脸的惊恐,一时之间,竟是有些语无伦次。

  “姐姐已为颜良所擒,鬘儿也在那里,她母女二人,只怕都难逃颜良的凌辱,大王,你一定要为我报仇,一定要救出姐姐和鬘儿啊。”带来伏在地上,抱着孟获的大腿嚎哭不休。

  “颜良狗贼,竟敢夺我妻女,可恨,可恨啊——”惊恐之后,孟获羞愤如火,恨到咬牙切齿。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