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惊叹于颜良的气魄

第五百九十八章 惊叹于颜良的气魄

  阴平城,失陷了?!

  曹操的脑海里,骤然间闪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智谋如曹操,此刻也不敢相信,颜良的军队是如何越过他的防线,神兵天降般的袭取了后方的阴平城。

  难道,颜军长了翅膀不成?

  不光是曹操,纵然是郭嘉、荀攸此等绝顶智士,一时片刻也难以想通。

  “颜良狗贼,如何能袭破阴平,这怎么可能?”愣怔之下,曹操惊问一声。

  刘晔沉着脸,默默道:“启禀丞相,颜贼乃是偷渡了七百里阴平小道,突然之间出现在阴平城头,杨怀和高沛二人猝不及防,为敌将马岱和邓艾所斩,阴平城故才会失陷。”

  偷渡阴平小道?

  阴平还有条小道,可通蜀中吗?

  曹操是又惊又疑,忽然之间,他意识自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他太小看了蜀中复杂的地形,没有完全的了解清楚。

  而正是这一时的小看,竟让颜贼抓住时机,钻了空子。

  “快,速去请阎子茂来。”曹操喝道。

  那阎子茂既为阎圃,原为张鲁的谋士,张鲁归降之后,这阎圃也跟着归降了曹操,被封为了列侯。

  原本曹操对张鲁这个神棍,还有他手下的这批降臣,并不怎么看重,除了表面上的厚赏之外,其实并不重用。

  但是现在,曹操却不得不用到阎圃,因为阴平的失陷,令他意识到自己急需一个熟悉益州地形的智谋之士,久居汉中的阎圃,自是不二的选择。

  过不得许久,阎圃匆匆而入,拱手拜见。

  “子茂,本相问你,可有一条阴平小道,可以直通蜀中吗?”曹操迫不及待的问道。

  “确是有这么条小道,可从阴平城绕过葭萌、剑阁之险,直抵江油城。不过这七百里的小道,地势极险,更有一座摩天岭飞鸟难渡,平素只有一些山里人会偶尔一走而已。”

  听了阎圃的回答,曹操这时才确信无疑,眉宇之中,愤恨与懊恼如潮涌动。

  “马岱这个西凉余孽本府知道,这个邓艾又是个什么人物?”曹操目光转向了刘晔。

  刘晔道:“回丞相,这个邓艾据说是颜良的义子,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但这小子武艺却极是厉害,高沛便是为他所斩。”

  颜良竟然派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子,就敢偷渡阴平,行此险策,夺了阴平城不说,还斩杀了曹操的大将。

  对曹操来说,这简直是一种公然的羞辱。

  大怒的曹操,怒道:“颜贼欺人太甚,竟然敢使假子杀我大将,传本府之命,速召我黄须儿前来助战,叫他看看我曹家之子的厉害。”

  黄须儿,既为曹彰,素来勇武过人。

  今曹操耳听颜良竟使一个十几岁的义子,便成此大功,忿恼之下,便欲叫自己的儿子曹彰来显威对抗。

  曹操发怒之时,众谋士们都不敢吱声,只能任由曹操发脾气。

  眼看曹操怒气发泄差不多,郭嘉才劝道:“丞相,阴平城乃通往陇西要道,今为颜贼诈使所袭,必当尽快夺回才是,否则我粮道被断一路,侧后又受威胁,形势便将陷入不利。”

  “奉孝所言极是,贼兵虽袭了阴平,但其兵不过数千,又没有后援,丞相只需拨万余兵马,不出数日,相信必可夺还阴平,灭了这班贼军。”荀攸也进言道。

  这个时候,一直在旁静听,不知内情的阎圃,方始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得知颜良偷袭阴平,阎圃也是大吃一惊,暗惊于颜良竟有如此胆略与智谋。

  惊叹之余,阎圃猛然想起什么,忙道:“丞相,阴平城虽然不甚坚固,但其下游的阴平桥头,却是易守难攻,若为颜军所袭,只消千余人守备,我军纵有十万也难以攻破。圃以为,当立即发兵,赶在颜军之前抢先增援阴平桥头。”

  得到阎圃的提醒,曹操又是一惊,当即便命曹休率一万兵马,迅速北上,前去增兵阴平桥头,进一步夺还阴平城。

  曹休率军离去,曹操方始心安不少,只静下心来,耐心的等候曹休的好消息。

  然而,等了一天一夜,曹操没等来阴平收复的捷报,却等来了阴平桥头已失的噩报。

  原来邓艾和马岱夺了阴平城后,二人便进行了分兵,由马岱率三千兵马守阴平城,邓艾自率两千精锐,当天便沿白水南下,直奔阴平桥头。

  阴平桥头虽乃战略要地,但因地处曹统区的内部,远离葭萌战火,故是守备比阴平城还要空虚。

  邓艾如神兵天降一般,突然出现在阴平桥头,几百号守军不战自溃,邓艾便兵不血刃的夺取了桥头险要。

  袭取了桥头的邓艾,旋即令麾下将士日夜加固,抢筑防御工事。

  次日,当曹休率领着一万大军,风尘仆仆的赶到阴平桥时,邓艾已是尽据险要。

  惊异的曹休,当即发兵猛攻,欲夺还桥头。

  然阴平桥本就狭窄,宽度只能容纳数人而已,曹休空有一万大军,却根本发挥不出人数上的优势,颜军只需以强弓硬弩乱射,便可阻挡住曹军通过阴平桥。

  一日的猛攻,曹休付出了千余人的死伤代价,却依然夺不回阴平桥头,无奈之下,只能派人飞马报知曹操。

  如果说,前番颜军偷渡阴平的消息,令曹操只是震惊的话,那么现在,阴平桥头失陷的消息,却令曹操感到了惊恐。

  曹操的惊恐,不仅仅是因为一条粮道被断,侧翼被威胁,更是因为陇西眼下兵力空虚,阴平的颜军若是趁势北上,进攻陇西诸郡,后果将不堪设想。

  因为阴平的颜将不是别人,正是马岱。

  马家在西凉极在号召力,倘若马岱率军进抵陇西,振臂一呼之下,那些羌汉西凉人群起响应,也不是没有可能。

  介时,陇西有失,西凉震动,整个关陇都将受到威胁。

  此时的曹操,却才真正意识到,颜良偷渡阴平这一计,有多么的狠毒。

  一时无奈的曹操,只能给曹休再度增兵,命他日夜攻打阴平桥头,一面派人由武都去往陇西,命陇西诸郡严阵以待,以防阴平的颜军北上。

  ……葭萌关,气氛一片沸腾。

  邓艾偷渡阴平,袭取阴平城,夺取阴关桥头,据住曹休一万大军的消息,已然是传入了关中。

  曹操后院起火,这个消息,足以令全军将士感到振奋。

  府堂中,众文武们也在兴奋的热议着邓艾和马岱,二人携手完成的奇功。

  “没想到少将军年少有为,竟然如此了得,不但顺利袭取阴平,竟还能亲斩敌将高沛,真不愧是虎父无犬子呀。”张松禁不住赞叹道。

  众文武们也皆是附合,对邓艾是赞不绝口。

  颜良先前坚持用邓艾实施此计,尽管众谋士们不敢有反对,但私下里其实对邓艾并不太看好,多认为此计功成的与否,关键在于马岱的临战指挥。

  但让众人意外的却是,邓艾不但第一个登上阴平城,还亲斩了高沛,接着更是率两千兵马,就挡住了曹休五倍的大军。

  这偷渡阴平一计,邓艾是实实在在做了一回主角。

  众谋士们对邓艾刮目相看之余,自然是对颜良更是的佩服,佩服颜良的识人之能,用人的气魄。

  所有人都在暗叹,若是换成他们自己的话,必是没有那个气魄,敢用邓艾这么年轻的小将,去完成如此重任。

  “阴平失陷,曹营中必已是人心震动,主公,现在也该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法正慨然进言。

  沉吟未语的颜良,眼眸中的杀戮之气,已如火狂燃。

  嘴角边扬起一抹阴恻恻的杀机,颜良的表情,已是决然。

  他腾的站了起来,环视激动的诸将,厉声道:“曹贼攻关数月,孤对他已是忍无可忍,传令下去,明日起,诸军依计而行,孤要让那曹贼彻夜难安!”

  “诺!”热血沸腾的诸将,齐声以应。

  号令传下,次日天明时分,颜良的反击作战,就此开始。

  黄忠、甘宁、张任、朱桓、严颜等猛将,各率本部兵马出抵关外,对曹军展开了轮番的骚扰战。

  诸军分从南、西、东三分,昼夜不停的佯攻曹营,曹军进,则颜军退,曹军退,则曹军进。

  颜良就是要用这近似于“无赖”的战术,给军心震动的曹军,雪上再加一层霜。

  阴平失陷,桥头屡攻不下,粮草运输已开始不济,再加上营外颜军,无休息的骚扰战。

  葭萌关前的六七曹军,在这多重的折磨之下,锐士正是迅速的丧失,军心也在日益的不安。

  而颜良所要做的,就是在关城头摆下一案,品一壶小酒,尝几壶小菜,坐看他的诸军,如猫戏老鼠一般的骚扰曹营。

  当颜良悠哉游哉的品酒时,曹营大帐中,曹操却是眉头紧锁,茶饭不思。

  时已入夜,耳听着寨外那锣鼓喧天的喊杀声,曹操的心头是浓浓的厌恶,这种厌恶,让他一点胃口都没有。

  正当曹操无奈时,帐前郭嘉忽然上前,拱手道:“丞相莫忧,我料那颜良此举,无非是想逼我军撤兵,嘉以为,丞相何不将计就将,必可大破颜良。”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