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九十四章 不能再等,该出手了

第五百九十四章 不能再等,该出手了

  邓少将军,邓艾来了。

  因是颜良收邓艾为义子,故属下之人,皆呼邓艾为一声邓少将军。

  “你们都下去吧。”颜良摆手一喝。

  邓艾如今虽已是十几岁的小将,但在颜良眼里到底还是孩子,这左拥右抱的场面还是不给他看到的好,免得教坏小孩子。

  祝融母女盈盈一礼,便即双双告退。

  片刻后,一员英武的年轻小将,大步步入堂中,伏道拜道:“儿邓艾,拜见义父。”

  “呵呵,我儿快快起来。”颜良笑着摆手。

  自颜良收邓艾作义子以来,已是过去了数载,今日的邓艾,经过颜良的培养与照顾,如今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身体瘦削的口吃小子。

  今有半年未见,邓艾已是长得虎背熊腰,颇有了一番少年豪杰之气。

  邓艾乃是一块美玉,只有善雕琢才能成器,这些年来,颜良大多时候不是令他留守大本营,就是让他往文丑那里去学习枪法,自己闲暇之时,又会教授他兵法。

  如今颜良和曹操交手在即,颜良忽然想到邓艾年纪已不少,也该是让他上上战场,积累沙场经验的时候了,故是不久之前,便命人往许都文丑处,召邓艾前来蜀中。

  “义父,听闻那曹操正南攻蜀中,不知义父何时让儿也上战场,去会一会那曹营诸将。”学习已久的邓艾,早是巴不得能早上战场。

  颜良却淡淡道:“孤此番召你入蜀,正是想让你历练历练,放心吧,有你上阵杀敌的时候。”

  “多谢父王!”邓艾大为兴奋,赶忙道谢。

  颜良又慰问了他几句,念着他千里入蜀,一路辛路,便打算叫他先下去休息。

  这时,邓艾猛的想起了什么,忙道:“义父,儿入蜀之前,元直先生托儿将一件紧要情报禀报义父。据我南阳的细作急报,那上庸三郡的申氏兄弟,不久前已归降了曹操,曹操已遣其族子曹真,率一万兵马进至上庸,似乎有想从上庸攻我南阳的意图。”

  上庸三郡归降曹操!

  听得这个消息,颜良不禁稍稍有些惊讶,不过,颜良对此多少也有所心理准备。

  如今武关为颜良所据,洛阳又被刘备所占,曹操基本上已丧失了从关中威胁颜良的能力。

  今曹操欲与他颜良争夺益州,以其智谋,汉中既下,必会想到顺势攻取上庸,威胁南阳腹地,以从侧面战场牵制颜良。

  上庸三郡兵力微弱,抵挡不住曹操的进攻,也乃正常之事。

  今颜良布署于许都一线的兵马,不过两万余人,南阳方面的兵马,也只不过五六千而已。

  倘若曹真率上庸之兵,从东面威胁南阳,以文聘、徐庶等人的兵力,既要防范北面的刘备,又要应对西面的曹真,兵力显然就有点力不从心。

  况且,曹真乃曹家宿将,曾经的历史上,曾统帅魏国西线兵团,屡屡的挫败了诸葛亮的北伐。

  此一员统帅级别的大将,显然非是一个文聘能够对付得了的。

  意识到南阳有所威胁,颜良当即命撤了酒肉,速召庞统等几位谋士前来商议。

  庞统、法正纵有谋略,也不能空手就退上庸之敌,经过一番的商议,几位谋士一致认为,该当从蜀中前线抽调些兵马,前去回援南阳。

  而且,庞统还认为,当派一员得力的将领,随军前往南阳,去协助文聘。

  如今颜良和曹操决战在即,颜良手头最需要的就是猛将,似甘宁、黄忠等重将,自然不能轻易抽调。

  而李严、张任等新降蜀将,对荆州根本就不熟悉,命他们率军出川去作战,显然也不太合适。

  细细权衡了一番后,颜良最终拍板决定,命陆逊率五千兵马,前往南阳增防。

  陆逊那是什么人物,那可是历史上夷陵大败刘备,石亭大破魏国,气死曹休的奇才,其武艺虽不出众,但统帅的才能却相当的出色。

  今威胁南阳的曹真,同样俱有统帅之才,而颜良命俱有统帅才华的陆逊前去应付,正是棋逢对手。

  且陆逊虽然年轻,但此番入蜀作战,担当偏军一职,表现的也颇为出色,也算是经历了难得的历练。

  颜良相信,此时的陆逊虽还未曾到达历史上他绽放光芒的年纪,但经过征蜀作战历练的他,对付同样刚刚崭露头角的曹真,应当不成问题。

  众谋士们对于颜良的这个决定,却觉得颇为惊讶,众人均觉陆逊年轻,南阳乃要害之地,当派一名经验丰富的大将前去。

  颜良却力排重议,坚持启用陆逊。

  颜良这么做,除了信任陆逊之外,自也有更深远的想法。

  如今他已据四州之地,地盘是越打越大,诸州要地,均需一些得力的统帅之才来镇守。

  况且,今天的战争中,除了决定性的大战,颜良需要亲自统帅之外,其余局部之战,便需有独当一面的人才,来替颜良完成。

  正是因此,颜良才迫切的需要培养一些,类似于吕蒙这样的统帅级别人才,来替自己镇守四方。

  纵览麾下诸将,除了吕蒙之外,就只有李严、陆逊、魏延有这样文武双全的能力,如今既有机会,颜良当然不会放过,正好用来培养一下陆逊。

  诸谋士们自知颜良用人的眼光,素来独到,往往能发掘出那些被埋没的金子。

  今颜良既是坚持用陆逊,诸谋士们便想那陆逊,必然是有过人之处,否则怎能得到主公的赏识。

  于是,众谋士们也就不再反对。

  议定增援南阳之士,庞统又道:“主公,近有河北细作传来的消息,刘备与袁谭的大战,已到了最后的关头,如今刘备正占据上风,倘若使其攻取了幽州,多半会挥军南下。统以为,现在我们也必须适当的改变策略,尽快的与曹操决战,夺取汉中,以免到时陷入与曹操和刘备两面作战的不利境地。”

  刘备啊,老子我一直忙于平定益州,倒是没太关注你,没想到你都已经快灭了袁谭了……颜良的心中,一股紧迫感油然而起。

  思虑片刻,颜良腾的站了起来,肃然道:“时间不等人,孤决定不再跟曹贼耗下去了,传令下去,诸军尽快做出准备,三日之后,孤要尽起成都之兵,北上与曹贼决一死战!”

  ……千里之外,幽州。

  蓟县以南二十里,刘军大营。

  重重的营垒,连绵十余里,蔽天的旗帜如浪涛一般翻滚。

  六万刘军,屯兵于此,面对的是幽州州治蓟县,还有袁谭的三万幽州军。

  刘备立于帐外,远望着蓟县方向许久,却是轻声一叹,叹息声中,暗藏着几分无奈。

  鏊兵数月,只着攻陷眼前这座蓟城,袁谭便将土崩瓦解,只是,这仗从春天打到夏天,刘备却偏偏就是拿不下蓟城。

  脚步声响起,孙乾匆匆而来,拱手道:“主公,南面传来急报,涿县出发的粮队,昨为袁谭的轻骑所袭,二十万斛粮草损失了将有一半。”

  又是袁谭的轻骑……自从范阳兵败以来,退守蓟县的袁谭学聪明了,一面坚守藓县不出,一面派轻骑不断袭扰刘备的粮道。

  后顾有忧,军士不稳,刘备自无法集中力量进攻蓟县,此正是刘备无奈所在。

  “速传军师前来商议。”刘备暗暗一咬牙,拂袖还帐。

  过不得片刻,诸葛亮轻摇着羽扇,步入了大帐之中,刘备见孔明到了,忙将粮队又被劫之事,向诸葛亮诉了一番苦。

  “这已是一月以来,我军粮队第三次被袭,军师,不能再这么忍下去了,你可得拿个主意来。”刘备催促道。

  “这个嘛……”素来一派自信的诸葛亮,这个时候也为难起来。

  刘备兵力虽盛,实力虽强,但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一支成建制的骑兵。

  没有骑兵,又拿什么来扼制袁谭的轻骑?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纵使是诸葛亮,此时也有些无计可施。

  正当诸葛亮苦思对策之时,帐外陈到步入,拱手道:“启禀主公,帐外有一文士,自称是河内司马懿,想要求见主公。”

  司马懿?

  听到这个名字,诸葛亮也不知是为什么,背上忽然是莫名其妙的掠过一丝寒意,就仿佛,他是天生对这个名字过敏一般。

  “司马懿?莫非是司马八达中的司马仲达否?”刘备狐疑了片刻,不禁面露欣喜,当即道:“快,快请这位司马仲达前来相见。”

  今日刘备之势力,不可谓不大,尤其是攻陷邺城之后,实力更是剧增。

  只是,刘备织席贩履的出身,使得河北的大族名士们,对刘备皆持观望态度,来归者并不甚多,这也是刘备一直苦恼之事。

  司马氏乃河内衣冠望族,司马懿又有司马八达之名,今忽然不远千里,赶到幽州前线来求见自己,刘备如何能不欣喜。

  欣喜的等待中,片刻之后,一名拥有着鹰目的年轻文士,从容的步入了大帐中。

  来者,正是司马懿。

  当一旁摇扇的诸葛亮,第一眼看到这司马懿时,手中的羽扇不禁也停顿了一下。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