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六百零二章 杀到你弃袍割须

第六百零二章 杀到你弃袍割须

  青龙宝刀,左右开弓,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收割着曹军人头。

  那无与伦比的重刀,但凡中者,不是被斩为两截,便是被拍为粉碎。

  颜良直入曹营,所向披靡,他的军队一路辗杀,西南一线的曹军,已是全线崩溃。

  踏着血路,迎着晨光一路狂杀,乱军中,颜良鹰目扫见朱桓正与一敌将交手。

  但见两骑如走马灯似的转在一团,朱桓手中银枪舞动如风,将那吕虔逼得只有应付的份,只是二人交手二十余合,却一时难分胜负。

  “休穆,孤来助你杀此贼将——”颜良纵马舞刀,杀破乱军,直扑吕虔而去。

  朱桓眼见主公杀到,不禁信心大作,手中枪式力道倍增。

  而那吕虔见得颜良杀向自己,尚未及战时,却早已心胆俱裂。

  那是谁,那可是传说中的颜良啊。

  当年南阳一役,颜良力敌四员曹营猛将的赫赫威名,至今都令曹营诸将深为忌惮,吕虔虽未及参与那场大战,但对颜良的武艺之强,早已是深以为惧。

  而今他连眼前一个朱桓都战不下,这般关键时刻,又有颜良杀到,颜良的出现,瞬间便让吕虔信心丧尽。

  信心一失,手中刀法立渐散乱,吕虔不敢再战,拨马便逃。

  斜刺里杀到的颜良,似是早就料到敌将会逃,纵马尚在半道时,便向着预判的敌人逃跑路线截去。

  吕虔方是转向,拍马还未逃出五步时,却猛觉左侧处杀气如潮袭来,斜眼一掠,惊见颜良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疾射而手。

  更令吕虔感到震怖的是,颜良手中所执之刃,竟然正是关羽的青龙刀!

  当年关羽曾效命于曹操,吕虔身为曹营之将,自然也见识过关羽的威风,对那柄青龙重刀映象极深。

  今时见这青龙刀,竟在颜良手中,吕虔才知关羽不但曾败于颜良之手,更连其手中的神兵亲龙刀,竟也为颜良所夺。

  “败关羽,夺青龙,这颜良的武艺竟是强到这般地步……”

  惊恐的吕虔,思绪不及翻滚时,颜良已如电光般杀到,手中青龙刀卷起漫天的血尘,直取吕虔项上人头。

  没有选择的吕虔,只得举起手来,倾尽全身之力来抵挡这怒涛似的一刀。

  不自量力之徒,也敢一战!

  暴喝声中,青袭刀已如电卷至。

  吭——一声震天的金属激鸣,受此重击的吕虔,根本抗之不住,整个人是连人带刀被震飞出去,身在半空中时,已是口喷鲜血。

  方自落地,还未及挣扎时,颜良那巍然之躯已扑至,猿臂一扬,又是一刀毫不留情的斩下。

  但听“噗”的一声闷响,鲜血飞溅中,吕虔的人头已溅落出去。

  数十合战不下吕虔的朱桓,今见颜良一招之间,便斩了敌将的首级,再次目睹了这惊人一幕的朱桓,不禁深为颜良的武艺之强而惊叹信服。

  颜良却如杀土鸡瓦狗一般,根本就不屑一顾,只扬刀喝道:“休穆,此间已破,速率兵马向南面正营包抄去,休得令曹贼逃走。”

  朱桓斗志愈盛,扬枪大叫道:“弟兄们,随我杀啊,为主公活捉曹贼——”

  三万杀红眼的虎狼之士,将溃败的曹军辗杀,汹汹的洪流继继向着南面方向奔涌而去。

  ……南面处,黄忠和甘宁的两万兵马,依旧在对敌方营门一线猛攻。

  只是,乐进、李典和许褚三将,凭着一己的勇力,再加上两万的精锐曹军,很稳的挡住了颜军的进攻。

  驻马而立的曹操,神色冷静的观看着战事,眉宇间,那最初的震惊已去,此时已然恢复了镇定。

  直到此时,曹操依不知奔袭陇西的那支军队,只是颜良的佯攻,不知今日发起进攻的,乃是颜良的全军。

  朝阳渐升,视线渐渐明了,曹操已开始酝酿着天亮后的反击。

  “颜贼狂妄,竟敢以兵少攻兵多,当真太小瞧我曹家军的应变能力,天亮之后,本相就狠狠反手一击,一举荡平了他。”

  曹操微捋着长须,焦黄的脸庞中,流露着些许自信。

  正当这时,一骑从西南营方向飞马奔来,斥候大叫道:“启禀丞相,西南营遭颜军三万大军猛攻,形势危急,吕将军请丞相速派兵马增援。”

  闻知此言,曹操神色立变,惊疑之色顿露。

  “颜军总共也只有三万多,西南之敌怎么可能有三万?”曹操反问一喝。

  喝问之声方落,又有一骑奔至,惊叫道:“禀丞相,颜军已攻破西南营,吕将军为颜良所斩,敌军正向我正营这边杀来。”

  如果说先前曹操还只是惊疑的话,那么这一道噩报,却霎时间把曹操惊得心头剧震,满脸错愕。

  不仅是曹操,左右曹营文武,无不是惊得目瞪口呆。

  众人举目远望,果然见西南面已是大火冲天,狼狈的败卒正落荒逃来,而败军之后,颜军的旗贴正铺天盖地的辗追而来。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曹操喃喃惊臆着,无法想通这不可思议的一切。

  这时的郭嘉却才猛然惊悟,急道:“丞相,如今看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攻往陇西郡的马岱所部,乃是一支虚兵,根本就没有三万之众,咱们中了颜良的调虎离山之计啦。”

  调虎离山之计!

  这八个字,如一道惊雷一般,将曹操脑海中的乱麻劈散,将真相无情的闪现在了他的眼前。

  熟知兵法的曹操,瞬间就判明郭嘉所言是对的,否则,又如何解释颜良为何会凭空多出来三万兵马。

  恍然大悟的曹操,此刻才痛苦的发现,自己又一次着了颜良的道。

  羞愤难当之下,曹操咬牙怒道:“颜贼竟敢如此戏弄于本相,实在是可恨,本相今天就跟他决一死战!”

  怒极之下的曹操,有些失去了理智,欲要在不利的局面下,跟颜良拼个你死我活。

  “活捉曹贼——”

  “活捉曹贼——”

  震天的喊杀声,如潮水般逼近,很快就将曹操的怒言所淹没。

  但见西南处,阻挡曹军纷纷倒溃,颜军的前锋已杀至几十步外,那一面“颜”字的大旗,更是在乱军中猎猎飞舞,震慑着曹军的士气。

  西南一线失利,正南营门一线的曹军士卒,士气为之一挫,战斗随之骤减。

  此刻,就连正门一线,曹军都似乎出现了败相,有顶不住颜军进攻的迹象。

  兵败,已然成定局。

  见得此状,郭嘉冷静劝道:“丞相,胜败乃兵家常事,丞相身系社稷,岂能以身犯险,请丞相速速下令退撤往阳平关,整军再与颜良一战不迟。”

  郭嘉一劝,其余荀攸等人,也纷纷的劝谏。

  曹操那个恨啊,此刻的他,是真恨不得跟颜良决一死战。

  但如果曹操是这种不冷静的人,他也不会活到今天。

  眼见西南大局已定,无力回天,曹操只得一咬切,恨恨道:“今日且让颜贼逞狂几日,他朝本相必复此仇,传令下去,全军速往阳平关撤退。”

  言罢,曹操拨马转身,向着北面便退。

  其余乐进、许褚、李通等诸将,得到曹操撤兵之令,岂敢再战,纷纷的挥军后退。

  黄忠、甘宁、张任等诸将,各率兵马,趁势突入曹营,从四面八方望败溃的曹军穷追而上。

  六万多颜军将士,如出笼的猛兽一般,气势如虹的追杀敌军。

  而失利的曹军,却是士气瓦解,丢盔弃甲,纷纷的抱头狂逃。

  曹操在一众虎卫军的保护下,方才从北营门逃去,斜刺里便猛有一队颜军杀出。

  当先处,那手舞青龙刀,威如神将之人,正是颜良。

  原来颜良料定曹操无法挽回败局,必会选择向阳平关退去,颜良遂叫朱桓率一军攻其南营,自己则率大军改往是北面奔来。

  正如颜良所料那般,奔行未久,正撞向从北营门逃出的曹操。

  此时的曹操,身边不过千余虎卫军而已,面对万余追杀而来的颜军,自是吓得神魂大震。

  更令曹操震怖的是,追击颜军的旗号中,赫然就有“颜”字的将旗,那就证明,颜良竟是亲自率军在追击他。

  “穿红袍的就是曹操,活捉曹操——”追杀的颜军将士叫声,震耳欲聋。

  此战之前,颜良已是下了命令,凡有活捉曹操者,赏千金,封万户侯。

  如此重赏之下,杀红了眼的士卒们,此时已不屑于斩杀普通的曹卒来聚战功,所有人的目标只有一个,活捉曹操,立下奇功以一步登天。

  奔逃中的曹操,听闻颜军的叫声,惊得了面色惨然。

  旁边追随的刘晔,急劝道:“丞相红袍太明显,请丞相速速将袍子弃了,免得为敌贼盯上。”

  被杀到弃了战袍,对于曹操这大汉丞相来说,是何等的有辱尊严,只是,到了这个地步,曹操也顾不得许多。

  不及多想,曹操急是手忙脚乱的解了红袍,毫不犹豫的将之弃在风中。

  就在曹操刚刚弃了红袍,便听身后颜军又大叫:“长髯者就是曹操,不可放过曹操——”

  曹操就郁闷了,他不曾想到,颜良在开战之前,就命人将曹操的画像,散布于将士们中间,好让他们认准要活捉的对象。

  惊恐中的曹操,这下也不用刘晔再劝,急是拨出腰间的匕首,两下便将留了多年的髯须割掉。

  割须弃袍的曹操,如惊弓之鸟一般,不顾一切的策马狂逃。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