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可敢一赌!

第五百八十四章 可敢一赌!

  此时的孟获,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

  原本孟获也曾怀疑过,藤甲军是否如他的丞相雍闿所吹嘘的那样,拥有着刀枪不入的超强防御力。

  现如今,当孟获亲眼看到,颜军的箭矢射中兀突骨的藤甲军,犹如挠痒痒一般,轻易的被弹开之时,孟获却才深信不疑。

  “有此刀枪不入的神兵,本王别说灭了颜良这汉狗,扫平中原只怕也不在话下,哈哈——”

  孟获兴奋到放声大笑,当即下令本部兵马出动,尾随于藤甲军之后,前去追击颜军。

  三万藤甲军,再加上孟获的一万蛮兵,四万大军一路穷追李严的一万颜军。

  而此时的李严,已经是率军退至南岸的渡头处。

  倘若李严没有得到颜良的交待,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与藤甲军进行激战,那么,此时的他,只怕不是为藤甲军所灭,就是被辗入这有毒的泸水中覆没。

  正是因为事先有所提防,李严才会选择在黄昏之时,来上演一场佯退的好戏。

  此时日已西沉,气温转凉,泸水中的毒气已然散尽。

  于是,李严便趁着藤甲军未近之时,抢先一步率领一万兵马,乘坐事先准备好的竹筏,顺利的渡往了北岸。

  此时南岸已然无筏,李严原打算据住北岸,休整一晚后大军再往北退,但很快,李严就发现,他不得不继续马不停蹄的撤退。

  因为,那班藤甲军根本就用不着筏子,直接就举着兵器跳进了泸水之中,他们身上的藤甲不但是刀枪不入,反而遇水不沉,载着他们浮水渡河。

  三万藤甲军,浩浩荡荡浮水渡河,你在岸边处,放箭射却又射不死他。

  兵法之中,半渡而击之的道理,此时对藤甲军就此失效。

  挡不住蛮军渡河的李严,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安上渡,当天傍晚率军向着泸水下游,犍为郡最南端的僰道城退去。

  顺利“光复”安上城的蛮军,不禁士气大振,一扫先前数败于颜军的颓败。

  尽管藤甲军对李严的军队,其实并未造成多少杀伤,但这份逼退颜军的气势,却令孟获大为欣喜。

  兴奋之下的孟获,当天进驻安上城,设下大宴慰劳得胜的兀突骨,并将从汉民那里劫掠来的资财和女人,大赏三万藤甲军。

  兀突骨初战得胜,信心自是倍增,当场就发下豪言,要在一月之内,帮孟获扫平颜良,夺下整个益州。

  得意欣喜下的孟获,亦是许下诺言,如果他能拿到益州,就将南中三郡割给兀突骨,助其做乌戈国主。

  得了好处的兀突骨,自以为无敌于天下,遂也不多休整,次日便继续进兵,一路望北杀去。

  在接下来的七天时间里,李严谨遵颜良的命令,一路是且战且退,将僰道城也让给了孟获,一路连退数百里,一直退到了南安城一线。

  孟获则是“连战连胜”,攻城陷地,一路高歌猛进,夺取僰道城后,更是马不停蹄的令他的藤甲军,向着南安城杀奔而来。

  此刻,颜良的主力大军已退至南安。

  南安城。

  府堂之中,诸将齐集。

  “主公,那孟获逼人太甚,咱们不能再退了,跟蛮夷们决一死战吧!”新降未久的张任,疾呼请战。

  “是啊主公,不能再退了,就算那藤甲军刀枪不如,咱们也要舍命一拼,不然再退下去,就要退往成都了。”老将黄忠,亦是慷慨不平。

  堂中诸将,纷纷的慷慨叫战,看得出来,这几日的不战而退,使这些当世猛将们,心里边都憋着一股子火气。

  怒火积蓄已极,众将们迫切的需要用一场杀戮,来发泄愤怒的烈火。

  颜良嘴角扬起一抹诡笑,众将的慷慨愤怒,正是他所想要看到的效果。

  鹰目陡然一聚,颜良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俯视众将的眼神中,滚滚的杀机如潮水般骤涌。

  大堂之中,顿时鸦雀无声。

  “孟获这个狗东西逼人太甚,孤已是忍无可忍,这南安城,将是我们最后的阵地,一步都不能再退!”

  猎猎的豪情,愤怒的烈火,疯狂的在颜良身上流转。

  颜良话已说得再明白不过,他要在此间,与孟获的藤甲军决一死战。

  诸将热血沸腾,杀念如火狂燃。

  “孟获咄咄逼人,我们的确是不能再退,不过藤甲军刀枪不入,却也是件棘手的难题,正倒是以为,在想到办法破解藤甲军前,还是不宜急于决战。”

  法正尚保持着冷静,担心颜良为众将的请战所激,一怒之下做出了决战的决定。

  颜良却冷笑道:“孤忍着窝火,好容易才把孟获诱至南安一线,此时若不决战,还更待何时。”

  诱至南安一线……当法正听到这八个字,再看到颜良那自信的表情时,猛然间,他意识到了什么。

  主公心中,莫非已有破敌之计!

  正当法正惊喜狐疑时,颜良已高声道:“传孤之令,诸军速做准备,三日之后,孤便要荡平藤甲军!”

  ……府堂后院,军事会议结束,破敌之策已然下达。

  高枕无忧的颜良,此时已在这里享受着美酒。

  他斜靠在榻上,品着美酒,吃着南中才特有的水果,一双腿懒洋洋的搭在榻上。

  而那蛮女花鬘,则跪伏在旁边,细心温顺的为颜良捶着腿。

  须臾,脚步声响起,脚上拴着铁链的祝融夫人,在几名士卒的押解下,不情不愿的步入了大堂。

  一入堂中,祝融那黯然的脸上,陡然间变闪现了怒色。

  因为,她一眼便看到,自己的女儿,此刻正跪伏在那里,卑贱如奴婢一般,给颜良捶着揉腰。

  曾几何时,身份尊贵的花鬘,只有被人伺候的份,平素连给她这个母亲揉揉肩都没有过的。

  如今,她却在如此卑微的服侍着一个汉狗,一个他们的切齿仇敌。

  花鬘见得母亲到来,很快感觉到了母亲那愤慨的眼神,心有羞愧,只得将头扭向一边,对母亲的眼光假若不见。

  颜良却是饶有兴趣的欣赏着祝融的那份愤慨,显然他是故意叫花鬘给自己揉腿,为的就是让祝融难受。

  “你叫我来有何事?”祝融强压下怒火,冷冷问道。

  “你怎么还穿着这件破衣裳,孤给你的那些新衣呢?”颜良一脸的不悦。

  此时的祝融,依旧是穿着那件战场上为鲜血所染的衣裳,怎么也不肯换上汉衣。

  因为祝融知道,一旦换衣,就意味着她向颜良屈服,所以她宁愿像现在这样,一直穿着肮脏的衣服。

  “我为南人,因何要穿汉衣。”祝融冷冷道。

  看着祝融这般慷慨的样子,颜良却在冷笑,不屑道:“你蛮夷之人,不习教化,孤给你汉衣穿,是看得起你,你还矫情起来了。不想穿是吧,那就别穿了,来人啊,把这蛮女人的衣服,给孤统统扒光了。”

  号令下,左右几名亲兵,挽起袖子就要动手。

  祝融大吃一惊,花容惊变,此时她才想起了女儿的劝告,这姓颜的果然是禽兽一般,什么样的手段都使得出来。

  而花鬘眼见母亲将遭羞辱,却又不敢吱声,只能暗暗的向祝融使眼色,劝她赶紧服软。

  “颜良,你可要想清楚,今天你这般羞辱我,明日我夫君的藤甲军,必会荡平了你,那时你就会为今日所为,追悔莫及。”

  惊羞中的祝融,忙不迭的又搬出了孟获和他的藤甲军来吓唬颜良。

  耳听此言,颜良忽的一摆手,示意左右亲军且退下。

  祝融暗松了口气,还以为自己的威胁,唬到了颜良,眉宇间的傲色更添了几分。

  她又岂会知,颜良根本只是把她的威胁,当作笑话来看,之所以让手下停手,只是因为颜良要从这个自以为是的蛮女人身上,找到更多的乐趣。

  让她彻底的绝望,撕碎她的希望,破灭她的傲气,那才是真正的乐趣。

  “好狂的口气,祝融,你就这么自信的认为,孟获一定能打败孤吗?”颜良冷笑道。

  祝融冷哼了一声,傲然道:“你若是能挡住刀枪不入的藤甲军,又何至于从新道一路退到南安,颜良,你也休要在我面前装腔作势了。”

  好狂的口气。

  如果换成寻常女人,敢跟颜良这么狂,此刻恐怕早被他剥光了吊起来,一顿饿饭,然后饿到她苦苦求饶。

  但是现在,颜良和孟获的决战在即,当此特殊的时刻,颜良决定换一种玩法。

  眼珠子一转,颜良嘴角掠过一丝诡笑,便道:“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你可敢与孤打一个赌吗?”

  “赌,赌什么?”祝融面露狐疑。

  “三日之后,孤会与孟获的藤甲军决一死战,到时孤会带你一起去看热闹,这场决战,若是孟获胜了,孤便将你们母女拱手送还孟获。”颜良大声道。

  祝融心头一震,一股浓烈的希望,从心头升起。

  此时的她,已经在暗自嘲讽颜良的自以为是,嘲讽他给了自己脱身之机。

  此时的颜良,话锋却又一转,冷冷道:“不过,倘若是孤胜了的话,孤要你做什么,你就必须乖乖的做什么,怎么样,你可有胆与孤一赌。”

  要你做什么,就乖乖的做什么……眼前这个禽兽要自己做的,自然是那般羞耻之事。

  原本自信的祝融,这个时候,却不禁陷入沉默。

  她看着颜良那志在必得的表情,心中不禁在狐疑,藤甲军明明刀枪不入,无敌于天下,这个姓颜良却究竟何来的自信,竟然敢与自己打这样的赌?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