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九十二章 无耻的孟获

第五百九十二章 无耻的孟获

  这个时候的孟获,忽然间变聪明了,他很快就看出来,颜良对他的妻女比较感兴趣。

  为了生存下去,孟获决定果断的抓住这个机会,什么脸什么尊严都不要了,干脆把妻女献于颜良以求一活。

  孟获那无耻之言,一墙之隔的祝融,听得是清清楚楚。

  霎时间,祝融愣住了。

  字字如刀,直刺心头,刺到祝融在那一瞬间,仿佛痛到失去知觉一般。

  先前孟获卑微的向颜良求饶,丧尽了南越之王的尊严,祝融已是对孟获失望之至。

  但祝融却万万没有料到,孟获竟然能无耻到这般极致,竟是不惜将她自己,还有亲生女儿献于敌人,只求苟活一条性命。

  惊愤的祝融,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从前对孟获的认识,统统都错了。

  孟获根本不是什么英雄,甚至,他连一个普通有血性的汉子都算不上。

  他孟获,根本就只是一个贪生怕死,厚颜无耻的懦夫罢了。

  牢房中的孟获,自不知祝融此时的感受,只想通过此等无耻的进献,来换取自己的小命。

  而颜良,却在冷笑。

  孟获此贼,实为可恶,颜良早就说过,不会轻易的杀他,而是要像折磨孙权那样,令他生不如死。

  今日而来,颜良就是要肆意的羞辱他,羞辱到他生不如死。

  耳听孟获进献之词,颜良却冷哼一声:“你的妻子和你的女儿,如今都已是孤之战利品,孤要想把她们怎样就怎样,你又何来的资格进献她们。”

  一语相讥,孟获哑口无言。

  跪伏在地的孟获,汗如雨下,神色惶恐不安,一时间不知如何为自己求取活命。

  这时,颜良一摆手,士卒将牢门吱呀一声打开,颜良向站在外面,表情复杂的祝融使了个眼色,命她进来。

  祝融妖艳的脸上,潮红的羞耻之意,不禁愈浓。

  祝融知道,他要他们夫妻相见,就是要用这尴尬的场面,来羞辱他们,羞辱孟获。

  明知是如此,祝融却又能怎样,谁让他的丈夫那么不争气,如此轻易的就中了颜良的计策。

  无奈之下的祝融,只能紧咬着牙关,双腿如灌了铅一般,一步步艰难的走进了牢房。

  不知内情的孟获,听得有人又走进来,下意识的抬起头望去。

  他夫妻二人的眼神,瞬间撞见。

  四目相对,两人都僵硬在了那里。

  恨怒、羞耻、无奈,祝融的眼神中,皆是这般。

  而震惊之余的孟获,一张横肉的脸顿时变得通红无比,无尽的羞愧之色转眼袭据了他的脸。

  此时的孟获却才恍然惊醒,原来自己的妻子适才一直在外面,那这样的话,自己方才所说的那些不知羞耻的话,岂非全给妻子听了进去?

  霎时间,孟获那个羞愧尴尬呀,羞到不敢正视祝融的目光,羞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将进去。

  再看到向颜良,孟获看到的,却是一张冷峻嘲讽的脸。

  孟获这下才明白,颜良是故意如此,目的就是摆明了要羞辱他,折磨他。

  祝融不忍再看孟获那窝囊无耻的样子,将脸转向一边,只能恨其不争的暗自摇头叹息。

  妻子那如针的目光离开,伏在上的孟获才好受了几分。

  “孟获,你现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颜良冷笑着,顺势伸手将祝融的腰搂住,虎掌隔着层薄衫,轻轻的抚摸着祝融的蛮腰。

  祝融身形一颤,羞红的潮色瞬间涌遍脸庞。

  孟获虽然无耻,但好歹是自己的丈夫,但是现在,自己却在丈夫面前,被颜良如此轻薄肆意的抚摸,尊严又将何在。

  羞耻难当之下,祝融下意识的就想挣扎开。

  “你的丈夫方才可说了,把你送给了孤,你还挣扎个什么劲。”颜良非但不松手,反而将她揽得更紧。

  祝融心头又是一震,转头看了一眼卑微窝囊的孟获,脑海中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

  “你既是如此无情无耻,那我还有什么顾忌,我就遂了你的心意……”

  念及于此,祝融暗暗一咬牙,便不再挣扎,只任由颜良的抚慰。

  此时恨恼之下的祝融,正是为了报复孟获的无耻。

  眼见自己的妻子,被仇敌这般侵凌,孟获心中是又痛又羞,某一个瞬间,真恨不得扑上去,与颜良拼命。

  只是很快,那一闪即逝的羞耻与冲动,便为求生的本能之念给打退。

  他眼见祝融那般顺从,看那样子,似乎早就顺从了颜良一般。

  再一想,听闻颜良喜好女色,自家妻子相貌极美,落入颜良手中这么久,恐怕早就为其占有。

  如此看来,自家的妻子,今已极有可能被颜良强给为了姬妾。

  念及于此,孟获的脑海里,不禁又生了几分希望。

  当下他暗暗一咬牙,讪讪道:“祝融乃南中第一美人,小人不过一莽汉,根本配不上她,今她归于大司马,那才真是美人配英雄。”

  这一番话,连颜良都听着有些意外了。

  他没想到,孟获的脸皮已厚到这般地步,眼看着自己“侵凌”他的妻子便罢了,竟然还能厚起脸皮来拍自己的马屁。

  颜良不得不承认,孟获果真是比孙权还没有下限。

  怀中的祝融,心却如针扎一般。

  她愿是想通过和颜良的亲昵,来刺激孟获,激起孟获内心的愤慨,逼他拿出一点血性来。

  但祝融却万没想到,孟获非但没有燃起一丝血性,反而是加倍的无耻起来。

  绝望,此时的祝融,已对孟获的彻底的绝望。

  绝望之余,更是愤恨,而那愤恨的情绪,转眼就充斥于脑海,令祝融失去了理智。

  突然,祝融踮起了脚尖,朱唇贴向了颜良,主动的献上了香吻。

  颜良稍一惊讶,旋即便明白了祝融的意图,肆意的享受起这份快感。

  几番亲吻之后,满面潮红,已分不清是怒是羞的祝融,竟是退后一步,毫不犹豫的为自己轻解罗衫。

  此时的祝融,竟似失去了理智一般,欲要在这大牢之中,在孟获的眼前,献身于颜良。

  “南中蛮夷,果然是不习教化,疯狂起来竟这般了得呀……”

  颜良感慨之际,眼前祝融,已是香色尽收眼底。

  血脉贲张的颜良,哪里还有犹豫,遂也一点都不客气。

  大牢之中,云雨骤起。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牢房中的孟获,已然是惊呆了。

  孟获是无耻,是铁了心将妻女献于颜良,以求得颜良的饶命。

  甚至,孟获潜意识里还希望,妻子能够通过取悦于颜良,得到颜良的宠幸,然后吹吹枕边风,为自己求得一命。

  尽管一想到曾要的仇敌,如何占有自己妻子的那画面,孟获就会感到极为难受。

  但自欺欺的孟获,却告诉自己,反正自己也看不到,眼不见心不烦,就当那些事没有发生。

  但孟获却万没料到,愤慨的祝融,竟然会当着自己的面,就这般极尽妖媚的曲意迎逢,献身于颜良。

  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的孟获,整个人如陷入了冰谷之中,僵硬到无法动弹,那莫名的痛楚,几乎令他痛到要窒息。

  看着眼前那不耻的景象,耳听着那愈加靡靡的粗喘,孟获心如刀绞。

  而逐渐沉浸于那巫山之乐的祝融,却双手撑着牢栅,目光紧紧的盯着孟获,那目光之中,既有迷离,又有得意。

  仿佛,孟获那痛苦的表情,愈加的令她感到满足。

  春雷阵阵,云雨腾腾。

  痛苦的孟获,再也无法直视那刀刃的画面,只得将眼睛紧紧的闭上,双手死死的捂住耳朵,试图如鸵鸟一般,将自己隔绝在那痛苦之外。

  然而,那丝丝缕缕的靡靡之音,却如幽灵一般无孔不入,依旧不断的折磨着他。

  窝囊的孟获,只能咬牙忍受着他痛苦的折磨。

  “忍下去,孟获,你一定要忍下去,只要熬过这一关,你就能保住一条命了。”痛苦的孟获,只能这样自我安慰着自己。

  苦苦忍受,苦苦的支撑,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是云收雨歇。

  当孟获战战兢兢的睁开眼时,一切已复归平静。

  祝融已然穿戴整齐,但一头的乌发却依旧凌乱,妖媚的脸上,仍是潮色未褪,鼻息轻喘不定。

  祝融就那么理直气壮的看着孟获,而孟获却忙将目光移开,不敢多看一眼。

  颜良摆了摆手,示意祝融退下。

  此时的祝融,已跟孟获恩断义绝,完全把自己当成了颜良的女人,颜良有令,知趣的便退了下去。

  “大司马,今美人已属英雄,大司马的气也该消了吧,不知可否饶小人一死。”孟获见颜良一脸的惬意,自是趁着颜良高兴,赶紧为自己求情。

  “子丰何在!”颜良一声冷喝。

  “末将在。”周仓忙从外面入内,拱手以应。

  颜良俯视着巴巴的孟获,冷冷道:“传孤之命,明日午后,将孟获押解往成都南门,当着全城士民的面,将他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末将遵令。”

  孟获瞬间就傻了。

  他原以为颜良占有了自己的妻子,心情一高兴,会饶自己一条命,却万没想到,享受过后的颜良,竟然依然要杀他。

  而且,还不是痛痛快快的给他一刀,而是要将他凌迟处死。

  “大司马开恩,大司马饶命,饶命啊——”惊恐之极的孟获,嘶心裂肺的嚎陶哭求。

  颜良却放声狂笑,拂袖转身,扬长而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