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六百零八章 现成妙计,焉能不用

第六百零八章 现成妙计,焉能不用

  众人听闻颜良有计,顿时精神一振,皆是竖起了耳朵,洗耳恭听。

  “拿地图来。”颜良欣然一喝。

  左右亲军,忙将诺大的地图铺陈开来,将之铺在帐中的空地上。

  颜良索性赤足上阵,以剑作笔,在那地图的山川间指点江山。

  “这阳平关乃天下第一险关,夏侯渊那厮又极是善守,想要凭强攻破关是万万不成,唯一的可行之策,就是诱敌分兵,出关一战,我军才好从中巧施奇策。”颜良指着地图道。

  法正微微点头:“主公言之甚是,不过从近月以来的战事来看,夏侯渊宁肯徐晃等偏军被围,也不肯出兵相救,想来是笃定了心思死守阳平关,想要诱他分兵出战,只怕殊为不易。”

  “哼,只要攻敌之必救,孤就不信夏侯渊还能一直当缩头乌龟。”颜良冷笑一声。

  攻敌之必救?

  庞统与法正对视一眼,眼眸中闪烁着几分狐疑,一时未解颜良言下之意。

  “士元,孝直,你们看。”颜良手中之剑,往阳平关之东一指,“这阳平关的地势西矮而东高,如果从东面攻打的话,自然要比现在容易得多,咱们便可以从这一点上来做文章。”

  庞统二人的目光,随着剑锋所指,扫向了阳平关之东,二人的眼眸中,渐渐泛起了几分领悟之色。

  只是,颜良只是起了个引子,他二人片刻间又如何能参渗。

  法正半信半疑道:“主公的意识,应该是想派一支兵马,沿山间小路,翻越崇山峻岭,然后再从东面攻打阳平关。可是无论是北面的秦岭,还是南面的米仓山,都险峻万分,就算有小道也极难行走,人就算能勉强走过去,攻城的器械也难以运过去,若无攻城之器,单凭人力,只怕依然无法破关。”

  法正领悟颜良前面的意思,却未能尽解其意。

  颜良诡秘一笑道:“谁说孤要从东面强攻了,孤的意思是,假从东攻,其实只是为诱夏侯渊出战而已。”

  庞统沉吟不语,法正疑色愈重,二人依然无法领悟颜良的全盘计划。

  关子已经卖够,颜良也不再拐弯抹角,决定向他们点明自己意图。

  “尔等且看,这阳平关东南一侧,有一座名为定军山的山峰,此山乃南面米仓山小道通往南郑的必经之处,此山虽不如阳平关重要,但若占据此山,则东可威胁南郑,西可威胁阳平关侧后,亦是一处极重要的要害。”

  二人的目光,刷的就集中了“定军山”三个字上,神色间涌动着几分惊异。

  “孤先前曾派人沿小道去定军山查过,此地仅有不足千余曹军守备,我军若南渡沔水,经米仓山小道,出其不意的抢占定军山,必会对阳平关之敌造成极大的震慑,介时夏侯渊畏我军攻其之后,必会分兵前来争夺定军山,那时,岂非正是我军用计之时。”

  颜良用自信沉着言语,道出了他击破夏侯渊的计策。

  曾经的历史中,刘备攻取汉中,久攻阳平关不下,不也是转攻于定军山,方才寻得击杀夏侯渊之机的吗。

  作为穿越者,拥有着先知先觉的颜良,既有现成的成功战例在此,要是不加以利用的,岂不是白穿越是了一回。

  故此,其实早在颜良出兵汉中前,就已在考虑过如何在定军山用兵,所以进抵阳平关之后,颜良就一直暗派细作,潜入定军山一带侦察。

  至于先前对阳平关的几番进攻,那些,都只不过颜良欲盖弥彰的佯攻罢了。

  那两位谋士,听得颜良对定军山的地形,如此了如指掌,不禁是面露惊奇之色。

  尤其是法正,他这个本土谋士,对此间的地形应该是最了解不过,却不想,颜良的地形的了解,竟是胜于了他。

  惊叹之余,法正又道:“主公此计,虽可占了定军山,透使夏侯渊分兵,但该山附近的地形也颇为狭窄,不利于进攻。倘若夏侯渊只是据寨自守,依旧不肯出战,而我军攻又不克,粮草运输又艰难,只怕早晚也得弃守撤退,到时候岂不还是徒劳无功。”

  法正的顾虑不无道理,这也是此前颜良担心之事,但这种担心,在他斥候们带回定军山的详细情报后,颜良早已打消。

  “孝直多虑了,这定军山的地形,孤可是侦察的很清楚,此间的地势,可算得上是上天专赐给我们的一块用兵宝地。”颜良自信的说道。

  用兵宝地?

  法正就糊涂了,心道如今我众敌寡,以多胜少,最好的就是选择开阔之地,似定军山那般不利于优势兵力展开的地方,又如何能成为用兵的宝地?

  “这定军山虽也属于米仓山脉,但其山北侧地势却有下沉,因此在山前形成了一片开阔的平地,不但适合屯兵,更适合作为战场。而定军山主峰之后,还有一块大洼地,当地人称之为天洼,据斥候回报,那天洼中至少可屯上万兵马。”

  顿了一顿,颜良继续道:“再说这定军山与平地之距,最多不超过三百步,如此一个高差,既不太高,也不太低,最适合山上的伏兵快速冲下加入战场。如此一块宝地,难道不是天赐给我们的用谋之地吗!”

  一番洋洋洒洒之词,已将定军山的奥妙分析到不能再透。

  法正、庞统,两位绝顶的谋士,这个时候,听得已是惊怔在了那里,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们似乎不敢相信,颜良这个从千里之外而来的“外人”,竟然能对这一座不知名的定军山,熟知到如此程度。

  颜良这般对地利的洞察,已是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面对着法正二人的惊叹,颜良却淡淡而笑,一脸闲然淡定。

  其实,颜良虽熟知历史,知道刘备是在定军山干掉夏侯渊,但他此前却一直都不明白,区区一座定军山,为何会发生这么一场重要的战斗。

  于是,颜良才广派斥候,把整个定军山一带的地形摸了个透,再结合阳平关一带的地形,苦思许久,方才明白了其中原由。

  此番分析之后,庞统与法正终是恍然大悟,二人再在地图上细观一番,越看精神越兴奋。

  “用兵者,必知地利,主公对地势的利用,已是到了这般神乎其神的地步,实是叫我们叹服不已,正以为,此计可行也。”法正赞服之余,自是举双手赞成。

  庞统更无异议,却只道:“主公之计自是妙极,不过还得选一名勇武之将,来担此重任。”

  “孤打算以黄汉升担此重任,再以孝直做随军参谋,不知你们以为如何。”颜良毫不犹豫的说道。

  历史上,就是黄忠和法正的组合,破了夏侯渊,如今,两员夏侯的克星尽皆在此,如此现成的黄金组合,颜良焉有不用。

  法正欣然道:“主公既是如此信任,正愿随黄老将军一同前去攻取定军山。”

  法正毫不推辞,欣然领命。

  颜良遂将黄忠传来,当面向其传授机宜,黄忠早求战心切,自也欣然领命。

  当下,颜良便派黄忠与法正,率领一万之众,轻装南渡沔水,偷偷的翻越米仓山,绕到阳平关东南面,向着定军山迈进。

  ……阳平关,护军府。

  酒气弥漫,肉香四溢,府堂中,夏侯渊正自豪饮。

  饮得痛快,饮得解气,饮得豪气干天。

  接连有五六日,夏侯渊击退了颜良数次对阳平关的进攻,杀伤敌军竟有数千之众,杀敌虽不多,但这却是自西汉水大败以来,难得的挫敌锐气。

  身为汉中曹军主帅的夏侯渊,积聚心底愤恨,仿佛也因此宣泄了不少,心情好,胃口自然也好。

  脚步声响起,侄女夏侯涓步入了堂中。

  夏侯涓见得叔父胃口好,脸也浮现欣慰,笑问道:“二伯近来胃口很好啊,我都好久没见二伯这般高兴了。”

  “颜贼攻关受挫,早晚必将无功而退,为叔也算替丞相出了一口恶气,不好好庆祝一下怎行。”夏侯渊哈哈大笑,豪气之中,暗含着几分得意。

  “侄女就知道,二伯纵横天下,无人能敌,那颜贼不过是个一朝得势的小人而已,如何能是二伯敌手。”说着,夏侯涓亲为夏侯渊斟了一杯酒。

  侄女这小甜嘴一赞,夏侯渊愈加的得意,一杯酒接过,一口饮尽。

  叔侄二人,正笑谈之时,门外处,匆匆而入的杜袭和郭淮,打断了他们的好兴致。

  “启禀将军,大事不好,斥候方才急报,颜军偷袭沔水,几个时辰前已攻取了定军山!”郭淮沉声道。

  定军山失守!

  夏侯渊大吃一惊,身形一震,手中那刚刚端起的一杯酒,险些从杯中晃将出来。

  半醉的酒气,丝丝的得意,霎时间,就给郭淮这一道噩报击碎。

  “怎么回事,再说一遍?”夏侯渊将酒杯砸在了案上,惊异变为了愤怒。

  郭淮沉着脸,默默道:“禀将军,那颜良派了敌将黄忠,率一万兵马绕过阳平关,偷袭了定军山。”

  此时的夏侯渊,才是恍然惊醒,怪不得颜良明明攻关不利,这几日间,却依然在做徒劳之功,不断的向阳平关发动进攻。

  原来,人家颜良根本不是在做无用功,而是在为偷袭定军山做掩护。

  惊恼之下,夏侯恼羞成怒,腾的跳了起来,怒叫道:“颜贼欺人太甚,传本将之令,速速点起兵马,本将要去亲手宰了黄忠那个老匹夫!”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