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孟获最后的救命稻草

第五百八十二章 孟获最后的救命稻草

  孟获那个恨啊。

  自从他自封为大越王后,自信满满的兴兵北上,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颜良所败。

  一场场仗下来,被他葬送的南中蛮军士卒,至少也有七八万之多,整个南中的可战之士,几乎已断送将尽。

  死伤兵卒也就罢了,前有女儿被颜良所俘,今又有自己的妻子被颜良所擒。

  一想到自己的妻女,将为颜良所占有,肆意的凌辱,孟获就感到胸口有无数柄利刃在扎他。

  大越王的尊严何在!

  羞愤难当的孟获,恨不得将颜良撕成碎片,但眼下两万大军丧尽,他的手头只余下一万兵马,空有一腔的愤怒,又焉能奈何得了颜良。

  正自愤怒间,闻知讯息的雍闿,赶到了大堂。

  当他看到带来那惨状时,也是大吃了一惊,忙问发生了何事。

  带来便只能灰头土脸的,将自己所遭受的痛苦经历,再重复了一遍。

  “没想到颜良狡诈之极,我军竟又中了他的诡计。”雍闿叹惜之后,却又冷笑道:“不过,颜良那汉狗的好日子也算到头了,从今往后,就算他再有阴谋诡计,也将无济于事。大局已定,大王必胜无疑。”

  大局已定,必胜无疑!

  耳听着这八个字,再看着雍闿那自信的表情,心情灰暗的孟获,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猛然间眼前大亮。

  “丞相,听你这口气,莫非是……”孟获满脸的兴奋。

  雍闿拱手笑道:“大王所料不错,乌戈兀突骨洞主,今已率三万藤甲军赶赴新道,今已离城不远,臣此来,正是想请大王去亲迎那兀突骨。”

  苦等许久的藤甲军,终于是到了!

  孟获长满横肉的脸,瞬间涌满了狂喜,如同垂死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激动的差点就跳将起来。

  转眼间,孟获便将妻女被俘之事抛在了脑海,当即率领着雍闿等一班兵将,出往西门去迎接。

  那兀突骨虽乃南中蛮夷,但因地处极南,并不在七郡之中,故并非是孟获的臣属。

  今藤甲军前来助战,乃是受孟获所请,非是受其诏令,故孟获自要以客礼相待,亲自迎接。

  驻马城外,孟获举目远望,不多时间,果然见有遮天的旗帜徐徐徐而来。

  未几,一支规模庞大的军队身影,缓缓的映入了他的眼帘。

  三万身着藤甲的蛮军,浩浩而来,其凶蛮之势,比之南中七郡的蛮夷更胜一筹。

  不多时间,大军渐近,一面黑旗向着孟获所在奔来,大旗之下那纵马的夷帅,正是兀突骨。

  孟获本为蛮夷,形容装束多古怪,但当孟获看清兀突骨之时,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但见那兀突骨身长丈二,极是巨大,暗紫色的藤甲如爬附在身一般,他那狰狞的脸上,更是纹着奇怪的纹理,乍一看去,便如那画中的厉鬼一般,极是可怖。

  “久闻洞主大名,今日一见,当真幸会呀。”孟获不敢以大王自居,笑呵呵的迎上前去。

  那兀突骨也还之一礼,微微一笑,便露出一口森严的白牙。

  孟获便请兀突骨将藤甲军先下城外安营,请他与自己并马齐驱,一同入城商议。

  入往府堂,宾主坐定。

  那兀突骨道:“我收到大王所邀,当即点齐三万雄兵,日夜昼程赶来助战,应该来得还算及时吧。”

  孟获叹息一声,遂将自己的夫人如何中了颜良之计,几万兵马在安上大败之事,道与了兀突骨。

  “这颜良实在可恶,竟敢如此杀我南中勇士,大王放心,今我藤甲军已到,那颜贼再有诡计,也将无用武之地,大王的仇,我兀突骨来报便是。”

  兀突骨豪言壮语,根本不将颜良放在眼中。

  孟获大喜,忙将兀突骨谢了又谢,又问兀突骨何时可以进兵。

  兀突骨道:“我军连日赶路,将士略有疲惫,休整两日,方可进兵。”

  “甚好,将士们是该养精蓄锐一番,本王这新道城中,有数百汉民女子,皆是肤白貌美,本王就将这些女人送给洞主,以为慰劳洞主的藤甲军将士们。”孟获甚至是大方道。

  兀突骨一听有汉民女子可享受,自是大为欢喜,当即又反谢孟获。

  这两名夷帅,遂是相谈甚欢,当下便定下了共破颜良之计。

  新道城中的可怜百姓,又是陷入了蛮夷的凌辱之中。

  ……安上渡,南岸。

  祝融兵败,两万大军灰飞湮灭,被斩一臂的带来洞主逃回南岸,自不敢再稍有逗留,只得弃了南岸营垒,率千余残兵逃往新道城。

  敌营人去楼空,颜家再无阻挡,数万颜军得以顺利渡河,进抵了南岸。

  此间去往新道城,已是一片坦途。

  孟获那个作恶多端的夷首,就在几十里外,平南之战,已到了最后的时刻,只要剿灭孟获,将士们就可以折返北上,与真正的强敌曹操一战。

  兴奋的诸将,便纷纷的向他们的主公请战,希望能趁着安上大胜,即刻进兵西进,一举覆没孟获。

  颜良却并没有急于进兵,因为细作已从新道城传来情报,就在他大家渡河的第二天,新道城已经来了一支三万多人的蛮军援兵。

  颜良知道,那支蛮军正是祝融他们引以为傲的藤甲军。

  大帐中,诸将群情振奋,尽皆慷慨请战。

  颜良却将目光转向了李恢,问道:“德昂,你可知道南中诸路夷军中,有一支兵马叫作藤甲军否?”

  “藤甲军?”李恢怔了片刻,方道:“恢在建宁时,确曾听南去的商人说过,言是七郡之南,尚有一名叫兀突骨的夷帅,其麾下部众皆身着藤甲,据闻此甲穿于身上,渡江不沉,经水不湿,且刀箭不如,甚是神奇。”

  果然如此,颜良微微点头,似是心有映证。

  李恢眼色蓦的一变,惊道:“主公,莫非孟获的那支援兵,正是藤甲军,便是因此,主公才会有所顾虑,迟迟不兵进新道城吗?”

  “不错,前日那带来和祝融,皆言孟获将有藤甲军可用,今看细作的回报,再有德昂你所说,孤确信孟获的那支援兵,正是藤甲军。”颜良点头道。

  听得此言,李恢本是跃跃欲试的战意,旋即沉寂下来,眼眸中也流露出忌惮之色。

  而其余诸将,听闻这什么神奇的藤甲军,却颇为的不屑。

  庞德冷哼道:“这藤甲料想乃是树藤所造,就算再硬,又岂硬得过铁甲,焉能刀枪不入。主公,末将以为这只是蛮夷的传闻而已,根本不足为顾。”

  庞德不把藤甲军当回事,其余黄忠、甘宁等将领,皆也是十分不屑。

  反倒是李严、张任这等新降的蜀将,此时却要冷静许多,似乎身为蜀人的他们,对南中流传的藤甲军,倒是半信半疑。

  颜良依稀记得,曾经历史中,诸葛亮平南蛮时,就曾遇上了藤甲军。

  原本颜良也不相信有什么刀箭不如的藤甲,但前者见识过了传说中的战象军团后,颜良便断定,藤甲军也绝非徒有虚名,自己若是和诸将们一样大意,势必会吃大亏。

  “传孤之命,明日起,大军回渡北岸,撤兵。”颜良忽然之间,便是下了撤兵的命令。

  诸将大吃一惊,皆想如今正逢胜势,自家主公却无故要下令撤兵。

  当众将正惊讶时,颜良又令道:“李正方何在。”

  “末将在。”李严忙是出列。

  颜良沉声道:“孤命你率一万兵马殿后,但遇蛮军进攻,便且战且退,一直退到孤给你最新的命令方可。”

  “末将遵令。”李严忙是应命,却又满腹怀疑,忍不住问道:“恕末将直言,今孟获未灭主公却为何要撤兵北归?倘若要撤兵北归,便当全军尽去,却为何又要留末将且战且退?”

  李严的疑惑,同样也是诸将的疑惑,众将皆巴巴的望向颜良,希望他们的主公能给个合理的解释。

  颜良却是冷笑了一声,反问道:“正方你的问题孤可是没办法回答,孤什么时候说过要放过孟获了。”

  李严一愣,茫然道:“主公若不是打算放过孟获,却又为何要撤兵?”

  “藤甲军非可轻视,不解决了此强敌,又如何灭了孟获,孤之退兵,其实是以退为进也。”颜良嘴角扬起了一抹诡秘。

  众人皆是茫然,依然未能猜到颜良的用意。

  ……北岸,大营。

  那一座看护森严的大帐中,祝融正面色阴沉的坐在那里,床榻的旁边,整齐的摆放着一套汉女的衣裳,衣裳染血的祝融,却始终不肯换上。

  脚步声响起,花鬘从外而入,见得祝融这般样子,不禁暗叹了一声。

  她坐将下来,携起母亲的手,劝说道:“母亲,赶紧把衣裳换了吧,若是大司马他什么时候前来,看到母亲仍没换衣裳,恼怒起来就糟了。”

  花鬘那语气,就仿佛要在“劝良为娼”一般,只将祝融听得是又震惊,又羞耻。

  惊羞的祝融,瞪着自己的女儿,难以置信道:“鬘儿,那颜狗到底对你做了什么,竟把你变成这样,你竟然能跟为娘说这种话,你到底还知不知羞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