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九十七章 神兵天降,孟德傻眼

第五百九十七章 神兵天降,孟德傻眼

  “杀——”

  震天的啸声之中,五千虎狼之士,如潮水一般冲下山去。

  尽管翻身越岭,历经了艰苦。

  尽管九死一生,艰难的行进至此。

  尽管将士之体力,已是消耗几尽。

  但是现在,所有的辛苦,所有的疲惫都烟销云散,五千原本惫疲的虎狼之士,此时却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将生命的潜能尽数的爆发。

  忘记了疲惫,忘记了死亡,每一个挥刀狂冲的士卒,脑海里只余下一信念头:

  为主公颜良拿下阴平!

  山崩地裂般的杀声中,五千将士漫山遍野而下,过不得多时,便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了依山傍水而建的阴平城南门。

  阴平城虽乃战略要地,但因汉中已为曹操所据,南面的白水关也有曹军驻守,而且,更南面的葭萌关一线,尚有曹操的七八万大军顶在那里。

  故是从理论上讲,处于要害的阴平,实际上是远离于战火,根本不受敌人的威胁。

  故是这阴平城中,只有杨怀和高沛二将,和区区不到一千的兵马驻守。

  此时正值夜幕将至,城门守军刚刚进行过轮换,五百值日的士卒已还往营中休息,新换值守的士卒,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正闲聊的闲聊,打瞌睡的打瞌睡,南门一线,更是只有不到两百的守军。

  城头处,杨怀和高沛交接完毕,换班的杨怀,正打算和高沛聊上几句,然后下城去休息。

  “杨兄,你说说咱俩又是何苦呢,当初在刘璋手下,好歹统领一万兵马,驻守着白水重镇,今归顺了曹公,却被削得只余下两千兵马,还被发来驻守阴平这种根本无仗可打的地方,连捞点功劳的机会都没有。”

  高沛看看左右无人,便忍不住向杨怀抱怨。

  杨怀也叹道:“听闻归降颜良的张任等人,都被颜良重用,照这样的话,你我当初何如以白水关降了颜良,又何致于今日这般沦为闲职。”

  高沛却眉头一皱:“兄弟,话可不能这么说,颜良那厮不过是袁家的叛将而已,今就算暂时成势,早晚也会败亡,你我若是降了颜良,岂非有失体面。”

  高沛虽然埋怨曹操没有重用于他,但对拒绝降颜这件事,却十分的坚定。

  杨怀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摇头一叹。

  “杨兄,曹丞相神武雄略,此番大军南攻,那颜良必然守不住,定会被赶出益州。到时候益州平定,你我身为蜀人出身,必会被曹丞相重用,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熬时间。”高沛给杨怀打起了气。

  “但愿如此,不过照以往的战绩来看,曹丞相可都不是颜良的对手啊。”杨怀显得信心不是很足。

  “颜良之胜,侥幸多过于实力,今丞相率关陇精锐而来,麾下猛将尽集,只要丞相他认真起来,我相信那颜良必不是丞相对手。”高沛对曹操倒是充满了坚信。

  话音方落,却忽有士卒大叫:“将军快看,城外似乎有兵马正冲杀而来!”

  兵马杀来!?

  “胡说八道什么,阴平离葭萌十万八千里远,怎会有兵马杀来。”高沛以为士卒看花了眼,不屑的喝斥。

  杨怀却心中生疑,下意识的将目光转向城外。

  蓦然间,杨怀的脸色骤变,那般惊骇的表情,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颜……颜……颜军!”杨怀惊得竟是结巴起来。

  不以为然的高沛转头望去,霎时间,那漫不经心的表情,为无尽的惊恐所吞噬。

  但见南面方向,尘雾大起,数不清的兵马,正如潮水一般杀奔而来。

  尘雾之中,颜军的大旗,正傲然的飞舞。

  颜良!真的是颜军!

  “这怎么可能,颜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们长了翅膀不成?”高沛惊恐叫道。

  智谋如高沛,自然无法想到,颜军竟然会偷渡阴平,穿越七百里的无人小道,前来偷袭守备空虚的阴平城。

  “别管那么多了,快关闭城门,准备迎敌啊。”高怀率先反应过来,高声急叫。

  城头的守军,已是被突然出现的颜军,吓得乱成了一团。

  杨怀二人只能喝斥着这些惊惶的士卒,关闭城门,拉起吊桥,并派人飞马去调其余三门的兵马,尽数前来南门增援。

  只是,为时已晚。

  城外处,马岱与邓艾,没有坐骑的他们,正徒步狂奔。

  身后,五千“衣衫褴褛”的颜军将士,如饥饿的野兽一般,狂扑而至。

  转眼之间,颜军已扑至了城下。

  此时,吊桥已收,城门已关闭,两百守军正仓促的放箭,却抵不住气势如虹的颜军。

  扑至城前的颜军,每人都用衣衫包着一包沙土,奔至城下的他们,齐齐将土袋丢至城墙下,不多时的功夫,便堆起了数座小山,直抵城墙并不甚高的阴平城。

  “弟兄们,杀上城去,杀尽曹军,一个不留——”少年邓艾,挥舞着手中银枪,当先爬上了土山。

  城头上的曹军急是放箭,企图挡住爬上来的颜军。

  邓艾如发怒的小老虎一般,飞足上纵,手中银枪舞成漫空枪花,叮叮铛铛的挡下了射来的箭矢,片刻间已爬至城头。

  城垛处,两个曹卒挥刀砍来,合击向邓艾的腰际。

  邓艾暴喝一声,银枪一抖,如电光一般刺出,分攻左右。

  但听得两声惨叫,鲜血飞溅中,那两名曹卒已被刺倒在地。

  邓艾纵马身跳,大叫一声,已是踏上了阴平城头。

  上得城头的邓艾,银枪左冲右突,威不可挡,将围堵上来的曹卒逼得四下后退,不敢近前。

  不远处,高沛眼见城头被突破,急是舞刀杀了过当。

  当高沛推开胆怯的部下,冲上前来时,却赫然发现,眼前竟是一名十几岁的少年,如入无人之境之处,将他的士卒逼得不敢近前。

  高沛的心头,一股被羞辱的感觉,如火而生。

  “黄毛小儿,也敢在老子面前逞狂,看老子不把你剁成肉块!”愤怒的高沛暴喝一声,闪身纵马杀向了邓艾。

  邓艾眼见敌将刀锋斩至,来势颇凶,却是丝毫不惧,猿臂一抖,银枪如电光般从肋下标出。

  锵——金属激鸣中,邓艾的枪锋不偏不倚,正中高沛的刀背。

  这一击之下,高沛只觉手臂一震,狂力袭来,他倾尽全力的一刀,竟是生生的被荡了回来。

  这小子年纪轻轻,枪上的力道竟如此了得。

  高沛心中一惊,厉声喝道:“我高沛刀下不斩无名之鬼,小子,报上名来。”

  “小爷乃颜良大司马的义子邓艾,曹营狗将,纳拿来吧。”邓艾傲然一喝,银枪刺出,直取高沛面门。

  但见那一条银枪,舞出漫天的梨花,如狂风暴雨般倾向高沛,数招之间将高沛逼得是应付不及。

  “颜良的义子都这么厉害,实在是不可思议……”惊愕中的高沛,连震惊的时间都没有,只有倾尽全力,勉强的应对眼前少年的急攻。

  邓艾的枪法,乃是受文丑这样名家指点,区区一个高沛,又如何能是对手。

  十招已过,邓艾陡然一暴,银枪螺旋刺出,穿破层层刀影,直取高沛面门。

  但听一声惨叫,那锋利的枪锋,已如电光般刺入了高沛的左眼之中,中枪的高沛身形晃了几晃,便即倒毙于地。

  邓艾手刃高沛,颜军士气大振,后续的士卒如潮水般挤上山头。

  而那惊怖的曹卒们,眼见主将被杀,皆是吓得四散奔逃。

  城墙那一头,杨怀远远瞧见高沛被斩,早是惊得战意全无,当即便想拔腿而逃。

  正当这时,眼前人影一晃,一名颜军从土山上跳上了城头,挡在了他的面前,来者,正是马岱。

  此时的杨怀,已是战意全无,眼前逃路被堵,眼珠子转了一转,当即将手中之刀弃了,讪讪笑道:“马将军,末将杨怀愿归降颜大司马,请马将军手下留情。”

  “现在才想起投降,晚了,去死吧!”恨极了曹操的马岱,杀得眼红,冷笑声中,手中长刀挥斩而下。

  “不——”惊叫声中,杨怀的人头已飞落于地。

  敌将授首,军心溃散,五千颜军奋不顾身杀入阴平城,辗杀一切残敌。

  当最后一抹残阳消失之前,那一面血色的“颜”字大旗,已是高高的飘扬在阴平城的上空。

  ……葭萌关以北,曹营大营。

  中军大帐之中,曹操正手捧着那道来自于巴西郡的情报,脸上难得洋溢着几分得意。

  几天之前,徐晃统帅的一万偏军,在宕渠一带小胜李严,杀敌八百,交锋不利的李严,已被迫退守荡石。

  此时的徐晃,已深入巴西郡腹地,只要再击破荡石,就可以长驱直入,直取江州,截断荆益二州的联系。

  “徐公明不愧是智勇双全,他没有让本相失望呀。”曹操捋须而笑,颇为得意。

  “巴西不利,颜良必不得不抽葭萌关之敌前去增援,到时正是我军大举攻关之时。”郭嘉淡淡笑道。

  曹操呵呵一笑,帐中诸将也纷纷大笑,气氛一片的轻松昂扬。

  正当这时,帐帘掀起,刘晔匆匆而起,沉声道:“丞相,大事不好,阴平城给颜军袭破了。”

  “什么!”曹操那一脸的欣慰与得意,刹那间土崩瓦解。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