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六百零一章 破敌营!捉曹操!

第六百零一章 破敌营!捉曹操!

  曹操的睡意,一下子就给惊没了。

  旁边那美妇尚未醒,睡梦中还翻了一个身,一双赤条条的臂儿搂向了曹操。

  “滚开——”惊怒的曹操,一脚将那美妇踹开。

  被踹醒的美妇,惊惶失措,可怜巴巴的望着曹操,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误,睡梦中也能惹怒了曹操。

  曹操急是从床上跳了下来,连鞋履都不及穿,便匆匆穿戴着出得外帐。

  此时,郭嘉、荀攸等谋士,已是闻讯赶来,众人紧绷的脸上,都带着几分惺忪,显然都是在睡梦中被惊醒。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颜良那狗东西不是只有三万多兵马吗,却怎敢反来夜袭我营?”曹操狐疑道。

  郭嘉拱手道:“颜军兵分六路,声势听起来有六七万之众,但眼下天色未明,无法判定敌军到底有多少,不过嘉以为,这多半是颜良在虚张声势,他绝不可能凭空多出几万人来。”

  郭嘉的判断,令曹操安心了不少,不过曹操也不敢小视,当即披甲带剑,策马直奔营门一指观敌。

  此刻,营门一线,乐进、李典率领的万余兵马,正在抵挡颜军疯狂的猛攻。

  突然杀至的颜军,此刻也攻破了两重鹿角的外重,现下正高举着盾牌,顶着曹营箭雨,狂砍着内重鹿角。

  与此同时,东南和西南两侧,亦在遭到颜军的猛攻,李通、吕虔二将各率一万兵马,正顽强的抵挡颜军的进攻。

  尽管未明的天色,很好的掩盖了颜军的虚实,但从正门一线颜军攻势程度,曹操很快就判断出,正面的颜军至少也有两万之众。

  颜良手头的兵力只有三万,此间就有两万,这就证明,东南与西南两翼的进攻,必是佯攻,正面才是颜良进攻的重点……曹操思绪翻转,凭着久经沙场的经验,很快就从这混乱的战局中,理出了头绪。

  “丞相,看这情势,颜良多半是想用两翼的佯攻,吸引我军兵力,他好趁势集中主力,从正面攻破我大营。丞相,请速将余军调来正门一线,只要挡住颜军的正面进攻,天色一亮,咱们就可趁势反攻了。”

  擅长战术荀攸,急是进言,映证了曹操的推测。

  曹操深以为然,当即命许褚率一万亲军上阵,协助乐进和李典阻挡正面进攻之敌。

  许褚得令,急是率领一万亲军,加入到了正面的阻击战中。

  许褚所统的亲军营,皆乃关陇精锐之士,战斗力极强,今一加入战斗,很快就扼止住了曹操的攻势。

  东西两翼处,颜军的兵力虽占据着优势,但李通和吕虔各有一万兵马,凭借着坚固的营盘,二将也勉强顶住了颜军的进攻。

  此时的曹操,尽管对颜军疯狂的进攻,怀有狐疑,但他却深信,只要他能守到天亮,守到颜良暴露了他的虚实,就可以趁势反攻,一举杀败颜良。

  自以为是的曹操,却丝毫不知,在暗淡的天色中,颜良亲统的一万多虎卫精兵,正沿着西汉水河畔急行,向着西南方向疾奔而至。

  策马狂奔中的颜良,正自揣摩着曹操的心理。

  他猜想,夜色之下,虚实难辨,曹操必不知他真实的兵力是多少。

  所以颜良才在中路部署了两万多兵马,为的就是让曹操以为,中路才是他的主攻方向,西南两路,只是佯攻而至。

  此时此刻,曹操用于西南一线的防御兵力,必然没有多少,而那里,才是颜良最终选定的突破口。

  战马奔行如此,颜良亲率着一万多的虎卫军团,不多时已赶到了西南战线。

  喊杀震天,箭光如星,在那里,朱桓和潘璋的两路兵马,正向着曹操发动猛攻,却为曹将吕虔所率的一万曹军阻挡。

  如雨而落的箭矢中,颜军将士们正高举着盾牌,顶着淋落的箭雨,拼命的砍着外围的鹿角。

  只是,兵力上,攻击的颜军只比曹军多了不到四千余人,想凭此兵力就攻破坚固的曹营,实在不是件易事。

  艰难之中,蓦听杀声大作,如惊雷而起。

  暗淡的夜色中,忽有万千兵马杀入,加入到了进攻的行列,正是颜良统帅的虎卫军杀到。

  虎卫军团的杀到,使得进攻的颜军数量,转眼间就达到了三万之多,攻势陡然间倍增。

  成千上万的士卒乱砍着鹿角,后排的弓弩手,以强弓硬弩压制着敌营的箭矢,沿营一线的上空,光雨密集,如同在战场上空覆盖了一道光网一般。

  敌营的箭雨很快被压制,强攻士卒们不惜生死,已是将敌营外的鹿角统统砍破,勇敢的士卒们越过壕沟,疯狂的向营栅扑去。

  “先入曹营者,重赏——”勒马掠阵的颜良,扬刀大喝。

  重赏之下,三军将士更加蜂涌,几如发狂的野兽般,争先恐后的扑卷而上。

  曹营中,顽抗的曹军士卒,很快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他们为颜军这疯狂的攻势吓到了。

  “怎么突然间多了几倍的颜军,这是怎么回事,丞相不是此间的颜军只是佯攻的吗?”指挥战斗的吕虔,此刻也惊得是有些不知所措。

  惊恐的吕虔见势不妙,急是派人飞马前去报知曹操。

  只是,为时已晚。

  营栅处,朱桓已纵马舞枪,亲自督军杀到了第一线。

  “给老子砍翻木栅,撞进去——”朱桓厉声暴喝。

  左右的颜军将士,如潮水般涌过,呼喊着扑向那木栅,用木盾顶住从缝隙中探出的曹军枪矛,用已经缺口遍布的环首刀,疯狂的砍伐。

  惨叫此起彼伏,不断的有士卒被森森如林的刃壁刺成肉串,一人倒下,却有两人奋不顾身的补上去,继续无所畏惧的血战。

  几十步,颜良扫视一眼,厉喝道:“胡车儿何在!”

  “末将在此。”赤膀的胡车儿纵马近前。

  颜良长刀向前一指,令道:“你不是有一身的蛮力吗,还不去给孤撞翻敌营营栅。”

  “末将这就去。”得令的胡车儿,纵马如风,片刻间已冲至营栅前线。

  胡车儿翻身下马,口中大叫:“都给老子让开!”

  大叫中,他双臂抡开,将拥挡在眼前的士卒分开,几步便冲至营栅处。

  此时,两名曹卒从栅缝中齐齐刺出两枪,直取胡车儿要害。

  胡车儿虎掌如电,忽的将刺来长枪抓住,手掌稍一用力,只听“咔嚓”两声响,便将敌枪轻松折断。

  紧接着,胡车儿将断枪倒转,猛的掷将出去,两名曹卒便被刺翻在地。

  趁着面前无人之际,胡车儿双手死死抓住营栅,怒啸声中,双臂青筋暴涨,奋力的向前推去。

  那有大腿般粗,深深插入地下的木栅,在胡车儿狂力推动下,发出“吱呀呀”的将要断裂的声音,竟是开始向内倾倒下去。

  内侧的曹军震惊了,万没有想到,颜军只竟有如此力大者,竟然能凭一己之力,就撼动营栅。

  惊恐的曹军,急是一面奋力推挡,一面有数人扑将过来,想要枪矛刺杀胡车儿。

  “胡车儿,加把力,我来护你——”

  大喝声中,朱桓已扑了过来,手中银枪如电刺出,将营栅那一侧,企图刺杀胡车儿的曹卒尽数逼挡开来。

  “嗬嗬——”胡车儿面色涨红,脖颈上青筋已涨到快要爆裂开来。

  左右那些寻常士卒见状,也纷纷扑向营栅,齐齐用力,协助胡车儿奋力前推。

  数百人震天怒吼声中,那深插于地下的营栅,竟是生生的被推倒在地,几百名不及躲闪的曹卒,活活的被压在了下面。

  缺口已现。

  胡车儿从背上取下大戟,大喝道:“弟兄们,跟老子杀进敌营,杀光曹军这班鸟人。”

  暴喝声中,胡车儿舞戟向前,踏着足下敌人的血肉之躯,撞入了曹营。

  迎面几名曹卒想要阻挡胡车儿,却给胡车儿大戟一摆,那千斤的蛮力,竟将阻挡之敌,连人带兵器荡飞出去。

  身后处,朱桓和成千上万的颜军将士,如决堤的洪流一般,汹涌的从缺口处攻入了敌营。

  “顶住,都给我顶住,不许擅退一步——”震惊的吕虔,挥舞着战刀,厉声喝斥着惊慌的士卒。

  一队队的士卒被驱赶前来,试图挡住涌入营中的颜军,但面对着颜军山洪般的冲击,又何能挡得住。

  此刻,整个营栅一线,一处崩溃,跟着便处处崩溃,紧接有数处被颜军撞破。

  西南一侧的曹营,转眼已为颜军全线突破。

  心情沉重的吕虔,只能一面拼力喝促士卒拼死抵挡,一面再派人去向曹操请援。

  乱战中,纵马而入的朱桓,目标已锁定了敌方首将吕虔,暴喝声中,纵马舞枪直取吕虔。

  而在营外,眼见敌营已破,颜良豪情亦燃烧到了至极。

  情绪激动的他,高声喝道:“孤的勇士们,随孤杀进敌营,活捉曹操——”

  暴喝声中,颜良纵马舞刀,向着已破的敌营冲去。

  “活捉曹操——”

  “活捉曹操——”

  震天激荡的喊杀声,撕破了夜的沉寂,破营之时,东方第一缕曙光正在升起。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