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六百零四章 射你个失魂落魄

第六百零四章 射你个失魂落魄

  曹操仰天长叹,悲凉之极。

  麾下这些残兵们,又何尝不是人心惶恐,慌到双腿发颤。

  这时,衣衫褴褛的郭嘉拨马上前,拱手道:“丞相莫要绝望,我看此路颜军乃轻装而来,并没有配备重兵器,今若我全军集中向其一点猛冲,或许能冲破其阵,杀出一条生路。”

  郭嘉这冷静的分析,令绝望的曹操又看到了一线希望。

  当下曹操狠狠一咬牙,翻身上马,亲手举手喝道:“众将士们,今后路已绝,若不冲出去就是死路一条,随本相全力一冲,杀出一条血路来。”

  这些垂死之士,在曹操的鼓舞下,最后的潜能被激发出来,八百号人强振精神,悲愤的齐声咆哮。

  “杀——”

  随着曹操一声大喝,八百多人结成龟形之阵,如一头绝望的蛮牛,向着阻路的邓艾军冲来。

  邓艾横枪立马,厉喝道:“大司马有令,活捉曹操者,赏千金,封万户侯,弟兄们,休得令曹贼逃走。”

  “活捉曹贼——”

  “活捉曹贼——”

  几千轻装的颜军将士,振臂狂呼,紧紧握紧手中的环首刀,严阵以待。

  须臾间,八百曹军猛冲而来,向着阻路颜军最薄弱处杀来。

  一片惨叫声中,颜军四面围杀而来,曹军护着曹操,头也不回的,拼死往前冲撞。

  正如郭嘉所说的那般,邓艾这一支兵马,乃是从阴平那边,抄远路赶至阳平关南阻击曹操。

  邓艾为了能及时赶到,遂叫士卒皆轻装而行,没有带长矛大盾这等重兵器,士卒所持者,只有环首刀这等近身搏杀的轻兵器。

  便是因此,颜军虽众,但那八百曹军抱着必死的决心,集中从一点突破,颜军还真无法阻挡。

  急于立功的邓艾,眼瞅着曹军将冲过他的防线,心中不禁为急怒,急是纵马提枪追击而上,喝斥着士卒冲四面八方围杀。

  眼见曹军这头拼死的蛮牛,就要过他的军阵,邓艾眼眸一转,忙将银枪挂住,取下硬弓。

  鹰目扫视敌众,邓艾于敌众之中,扫到了一名年长的敌将,他虽不识得曹操之面,但瞧得众曹军都拼死的环护此人,料知他多半就是曹操。

  开弓似弯月,箭出如流星,只听得弦响嗡鸣,那一支利箭离弦而出,挟着破风之声,直奔曹操面门而去。

  此时的曹操,正全身心的欲要冲破围阵,听得破风之声向自己袭来时,却已躲闪不及。

  一道寒光,直扑而来。

  “啊——”曹操惨叫一声,这袭来之箭,正中人中。

  邓艾这一箭,能射中曹操面门,箭术已是极为精湛,若再往下偏那么分毫,或许这一箭就能要了曹操的命。

  只可惜,这一箭却射中了曹操的人心,虽是射烂了他的嘴,但那两颗射断的门牙,却卸去了箭的劲力,使得曹操免遭穿喉而死的悲惨。

  饶是如此,门牙被射断的曹操,已是满嘴喷血,痛得欲身,身形一个没坐稳,整个身躯便栽落马下。

  从曹军大惊失色,只得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将曹操环绕其中,拼命的保护。

  邓艾却趁着曹军迟滞的功夫,指挥士卒四面八方而上,将八百曹军团团围住。

  曹操嘴被射烂,门牙被射掉,倒在地上满嘴喷血,晕晕乎乎,一时片刻根本上不了马。

  八百亲军为了保护他,却被越围越紧,眼看着就要随着曹操一起丧命于此。

  正当这个时候,蓦听着北面喊杀之声大作,一支数千人的曹军兵马,忽然间杀将而来,直冲向邓艾军。

  当先那武将,一员黄须武将,手提长戟,甚是威猛。

  痛苦绝望的曹操,这时才清醒过来,爬上马来远远扫视,当他看清那杀来之将时,绝望的脸上不禁迸射出激动万分之色。

  “我黄须儿来也,咱们有救了!”激动的曹操,沙哑的喉咙叫道。

  原来那黄须之将,正是曹操的三子曹彰。

  前番曹操闻颜良使义子邓艾偷聋阴平,大怒之下,便派人飞马去召身在长安的曹彰前来助战。

  曹彰得令之后,率数千兵马日夜南下,于今明赶到了阳平关。

  曹彰本待在关上休息一天,明日再行南下,但他心中急切的想为曹操助战,故是逗留未久,便即出关南下,想要赶往南面大营。

  却未想到,曹彰出关未久,正碰上自家一支军队被围,曹彰也不知是曹操被围,当即便全军出击,欲要营救出这一支友军。

  邓艾本待围杀曹操,成就不世之功,却不想,半路之中竟又杀出这么一敌军来,坏了他的好事。

  眼见数千曹军生力军杀到,邓艾不敢小视,只得喝斥士卒结阵阻击。

  转眼之间,曹军杀到,两军便在这荒山野岭间混战了起来。

  曹彰一马当先,长戟左右横扫,凡戟锋过处,人头如落叶一般被扫荡而起。

  邓艾亦不甘示弱,手中银枪舞出漫空梨雨,枪锋刺过处,一个血窟窿接一个血窟窿,血雨腥风在他身后飞卷。

  乱军之中,邓艾锁定了狂杀的曹彰,眼见就是这员敌将坏了自己好事,恨怒之下,纵马舞枪杀奔而上。

  曹彰初至益州,正也立功心切,欲扬他曹家儿郎声名,眼见邓艾杀来,暴喝一声,手舞长戟飞马来迎。

  两骑错马相交,瞬息间战至一团。

  枪影重重,戟舞如风,两员年轻的小将,各展生平所学,如走马灯似的战得不分上下。

  邓艾的枪法,乃是得至文丑的指点,尽管还缺乏临战的经验,但他资质极是出众,此时施展开来,一柄银枪使得是虎虎生风,颇俱名家风范。

  而那曹彰自幼苦练戟法,武艺亦极是了得,可惜与邓艾一样,都鲜有上阵的机会。

  今两个初生牛犊战彼此撞上,自是杀得难解难分。

  两军混战,同样不分胜负。

  但这并不是关键,关键在此,曹操和他的八百残兵,趁着两军混战,围阵削弱的机会,奋力死战,终于是杀出了包围,向着北面逃去。

  逃出升天的曹操,眼见自家儿子大显身手,庆幸之余,更是大为欣慰。

  镇定下心神,曹操于远端观看交战形势,发现内外撕扯之下,颜军的阵形已被搅乱,而且在兵力上,颜军还似乎逊于曹彰的兵马。

  机会就在眼前,曹操心恨为颜良所败,便想趁机杀败这一路颜军,算是挽回此许颜面。

  当下曹操便忍着嘴上的剧痛,派人飞马督战诸将士,命他们奋勇作战,务必要全歼此间的颜军,杀了颜良的假子以报仇血恨。

  曹军这般反扑,原本占据上风的邓艾,反而是处于了劣势,他的几千兵马也大有被曹军反包围之势。

  而眼前的曹彰,武艺又不逊于己,片刻间难以战下。

  一时之间,形势开始向着不利于邓艾的方面,正飞快的转变着。

  “我原是奉了义父之命,前来截杀曹操,谁想半路里杀出这么个黄毛小子,今曹操截杀不了,我似乎还有被反围的可能,若是折兵在此间,岂非有辱义父威名……”

  邓艾开始心有焦虑起来,他自己倒不怕浴血一战,只怕稍有闪失,却折损了颜良的威名。

  远处,失了两颗门牙的曹操,此时已是惊魂定下,原本惨然的脸上,也重燃了几分自信,眉宇间,甚至还不时流露出分得意。

  “哼,颜良狗贼,你败我一阵,害得本相颜面扫地,今本相就宰了你的假子,叫你也尝尝什么叫作痛苦,哈哈——”

  心中复仇的快感愈演愈烈,曹操禁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正狂笑之际,蓦听南面方向,炮声大作,喊声如潮,似有漫天的战旗,正铺天盖地而来。

  曹操的大笑嗄然而止,惨白的脸上惊色重见。

  方自惊诧之际,一骑飞奔而来,大叫道:“启禀丞相,有万余颜军正杀奔而来,敌军中打着‘颜’字的旗号,好似那颜良亲自追杀来了。”

  颜良亲来!

  曹操大吃一惊,刚刚恢复的自信,转眼又土崩瓦解。

  郭嘉急道:“丞相,颜良大军既到,此间不宜久留,请丞相速速下令,令三公子护送丞相尽快撤往阳平关才是上策。”

  原还打算剿灭邓艾,一血前耻的曹操,这一下希望不但落空,反而又陷入了危险境地。

  惊魂再起的曹操,不敢再妄想什么复仇,也不及多想,急叫鸣金收兵,未等曹彰先退,曹操已在众军的环护下,向着阳平关方向退去。

  正自血战的曹军,眼见南面有敌人援军杀到,再听得自家的鸣金之令,战志转眼就瓦解,纷纷的望北倒溃。

  正自激战的曹彰,无奈之下,只得抢攻几戟,拨马跳出战团,随着败兵望北逃去。

  此时,南面那一路颜军,已是如风杀到,当先跃马横刀,威如神将之人,除了颜良还能有谁。

  原来他虽派了邓艾走别路在此截杀曹操,但转念又想此间离阳平关已近,万关中有援军赶来,邓艾这支轻兵反会陷入不利。

  唯恐邓艾有失,颜良在大杀敌军之后,旋即率兵马一路望北追来。

  却不想,果然在此间撞上了被围的邓艾。

  邓艾瞧见义父到了,不禁大为欣喜,策马上前相见,大叫道:“义父来得正好,那曹操就在前边不远,他的狗崽子曹彰也在那里,若不是那小子出现,儿已拿下曹操。”

  精神威肃的颜良,长刀一扬,昂首大喝:“那还等什么,全军给孤杀上去,活捉曹操父子——”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