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六百章 倾巢而出,杀个痛快

第六百章 倾巢而出,杀个痛快

  曹操怒了,曹操惊了。

  前番邓艾偷袭阴平,曹操就曾担心过,颜良会趁势染指陇西。

  只是,曹操却不相信,颜良会在汉中未下的情况下,就敢派兵深入陇西。

  很显然,曹操再一次忘记了前番的教训,他忘了颜良素来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如今,两军对峙之际,颜良竟玩了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诡计,派三万大军突袭陇西。

  而且,领军之将,还是马岱和庞德,光凭此二人的号召力,就足抵数万雄兵。

  陇西若是有失,颜军向东可攻南安、天水,威胁关中,向北则可进攻威胁凉州。

  曹操很清楚,颜良此次的出兵,对自己的影响有多大。

  “丞相莫急,马岱和庞德不过是西凉余孽而已,丞相只需派一员大将率军急赴陇西,必可将此二贼击溃。”这个紧急关头,郭嘉不能不说话了,忙是站出来安抚曹操。

  曹操震惊的情绪,这时才稍稍平伏下来。

  “奉孝所言不错,马韩二贼当年何等之盛,还不是被本相杀败,今两个马家余孽而已,何足道哉。”

  冷静下来的曹操,当即便传下号令,命夏侯渊率三万步骑,即刻起程,由武都出祁山,向西去救援陇西郡。

  夏侯渊乃曹家诸将中,最擅长骑兵长途奔袭的猛将,当年曹操平定西凉之战,夏侯渊是居功至伟,可以说,夏侯渊仿佛天生就是西凉军的克星。

  今陇西危急,曹操自然要派出马家的克星夏侯渊,去对付马岱和庞德那两个西凉的余孽。

  曹操发兵急援陇西之时,又想趁机进攻十余里外的颜军大营,以围魏救赵。

  但斥候很快就发回情报,言是颜军在一夜之间,将大营四围的鹿角增加了三重,更多挖了两条壕沟,以加强防御。

  很显然,颜良是料到了曹操会趁虚来攻,故才提前加固营垒。

  今颜良营中兵马有三万,曹操麾下有四万,虽是稍稍占据优势,但在颜良加固营垒的情况下,想只凭多出一万人的兵马,就攻破颜良的大营,显然是不太可能。

  无奈之下,曹操只能放弃围魏救赵,只能寄希望于夏侯渊迅速解除了马庞二将,扫除陇西的威胁。

  有着“三日五百、六日一千”之号的夏侯渊,进兵果然是神速,出兵只一天,便通过武都郡治所下辨,向着祁山直奔而去。

  当夏侯渊的三万大军,如风一般而去时,一骑斥候,穿越山间小道,已直奔往颜军大营。

  中军大帐,诸将齐聚,一股猎猎的杀意,正如潮水般在帐中涌动。

  这些被颜良忽然急召而来的诸将,心中皆隐隐有种预感,今天将有大事要发生。

  血脉中那战意,正在悄悄的燃烧。

  帐帘掀起,身披重甲的颜良大步如风,肃然而入。

  众将的情绪立时紧绷起来,他们已从颜良的身上,感觉到了慑人的杀气。

  拂袖转身,鹰目扫视诸将一眼,颜良向庞统示意一眼:“军师,告诉诸将,我们的斥候刚刚得到了什么情报。”

  庞统微微一拱手,转身了众将:“我斥候刚刚侦知,夏侯渊已率三万大军离营,穿过武都,一路望陇西而去。

  此言一出,在场的诸将,无不振奋万分。

  “主公,曹操派出了三万兵马,这岂不是意味着,咱们的调虎离山之计成功了?”老将黄忠,兴奋的问道。

  颜良冷笑不语,微微的点了点头。

  所谓的兵出陇西,威胁西凉,不过是颜良的计策而已。

  马岱和庞德这两员大将,确实是统领了一支兵马,经阴兵出沓中,杀入了陇西郡。

  不过,那一支号称三万的步骑大军,实际上却只是不到七千人虚张声势而已。

  为了瞒过曹操的耳目,颜良每在黄昏时发兵离营,入夜之时,兵马却又悄悄回往大营。

  而且,颜良还故意派出马岱和庞德,这两个有着西凉身份的猛将,去完成社一次的强攻,为的就是把戏作的更真,让曹操深信颜良打算拿下陇西。

  如今,夏侯渊的三万兵马已去,事实证明,颜良的计策,已然成功。

  “夏侯渊三万兵马一走,曹操手中兵力不过四万,孤已决意,明天凌晨时分,全军倾巢而出,一举击溃曹贼!”

  声如洪钟,颜良毅然下达了决战的命令。

  帐中诸将,热血陡然狂燃,积蓄已久的力量,瞬间爆发。

  “朱桓、潘璋何在!”颜良一声厉喝。

  “末将在。”二将出列。

  颜良令箭一掷,厉声道:“孤与你们每人七千兵马,从西南两路进攻曹营,只许进,不许退。”

  “诺!”

  颜良望右翼一扫,喝道:“张任、张郃听令。”

  “末将在。”两员武艺绝伦的大将,应声出列。

  “孤与你每人七千兵马,分从东南两路齐攻曹营,不得孤之号令,绝不许后退一步。”

  “末将遵令。”两员虎将齐声应命。

  颜良再拿一支令箭,目光扫向他最信任的两员大将,厉声道:“黄汉升、甘兴霸何在。”

  “末将在此。”两员荆州之虎狼,奋然出列。

  “孤与你每人一万兵马,从南面向曹营发起正面进攻,不破曹营,绝不罢休。”颜良目光中闪烁着决毅。

  “主公放心,我二人必不负主公重托。”黄忠和甘宁,兴奋的接下了主攻之命。

  “周仓、胡车儿何在!”

  “末将在。”两员虎卫统领,齐声以应。

  颜良肃然道:“命你二人点齐虎卫亲军,明晨孤要亲自出马,与诸将荡平曹营。”

  “末将遵令!”

  一番号令传达下去,此一役,颜良麾下已是良将尽出,连虎卫亲军也将动员,而手中近六万的主力,也将倾巢而出。

  号令以下,颜良环视诸将,慨然道:“曹贼无故来攻,孤已忍无可忍,今次孤与尔等痛痛快快的杀一场,不破曹贼,誓不罢休——”

  “不破曹贼,誓不罢休——”

  “不破曹贼,誓不罢休——”

  大帐之中,情绪激愤的诸将,振臂高呼,杀意滚滚。

  ……月已西斜,东方渐渐发白。

  天色将明未明前的这一刻,是人的反应最迟钝,也是睡眠最深的时候。

  身披重甲,手提青龙刀,一身冷绝的颜良,却丝毫无有困意。

  身后,那一万多虎卫亲军,黑压压的如无声的兵马俑肃立无声,这些百战之士,同样也没有一丝困意。

  杀机滚滚的暗涌,正在无声之中,疯狂的涌动。

  鸡鸣一遍,时机已到。

  颜良抬头看了一眼天边的斜月,刀锋似的眼眸中,杀机已至顶点。

  “时候差不多了,发出号令吧。”颜良冷冷道。

  “诺。”周仓一声应声,策马而去。

  不多时间,大营东南处的小山上,三道烽火闪耀而起。

  进攻的信号,已然发出。

  先期出发的黄忠,此时已率领着一万兵马,潜近了曹营两里之处,灯火通明的敌营,已映入他视野已久。

  “老将军,快看,主公点燃号火啦。”身边的亲兵,激动的大叫。

  黄忠那苍老的脸上,杀机狂涌,手中的刀锋,瞬间便握紧。

  翻身上马,黄忠长刀一扬,厉声道:“弟兄们,随老夫荡平曹营,让敌人瞧瞧我们长沙兵的厉害。”

  暴喝声中,黄忠纵马舞刀,当先射出。

  “杀——”

  震天的吼声中,一万颜军虎狼轰然而动,追随着黄忠狂涌而出。

  几乎在同一时间,黄忠右翼不远处,喊杀之声也震天而起,夜色之中,但见无数的寒光在流转,那是甘宁所率的另一路中路军也杀了出来。

  未几,西南面,惊雷般的杀声,也冲天而起。

  朱桓、潘璋二将,看见出击的号火,也各率七千兵马,向着曹营冲杀而去。

  紧接着,东南面处,张任和张郃二将,亦各统兵马杀出,如潮的兵流直撞曹营而去。

  六路兵马,近五万的大军,如从夜色中杀出的鬼兵一般,四面八方的扑向沉寂的颜营。

  后军处,拖刀而立的颜良,耳听着山崩地裂的杀声,胸中,一股豪气油然而生。

  身后那一万多的虎卫将士,也皆是心情澎湃,战意沸腾。

  再看一眼前方,颜良长刀缓缓抬起,冷冷道:“虎卫军听令,全军出击,直取曹营——”

  ……曹营,中军帐中,烛火摇曳。

  床榻上,曹操正拥着一名美妇熟睡。

  那美妇乃是张鲁的妾氏,张鲁归降曹操后,曹操听闻其有一名美妾,甚是妖娆,便派人将之索来,据为己有。

  今虽在大战之中,但曹操也是性情难改,百忙之中,依然不忘享受。

  正自熟睡的曹操,被那隐隐约约传来的喧嚣声吵醒,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就在他尚未回过神时,一股寒风响起,许褚已是大步流星而入,径直闯到了内帐。

  “放肆,为何不经通传就擅闯内帐。”半醒半睡的曹操,怒喝一声。

  尽管许褚乃亲军统领,有着不经通传就入帐的权力,但那也是外帐,这内帐私人禁地,曹操自不许旁人擅入。

  许褚也不顾曹操的喝斥,沉声道:“丞相,事出紧急,营外有六路颜军,突然夜袭我大营,请丞相速作处置。”

  六路颜军,齐袭大营!?

  曹操那未尽的睡意,霎时间便给这惊人的消息,震得是烟销云散。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